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大佬姐姐不要我,扭頭投奔傾城女帝 > 第79章 小子,你過來!

你的家族是……”

寒煙卻無意多說。

“大人以后會知道的。我沒事了,多謝大人。我救了您一命,您也救了我。我們這就算兩清了。”

陳逍遙沒有在家族的問題上繼續下去。能說出這些,對寒煙來說已經很不容易了。

“你且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之后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別以為受了傷,我就會放你的假。種不了田,還有別的安排。我只給你三天的休息時間,之后怕是要忙翻天了。”

聽陳逍遙如此說,寒煙心里反而好受了很多。

“寒煙……多謝大人。”

……

營帳之外,林悅早就已經打獵歸來。香噴噴的烤肉在烤架上嗞嗞作響,香氣瞬間彌漫了整個營地。

韓翊和段驍宇等人不由圍了過來。

“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手藝,本來不餓的,結果一聞這個味道……快,給我來一塊!”

林悅驕傲地抬起頭:“你急什么?大人還沒出來呢!”

眾人望向陳逍遙的營帳。

“自從大人進到營帳已經兩個多時辰的,恢復真氣到現在還沒有結束。可見大人給寒煙到底輸送了多少內力!”

林悅感嘆著:“寒煙姐姐的傷口注意養個半年左右,慢慢是可以恢復的。大人為了寒煙姐姐還真是煞費苦心。”

段驍宇不由回頭,眼神中滿是戲謔。

“喲喲喲?看你這樣子是吃醋了,羨慕嫉妒?”

林悅絲毫不避諱:“我就是吃醋了,那又怎樣?但是只羨慕,卻不嫉妒。寒煙姐姐這一次不光是救了大人,更是救了我!否則現在在那營帳當中養傷的,可就是我了。”

“我自認可沒有寒煙姐姐那般忍耐力。”

眾人聽聞此言,也只是嘖嘖感慨。

剛才藍清已經為寒煙把過脈了,毒素已經完全清除,氣息也很平穩。

這絕不可能是剛剛治療完的效果!

當藍清將這事情告訴眾人的時候,連自己都不敢相信。一則,雖然有傳言說真氣和內力可以加速傷口恢復,但即便是頂尖高手,恢復的能力也是有限的,絕對不可能達到寒煙的這種程度。

另一則,凡是武學修為者,皆自負,甚至是自私。很少有人會心甘情愿地將自己的內力傳給他人。

傳輸內力,對受用者自然有益,但是對功法傳輸者,卻是有害而無利。除非是血緣相近之人,或者關系極鐵的朋友,否則絕對不可能一下子傳輸這么多真氣。

眾人一時間沉默了。

陳逍遙,表面上看狂放不羈,說話大大咧咧,做事情又沒有章法,名聲也不好聽……但其實……他做的每一件事情,似乎都早就有所計劃。

他……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眾人正想著,卻感覺陳逍遙的營帳中真氣漸收。但眾人卻依舊不敢打擾,只能央求著吳山羽。

“前輩,不如……你去看看,大人那邊大概已經結束了。”

吳山羽斜眼睛看著這些年輕人。

“你們這幫小崽子,心眼忒壞!自己不敢去,就讓我這個老頭子去替你們打頭陣!”

眾人也只能訕笑。

沒辦法,誰讓他們都是些后來者,吳山羽可是實打實跟在陳逍遙身邊的!

有些話,吳山羽說得,他們卻說不得。

但吳山羽只是剛走了兩步,便回過頭朝著左戎一招手。

“小子,你過來!”

左戎一愣,左右看了看。

“別愣著了,就是你!”

左戎立刻緊著跑了兩步。

“前輩有何要事?”

吳山羽卻將左戎向前一推。

“你去看看!”

???

讓我去?

左戎沒來由地心里一慌!

“這不合適吧……”

一般來說,武學之人修復完經脈,皆有真氣外放。近身都會有真氣吸收,品級低下者則可以借以提升。這是極大的機緣!

吳山羽相當于將吸收真氣的機會,讓給了左戎!

“吳前輩,我不能……”

“你忘了自己現在是誰的人了?”吳山羽瞇著眼睛提醒,“你現在已經沒了護衛隊的身份,是因為大人開恩,才將你繼續留在隊伍當中。”

“所以嘛~你也算是大人的半個臣屬。我雖然跟著國師的時間不長,但是自認對他的為人還是了解的。這種事情,他一定更希望你去吸收。”

“去吧!這是他給你的第一份厚禮。”

左戎一時間愣在原地,不知該如何反應。

能得到品階高者的真氣,對品階低的武者來說,一輩子可遇不可求。但如今這機緣近在眼前,左戎有些難以相信。

吳山羽說的這些,他確實從來都沒有想過。

原本以為陳逍遙之所以沒有讓他立刻回京,是在忌憚柳無塵和公主,生怕他自己設計了護衛隊的人,自己也會受牽連,所以才找了個由頭,讓他暫時待在北疆的隊伍中,只等有機會便會將他打發。

所以這幾天他也一直都在想辦法,想讓韓翊替他說說情,重新回歸護衛隊。

但他沒想到之前陳逍遙做的種種,都是為了收編他?!

他想不通啊!

他不過是護衛隊中一個還未曾轉正的臨時身份,何德何能會被陳逍遙給看上?

若是從前,左戎得知陳逍遙有這心思,說不定還會不屑。畢竟以陳逍遙的荒唐名聲,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會接受他做自己的主人。

但是現在,有了陳飛的教訓在先,又有了藍清和寒煙的事情,他現在對陳逍遙不說佩服的五體投地,也已經從心里認了這個大人了。現如今得知陳逍遙有心收他做自己人,左戎心中沒有半點反感,反而有些雀躍。

吳山羽將這個機會讓給自己,分明就是在告訴他——跟著陳逍遙混,有肉吃!

吳山羽沒有給他更多的時間思考,接著將人向前推了一步,自己則是退到了真氣蔓延的范圍之外。

“快一點吧,你再磨蹭一會兒,真氣外放結束,這機會可就沒了!”

左戎聽聞此言,也不再猶豫,緊走兩步,顫抖的雙手微微扒開門簾。

但剛剛扒開一個縫,巨大的真氣就撲面而來!

砰的一聲——

左戎被那真氣直沖得后退了三五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