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發財眼 > 第60章 好大的口氣

顯然丁倩倩并不是正常人,如果她是正常人,的話就干不出和男朋友最好的兄弟搞在一起。

給男朋友戴綠帽,甚至是利用感情,去坑害一個對她全心全意的男人。

果不其然,人家明明已經給了臺階下,但丁倩倩卻是根本就聽不進去。

反而像是受到了羞辱一般,態度越發惡劣的破口大罵:

“什么導購員?不就是奢侈品店招來服務我們這些貴客的服務員?這還是往好聽的說,要是擱在古代,你這樣的就是個丫鬟。”

“我作為你們尊貴的貴賓客戶,你這樣的貨色,憑什么拒絕我的要求?”

“我現在就是要你去買奶茶,而且必須是霸王茶姬,你要是不去買,我就投訴你,讓你連服務員都當不了。”

“不但如此,在外地商場里的所有奢侈品店,都是它們的貴賓,我會告訴她們,讓她們不許錄用你,讓你在整個縉云城都混不下去。”

如此囂張跋扈的態度,讓李平安都感覺有些無語,忍不住嘲諷的開口道:

“好大的口氣,丁倩倩,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竟然有這么強大的勢力?強大到能夠在縉云城封殺一個人,你到底憑什么?”

“就憑你和洪一鳴上過床的關系?且不說他愿不愿意幫你做這種蠢事,就算他真的愿意,他有這個能力嗎?”

“他要是真有這個能力,那你怎么不讓他把我也給封殺了?我昨天可是讓他面子里子全都丟盡了,還讓他賠了一大筆錢,想必他都恨死我了。”

“李平安?你怎么會在這里!”丁倩倩看到李平安,頓時滿臉不可思議。

接著,便滿臉激動的轉頭沖著站在她面前的一名,唱著工作服的年輕女孩,憤怒的說道:

“你們這個店到底是怎么回事?堂堂國際奢侈品旗艦店,怎么什么貨色都放進來?”

“他那種窮逼,又買不起這里的東西,你們把他放進來,萬一他偷我們的東西怎么辦?”

“快點把人趕出去,現在,立刻,馬上,把他給我趕出去!”

然而,站在她面前導購員,卻是滿臉微笑地搖頭道:

“女士很抱歉,雖然您是我們的貴賓,但是,只要踏進店里的人,全都是我們店的貴賓,我們都會平等接待,絕對不會因為他買或不買,就區別對待。”

“至于把人趕出去,我們就更加不能做了,顧客是上帝,這位先生既然來到店里,那便是我們潛在的客戶,我們沒有理由,也沒有權利將客戶趕出去。”

“你!”丁倩倩氣得渾身發抖,咬牙切齒的怒罵:

“我在你們店里,可是足足消費了兩三萬,我這種消費的客戶,難道還比不過一個所謂的潛在客戶?”

“你這個小賤人,你是不是看我比你長得漂亮,故意找我的茬?我要投訴你,我一定要投訴你!”

“你要投訴,就趕緊去投訴,還在這里磨蹭什么?”站在李平安身旁的李晚星,此時也認出了丁倩倩。

昨天晚上,李平安已經把自己和丁倩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都告訴了她。

所以,李晚星對丁倩倩可謂是厭惡至極,昨天晚上就嚷嚷著要去討個公道,還是被李平安勸了很久,才算勸住。

沒想到冤家路窄,今天竟然就碰上了。

李晚星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繼續冷嘲熱諷道:

“一個被子自己的男朋友,和男朋友的兄弟滾床單的女人,長得再漂亮,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更別說,人家導購員姐姐明明長得比你更漂亮,我看你就是嫉妒人家,所以才在這里找人家的茬。”

“你也別在這里說廢話了,要投訴就趕緊去投訴,別在這里浪費我們的時間,我們還想請這位導購員姐姐給我們介紹衣服呢!”

說完這話之后,李晚星邊沖著那名導購員,露出甜甜的笑臉:

“漂亮姐姐,我們要買些東西,衣服褲子鞋子和手撕全部都要,麻煩你幫我們介紹一些適合我們的,可以嗎?”

那女孩聽到這話,臉上也露出感激之色,立馬點頭道:

“剛才沒問題,能為幾位貴賓服務是我的榮幸!”

說完,又轉頭朝著丁倩倩得體的笑道:

“尊敬的女士,既然你對我的服務不滿意,那我為你換一名導購員,未能給您帶來滿意的服務,是我的失職,您若是想要投訴,我無話可說,愿意接受公司的懲罰。”

“你!你!你!”丁倩倩氣的臉都黑了,但是她現在也明白了,只要證明導購員不在乎投訴,她就根本不能拿對方怎么樣。

如此,她只能轉而針對李平安一家人,無比惡毒地辱罵道:

“李平安,我知道你昨天賺到了一些錢,但是,你賺的那些錢,昨天晚上就應該都還回去了吧?”

“一鳴都已經跟我說過了,他絕對不會讓你有翻身的機會,你這輩子都只能被他踩在腳下。”

“你們想在這里買東西是吧?我今天就站在這里,我倒是要看看,你們這渾身上下,所有穿搭加在一起不超過200塊錢的窮逼,你們拿什么買這些,動輒幾千上萬一件的奢侈品?”

說到這里,林倩倩又高抬著下巴,像是施舍一般說道:

“要不然這樣,你們娘三個一起叫我一聲姑奶奶,姑奶奶我看在,你給我當了那么多年舔狗的份上,就買件小禮物送給你們。”

說著,她便指著旁邊柜臺上的一枚,鑲著一顆小翡翠的戒指,一臉鄙夷的說道:

“喏,就這枚戒指吧!雖然這上面的翡翠不如我的戒指,但好歹也是品牌貨,賣兩三千塊呢!”

“只要你們叫我一聲姑奶奶,這枚戒指,我買了送給你們。”

說這話的時候,她還故意轉動著自己手上的那枚戒指,略帶得意的說道:

“我知道你們肯定想要我手上這一枚,但是這枚戒指,你們可不配擁有,這可是珍貴的古董,是一名送給我的定情信物。”

李平安看著她手上的那個戒指,眉頭微微一挑。

那是一枚翡翠戒指,水頭大概能夠達到冰種,戒面雕刻成牡丹花狀,雖然不是出自大師之手,但工藝確實也算不錯。

不過,這枚戒指雖然是翡翠戒指,但上頭沒有絲毫光芒,顯然根本就不是什么古董。

但從外表來看,這是一枚仿古戒指,雖然仿的不算一眼假,但是但凡有點眼力的人,都能看出這玩意兒是現代工藝品。

洪一鳴雖然沒什么眼力,但他畢竟背靠藏寶齋,能到他手里的東西,是真是假多少還是有底的。

而且,丁倩倩雖然跟他搞在一起,但是很顯然,身份頂多是個情人。

倘若這枚戒指真的是老東西,能夠有這種水頭和雕工的,價值最少6位數。

洪一鳴雖然不缺錢,但應該還舍不得送這么貴重的東西,給一個暖床的情人。

但他既然哄丁倩倩說這是古董,那就讓這東西是古董好了!

李平安眉間閃過一絲笑意,突然做出一副驚恐的模樣,猛然后退兩步說道:

“你……你怎么敢把這么邪門的東西戴在身上?你是不要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