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公主,不可以 > 第四章 有你受的
  蘇昀坐在書房的椅子上,單手抱著坐在腿上的商柔,大手落在她的腹部,耳根泛著不自然的紅暈,狹長的眸子低垂著。

  “別緊張。”

  商柔靠在蘇昀的胸口,她抬起頭,鼻尖蹭了蹭蘇昀的臉龐,額頭已經起了一層薄汗呼吸都變得急促:“師長,我好疼。”

  “叫大夫來可好?”蘇昀薄唇微啟,他試了兩次,都無法將藥玉拿出。

  商柔緊張的繃緊了身體:“你當本公主是什么,隨意,誰都可以看嗎!”說著她掙扎著要起身。

  蘇昀低下頭,薄唇貼在了商柔的唇瓣上,修長的手指迅速夾住了藥玉。

  商柔疼的直打哆嗦,她張開嘴咬住了蘇昀的唇,淚珠順著眼角滑落,怎么倒霉的事全讓她遇到了。

  本來就破了,上了藥短暫止疼,又放了塊藥玉,她懷疑,蘇昀就是故意折騰她的。

  血腥味在口中蔓延開來,蘇昀將藥玉放在了書桌上,眼神黯了下去,是他考慮不周,才會讓小公主遭了這么大的罪。

  “公主不要亂動,需上藥。”蘇昀嗓音暗啞,說著他挖了一塊藥膏。

  商柔眼淚汪汪的看向蘇昀,血珠掛在唇上,他眉頭緊蹙,表情凝重,她聲音顫抖道:“不要,你放本公主下來。”

  “公主若聽話,就疼這一下,若不聽,便會一直疼。”蘇昀聲音嚴厲了不少。

  商柔認命般閉上了雙眼,紅唇被狠狠的咬著,蘇昀在心底嘆了口氣,他撬開她的唇,吻了下去。

  “唔--”

  俊臉在眼前放大,黑色發絲落在她的臉上癢癢的,因為呼吸不到新鮮空氣,大腦一片空白,被觸碰到的地方,仿佛要燃燒起來了...

  上了藥后,蘇昀將商議抱起放在了椅子上:“人皮面具,不能碰水,否則會脫落。”

  商柔看著面前的男人,怎么做到切換自如的?

  蘇昀捏著商柔的下巴,將人皮面具戴在她的臉上,鼻翼變大了,唇和眼睛沒有變,但臉上多了許多小雀斑,眼尾處還有一塊發紅的胎記,十分奪目。

  沒辦法,商柔的眸子太好看了,得想辦法將人的目光引到別處去才行。

  商柔摸著自己的臉,這皮膚,還不如她腳后跟呢,加上全是雀斑,看的她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大概過了一盞茶,婢女拿著粗布衣裳進了書房,蘇昀本想退出去,但一想到商柔身體不適,就留了下來。

  商柔撐著椅子扶手咬著牙站起身。

  婢女輕手輕腳的伺候著。

  “滾開,你弄疼我了。”

  商柔脾氣本來就不是很好,剛剛婢女伺候的時候,不小心刮了到了她的肩膀,留下一道淺淺的紅痕。

  “奴婢知錯。”婢女慌忙跪在地上,磕著頭。

  蘇昀緩緩轉過身,見商柔撩著自己的頭發,低頭正在研究怎么穿身上那件粗布衣裳。

  其實也不算粗布,但跟商柔之前的華服相比,差了不止一大截,說是粗布,也不為過。

  “看我做什么,過來幫忙啊,你府上的奴才一點都不好用。”商柔剜了蘇昀一眼,這破衣服穿在身上,扎人不說,領口處正好磨著她的脖頸,很不舒服。

  “你先下去。”蘇昀說著走了過去。

  婢女站起身,慌慌張張走了出去,誰人不知,小公主的驕躁任性,性子陰晴不定,一個伺候不好,就會掉腦袋。

  她剛剛只是不小心劃了一下,沒想到皮膚就紅成那樣,嚇得她小腿都在發抖。

  蘇昀站在面前,伸手為她整理衣裝。

  商柔仰著頭捏著蘇昀的下巴:“師長,最好是已經想到辦法了,否則,就算死,本公主也要拉著你一起。”

  蘇昀沒理商柔,小孩子任性,在所難免,大一些就好了。

  臨走的時候,商柔將桌子上的藥玉收了起來...

  馬車上,商柔往蘇昀身邊移了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識時務者為俊杰。

  她手搭在蘇昀的肩膀上,下巴抵在手背上,嬌聲道:“師長,進了國子監,我就只有你了。”

  不自稱本公主了,語氣也軟了下來,蘇昀點了點頭。

  “我想獨住,不喜歡上早課,因為起不來,不會自己洗衣服,整理床鋪,師長幫我可好?”商柔湊到蘇昀耳邊商量道。

  讓她跟好幾個人住在一起,還要早起上早課,她想想就頭疼。

  “不好。”蘇昀薄唇微張,聲音冷淡,直接拒絕了。

  什么都依著她,那還讓她來國子監作甚。

  商柔推了蘇昀一下,榆木疙瘩都是夸他的,白討好了,一點用都沒有,氣死人了。

  蘇昀閉上了眼睛。

  “我還沒有吃早膳,肚子餓。”商柔一點都不想去國子監,只想拖延時間,跟坐牢一樣,一群古板的老夫子,整日念經一樣說教。

  蘇昀讓車夫找了個地方停了下來。

  “我不吃肉包,不喝粥,不吃米糕和浮元子。”商柔掀開簾子,指著不遠處叫嚷的小商販道。

  街上一如既往的熱鬧,來往的路人,叫賣的商販,還有不遠處招呼客人的店小二。

  商柔手臂搭在馬車的窗口處,看著蘇昀的背影,因為長相和高挑的身材,哪怕穿的只是普通常服,在人群中,也格外引人注目。

  蘇昀買了一些糕點,樣式多,口味也全,她愿意吃哪塊就吃那塊。

  商柔本以為蘇昀會因為她嬌氣,而無視她的話,沒想到,他不但沒有,還照做了。

  一塊糕點進肚后,商柔抬起頭看著蘇昀:“我一直想問,師長,你洗手了嗎?”

  “不曾。”蘇昀說著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

  商柔捂著嘴,忍著惡心轉過頭,他竟然不洗手,就喂她吃糕點...

  蘇昀將糕點盒子蓋上,繼續閉目養神,指尖仿佛還殘留著那時的溫度和柔軟...

  馬車在國子監的門口停了下來,商柔現在的身份是,某獵戶的女兒。

  因父親為了救回京途中遇險的老王爺而死,所以被老王爺收為義女,但大字不識又不懂規矩,被老王爺直接送到了國子監學習...

  順理成章。

  “從這一刻開始,你的身份不是公主了,就算你暴露身份,我與國子監的各位師長,也不會認同,皇上的旨意,還請公主見諒。”蘇昀拱手低下頭。

  商柔深吸了一口氣,下了馬車,她知道,蘇昀的意思就是,她就算暴露身份,他也不會慣著她。

  其他人更不會。

  商柔撇了蘇昀一眼,冷哼一聲后下了馬車。

  國子監位于皇城下,每年都會招收學子,分幾大類,官生、民生、舉人、勛戚習讀,近三百人之多。

  進了國子監的大門,商柔覺得胸口發悶,她不是沒來過,但不是來學習的,而是來找安定候,顧焱,玩的。

  安定候在這里教人習武,她也學了些三腳貓的本事,不然也翻不過蘇府的高墻...

  蘇昀走在前面,不時會有學子路過與他打招呼。

  商柔跟在后面,一會撿落葉,一會摘花在蘇昀的頭上比量,直到她摘下一朵杜鵑花時,被制止了。

  “胡鬧,看路。”蘇昀握著商柔的手腕,若是不阻攔,這朵花就要插在他的發冠上了。

  商柔墊著腳,嘴角上揚,她來這的目的是為了讀書嗎?

  不是。

  她就是來折騰,報復蘇昀的,說她不懂規矩,沒有教養,還要讓她來這,遭這份罪!

  她要他為自己說出的話,付出同等的代價。

  “一會,會有學錄帶你去齋舍。”蘇昀薄唇微啟,輕聲道。

  商柔將杜鵑花扔在地上,碾碎,瞪了蘇昀一眼:“我要住單人,不要跟其他學子擠在一起,不,舒,服。”她故意拉長音道。

  蘇昀在心底嘆氣,她身為公主,獨住一宮,現在讓她跟幾個人住在一起確實為難她了。

  但,規矩不可破。

  “不可。”蘇昀垂下長眸,拒絕了。

  商柔瞇縫著眼睛,跟她杠上了是吧,好啊...

  她就不信,他堂堂一個首輔,給她弄個單人齋舍還不容易,就是故意為難她的。

  沒一會學錄就朝著蘇昀走了過來,他看到商柔先是愣了一下,這孩子長得...

  “看什么看,在看...唔...”

  商柔被蘇昀捂住了嘴。

  “不得無禮。”蘇昀說著松開手,嗓音溫潤:“勞煩劉學錄了。”

  “蘇大人客氣。”劉學錄看了一眼商柔,如此粗鄙,若不是老王爺心軟,她這輩子也進不到這里來。

  商柔咬著牙,這是什么眼神,誰允許他這么看著自己的,不過,她現在不是公主了,她得忍著。

  “我記仇。”商柔輕聲道,她會把每個得罪她的人全部記下來,等回宮后,在收拾他們。

  現在只能忍耐。

  蘇昀皺眉看向商柔,這性子若是不磨煉,吃虧的,早晚是她自己。

  臨走前,商柔重新摘了朵杜鵑花插在了蘇昀白玉發冠上,她想做的事情,就一定會去做。

  蘇昀背著手,看著商柔的背影長長嘆了口氣。

  路過的學子,看著蘇昀頭上佩戴的杜鵑花都有些詫異,但誰也不敢多說什么。

  劉學錄走在前面,聲音低沉:“對待蘇大人,怎能如此無禮,就算山野村夫家的女子,也不該這般行事。”

  商柔平時嬌氣管了,誰敢不捧著她說話,如今被當面訓斥,臉上有些掛不住。

  “我,愿,意,他都沒說什么,倒顯著你了。”商柔冷聲,眼里帶著一絲寒意。

  多干活,少管閑事的道理,難道不懂?

  劉學錄自從進了國子監,就沒見過這般無禮的人,他停下腳步,沉著聲音:“罰抄弟子規三遍,抄不完,不準吃飯。”

  “不好意思啊,不識字,也不會寫字。”商柔挑眉,一副不把人看在眼里的模樣。

  “你...”劉學錄氣的瞪大了眼睛,他指著商柔的鼻子:“那就罰跪,罰道認錯為止。”

  “我若不跪呢?”商柔揚起下巴,他算什么東西,竟然讓她下跪,父皇都沒這么罰過她。

  劉學錄從未見過如此頑劣不堪的學子,他叫人按住了商柔的肩膀,讓她跪在了去齋舍的路上。

  商柔自然不肯,掙扎幾次后,發現根本起不來,被按的死死的。

  膝蓋貼著青石路,疼的不行。

  劉學錄冷哼一聲,一甩衣袖大步離去。

  蘇昀得知情況后,放下手中的書,起身向齋舍走去,看來小公主還是沒適應自己的新身份。

  不過,讓她接受總要有個過程,慢慢來。

  商柔跪了快一個時辰了,期間沒有放棄掙扎,只要能起來,她就會毫不猶豫的揮手,向身邊的人揮去。

  路過的人,也小聲議論著,剛來國子監就被罰的,屈指可數...

  她越是這樣,按著她的衛護就會越用力。

  蘇昀走過去,手里還拿著剛剛為看完的書:“你們下去吧。”說著他伸出手。

  商柔緩緩站起身。

  等著瞧,來日方長。

  “在這,你只是個普通人,沒有高貴的身份,若不聽,受苦的還是你。”蘇昀嗓音溫潤,語氣很慢。

  她若將國子監的師長得罪個遍,可想而知,她接下來會怎樣。

  不僅如此,住在這的,不缺貴女,人情世故,若是不懂,也會吃大虧。

  商柔奪過蘇昀手里的書,撕的到處都是:“我討厭說教,我就這德行,即便在這,也改不了。”說著她將剩下的摔在他的身上。

  蘇昀蹲下身體,將撕碎的書籍撿了起來:“若今后,無人護你呢?”

  “我就算死,成為一攤爛泥,也改不了。”商柔說著抬起腿,將蘇昀的手踩在地上:“別把我惹急了,若不是看母后年紀大,沒什么是我豁不出去的。”

  如果不是母后年紀大了,就算抗旨,又如何,大不了一根白綾...

  蘇昀另一只手輕輕落在商柔的膝蓋上,為她撣了撣灰塵,就算任性,無禮,卻也是孝順的。

  商柔抬起腳,看著蘇昀白皙的手背,被她踩的發紅,上面還有泥印:“我生氣時,不要與我做對,我便不會為難你。”

  蘇昀站起身,現在跟她講道理,沒用,沒經歷過,是聽不進去的。

  商柔氣消了不少,看見蘇昀垂眸整理著自己被撕壞的書籍,她伸出手,拽著他的衣袖,來回擺動了兩下:“師長,對不起...”

  她生氣的時候,是不顧及后果的。

  如今在這,若是沒了蘇昀的庇護,她恐怕只會更加艱難。

  蘇昀拿著書籍單手背在身后:“走吧,我送你去齋舍。”

  “我膝蓋疼,你用過的地方也疼,走不了了...”商柔眨眼,一雙水靈靈的眸子,無辜地看著蘇昀。

  蘇昀:“...”

  【女主并非傳統意義上的圣母,就是,兔兔那么可愛,怎么可以吃兔兔,她不是,看慣了,心地善良,懂事,乖巧的女主,伶仃看商柔,會有些接受不了,可以理解。】

  【道不同,不相為謀】

  【愛每個寶子,按住啾。】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