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公主,不可以 > 第六章 就鬧,怎么了?
  商柔穿著普通天藍色常服,黑色長發用木簪簡單束起,她手背在身后,學著蘇昀的模樣,不緊不慢地跟在溫子玥等人的身后。

  三人長得各有各的優點,唯獨她,丑的別致;都說紅花配綠葉,她現在就是那個綠葉。

  “木木,你快些,蘇大人不太喜歡遲到的學子。”溫子玥停下腳步轉身目光溫柔地看向商柔。

  商柔心想,誰管他喜不喜歡,她就是走不快:“姐姐們先走吧,我隨后就到。”

  雖然她討厭丞相,恨不得殺之而后快,但對溫子玥的印象,還是很好的。

  人溫溫柔柔,懂禮數,也很照顧她,不愧是美名在外的才女,是蘇昀福薄...

  “子玥姐姐,我們先走吧,遲到是要罰站的。”王淼催促道,她怕遲到,她被罰過一次,當時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甚至第二天稱病,沒有去紫離軒聽學,現在想想都覺得丟人。

  溫子玥挽著商柔的胳膊,加快了腳步:“木木,蘇大人雖然溫雅,但罰起人來,絲毫不含糊,你快些。”說著她快走了兩步。

  商柔倒吸了一口涼氣...

  心里暗罵老家伙,不是東西,當時她的跟個淚人似的,可他握著她的腳踝,說什么都不肯放過她。

  四個人到紫離軒時,蘇昀已經開始講學了。

  王淼小聲嘀咕:“這回怎么辦,我早就說了,不要等她了,現在好。”她不敢看蘇昀,手心緊張的出了一層薄汗。

  溫子玥從來沒遲到過,更別提挨罰了,當下眼眶就紅了,她低著頭,眼里升起一片霧氣。

  “師長。”商柔上前兩步,拱手彎下腰,行了個禮:“是學生身體不適,姐姐們因為照顧我,故而遲到。”

  坐在頭排的趙玉玄猛得抬起頭,他本來都要睡著了,聽到這聲音,睡意醒了大半。

  這不是小公主商柔的聲音嗎,但她何時這般客氣了,結果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長滿雀斑的少女。

  想想也是,那般高傲的人,怎么可能來國子監聽學,若她想學,也是把蘇昀這只老狐貍叫到宮中去教學。

  蘇昀手里拿著書,一襲白色長袍,腰上配著一塊色澤飽滿的溫玉,黑色長發披在身后,氣質溫文爾雅,長眸中帶著些許無奈...

  他知她不舒服,又怎能罰她,可若是不罰,對之前被罰的學子,毫無公平可言。

  蘇昀垂眸,聲音冷清:“第一次聽學,不知道禮數,下學后,罰抄弟子規五遍。”

  商柔抬起頭看著蘇昀,還不如讓她罰站呢,五遍啊,她得寫到什么時候去,她長這么大,都沒寫過那么多字...

  “師長,讓她坐在我這吧。”趙玉玄起身,拱手,私下沒大沒小就算了,在這可不行。

  雖然人長得差了點,但他可以只聽聲音,不看臉。

  能天天聽著跟小公主差不多的聲音,也是件幸事。

  王淼咬著牙,心里別提多不滿了,她們本來不會遲到,可偏偏這個李木木不緊不慢的走著,怎么勸都不聽。

  她一個商戶之女,又不能不合群,只能聽溫子玥和關靜兒的。

  如今犯了錯,卻還可以與小侯爺坐在一處...

  溫子玥始終低著頭,她想著李木木第一次來紫離軒聽學,肯定不認得路,不忍丟下她,可是沒想到她走的實在太慢了...

  關靜兒到無所謂,她不是第一次被罰,習慣了,她還挺喜歡李木木的,至少敢站出來。

  要知道,不是誰都有這個勇氣,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認錯的。

  蘇昀把商柔安排在了最后面,小公主是什么人,他在清楚不過,只要身邊有人,她就能玩得起來,更別提跟一個愛玩的坐在一起了。

  趙玉玄聳了聳肩膀,就知道老狐貍不會同意。

  蘇昀開始講學,聲音暖如春風,可商柔聽了一會,眼皮就開始無力往下垂,她平時睡覺還得看些書什么的,現在不用,只要讓她躺下就行。

  這跟和尚念經有何區別。

  蘇昀見小公主要睡著了,無奈拿著書走了過去。

  周圍人都一副看熱鬧的表情看著商柔。

  關靜兒還以為蘇昀是沖著她去的,嚇得她馬上坐好,手里的書也不知道翻到第幾頁了,胡亂看著。

  商柔就快要睡著了,頭頂突然挨了一下,她繃著臉,漂亮的眸子夾雜著怒意,剛要訓斥,就看到了蘇昀那張俊臉。

  身邊傳來嗤笑聲,這個新來的女學子不僅遲到,還敢在蘇大人的課上打盹。

  溫子玥有些擔心地看向商柔,回去的時候她明明正在午睡,怎么這會又困了。

  “若是困,可以用清水洗臉。”蘇昀嗓音溫潤,不像是生氣的模樣。

  商柔捂著頭頂,有些委屈地看著蘇昀:“師長對不起,昨日得知能來國子監讀書,太高興了,一夜未眠。”

  她胡說八道的,她昨天睡得可香了,不然也不會連線斷了都不知道。

  蘇昀搖了搖頭,轉過身,繼續講學。

  可等再次轉過身時,卻看到商柔正在把玩藥玉。

  商柔也是沒辦法了,她總不能繼續打瞌睡,但又學不進去,身上也沒什么能拿出來玩的,就只有這塊藥玉了。

  也不知道蘇昀是怎么挑選的,這藥玉上有淺淺的紋路攀附在上面,應該是更有利于藥物的滲入。

  不過現在不仔細看,已經看不到了,藥都被她吸收了。

  蘇昀手放在唇邊,輕聲咳嗽了兩下。

  午后的陽光透過窗撒在蘇昀的身上,他的脖頸和臉有些泛紅,乍一看還以為是光照的,但商柔知道,老家伙是在羞。

  她將藥玉放在唇邊,眉眼微挑,嘴角帶著勾人的笑意,但其實她心里嫌棄的不行...

  蘇昀轉過身去,不去看商柔,也許讓她來國子監,是錯誤的決定。

  好不容易熬到下學,商柔直接趴在了面前的桌子上,她好困,好想睡覺。

  蘇昀修長的指尖在桌子上輕輕點了兩下:“隨我去書閣,罰抄。”

  “這回好,我有伴了。”趙玉玄沖著商柔眨了眨眼。

  商柔一點都不想去,她只想回去睡覺,但老家伙顯然是不打算放過她,不然也不會在這等著了。

  溫子玥走到蘇昀面前,拱手彎下腰溫柔道:“師長,我也有錯,未及時提醒木兒妹妹。”

  王淼和關靜兒也走上前去。

  關靜兒是被王淼拉過去的,她最討厭罰抄了,還不如罰站呢。

  “錯不在她,是我不懂規矩。”商柔說著站起身,拽了拽溫子玥的衣袖小聲道:“子玥姐姐,記得給我留飯啊。”

  “哈哈哈...”

  趙玉玄發出爽朗的笑聲。

  “叫玉玄哥哥,請你吃炒雞,怎么樣?”趙玉玄,期待的看著商柔,讓小公主叫哥哥,那是大逆不道,是要掉腦袋的,只能找個聲音相似的過過當哥哥的癮了。

  蘇昀趁著臉:“你,多加一遍,弟子規。”

  趙玉玄挑眉,罰就罰被,反正他回去也沒事做,跟老狐貍在一起,還能討論討論兵法。

  “玉玄哥哥...”商柔聲音小小弱弱的

  趙玉玄汗毛都立起來,這聲哥哥叫的,人心都酥了,別提多舒坦了,拋開那張臉不談,人不錯,聲音更是不錯。

  溫子玥站在一旁,手放在身前,一聲不吭,看來,這位新來的妹妹,不必她照顧。

  王淼咬著牙,長成這樣還要勾引人,不嫌自己惡心嗎?

  關靜兒到沒覺得有什么不對,反正趙玉玄就是這樣的浪蕩公子哥,常年在外打仗,很少回京,沒規矩在正常不過。

  “你們回去別忘了抄寫課業。”蘇昀看向溫子玥等人。

  溫子玥拱手彎下腰,若不是為了他,她也不會來這聽學。

  蘇昀走在前面,商柔和趙玉玄跟在身后。

  “聽說你是我爹撿回來的義女,讓你跟我叫聲哥哥,本就是應該的,以后在這,哥哥照著你。”趙玉玄手背在腦后,聲音很大,笑容如同他的人一般。

  商柔抿著唇,小時候就知他話多,沒想到,長大了話更多...

  “師長,我膝蓋受了傷,無法快步行走,您,您能背著我嗎?”商柔停下腳步,手捏著衣擺,有些尷尬,有些無措:“我之前受傷,爹爹就是這么背我的。”

  不過商柔沒說謊,先皇在的時候,背著她到處玩,只要她開心,沒什么不行的,也沒人敢說不行。

  蘇昀看向商柔,爹爹...

  他雖年長她幾歲,但也不至于與先皇并論。

  趙玉玄一聽,讓老狐貍背著,她可真敢想,若他真的背了,明日這國子監就有話題聊了。

  “來,哥哥背著你。”趙玉玄蹲下身體,他不怕人說,習慣了。

  再說,他們按理,應該是兄妹,也不怕人說三道四。

  商柔恨不得在趙玉玄的屁股上踢一腳,怎么哪都有他啊,她就是想看蘇昀進退兩難的模樣,全被他攪和了。

  “走慢些,不急。”蘇昀薄唇微張。

  要說,一個男子能好看到什么地步,蘇昀恐怕就是極限了;郎艷獨絕,世無其二。

  商柔看向周圍,可惜,沒有花,不然一準插在他的發冠上,“美人”配嬌艷的花,在合適不過。

  趙玉玄走到蘇昀身邊,將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別看蘇昀比他瘦,但比他還要高。

  真不知道他當初為什么放著大好的前程不要,非要棄武從文,躲在這種地方,絞盡腦汁,不如上戰場,大殺四方來的痛快。

  蘇昀握著趙玉玄的手腕,將他的胳膊從自己的肩膀上拿開淡淡道:“回你的齋舍去。”

  “疼疼疼...”趙玉玄甩了甩胳膊,手腕已經變紅了,怎么用這么大的勁啊。

  一點玩笑都開不得,無趣。

  商柔走到蘇昀身邊,踮著腳,學著趙玉玄的模樣,將胳膊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一雙無辜的眸子眨了眨吞吞吐吐道:“師,師長,是,是要這樣嗎?我,我也可以回齋舍去嗎?”

  “噗--”

  趙玉玄掐著腰,大笑出聲,他實在忍不住了,他這個白撿來的妹妹實在太有意思了,竟然以為,這樣就可以會齋舍了。

  蘇昀知道,商柔是故意的。

  “不可。”說著蘇昀握著商柔的手腕,但沒有用力,將她的胳膊輕輕從自己的肩膀上拿開:“男女有別,不得越矩。”

  “你也太不懂憐香惜玉了。”趙玉玄說著打了個哈欠,不用他去正好,他出去抓雞去。

  商柔趁趙玉玄不注意,在蘇昀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就越矩了,怎么著吧。

  蘇昀眉心微蹙,若是跟別人也開這樣的玩笑,豈不惹人笑話。

  “那我走了。”趙玉玄臨走前在商柔耳邊道:“老狐貍,吃軟不吃硬,等一會,你求求他,他就會讓你少抄幾遍,回頭,我給你帶炒雞,你在齋舍外等我。”

  商柔點了點頭。

  趙玉玄吹著口哨離開了。

  “師長剛剛說,不得越矩是不是。”商柔湊到蘇昀面前,語氣里盡是不滿。

  蘇昀垂眸沒有吭聲。

  商柔踮腳在蘇昀的唇邊吻了一下,聲音輕佻:“我越矩了,師長要如何罰我?”說著她還舔了一下紅唇。

  “你...”蘇昀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唇上溫熱的觸感,沾染著她特有的氣息,蘇昀的手緊緊握著衣袖。

  商柔看蘇昀氣急敗壞,又無可奈何的模樣,就忍不住想笑,活該,是他把她弄到這來的。

  還別說,老家伙的唇真軟,就是有些涼...

  蘇昀一甩衣袖走在前面。

  不知是羞的,還是惱羞成怒。

  商柔忍笑,輕聲道:“有什么好氣的,實在不行,你親回來便是。”

  蘇昀停下腳步,商柔捂著唇往后退了兩步,不會來真的吧,幸好,他只是停了一下。

  到了書閣后,蘇昀伸出手:“藥玉,給我。”

  若她今后聽學還玩藥玉,如何是好。

  “師長,你怎么能這樣呢,要人用過的藥玉,羞不羞啊。”商柔說著將藥玉放在了衣服里,下巴微微揚起,一副“有本事,你自己來拿啊”的模樣

  蘇昀當然不可能去拿,只能作罷。

  商柔坐在椅子上,找了個舒服的姿勢,手撐著額頭閉上了眼睛,她困死了,才不抄什么破書。

  蘇昀拿著棋譜坐在蒲團上,認真專研著,這罰抄,她是躲不掉的,早晚而已,既然困,就先睡,睡醒了再抄。

  商柔覺得這么睡覺一點都不舒服,于是她起身,走到蘇昀身邊,拿了幾個蒲團擺在一起。

  蘇昀不知道她又要折騰什么,拿著棋譜緊緊看著,手中還執著黑棋。

  商柔躺在蒲團上,順勢枕在了蘇昀的腿上:“你外衫脫了,給我蓋上,這涼颼颼的。”

  “胡鬧。”蘇昀說著想將商柔扶起來。

  這是書閣,不少學子和學錄會來看書,若是讓人瞧見,如何是好。

  商柔順著蘇昀的目光看去,她起身,拿起門閂,將書閣的門,上了鎖,反正誰也別想攔著她睡覺。

  “師長是自己脫呢,還是我幫師長脫呢?”商柔說著手搭在了蘇昀的肩膀上。

  少女特有的氣息,加上她挑逗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蘇昀嘆了口氣,將長衫脫下遞給商柔。

  商柔枕在蘇昀的腿上,身上蓋著他的長衫,磨人,她稱世間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蘇昀不是沒辦法,而是不想招惹,總要有個過程,慢慢來,畢竟公主還小。

  就在商柔迷迷糊糊要睡著之際,聽到外面傳來了腳步聲,還不止一個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