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公主,不可以 > 第二章 老男人,不是物
  商柔手撐著下巴,坐在椅子上,蘇昀穿著朝服,身材高挑修長,光潔白皙的臉龐,線條柔和卻又不失男子的俊朗,長成這樣,也是世間少有。

  “公主昨日是如何進來了。”蘇昀整理好衣物后慢條細理地坐在了椅子上。

  他的每一個動作,包括說話的語氣,都很得體,昨天是個意外。

  商柔看了一眼擺在桌子上的朝食,她在宮里嬌生慣養習慣了,看到這些東西,難以下咽:“趁夜色翻墻而入,扔石子支開護院。”

  蘇昀眉心微蹙,薄唇輕抿,漆黑的眸子意味深長地看向商柔。

  “你想都別想,我現在疼著呢,翻不了墻了。”商柔剜了蘇昀一眼,還以為他有什么好辦法呢...

  蘇昀耳尖泛紅,他知道商柔此話是何意,他不過是好奇隨口一問罷了。

  商柔是個什么性子的人,她看到蘇昀不自在的樣子,就忍不住湊到他面前:“師長,難道不應該親自給我上藥嗎?”她嘴角微微揚起,帶著勾人的笑意。

  她故意加重了“師長”兩個字。

  當初他授課時,沒少罰她,一整晚,一整晚的抄寫詩書,累的她第二天胳膊都抬不起來。

  蘇昀耳尖更紅了,他垂下眸嗓音溫潤:“公主若是需要,也并非不可。”說著他伸出手。

  商柔看了一眼,蘇昀的手指修長,指尖泛紅,一看就是沒干過重活的手,想想也是,他一個書生又不用舞刀弄劍,不過...

  “啪--”

  蘇昀的手被重重打了一下。

  早知道就不逗他了!

  老狐貍向來喜歡扮豬吃老虎,弄不好現在的羞態是裝出來的,借此反將一軍。

  蘇昀收回手,他當然知道小公主不可能讓他親自上藥...

  商柔還擔心,如何出蘇府,沒想到,蘇昀讓她抱著裝有文房四寶的竹籃跟在他身后。

  兩人就這么大搖大擺的走出去了。

  仆人皆是一臉的疑惑,但也沒人敢多說半個字。

  蘇昀雖然平日里看起來親和,對下人也很好,但是仆就是仆,越了規矩照樣被送出去。

  坐上馬車后,商柔將竹籃放到一旁,她壓低聲音湊到蘇昀耳邊:“這樣,他們就不會懷疑了嗎?”

  溫熱的感覺在耳邊響起,蘇昀渾身都不自在,他閉著眼,聲音淡淡道:“會。”

  商柔:“...”

  他是怎么做到,淡定自若的,若是傳出去,可怎么好,不過,竹籃里的畫卷遮住了她的臉,應該不會有人認出來...吧...

  蘇昀一路都閉著眼睛,他昨天沒有休息好,這會困意涌來,需要閉目養神,畢竟下朝后,他還要去國子監教書。

  商柔也沒好到哪去,骨頭都要散架了,尤其是馬車一路的顛簸,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對了,我酉時出宮,首輔大人需要準備一碗避子藥等我。”商柔手心朝下墊在屁股下,她好疼啊。

  書上可沒說這段,她也只看了一半,如果再給她一次機會,她肯定沒這個勇氣了。

  蘇昀睜開狹長的眸子幽幽地看向商柔,她胡鬧,他也跟著一起,才造成了現在的局面。

  但小公主說的沒錯,她現在不宜有孕。

  可這避子湯藥,極其傷身,藥物本身高寒,高涼,小公主何等的金尊玉貴。

  蘇昀掀開馬車的簾子,緩聲道:“慢些,不急。”

  趕馬車的小廝將速度降了下來,但馬車還是難免顛簸。

  蘇昀拿過車上備用的薄毯疊起來遞給商柔。

  商柔坐在疊起來的薄毯上,順著馬車簾子的縫隙向外看去,街邊商販大聲叫賣著,孩童圍著賣糖人的攤子嬉戲玩耍,笑聲傳到耳中,她別提多羨慕了。

  她在宮中長大,見過太多的爾虞我詐,為了上位不擇手段的嬪妃,為了得到父皇疼愛,不惜互相陷害的手足,她還親眼見證了四位皇子爭奪皇位...

  蘇昀目光淡淡看向若有所思的商柔。

  商柔轉過頭對上蘇昀的眸子,她笑著湊了過去:“馬上要就要到了,我們,做個分別如何?”說著她舔了一下嘴唇。

  “胡鬧。”蘇昀轉過頭,不與商柔對視。

  商柔看著蘇昀,嬌笑出聲,不過是逗逗他罷了,剛剛吃過的虧,總得討回來。

  商柔穿著蘇昀寬大的衣服慢步走著,遇見她的宮人,紛紛避讓下跪,這位小公主喜怒無常,他們這些伺候的,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掉了腦袋。

  除了太后和皇上,沒人敢管她,之前有個嬤嬤,自以為是她的奶娘挑撥關系不說,還蹬鼻子上臉,直接被小公主杖斃了。

  “奴婢參見公主。”宮人行了禮后,低著頭跟在商柔身邊:“昨日皇后去碧霄宮路過,問了兩句,得知您不在...”

  碧霄宮里住著太后,皇后每日都會去,路過長定宮時總是會停下來問上兩句,轉頭就去搬弄是非。

  皇后恨不得她死,不是沒原因的,她的皇長子在御花園玩,可誰知跟宮人玩鬧間從假山失足掉了下來,頭磕在了石頭上。

  而她當時“失足落水”高燒不退,太醫院的太醫都圍在長定宮伺候,誤了救治皇長子的時辰。

  皇后把怨恨全部歸到了她的身上。

  商柔進了寢宮,換了身華服,將絕美無暇的臉襯托的更加精致,但宮人伺候時候,表情顯然不對。

  她照銅鏡看了一眼,老東西,竟然在她身上留了這么多痕跡,怪不得伺候她穿衣時,他的表情會那般不自在。

  商柔沒有多做解釋,她們不敢說出去,否則掉腦袋的絕不會是她。

  商柔穿戴整齊后,讓人傳了膳,蘇府的東西她實在吃不慣,一碗清粥一碟小菜,也不知道蘇昀是怎么吃下去的。

  商柔剛坐下還沒等用早膳,就聽到了急匆匆的腳步聲,她皺了皺眉。

  “奴才給公主請安,太后讓奴才請您過去。”離公公尖著嗓子道。

  商柔淡淡“嗯”了一聲,沒有要起身的意思,去,當然得去,但是要等她吃飽后再說。

  不知道皇后又在太后跟前搬弄什么是非了,一日不得安,煩得很。

  離公公站在一旁,急的額頭上布了一層的薄汗,敢讓太后這么等著的,就只有這位小公主了。

  商柔細嚼慢咽,大約半個時辰后,才緩緩起身。

  離公公擦著汗這位可算是吃完了,但他不敢表現出來,彎著腰做了個請的手勢:“公主請。”

  商柔腰疼,每走一步對她來說都是一種難言的折磨,想起在蘇府的事情,她臉色沉了下來。

  太后端坐在椅子上,皇后坐在一旁,商柔進了碧霄宮向太后行了禮。

  “母后,不知一早叫兒臣過來,所為何事。”商柔說著向太后走去,纖細的手落在了她的肩膀上:“是太想兒臣了嗎?”

  太后原本還沉著臉,聽商柔這么一說,表情緩和了許多:“你昨晚不在宮中去了哪?”

  要知道就算太后再怎么寵著公主,她大晚上的出宮,不歸,也不是小事。

  雖商國民風開放,但也沒有女子深夜不歸的道理。

  還不等商柔回答,坐在一旁的皇后淡淡道:“公主也是適婚年紀了,不能再任性妄為了,若是傳出去,豈不讓人笑話。”

  “父皇曾經說過,敢笑話柔兒,滅其全族。”商柔說著下巴微微抬起,垂眸看向皇后。

  皇后表情微變隨后柔聲道:“公主,怕是誤會了,本宮也是擔心你的安全,不過心急,用詞不當罷了。”

  “那皇后可要小心了...”

  商柔話剛說一半就被太后打斷了:“那說說,你昨日去了哪里,為什么今早才回宮。”

  太后必須當著皇后的面問清楚,不然傳出去,就算不當面說,背后也會被人詬病。

  “兒臣身上起了疹,去太醫院后,太醫說,缺少了一味藥,但兒臣等不了了,就出了宮,回來時天色已晚就去了舅舅家。”商柔說著挑眉挑釁的看著皇后。

  她臨走前確實是去了太醫院,太醫院確實拿不出藥來,她也確實去了大將軍府,她從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太后已經顧不得問別的,她忙看向商柔:“起了疹,這么大的事,怎能一人出宮去抓藥。”

  “傳旨,太醫院玩忽職守缺少藥材不自知,罰俸一年,院使重則三十,降為右院。”太后握著商柔的手,心疼都寫在臉上了。

  皇后氣的牙根癢癢,心里別提多不高興了,但又不能表現出來。

  不過,轉念一想,她馬上就要送去和親了,對方還是個年紀半百的老皇帝,她吃苦的日子在后面呢。

  只可惜她看不見了!

  “皇后,如果有時間可要多養養身體啊,久久沒有皇長子,也不是辦法。”商柔笑著,只不過笑意未達眼底,這也算是“互相關心”了。

  皇后氣的臉色漲紅,她不是沒有皇長子,但是被她耽誤,最后錯失了醫治的時間。

  太后見狀站起身:“哀家累了,皇后先回去吧。”說著她看向宮人:“還愣著做什么,還不快請太醫!”

  “母后,兒臣已經上過藥了,疹子去了大半,這會只想回宮休息。”商柔不動聲色道,她身上布滿了老東西留下來的痕跡,若是被看見,還得了...

  太后有些不放心,但是商柔什么脾氣她是知道的,只能順著不能逆著。

  “好吧,既然不舒服,就早些回去休息,至于皇后,你多讓著她,畢竟她是母儀天下的皇后,不看她也得看你皇兄。”太后說完嘆了口氣。

  她到不是維護皇后,而是她早晚有離開的那天,若是將皇上皇后都得罪了,她以后哪還有好日子過。

  她跟先皇就生了這么一個女兒,從小就百般疼愛,這才養成了說一不二的性子。

  商柔應付似的點了點頭,她從來沒想針對誰,但誰也別想欺負她,否則她會十倍百倍的還回去。

  皇后出了碧霄宮后沒多久,就收到了一張紙條,上面的字,讓她瞇縫起了眼睛。

  若是真的,商柔別說和親,恐怕這輩子都得老死宮中,太后就算在怎么寵著她,也堵不住悠悠之口。

  皇后嘴角上揚,她就是想親眼看著商柔不好過,她的勇兒,就是活活被她耽誤死的。

  可笑的是,太后還訓斥她,說她沒有照顧好皇長子,皇上一言不發,勇兒就這樣枉死了。

  商柔走在宮道上,這痕跡不除,早晚是個麻煩。

  她吃蘋果會過敏,會起大片疹子,嚴重會呼吸不暢...

  但是現在不能吃,她晚上還要出宮一趟,別到時候身上的痕跡是掩蓋下去了,但肚子卻大了起來。

  她現在腦子里全是蘇昀那張揮之不去的俊顏,還有他低沉的嗓音,一遍遍仿佛就在耳邊喊著她柔兒。

  “公主,奴才可找到您了,皇上請您過去。”趙公公彎著腰,擦著額頭上的汗,他跑了兩圈才找到這位長公主。

  商柔眉心微蹙,精致的臉蛋出現了一絲反感,就不能讓她好好休息嗎!

  皇兄下了朝就找她,不會是商議和親之事吧,她心里忐忑,這是她目前最發愁的事情了。

  也不知道蘇昀有沒有幫她想辦法,不過他若真的翻臉不認人,她還真沒什么辦法。

  她再賭。

  輸贏未可知。

  商柔走的比平時要慢,公公心跟油煎一樣,但是又不敢催促,只能靜靜在后面跟著。

  御書房內,端坐著一名中年男子,他嘆著氣批著奏折。

  今日朝上丞相再一次提起和親一事,他當然知道,這是目前最好的選擇,可他那位皇妹的性子,實在...

  而且此舉恐怕會得罪太后。

  要知道商柔可是她心尖上的一塊肉,何況他剛登基不久,太后的勢力依然強大。

  不過好在有首輔蘇昀在,他將此事暫時按了下去,提起了今年旱收一事。

  下了朝后,他在殿外遲遲不肯走,到了御書房后,他才緩緩開口,他想讓公主去國子監以普通人的身份入學,消磨一下性子。

  等她知道和親是為國為民,她也就不會鬧了...

  當時他提出了異議,他們能等著公主慢慢成長,鄰國可未必會給她時間。

  蘇昀讓他不必為此擔憂,既是和親,那就讓鄰國派使臣前來,路途不算近,他自會想辦法。

  商柔就是嬌生慣養習慣了,不懂大局為重,讓她去國子監由蘇昀親自教誨,也是好事。

  皇上揉了揉眉心。

  希望這個辦法可行,不然就只能得罪太后了...

  只是不知道,讓商柔去國子監讀書,她會不會鬧...

  【避雷,女主不是百分之百的好人,但也不壞,那就很好。】

  【男主,扮豬吃老虎+有時候會木訥不懂風情+很會玩。】

  【并非清shui文】

  【私設朝代,屬于天馬行空系列。】

  【互相尊重,你夸我,我就嗷嗷夸你,我們雙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