樂樂文學網 > 長嫂為妻楚淮謝知 > 第207章 熊熊大火

'謝知和楚淮剛回到寨中,許老二就找到二人。

“楚將軍,楚大夫人,周仲文已經將所借兵力悉數還與宋志達,還加派了一部分人手給他,看樣子,是打算讓宋志達對付平安寨了。”

原來二人還沒回來,線人就已經將消息送回了平安寨。

可見平安寨如今消息機構的完善。

許老二面上有凝重,卻不焦急,他見識過木炮的威力,而現在,在水力車床工坊的動力下,每天寨中都能產出十幾架木炮,一個月下來,三百架綽綽有余。

實在不夠,他們還有火藥陶罐、炸藥包,據說最近工坊還在研制什么地雷、青銅大炮,想必不日也會有結果。

宋志達敢來,他們就讓他有來無回!

楚淮和謝知面上也無慌亂,了解了情況,便吩咐硝石礦那邊加急制備。

謝知不由慶幸,辰國的硝石礦藏尤為豐富,如果是在北蒼或是西榮,她可能就得考慮重口味一點,用人尿制硝了。

不過即將面臨戰事還是多多少少給寨民們帶來些緊張感,但這緊張感很快也被豐收的喜悅沖淡。

高粱米和粟米也迎來了大豐收,雖然這些播種的季節較晚,但因為寨子里的科學種植,產量都比從前還要高上不少。

田間已經黃澄澄一片,已經收獲的糧食也大片大片鋪在地上晾曬,寨里寨外都彌漫著一股陽光烘烤糧食后的香噴噴的香氣。

孩子們在成堆的干燥的秸稈上蹦跳打滾,粘了滿頭滿身的碎秸稈,在平安寨,所有東西都會物盡其用,這些秸稈之后也會被用來蓋泥巴房子,亦或是燒火。

這幾日,秋日的陽光總穿透木窗戶,被切割成數道,浮沉也有了光的形狀,翻滾撥動著空氣中的米糧香。

謝知回來以后,又躲了楚淮幾日,總覺得這么下去也不是個事,可想起上次她試圖與他溝通,面對的卻是他突然想求婚,她就想不到到底該怎么跟他溝通。

難道她真得找個男人,才算能拒絕得了他?

當然,這個找也不是真找,只是為了讓楚淮絕了這個心思。

所以還得提前跟此人說清楚。

謝知還沒想到合適的人選,常有理又改了主意,決定不再去工坊,而是想跟著商隊做生意。

她樂見其成,此人嘴皮子功夫不錯,做生意也是塊好料子。

正巧前幾日救下閆家人,閆家人驚魂未定之余,都快不敢繼續做這門生意了,謝知卻沒打算把販鹽生意交給萬家一家,一家獨大,遲早都會造出一個壟斷資本,所以一開始跟萬澤談的時候她就說明白了,這細鹽,萬家只能代理部分地區的,而且價格還得統一,如此一來,就能杜絕在鹽業上萬家一手遮天。

謝知派常有理再去跟閆家人談談,順便再去探一趟,萬澤到底是什么意思,這生意到底是做還是不做。

常有理常往她身邊湊,也算跟她學了一些,這會兒被她派出去,謝知身邊才清凈了些。

她沒覺得二人有什么,只是公事公辦,楚老夫人這日趁著晚上她終于得空,卻試探性問她:“知微,你覺得剛來這姓常的小子怎么樣?”

謝知思索一下,答道:“人挺機靈的,若是能培養培養,必然是個人才,娘,怎么了,怎么突然問起這個?”

楚老夫人也是聽到這兩天寨子里有別人說,楚大夫人似乎跟新來的姓常的一個小子走得近了些,才有些好奇。作為長輩,她自然比幾個晚輩考慮得要多,尤其是他們的后半輩子,所以她便來試探謝知的口風。

卻沒想到,兒媳反倒是把那人當作晚輩看待呢,純潔得不能再純潔了。

于是她又狀似不經意似的問了句:“那知微覺得,這常有理跟卓軍比如何呢?”

謝知更莫名了,好好的,為什么要把常有理跟卓大人比。

不過真要是說起來的話……

“娘,卓大人自是更穩重些。”

謝知沒看見,自己剛說完這句話,不遠處正好帶著一籃子鮮野菜來楚家的卓軍黝黑的臉皮都紅了,他怕謝知瞧見,趕緊躲在樹后頭偷聽。

天色黑,楚老夫人也沒瞧見卓軍來了,只是聽了兒媳這話,也明了了,兒媳對卓軍有沒有意思不知道,對這常有理絕對是沒什么意思,就是單純的友誼。

于是她笑道:“行,知微,娘不是催著你嫁人,只是士之耽兮猶可脫也,女之耽兮不可說也,女子嫁人何其重要,若是遇到人品不好的,得耽擱多少年華,所以這人得早早提前相看,知根知底才行。”

謝知這才猛然反應過來,原來楚老夫人還是在說自己嫁人的事,她臉頰也不由粉了粉,但這一次她卻沒有多說什么。

有個大家心照不宣相看的人選也行,總該讓楚淮死死心。

至于那人選,只是相看而已,又互相不耽誤什么。

而卓軍嘛……

其實她還真沒有跟對方相處什么,尤其是到了平安寨以后,日日忙成陀螺,更是沒什么時間了。

楚老夫人見她臉紅,忍不住心里更覺得有趣,卻更覺得愧疚。兒媳雖然已為人婦,可長子新婚之夜還未洞房花燭就已經匆匆趕往戰場,她可不就還是小姑娘么。

所以她早已下定決心,這輩子定要給她再挑一個好夫婿出來。

謝知雖未說什么,樹后的卓軍卻已經被突如其來的幸福感砸暈了頭腦,提著一籃子的菜,喜不自勝,過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整理整理衣衫,摸了摸胡子刮得干凈不干凈,才準備上前。

他才走出去一步,卻見遠處寨中忽然燃起一片赤紅的火光,幾乎只是幾個眨眼的工夫,那火光就已經蔓延了一大片,熊熊染紅了半邊天!

卓軍想起那是平安寨農田的方向,這幾天雖已經在秋收,可田里還有不少莊稼沒收,他霎時間急了眼,大喊一聲救火,手里的菜掉在了地上也顧不上了,急匆匆就沖了出去。

此時謝知和林氏也看見了火勢,二人面露驚懼,都來不及問卓軍怎么剛好過來,就急急忙忙跟著他朝著火的方向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