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公主,不可以 > 第十章 關禁閉,鬧人兩不誤
  禁閉室內漆黑一片,壓抑的氣息席卷而來。

  商柔吸著鼻子闊坐在蘇昀的腿上,雙手環著他的脖頸,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嗓音沙啞弱弱的:“師長將我困在這里,你猜,他們會不會領情。”

  蘇昀閉著眼睛,靠著冰冷的墻壁,手規規矩矩放在身體兩側:“公主這么聰明,難道不知我為何罰你?”

  “袒護劉學錄,不希望我報復王奇凌。”商柔帶著濃重的鼻音道。

  蘇昀不解,低頭看著懷里的小公主:“劉學錄可曾對你做了什么?”不然她為什么口口聲聲說他在袒護劉學錄。

  “他打了我兩巴掌,不僅如此,他還讓其他學錄鉗制我,導致我被王奇凌踹了一腳。”商柔說著,拉著蘇昀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你兒子很可能被他一腳踹沒了。”

  是他失察了,至于“兒子”不過是她的一句玩笑話罷了...

  “憑什么罰我受這種苦,我也想被趕出國子監啊...”商柔吸了吸鼻子,委屈地抱著蘇昀:“即便我不動手,劉學錄也活不成了。”

  蘇昀垂眸,因為禁閉室很黑,根本看不清對方表情,他“嗯”了一聲便沒有繼續開口,她說的沒錯,劉學錄,活不久了。

  他也沒有繼續解釋,他為何將她關在這里。

  不知過了多久,蘇昀聽到了腳步聲,他將已經睡著的商柔緩緩放下,身體移到一旁,繼續閉目養神。

  木門發出“咯吱”一聲響,商柔皺了皺眉,目光不滿的向外看去,原來天色已經黑了。

  “蘇大人,您這是何苦,學子犯錯,罰她一人即可...”送飯的老奴嘆了口氣,將兩碗清粥放在了地上。

  這里的條件,還不如天牢。

  “錯在我。”蘇昀的眸色很沉,聲音卻很淡。

  商柔借著微弱的月光看向蘇昀,如果只是為了袒護,將她關在這里即可,也不至于親自來,他究竟想干什么。

  難道怕母后和兄長怪罪,便自己領了罰?

  門再次被關上,蘇昀喝了兩口水,將剩下的米倒入商柔的碗中。

  “王奇凌傷了你知道請太醫,我病了,卻要在這里受罰。”商柔說著咳嗽了兩聲,她很不舒服,好不容易才睡著,又被送飯的老奴吵醒了。

  蘇昀拿出藥丸喂給商柔:“眾目睽睽,若不罰,今后學子打架,我該如何管教,更何況,你今后要繼續待在國子監,我存心偏袒,你只會成為眾矢之的。”

  更重要的是,他想查清楚,盜取發簪之人,是無意,碰巧,還是故意針對商柔。

  商柔陷入沉思。

  蘇昀將一碗粥全喂給了商柔,他幾乎沒怎么吃東西。

  “我怕冷。”說著商柔努了努下巴:“喏,你躺到哪里去。”

  蘇昀看不到商柔的表情,但還是按照商柔的話,躺在了草席上。

  商柔摸索著:“我是第幾個關禁閉的?”她很好奇,在這待上七天,人不瘋才怪。

  蘇昀將斗篷蓋在商柔的身上,手臂攬著她,讓她貼在自己的身上:“第三個,女學子,你是第一個。”

  連他自己都沒發現,此舉有何不妥。

  “前兩個都是誰啊,出去后怎么樣了?”商柔很擔心他們的精神狀況,反正她現在就已經快要受不了了。

  蘇昀抿著唇,思考了一會,淡淡道:“第一個是,大理寺少卿,第二個是小侯爺,趙玉玄。”

  商柔覺得蘇昀身上好暖和,如同冬日里的暖爐,越貼越暖,她拽了拽身上的斗篷蓋在他的身上:“沒一個正常的,一個話太少,一個話太多。”說完她閉上了眼睛。

  蘇昀沒有搭話,他往后移了移,小公主全身都散發著誘人的香味,他從不認為自己是正人君子。

  商柔再次咳嗽了起來,黑暗中,蘇昀的臉色徹底沉了下去。

  他手臂用力,商柔沒反應過來,臉直接貼在了蘇昀的胸口上。

  “睡吧。”蘇昀拽了拽斗篷,輕聲道。

  商柔雙手抱住蘇昀,臉貼在他的胸口,聽著他的心跳聲,她感覺自己莫名的有些緊張,心跳也隨著加快。

  “你給我吃的什么藥啊,別把我吃壞了。”商柔小聲嘟囔道。

  蘇昀沒有回答,他定不會害她。

  也不知道是換床的原因,還是太過緊張,商柔就是睡不著,她在蘇昀的腰間捏了捏,發現竟然沒有一絲贅肉。

  蘇昀一手抱著商柔,一手固著她的手,不讓她亂動。

  “我什么時候能離開國子監,和親的事情什么時候才能真正解決啊?”商柔手不能動,于是用下巴在蘇昀的胸口蹭了蹭。

  蘇昀調整了一下呼吸,聲音聽起來很沉,有些沙啞:“若公主肯配合,會很快。”

  商柔不明白,蘇昀到底想干什么,讓她來國子監,究竟有什么目的,這跟和親又有和關聯。

  “師長,會很快嗎...”商柔說著手指在蘇昀的腰間輕輕點了兩下。

  蘇昀回答不是,不回答也不是,干脆嘆了口氣。

  商柔嗤笑一聲,也不繼續追問。

  不知不覺間,商柔睡著了,蘇昀卻毫無睡意...

  前兩天還好,第三天時,商柔不干了,她坐在蘇昀的腿上,攥著他的衣領,氣呼呼道:“我不管,我現在就要出去。”

  蘇昀靠著墻,隨便商柔怎么折騰,他就是不吭聲。

  商柔狠狠咬了蘇昀一口,蘇昀疼的直皺眉,但也沒有將身上的小公主推開。

  “我要出去,我快要悶死了。”商柔因為說話的聲音太大,導致嗓子不舒服,再次咳嗽了起來。

  蘇昀抬起手為她順了順背,聲音很輕:“靜心,養神。”

  老家伙軟硬不吃,不管她怎么鬧,怎么打他,咬他,他就是不肯放她出去,她快要氣死了。

  “我要沐浴,我要換衣服,我要吃飯,你聽到了沒有啊!”商柔攥著蘇昀的衣服來回拉扯著,她快要被氣死了,跟拳頭打在棉花上似的。

  蘇昀閉著眼睛,身體貼在墻上,他每天都會把粥喂給商柔,他現在沒什么力氣,也不想說話。

  商柔站起身想去踹門,可是她一腳下去,卻踹中了墻,疼的她眼淚都要出來了。

  在宮里,她何時受過這樣的氣,長這么大也沒遭過這樣的罪。

  商柔蹲下身子,抱著自己的腿,惡狠狠道:“我出去就殺了他們,我要把他們的皮掛在城墻上,任由風吹日曬雨淋。”

  蘇昀抬眸看向聲音來源處,無奈搖了搖頭。

  這心性,若無人護她,她該如何...

  據他調查,商柔并不是當今太后所出,但卻因養了她,而得了先皇的榮寵。

  但小公主顯然還不知情。

  這是在當今皇上沒有登基之前,前太子告訴他的。

  太后的親子,也就是如今的七王,已經去了封地,但七王并不本分。

  再動蕩的旋渦中,商柔這樣的脾氣本性,只會淪為為他人手上的一枚棋子。

  即便她再怎么聰明,也不過是在宮中學的那點手段而已。

  不然她就不會被輕易激怒。

  商柔見蘇昀不肯理她,她也沒什么力氣繼續鬧下去了,她慢慢往他身邊移去。

  老奴送飯時,商柔沒什么胃口,吃了兩天的白粥,嘴巴一點味道都沒有,她將粥遞給了蘇昀。

  蘇昀擔心商柔晚上會餓,于是只是喝了水,把米留了下來。

  晚上的門是開著的,昨夜沒有月亮,今夜卻月圓高掛,她看清楚了,蘇昀的氣色很不好,嘴唇已經干到開裂了。

  黑色長發搭在肩上,身上的衣服被她弄得不成樣子,即便簡單收拾了一下,也依舊亂的不行。

  老奴始終低著頭,他本是蘇家老仆,所以蘇昀才放心讓他送飯。

  商柔把粥端到蘇昀嘴邊:“我不鬧便是。”要真把人折騰出個好歹來,皇兄不會放過她的。

  他可是朝中要員,也是皇兄的謀士...

  老奴走后,禁閉室再次陷入黑暗之中,商柔抱著腿坐在墻邊。

  “若下次,再有人罵我,師長會幫我嗎?”商柔小聲道。

  蘇昀毫不猶豫回了聲“會”,這次她不動手,來找他,他絕對不會置之不理。

  可是她卻選擇了最笨的辦法,要知道,不管是體型和力量上,商柔是弱方,不過好在她反應快。

  他在去的路上,心一直是提著的。

  “我肚子到現在還疼呢,一呼吸就疼。”商柔癟著嘴,手捏著草席:“我以為你不會管我。”

  商柔知道,蘇昀不待見她。

  蘇昀嗓音溫潤:“過來。”

  商柔往蘇昀身邊移了移:“就怨你,你有什么辦法就快點使出來,偏偏讓我在這...”

  還不等她把話說完,蘇昀的大手便落在了她的腹部,輕輕揉著。

  她本不在他的計劃內,很多事情,都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

  不過他不能將她送回宮中去,必要的時候,他會將她送走,讓她遠離京城。

  “師長,你是不是生病了,好熱。”商柔輕聲詢問道。

  等了一會見蘇昀沒有回答,商柔湊了過去:“貓兒懷春,會亂叫,師長情況與它相似,卻只是發熱。”

  蘇昀收回手:“不可胡言。”

  商柔找了個舒服的姿勢,拉著蘇昀的手腕放在了自己的腹部:“你說話就說話,別停啊。”

  “你看我,我就不熱。”商柔說著摸了摸自己的臉頰。

  蘇昀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你若多讀書,也不至于把這些掛在嘴邊。”

  “你書讀的到是不少,也沒耽誤你按著我,喊柔兒...”商柔嘴角帶笑,欺負人,是會上癮的。

  蘇昀手一頓。

  商柔抬起手摸著蘇昀的臉:“我沒規矩,書讀的少,整日想著貓啊,狗啊的不行?”

  “我還有本畫冊呢,教夫妻的,改日拿給你看看。”商柔忍著笑意,她確實有一本,但教的一點都不對。

  說是快樂,可她差點沒把自己哭斷氣,一點都不可信。

  兩個人在禁閉室,商柔除了鼓搗蘇昀也沒別的事可做。

  蘇昀靠在墻上,揉著商柔的肚子。

  幸好她是公主,若是尋常女子,估計早就被逼的沒活路了,比如他的姐姐...

  又過了兩天,商柔已經認命了,話也變少了。

  蘇昀側身躺在草席上,幾乎不怎么動。

  每天一碗清粥,只有半碗米,商柔餓的頭暈眼花,耳邊嗡嗡響,全身上下一點力氣都沒有。

  “這破地方太折磨人了,我再也不想來了。”商柔說著把手搭在了蘇昀的腰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指不定要傳出什么閑話,若傳到母后哪里該如何是好。”

  “我是你師長。”蘇昀聲音不大,意思卻很明顯。

  商柔頭抵著蘇昀的后背:“是,是,是,你是我師長,我又沒說嫁給你,你老提醒我做什么。”

  眼看著快到第七天了,商柔高興的不得了,她發誓,再也不會得罪蘇昀來這破地方了。

  蘇昀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被商柔磋磨的不成樣子了。

  商柔伸了個懶腰,胳膊搭在蘇昀身上時,差點摔倒,幸好蘇昀靠墻,靠的及時。

  “你怎么了。”商柔看不清,伸手胡亂摸著,昨天老仆送飯時,他是轉過身去的...

  蘇昀握著商柔的手腕:“沒怎么,站好,別亂動。”

  第三天時,他吃了一點,之后就全給了商柔,可顯然依舊不夠吃。

  老仆是想弄點吃的過來,可周圍人看的太緊了,若是蘇昀都做不到,今后的學子更加做不到。

  商柔的性子也不會有所收斂。

  “等我們出去,你讓趙玉玄出去抓只野雞回來烤怎么樣?”商柔說著舔了一下嘴唇。

  她這輩子,再也不想喝粥了。

  蘇昀自然不會答應。

  “你不要與趙玉玄走的太近,他畢竟是上過戰場打過仗的將軍,別讓他看出端倪。”蘇昀說著無聲的深吸了一口氣。

  商柔伸出手指搖了搖:“不,你猜錯了,他如果肯動腦子,也不會被侯爺送到國子監來。”

  如今兩國隨時都有交戰的可能,商國處于弱勢,老侯爺把趙玉玄放到國子監,是為了保他的命。

  “我再說一次,離他遠點。”蘇昀的聲音不自覺沉了下來。

  商柔挑眉,該認真的時候不認真,偏偏計較這些沒用的...

  【這本書,會有個追妻火葬場的情節,可以期待一下,老男人追妻,可上頭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