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公主,不可以 > 第十三章 把人欺負哭
  商柔倒想知道,他怎么“親自教”,她松開趙玉玄的手臂,低著頭,唯唯諾諾走到蘇昀面前。

  管事嬤嬤之前就勸過趙玉玄,不要帶這個李木木出國子監,沒想到,他們不聽就算了,還晚歸。

  趙玉玄在人前也不敢頂撞蘇昀,不然真把老狐貍惹急了,收拾他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師長,是我帶木木出去玩的,她一直嚷著要回來,是我玩心大起,耽誤了時辰。”趙玉玄總不能看著蘇昀罰小公主,于是把一切過錯攬到自己身上。

  氣氛瞬間凝結。

  蘇昀長眸低垂,薄唇微啟,神色冷淡道:“罰跪,一個時辰。”

  還不等趙玉玄領罰,商柔先跪了下去,是她找趙玉玄玩的,也是她讓他多烤兩條魚,從而耽誤了回國子監的時辰。

  蘇昀氣的胸口起伏,暗處有人盯著商柔,動機不明,如今人還沒抓住,她這樣出去,久久不歸,若遇到危險,如何是好。

  商柔咬著嘴唇,倔強的表情看的蘇昀呼吸一頓,他伸出手,不顧嬤嬤詫異的目光將她扶了起來。

  “隨我來。”蘇昀語氣緩和了些許。

  趙玉玄心里清楚蘇昀是不敢罰商柔,她可是太后捧在手心里的寶貝,若是惹她老人家不悅...

  不過他猜錯了,蘇昀并不是因為害怕得罪太后才扶商柔起身的。

  商柔臨走前還狠狠的踩了幾腳地上烤好的魚。

  早知道就不費這勁了,不討好,惹一肚子氣。

  趙玉玄臨走前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管事嬤嬤,輕挑了一下眉。

  管事嬤嬤擔憂的低下了頭。

  商柔慢步跟在蘇昀身后,也不知道他生的什么氣,不過是貪玩,晚歸罷了,至于嗎?

  蘇昀沒有帶商柔回自己的院子,而是去了書閣,如今學子都已經準備吹燭休息了,書閣已經沒人了。

  商柔關上了書閣的門,身體靠在上面,雙手環胸,聲音淡淡道:“誰給你的膽子,竟然敢罰我?”

  蘇昀轉過頭看著商柔,眉心皺在了一起,人前人后不相同,讓她發揮的淋漓盡致。

  “我說過,不要與趙玉玄走的太近。”蘇昀撩了一下衣擺,坐在了木臺上,神情淡漠。

  商柔指了指自己臉上戴的人皮面具,忍不住嘲諷道:“你不會真以為,這破東西能瞞過所有人吧?”

  “他認出你,定會處處袒護,他什么心思,你不會不知。”蘇昀也沒有掖著藏著,直接把事情挑明了說。

  當初在軍營,趙玉玄十句之內必有商柔,也表明過,想立軍功,向皇上請旨,求娶商柔。

  商柔向蘇昀走了過去,她蹲下身子,手撐著下巴看著蘇昀:“師長不會是覺得,我們有了夫妻之實,我便不能與旁人接近了吧?”

  蘇昀看著商柔。

  “女子不是完璧之身,就會遭人詬病,被人嫌棄,那怕我貴為公主,破了身子,山野村夫也不會要,但,我連交朋友的資格都沒有嗎!”商柔怒聲道。

  蘇昀閉上了眼睛,他與商柔向來意見不合,他說東,她想西。

  “他有這份心思,若傳出流言蜚語,你今后在國子監的處境只會更加艱難。”蘇昀捏了捏眉心。

  商柔見蘇昀一副頭疼的模樣,忍不住撇嘴,這心操的,就算不與趙玉玄接近,她的處境也好不到哪去。

  “我不是故意回來晚的,為了給師長烤魚,才耽誤了時辰,不領情就算了,還兇巴巴的。”商柔態度軟了下來,硬著來,沒她好果子吃。

  蘇昀手撐著太陽穴,從夜幕降臨開始,他便在外等,天色越暗,他就越是擔心。

  “國子監有人想害你,你知曉,若是他們有了別的心思,趙玉玄沒有防備,恐會出事。”蘇昀知道商柔會曲解他的意思,干脆就把話說開,解釋清楚。

  商柔坐在蘇昀身邊,不知怎的...

  總有長輩關心晚輩的感覺...

  “誰讓你不陪我出去的。”商柔說著噘著小嘴,不滿的靠在他的肩膀上:“若你陪我去,哪還...”說到這里,她猛得直起腰。

  蘇昀不解的看著商柔。

  “我買了一堆東西,把身子的銀子全花了,結果就顧著給你拿烤魚了,東西扔在河邊忘記拿回來了。”商柔說著哭喪著小臉,她全部的家當啊,全沒了。

  蘇昀從衣袖中拿出銀票遞給商柔。

  商柔摟著蘇昀的脖頸:“師長竟然如此大方,不如...”說著她閉著眼睛,噘嘴小嘴湊了過去。

  蘇昀手指抵在商柔柔軟的唇上,他受不了這個魚腥味,吻就免了。

  商柔看到蘇昀這么嫌棄,她瞪了蘇昀一眼:“拿了師長的銀子,怎么好意思呢,親親嘛。”看他難受的表情,她心里樂開了花。

  她回來前漱過口了,還吃了粽子糖,沒想到,只是淡淡的魚味他都受不了。

  蘇昀身體向后躲著,他手扶著商柔的肩膀:“不可胡鬧。”

  “不親算了。”商柔忍笑,忍的肚子疼。

  蘇昀倒了杯茶,抿了一口。

  “我不想回去睡,不如...”商柔伸出手順著蘇昀的衣服伸了進去:“去師長院子吧。”

  蘇昀按著商柔的手:“不可。”若不是擔心別人看見,傳出去對她不利,又怎會把她帶到書閣來。

  “拿開,不然我就咬上去。”商柔冷著小臉。

  蘇昀手上的力度輕了些:“不覺得,此舉,不妥嗎?”

  商柔捏了一下,小豆粒,誰管妥不妥啊...

  蘇昀氣息不穩,握著商柔手腕的手,微微顫抖。

  “你可以反抗啊。”商柔覺得自己鼻子越來越熱了,尤其是看到蘇昀那張無奈又難以自持的模樣。

  她湊過去:“師長不會是喜歡吧。”說著她目光看向蘇昀的腿。

  “不要胡言。”蘇昀知道不能讓商柔繼續下去了,可是他動彈不得,他稍微一動,她的指尖就會用力。

  商柔舔著嘴唇,他的表情太誘人了,一雙鳳眸帶著隱忍,長發垂于身后,身體微微傾斜,柔和的面頰微微泛紅,呼吸變得沉重,看的她脊背發酥。

  這時書閣的門被敲響了,商柔的手卻不肯拿開。

  “何事。”蘇昀沉著嗓子道。

  站在外面抱著書的學錄道:“前日講學拿了幾本書,如今用不上了,便想著還回來。”

  商柔另一只手,落在了蘇昀的腿上:“說,你錯了,本公主就大人大量的放過你。”

  蘇昀不想由著她繼續鬧下去,奈何,他根本動不了。

  商柔挑著眉:“不要亂動嘛,不然小蘇蘇會疼的。”誰家書生長成這樣啊...

  蘇昀沒轍,按著商柔的后腦勺在她唇上輕輕吻了一下,聲音低沉沙啞:“是我的錯。”

  商柔大腦一片空白,心跳聲傳入耳中,如同擊鼓一般,唇上仿佛著火一般,燙的她整個人酥酥麻麻,臉迅速躥紅。

  看著商柔呆呆的坐在那里,蘇昀抿著唇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褶皺的外衫向門口走去。

  門打開的瞬間,商柔跪直了身體,漂亮的眸子盛了萬種風情,看的蘇昀心頭一熱。

  學錄看到商柔后,連連搖頭,他嘆氣道:“蘇大人,不如將此學子交由我管教吧。”總不能因為她一人壞了蘇大人的名聲。

  蘇昀再次看向商柔,見商柔已經低下了頭,一副受罰悔過的模樣。

  蘇昀搖了搖頭,沒有多言。

  但是讓商柔沒想到的是,這個趙學錄竟然不走了,跟蘇昀坐在一旁下起了棋。

  她跪在蘇昀身邊欲哭無淚,早知道,她就破罐子破摔了,現在怎么辦,膝蓋都跪疼了。

  就在蘇昀落棋后,商柔拽了拽他的衣袖,一臉威脅的看著他。

  蘇昀抿著唇,全當沒看見。

  趙學錄手持白棋,尋思了半天,手比劃了半天,最后才落子。

  蘇昀快速落子,隨后繼續等著趙學錄。

  商柔的手指在蘇昀的手心上輕輕抓了抓,她腿都跪麻了...

  這老家伙真討厭,故意不幫她。

  趙學錄輸了一局棋,不甘心,拉著蘇昀要再下一局。

  商柔吸著鼻子,眼淚汪汪的看著蘇昀,隨后大顆淚水滴落在木制臺上,她聲音哽咽:“師長,我以后不敢晚歸了。”

  她要把蘇昀欺負到哭為止!

  還不等蘇昀說話,坐在一旁的趙學錄看不下去了,先不說看不看在老王爺的面上,這女學子一哭,更丑了。

  “蘇大人,罰也罰了,念她初犯,讓她回去休息吧。”趙學錄說著將棋子收好。

  商柔委屈巴巴的看著蘇昀,手輕輕拽著他的衣袖晃著,像是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可憐似的。

  蘇昀點了點頭,是她要跪,不是他存心要罰。

  “我怕黑,不敢走夜路,師長可不可以送我回齋舍啊。”商柔說著一屁股坐在了木制臺上,她膝蓋疼的不行,腿也麻了,走不了了。

  趙學錄剛要開口,就被蘇昀打斷了,他輕聲道了聲“好”。

  “那蘇大人,我就先回去了。”趙學錄說著嘆了口氣,本想著再下一局的。

  兩人行了拱手禮,趙學錄轉身離開了書閣。

  商柔揉著自己的膝蓋,瞪了蘇昀一眼,若不是她裝可憐,估計就算趙學錄不說,他也會開口要求再下一局的。

  蘇昀蹲下身大手落在商柔的膝蓋上,聲音沉沉的:“這是最蠢笨的方法,長記性了嗎?”

  “老混蛋。”商柔咬著牙。

  蘇昀很不喜歡商柔這種自損的蠢辦法,看似有用,其實最后還是會傷著自己。

  他剛剛去開門,她大可去拿書或坐到書桌前研墨,都是很好的辦法,既不累,也不會落人話柄。

  可她偏偏用了罰跪。

  商柔一直是用這樣的方法,因為只要她傷著了,太后和先皇就會為她撐腰,去懲處那些傷害她的人。

  但是在蘇昀這,就是最蠢笨的方法。

  商柔扶著蘇昀的肩膀站了起來,她眼尾泛紅,聲音還帶著沒有消散的鼻音:“知道了,怎么跟我母后一樣,說教個沒完。”

  蘇昀扶著商柔慢慢走了幾步,見她不會摔倒才松開手。

  商柔跟在蘇昀身側,兩人出了書閣。

  路上,蘇昀都沒有開口說一句話。

  月亮躲入云中,漆黑的夜將兩人籠罩在內,商柔不得不拉著蘇昀的衣擺。

  蘇昀步伐減慢,她發現商柔走路的姿勢很奇怪像是探索,又好像是在害怕...

  “怎么了?”蘇昀停下腳步不解問道。

  商柔嘆了口氣:“不知怎的,從小到大,只要光線微弱,我就看不清東西。”準確的說,是她根本看不見。

  蘇昀攬著商柔的肩膀,讓她離自己近一些,雖然天色很暗,但不至于看不清路。

  前方傳來嬤嬤的說話聲,蘇昀快速轉身,帶著商柔一起躲在了大樹后。

  商柔貼著蘇昀的胸口,她不理解,松開她就好了,為什么要躲...

  蘇昀知她看不見,又怎么會松手。

  “這個李木木,一點都不讓人省心,我看見她就煩。”

  “哎,有什么辦法,誰讓她爹死的好,不然老王爺能把她帶回來?”

  商柔忍著笑,這是蘇昀教出來的,這就是國子監的嬤嬤,還不如大街上的碎嘴呢。

  她看不清他現在的臉色,不過想來一定很難看。

  商柔突然想起了什么,她的手落在蘇昀的腰間,手拉著他的帶子,趁他還沒反應過來之前,直接拽了下去。

  蘇昀低頭,想出聲訓斥,又怕讓路過的嬤嬤聽見,只能單手按著自己的褲子,一手攬著商柔,怕她看不見胡鬧摔著。

  商柔的唇貼在了蘇昀突起的喉結上,輕輕掃過,身邊的人發出輕-顫。

  嬤嬤邊走邊聊,走的很慢,也不打個燈籠,蘇昀胸口起伏,呼吸變得比之前在書閣還重。

  蘇昀想推開商柔,可是這后面全是石頭...

  商柔覺得蘇昀真的很香,說不上來是什么,墨,茶,或者是花...

  兩人的氣息交纏在一起,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喉結,鎖骨...

  小公主的膽子越來越大,也不知道她的規矩都學到哪去了,全天下別說公主,就算是普通女子,也不會這般行事。

  蘇昀不能做的,商柔可以。

  她現在滿腦子都在想,怎么才能把蘇昀欺負到落淚,他落淚一定會很好看,可惜,她什么都看不見,有些可惜。

  商柔的手移了移,蘇昀阻攔,手微微用力,示意她不要亂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