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公主,不可以 > 第十二章 把老狐貍惹生氣了
  溫子玥一見到蘇昀,就心跳加快,不自覺的開始緊張,生怕在他面前出錯。

  商柔是個很識趣的人,見溫子玥來了,她拱手行禮轉身進了書閣。

  當然,她并沒有走遠,而是躲在門口,把耳朵伸出去,仔細聽著。

  蘇昀心口堵悶,更多的是無奈。

  “師長。”溫子玥行了禮。

  蘇昀站在臺階上,點了點頭,應聲道:“起來吧。”

  溫子玥直起腰后四處打量:“我剛剛看到木木妹妹了,她去哪了?”說著她看向蘇昀,眉眼溫柔,嘴角帶著淺笑。

  蘇昀讓開身體道:“她剛剛進了書閣,此刻大概正在看書。”

  商柔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不過想想,她已經把蘇昀給“禍害”了,若是他娶了子玥姐姐,對她好像不太公平...

  溫子玥走到蘇昀身邊,輕聲道:“師長,我這次來,是想表達謝意的,丟失發簪之事,勞煩師長費心了,左想右想,沒什么拿得出手的,只有這香囊...”

  “你是我的學生,丟了東西,我自然要管,這是我分內之責,不必掛在心上。”蘇昀說著轉過身去,顯然是不想接受溫子玥的香囊。

  女子贈送香囊,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若沒那份心思便接不得。

  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誤解。

  溫子玥沒想到,蘇昀會拒絕,她想了許久的說辭,竟都無用。

  “學生只是想表達謝意,沒有其他心思。”溫子玥低著頭,拿著香囊的手,已經出了汗,眼里布了一層霧氣。

  蘇昀看向正在偷聽的商柔,他搖了搖頭:“為師之責,不必謝。”話落他向書閣走去。

  商柔沒想到,蘇昀拒絕的這么干脆,言語間盡是疏遠。

  溫子玥握著香囊,聲音哽咽:“那就不打擾師長了。”說著她轉過頭,眼淚汪汪的離開了。

  繡香囊時,她就在想,蘇昀收下會是怎樣的表情,無數次幻想他能帶著她親手繡的香囊,如今被拒,心里的期待落空,她忍不住想哭。

  蘇昀進了書閣,大手落在商柔的頭頂,聲音低沉:“既然無事,便把之前的罰抄,補上。”

  商柔本來還想找借口的,結果蘇昀大手一揮將書閣的門關上了。

  書閣本來是有兩個人的,不過拿了書,早就走了。

  見走不了了,商柔后悔的腸子都青了,看什么熱鬧啊,她應該溜之大吉的。

  蘇昀拿過棋盤,坐在了木制的臺子上,身下墊著蒲團。

  商柔癟著嘴,她才不想抄書,但見蘇昀一副“你不抄完不許走”的模樣,她只能默默去拿筆墨。

  蘇昀看著商柔心不甘情不愿的樣子,心里的那點堵悶逐漸消散。

  商柔趴在木板上,手里拿著筆,雙腿來回晃悠著,時不時會抬起頭看向坐在一旁的蘇昀。

  蘇昀抿著薄唇,看著眼前的棋盤,眼中帶著淺淺的笑意。

  書閣內除了落子的聲音,就只剩下商柔嘆氣的聲音,漂亮的眸子看著書,一會蹙眉,一會咬牙,好像有仇似的。

  陽光透過窗欞落在商柔的身上,溫柔的光暈將她整個人籠罩在內。

  即便頂著那樣一張臉,也美的令人移不開眼,蘇昀閉目養了什,才將目光移開。

  寫了大概不到一百個字,商柔的手腕就開始發酸,眼皮開始往下垂,她天生就不適合讀書。

  “師長,我覺得,你今天比昨日英俊了許多。”商柔放下筆,一本正經道。

  在商柔心里,他已經不是英俊了,而是“美”不過,她不敢說。

  蘇昀將外衫蓋在商柔身上,聲音不輕不重:“即便這樣,也要罰抄。”

  商柔在心里罵了一句老家伙后,又堅持寫了一會,最后實在不行了,干脆往蘇昀身邊移了移。

  蘇昀手執白棋,看了一眼商柔道:“若今日寫不完,明日繼續。”

  商柔直接平躺在木臺上,蓋著蘇昀的外套,頭枕著他的腿,暖意襲來,她露出滿足的笑意:“明日事,明日愁,先睡無憂。”說著她閉上了眼睛。

  蘇昀落子的聲音小了許多,商柔睡得很快,呼吸逐漸均勻,她手還攥著他的外衫,長兒卷翹的睫毛,在臉上投射出暗影。

  睡覺前會鬧,但睡著后卻是很乖巧。

  蘇昀靜靜研究著棋譜,商柔睡了一會,換了個姿勢,臉埋在了他的身上,手抱著他的腰。

  這一覺,商柔睡了一個多時辰,醒來的時候,看到蘇昀閉著眼睛,手搭在她的肩膀,不知睡著了,還是在養神。

  商柔伸出手,在蘇昀的臉上輕輕戳了戳,一個男人的皮膚怎么會這么好,好的讓她嫉妒。

  蘇昀沒有反應,緊閉雙眸。

  商柔打了個哈欠,既然他還睡著,那她在枕一會好了,想著,她換了個姿勢,手搭在他的腿上。

  蘇昀本來不想動,但是,小公主的手卻不安分。

  商柔閉著眼睛,別說,蘇昀腿上的肉,竟然是軟的,跟他腰間截然不同。

  “既然睡醒了,就起來。”蘇昀將她的手從自己身上拿開,不知羞。

  商柔,抬起頭看著蘇昀:“我餓了,要不,師長帶我去街上吃怎么樣?”說著她像小饞貓似的舔著嘴唇。

  蘇昀自然不能帶她出去,若是被旁人瞧見像什么話,他搖了搖頭:“想吃什么,讓老仆去買。”

  商柔坐起身手撐著木臺:“師長,我好餓,等不到老仆去買了。”

  蘇昀站起身:“我讓嬤嬤將糕點送到你齋舍去。”說著他整理了一下衣物。

  商柔皺著眉,那她換個人好了,去找趙玉玄吃烤雞,烤魚,也不錯,這樣想著,她也就不繼續鬧蘇昀了。

  “那我先回去了,師長別忘了,我們之間的賭約。”商柔說著,撩了一下自己的長發。

  她非常想看,蘇昀如同貓兒一般,跪在床上舔自己的爪子,她覺得鼻子有些熱,可能是最近水喝少了,燥的。

  蘇昀拿起地上的外衫穿上,上面還帶著小公主淡淡的香氣...

  想找趙玉玄并不難。

  假山上,樹杈上,高墻上,總會有他的身影,商柔沒費多大勁就找到了。

  趙玉玄躺在假山上,翹著腿,嘴里叼著根不知道是什么的草。

  聽到腳步聲,他瞥了一眼。

  “走呀,我們去烤魚,我餓了。”商柔招了招手。

  從小到大的玩伴,就算她在怎么偽裝也沒用。

  趙玉玄比商柔大,但是他很會玩,商柔很喜歡他,就粘著他,讓他帶她玩。

  先皇也同意趙玉玄可以隨時進宮陪商柔。

  不過后來他上戰場打仗了,她為此難過了好一陣,不過很快她就又找了新的玩伴。

  母后說她,沒心沒肺。

  趙玉玄從假山上跳下來,落到商柔身邊:“小公主不裝了?”

  “噓,我叫李木木,現在我是你義妹,懂了嗎?”商柔認真道。

  趙玉玄挑眉,點了點頭,這么一說,他其實是賺了,之前商柔只會喊他名字,現在得了聲哥,應該偷著樂。

  “你是什么時候認出來的。”商柔與趙玉玄并肩走在一起。

  趙玉玄嘆了口氣:“從你開口說第一句話的時候。”只不過那時不敢確定。

  “既然你能認出來,那別人估計也能。”商柔摸著下巴仔細思考著。

  趙玉玄沒接商柔的話,他能認出來有什么稀奇的。

  臨行前,她哭的鼻涕一把眼淚一把的,抓著他的衣角說等他回來陪她玩,可是當他回來后,商柔卻不肯見他,說她已經長大了,不需要什么玩伴了。

  小公主的心,鐵做的。

  嬤嬤見他們兩個走在一起,好意上前提醒了兩句,不過她不是擔心會壞了商柔的名聲,而是擔心她牽連到趙玉玄。

  “嬤嬤不必擔心,她是我義妹,我們行得正,不怕旁人亂嚼舌根。”趙玉玄說完看向站在一旁的商柔。

  商柔全不在意,李木木的名聲好壞,關她商柔什么事。

  離開國子監,她還是公主,誰敢說她,除非腦袋不想要了。

  嬤嬤見狀也不好多說什么,若是惹了小侯爺不開心,沒她好果子吃。

  兩人一同出了國子監,因為不用聽學,來去自由,沒人管。

  商柔上了街,買了許多東西,沒用多久身上的銀子就花完了,她站在肉餅的鋪子前,皺了皺眉,一臉糾結的模樣。

  “老板,兩個肉餅。”趙玉玄將銅錢放到一旁的桌子上。

  商柔從自己懷里翻找東西,結果全是女兒家用的,根本沒辦法送人,她尋思了一會,跑去把發簪退了。

  趙玉玄了解商柔的脾氣,于是給他銅錢的時候,他并沒有拒絕。

  商柔吃著熱騰騰的肉餅心情別提多好了:“對了,我聽說,老侯爺已經為你議親了?”

  趙玉玄早就到了適婚年齡,但是他一直在邊關老侯爺管不著,這回他回京了,可不得把這事定下來嗎。

  “嗯,是有這么回事,不過,我看不上她們扭扭捏捏的樣子。”趙玉玄說著看向遠處。

  商柔小口吃著肉餅,含糊不清道:“我到覺得,你應該娶個文文靜靜的,這樣好管你,不然兩個人都鬧騰,侯府的房頂還不得讓你們掀了。”

  這話說的中肯,也在理。

  “行了,別說我這點破事了,反倒是你,我聽說,鄰國已經派使臣出發了,老皇帝想迎娶你為妃呢。”趙玉玄后面那句,是咬著牙說的。

  商柔垂眸,使臣從鄰國出發,最快也得兩三個月,不知道期間蘇昀能不能想出辦法來。

  她不想給老皇帝當妃子,想想都覺得惡心。

  肉餅頓時不香了,甚至有些反胃。

  “走吧,去河邊抓魚,回頭我給蘇昀送去兩條。”商柔有些心慌,她把全部都賭在蘇昀身上了。

  若是這件事,他辦不成,她只能想辦法死在和親途中了,她已經不是完璧之身,若真進了宮,一查,她就成全天下的笑柄了。

  趙玉玄知道自己說中了商柔的心事,于是嘆氣道:“你放心,若真是如此,我定會在途中想辦法,把你劫走。”

  “如果我們打的贏,何必和親,打不贏,你劫走我,豈不是害了商國百姓。”商柔不是不懂事,但即便懂,她也得為自己搏一搏。

  趙玉玄沒有多言,回頭他去求求老狐貍,讓他想想辦法。

  商柔坐在河邊,趙玉玄把自己的外衫脫下遞給商柔,他沒記錯的話,她非常怕冷。

  “不用,我不冷。”商柔拿著石子,在另一塊石頭上摩擦著。

  趙玉玄直接把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冷不冷披著點,總是沒錯的,我是你哥,你怕什么。”

  商柔抱著腿,趙玉玄不提,她心還不慌,現在越想越慌,她死了母后怎么辦啊。

  腦子亂哄哄的,她去找蘇昀,這條路是對還是錯,她已經不知道了。

  趙玉玄抓了好幾條魚,收拾干凈后,串起來,放在撿回來的木堆上烤,他還帶了鹽巴,不然不好吃。

  天色越來越晚,蘇昀站在國子監的門口,沉著臉,一旁站在管事的嬤嬤。

  “蘇大人,這已經到了關門的時辰,這李木木還沒回來...”管事嬤嬤嘆了口氣:“誰家女子這般行事啊,傳出去不怕壞了名聲。”

  商柔拎著多烤的魚,與趙玉玄有說有笑的往回走,身上還披著他的外衫,她早就把這事給忘了。

  趙玉玄手背在腦后:“我跟你說,老狐貍坑人眼皮都不帶眨的,他把人坑了,人還得磕頭謝恩,你可小心點。”

  商柔一路聽趙玉玄說蘇昀怎么坑人的,她笑的合不攏嘴,誰能想到,儒雅,謙謙君子的蘇昀,會干出這樣的事情來。

  “蘇大人,他們回來了。”管事嬤嬤小聲提醒著。

  蘇昀沉著臉,讓她不要與趙玉玄走近,她偏偏不聽。

  “你們怎么才回來,不知道國子監的規矩嗎?”嬤嬤端著架子,冷著嗓子。

  商柔將魚拿到蘇昀面前:“師長,我...”

  蘇昀向后退了兩步,月光下,他那張干凈俊美的臉,出現了一絲厭惡,他不喜魚腥。

  其實趙玉玄是知道的,奈何小公主說什么都要往回拿,他只好由著她。

  商柔見蘇昀這副模樣,直接將魚摔在了地上,愛吃不吃,臭毛病真多。

  趙玉玄一咧嘴,這老狐貍也真是的,吃不吃,拿著就完了,至于撂臉子嗎。

  “你這...”嬤嬤說著伸出手:“你跟我走,今天我們就好好學學國子監的規矩。”

  商柔直接躲在了趙玉玄的身后:“哥,我怕...”

  嬤嬤懂國子監的規矩,但不是很懂做人的規矩。

  蘇昀看著商柔握著趙玉玄的胳膊,身上披著他的外衫,臉上呈現驚恐之色,只不過,月光下,她那雙帶著笑意的眸子,被映照的一清二楚。

  “跟我走...我親自教。”蘇昀說著看了一眼趙玉玄,長眸瞬間沉了下去,看的人頭皮發麻,不禁寒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