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春潮撩火 > 第230章 番外(1) 崽崽打包中……
  傅硯舟低頭看她。

  姜泠這幾年間其實并沒有什么變化,眼睛一如既往地清澈干凈,笑起來很亮,好像有星星。

  讓他一點兒都舍不得移開,想親她,抱她。

  他一直覺得她年紀還小,無憂無慮的當個小姑娘就行,他喜歡寵著她,喜歡她每天都開開心心的。

  哪怕說好了要一個寶寶,他最初是恐懼的,連一向熱衷的性事都淡了幾分。

  甚至因為這個,被姜泠察覺到不對勁兒,她沒懷疑他是不是沒那么愛她了,或者喜歡別人怎么樣,而是擔心他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小姑娘偷偷胡思亂想的反應讓傅硯舟哭笑不得。

  平板上亂查的那些什么“老公突然變性冷淡”、“老公對我不像以前那么熱情了是為什么”、“男人到多少歲性欲會突然減弱……”、“特別黏人但不愿意xx是什么原因”等等,一看就是忘刪搜索記錄了。

  他好笑又好氣。

  點進去后看到查出來的大多都是不太好的回復,姜泠很明顯沒信,他又窩心于她對他的信任。

  怕小姑娘繼續胡思亂想下去,只好又重新熱衷了起來。

  那天晚上姜泠難得配合他,也沒指控他不知道節制,反而主動,看他的目光都充滿了高興——

  就好像確認了,他很健康,沒病。

  那之后,許久也沒有懷孕的消息,他就慢慢的放下了心。

  他好不容易才求來她重生這一世的幸福和平安,或許他們命理中就沒有與寶寶的這個緣分。

  姜泠對此是期待的,他知道。他不說,也不是抗拒,只是沒有姜泠的期待那么多。

  姜泠在電話里告訴他這個消息時,他腦袋有很長時間的一陣空白。

  傅硯舟不是一個會怯懦的人,但只要是落在與姜泠有關的事情,他就總有種草木皆兵的警惕。

  兩人沒立刻離開醫院。

  傅硯舟又帶著姜泠去找那位給她做檢查的那位產科醫生,說再問一遍情況才能放心。

  姜泠能感覺到男人牽著自己這只手熱的有些潮氣,是他緊張所致。

  這人剛找過來時握她的手都是涼的。

  傅硯舟說他手抖腿軟的開不了車,姜泠是相信的。

  因為他看起來真的不算鎮定。

  她在他臉上看到了空白、笨拙,謹慎的小心,但沒看到因為寶寶的到來而高興的情緒。

  估計是還沒太反應過來。

  不過姜泠本能覺得,就算反應過來了,他應該也不會有太高興的情緒。

  幾年的時間足夠他們彼此了解的越來越透徹,因此她更明白,他的心神都在她身上。

  傅硯舟的性格并不像傅家長輩中的任何一個人。

  姜泠不知道是不是同他跟她重生這件事扯上關系的原因,這使他發生了很大的改變,最明顯的就體現在他有些偏執這一點上。

  盡管這幾年里他已經有意改變了,平時根本就看不出來,但在讓他產生關于她的危機意識時,仍然會冒出來。

  寶寶的出現,對他來說就是危機意識中的其中一種。

  會讓她變得并不那么安全。

  這種“危機”存在的可能性極小,他知道,卻改變不了他的內心深處懸掛著“不是絕對安全”這個念頭。

  從公司來到醫院的路上,他說服自己接受了“危機”的存在,也因此變得開始不安。

  姜泠能感受到,卻也沒有什么辦法,畢竟小包子都揣在肚子里了,不僅如此,還得揣十個月。

  她摸著小腹,心說寶寶啊,瞧你,才剛來就把爸爸嚇得這么不鎮定了,想著想著就又想笑。

  然后又開始有點憂愁,到包子落地那天,可別給嚇哭吧……

  外人不知道,姜泠可清楚得很,冷漠強大的傅總只要遇上老婆的事兒,就是一眼淚流不盡的哭哭怪。

  來到醫生所在的科室門外時,傅硯舟的腳步停頓了一下,沒立刻敲門。

  姜泠歪頭看他。

  傅硯舟察覺到小姑娘投過來的視線,喉結滾了滾,嗓音微啞,低聲說,“……我有點緊張。”

  他不是很介意在姜泠面前露出他的脆弱,這會讓他得到一些心疼和愛。

  男人的面子有時候不那么重要,甚至有些廉價。

  當然,他也不會完全坦誠的說出來。

  其實他不是緊張。

  聽到姜泠在電話里對他說他大概要當爸爸了的那一刻,他產生的情緒確實不是驚喜。

  而是空白后下意識的恐懼。

  他在害怕。

  姜泠默了默,怕驚到他此刻有點脆弱的小心臟,回握住他的手,柔聲安撫,“別擔心,我跟寶寶都很好。”

  傅硯舟沒說話,低頭湊近,挨過來親了親她。

  “充個電。”

  姜泠眨了下眼睛,等他親完后又主動親了他一下,“充好了嗎?”

  “好了。”他低笑。

  “老婆的溫柔魔力很強大。”

  醫生見姜泠又回來,訝異的看了她一眼,又看到牽著她手一起來的男人,了然的笑了笑。

  醫生對姜泠并不陌生。

  那位傅老先生在這兒輸營養液調養身體,醫院里的工作人員都知道,姜泠也常來陪老爺子說話,她傅太太的身份不是秘密。

  早就聽說這位傅氏掌權人對老婆疼得不得了,兩人結婚后給外界的反饋一直是琴瑟和鳴、恩愛非常。

  豪門中亂七八糟的事兒向來多的是,不過傅家家大業大,倒沒有那些爭來奪去的。

  醫院是最容易聽到八卦的地方之一。

  他還納悶,傅太太懷孕,那位愛妻如命的傅總竟然沒陪著來。

  這一看就是匆忙趕過來的。

  姜泠解釋了一遍他們又回來的原因,傅硯舟讓姜泠在椅子上坐下,這才去問醫生。

  醫生耐心的重復了一遍姜泠目前的情況和懷孕初期需要注意的事項。

  最后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

  傅硯舟眼皮一跳。

  醫生:“尤其是床事,前三個月不要有,您太太的胎氣還算穩定,三個月之后可以適當根據孕婦需求調整,最好也收斂些。”

  言外之意,雖然你們昨天晚上還在胡鬧,但寶寶足夠堅強。

  就慶幸吧你倆。

  不靠譜夫妻二人組。

  傅硯舟:“……”

  姜泠臉都快紅成小蘋果了。

  傅硯舟沉默了片刻,面不改色道,“我知道了,謝謝醫生。”

  傅總禮貌的像個小學生。

  他又問了些其他問題,跟醫生交流了一會兒,醫生最后推薦了幾本適合照顧孕婦的書籍。

  “好的,麻煩醫生了。”

  傅硯舟認真的記下來。

  離開醫院后,姜泠總算重新感受到了舒適的空氣。

  太尷尬了。

  醫院外,在車里等著的徐洋見兩人出來,目光從他老板身上轉了一圈,看到姜泠沒什么事的時候松了口氣。

  別說,他老板接通電話沒多久蹭的就從座椅上站了起來,臉色突變,白的那叫一個驚心動魄。

  傅老爺子住院徐洋都見他這樣。

  掛了電話更是手抖的手機都差點沒拿住掉地上。

  就這反應,一準兒跟太太有關系。

  外套都是他匆忙扯上追著塞給他的,這寒冬臘月的,休想拿生病當曠工借口給他增加工作量。

  他還以為發生什么大事了。

  結果,太太的臉色看起來這不挺好的?

  紅紅潤潤的。

  姜泠笑著頷首跟從車上下來迎接他們的徐洋打了個招呼,傅硯舟淡淡掃了他一眼。

  徐洋頭皮一麻,來不及轉開目光。

  四目相對間,就聽他恢復淡定的老板忽地說,“徐特助,我太太懷孕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