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王老哥了,大恩不言謝,以后某團東山分公司的所有業務,都給您了...”

王行長嘆了口氣,他這次抱著得罪大客戶的態度違規參與到商戰中,不知是福是禍,可他也是分行的業績著想,他錯了嗎?資金放在銀行一晚上而已,還能讓人偷走了?他又不是借出去,只是稍微卡一下而已。

時間轉眼就到了7:50分,王行長一直沒回家,正準備收拾東西走人呢,他手機響了。

“王建民,你現在在哪?”

“領導,我,在公司加...”

“我不管你在哪,現在立刻馬上把沈州轉給拼好飯公司的三十億資金批復到賬,你還有五分鐘時間,銀監會和紀委的人已經在去你家和銀行的路上了,你想清楚再回答我,你踏馬到底干什么了!如果明天你沒被請去喝茶,尼瑪的,直接去燕京述職!老子還得陪你一起!我曹**!”

現在是臘月,陽歷一月中下旬了,晚上外面的溫度已經零下十度左右了,他頭上卻滴下了顆顆冷汗。

沈州掛斷電話,站在樓上往下看,透過落地玻璃窗,他看到了街上手牽手打鬧的小情侶,看到了騎著二八大杠叫賣“糖沾”的老爺爺。

盡管姜映雪幫他解決了這個看似不大的問題,在這一刻,他真的深刻認識到了一個問題,人脈,還是踏馬的人脈。

關系不硬,你再有錢,某些人還是會用手里的那點權利給你喂屎吃。

這是遇到他了,他有小富婆家這層關系在,如果是一個普通的私企企業家呢,他不敢再去想了。

今晚跟他輕生那晚的天氣還真是有點像,都是一個大冬天,東北風透過窗戶縫,發出狼嚎般的呼嘯聲。

直到冷風吹得他半張臉沒了知覺,他才回過神來。

看到辦公室外的辦公區,所有人熱火朝天的敲著鍵盤,彭秀秀時不時還跟李萌萌打一個OK的手勢,突然公司的玻璃門被人從外推開了。

是小富婆。

她穿著一件黑色長款羽絨服,帶著一個粉色兔耳朵毛線帽,或許是帶口罩的原因,睫毛上好像沾了一層露珠,好像是他的睫毛上的...

隨著七八個全副武裝的大漢,搬著好幾個箱子挨個進來,他笑了。

李萌萌,還是給小富婆說了,必須扣她這個月的獎金!必須扣!

這一路真的有點過于順了,就這一點堵心的事,沈州感覺自己都要破防了,可隨著小富婆的身影出現在公司辦公區,他又變得出奇的平靜。

叮鈴鈴。

他辦公室門上不知道被誰粘了一個小鈴鐺,開門就響一下。

姜舒月正在給公司的女員工發熱奶茶和夜宵,沈州面色平靜的看著她,她抿著小嘴也看著沈州,一時間,所有人好像都變成了透明色。

“老板娘,千萬不要出賣我呀,我看老板心情真的很不好,才跟你說的,我偷偷告訴你,他剛才還罵人了...咳...”

“老板,真不是我說的。”

沈州沒好氣的瞪了李萌萌一眼,她這算不算此地無銀三百兩!

他突然有些后悔了,怎么會讓這種笨蛋當CEO啊,干了就干了,別自己先承認啊。

姜舒月任由沈州牽著手,兩人進了辦公室,百葉簾被拉下,所有人啥都看不見了。

“秀秀姐,老板娘真美啊,聽說跟老板是一個高中的?”

“小聲點聊,活也別停,我其實來公司不是最早的,我第一次見老板娘,跟你一個表情,實在是有點不真實,我記得晴姐說過,好像就是一個高中的,好像還是同桌呢。”

“那蜜月奶茶也是老板給老板娘成立的,也是真的了?”

“廢話,你手里喝的哪家的奶茶?看杯子中央那對依偎在一起的卡通背影圖,像不像?”

“我去,真的很像誒。”

“還有那個月字,老板娘叫姜舒月,懂了嗎?”

辦公室里,氣氛有些曖昧。

沈州坐在老板椅上,姜舒月的羽絨服已經被脫了下來,她穿著一件粉色毛衣騎坐在沈州腿上。

小手伏在沈州胸口,眼神水潤的看著他。

是伸進了他衣服里,在暖手。

“不是給你發微信了,讓你在宿舍老老實實復習,睡覺,你怎么又不聽話?”

姜舒月突然俯下身子,兩人的嘴唇在不經意間碰觸了一下,心神蕩漾,“想親親,沒親親睡不著。”

沈州雙手環著她的腰肢,不自覺往下壓了壓,小富婆直接貼到了他的胸口上,他的嘴則直接印在了小富婆的額頭上。

“親了,回去早點休息,你怎么來的?”

“海叔送我來的。”

“還不算傻,沒傻到騎三輪過來。”

“我還買了那么多東西呢,三輪又放不下,別老說我傻了,本來不傻,都被你說傻了,你為什么生氣啊?不氣了好不好?”姜舒月像哄小孩一樣輕聲安撫著沈州的情緒。

這一刻,沈州連孫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他輕輕拍了小富婆的屁股一下,裝作惱怒的樣子說道:“從實招來,你到底收買了公司多少人,一個個給你打小報告。”

姜舒月輕輕咬著沈州的下唇,含糊不清的回了一句,“你猜?”

聲音中還透露著一點雀躍和小歡喜,這誰受得了,他的手直接就想往她毛衣里伸。

.....

“咦,老板和老板娘走了?”

“事情都解決了,難道老板還陪著咱們加班啊,我之前待過一個公司,別提了,加班沒有加班費,這算是很好的公司了,老板娘親自給我們送夜宵,我剛偷偷聽見說,今晚的加班費是每人三百塊。”

“多少?是,是直接發到手嗎?”

“噓,小點聲,咱們公司向來都是這樣,獎金,加班費這些東西,全都是發現金,當場就給了。”

“真踏馬有錢,那我實習來對地方了...”

一小時后,皇家湯池,隨著一件件衣物扔到地毯上,夜幕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