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公主,不可以 > 第十四章 意想不到
  商柔的手被蘇昀鉗制住越過了頭頂,背部靠著粗壯的大樹,他的腿抵著她,根本動彈不得。

  兩位嬤嬤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商柔看不清蘇昀的表情,但她知道,他此時肯定非常緊張,因為她能聽到他沉重的呼吸聲。

  商柔不滿的搖晃著自己纖細的腰身,別說,她還挺喜歡這種“偷情”的感覺,一股莫名的熱,充斥著四肢百骸。

  心跳也會隨著腳步聲,逐漸加快...

  等兩位嬤嬤走遠后,蘇昀才彎下腰撿起落在地上的帶子。

  商柔單手搭在蘇昀的肩膀上,別說把他欺負哭,不被他欺負哭就不錯了,她湊了過去,輕聲道:“師長何不把帶子贈與我,我一定會好好收藏的。”

  “你貴為公主,怎學的這一身...”

  “唔...嗯...”

  訓斥人的話與蘇昀的唇被一并堵住,他手撐著她身后的大樹,唇齒相抵,糾纏的難舍難分...

  親吻發出細碎的聲音,胸腔的空氣慢慢變的薄弱,商柔手緊緊抱住了蘇昀的腰。

  松開時,商柔無骨般靠在身后的樹上,聲音很淡:“師長,我在宮中長大,自然學了一身,狐媚術,不然怎么捆住未來夫君的心啊。”

  商柔是在先皇身邊長大的,嬪妃們使出各種手段爭寵,包括她的母后在內,她從小看在眼里,不用學也會,就看她愿不愿意。

  蘇昀攬著商柔的肩膀,將她帶回到青石小路上,她未來的夫...

  商柔睜著眼睛跟閉著眼睛沒什么區別,她索性靠在他身上,閉著眼走,秋天的風帶著絲絲涼意,身邊的人卻熱的滾燙。

  快到齋舍時,蘇昀停下了腳步:“你站著不要亂動。”說著他向前走去。

  守在齋舍的嬤嬤見到蘇昀快速起身:“蘇大人,這大晚上的,您怎么來了。”

  “我將受罰的學子送回來,她晚上看不清,勞煩嬤嬤將她送回齋舍再走。”蘇昀說著轉過身。

  嬤嬤提著燈籠跟在蘇昀的身后。

  商柔跟在了嬤嬤的身后,臨走前,她轉過頭看了一眼,蘇昀站在原地并沒有離開。

  嬤嬤將商柔送到齋舍門口,不耐煩道:“行了,就送到這,你自己進去吧。”說著她轉身離開。

  商柔站在門口推開門,慢慢摸索著向前走,直到她摸到自己的床柱,才停下來。

  屋子里靜悄悄的,一點聲音都沒有,商柔摸索著上了床,等脫了外衫,鞋襪后,她扯下了床幔。

  就在這時,她突然聽到了很奇怪的聲音,很小,她小聲問道:“子玥姐,你睡了嗎?”她并不反感溫子玥。

  過了許久,溫子玥淡淡回了聲“要睡了”

  商柔困得不行,也就沒有繼續跟溫子玥聊下去,她打了聲哈欠:“那我也睡了。”

  溫子玥“嗯”了一聲。

  一夜無夢,商柔睡得別提多香了。

  關靜兒回到國子監取落下的東西。

  “啊--”

  一聲尖叫劃破寂靜的國子監。

  商柔被嚇得猛得從床上坐了起來,聽著聲音好像是關靜兒的,她不是回家了,什么時候回來的。

  關靜兒癱坐在地上,瞳孔方大,身體發著抖。

  趕到的學子和嬤嬤也被眼前的一幕嚇呆了。

  “嗚嗚...”

  膽小的學子直接被嚇哭了。

  商柔拉開床幔,眼前的一幕讓她終生難忘,對面溫子玥的床鋪上,滿是深紅的鮮血。

  地上,墻上,全是噴濺的血痕。

  溫子玥的臉被劃了數刀,心口窩上還插著一把匕首,她瞪大了眼睛,手里還握著要送給蘇昀的香囊。

  商柔顫抖著站起身,她的手上,床上,還有衣服上,也沾了不少的血。

  怎么可能。

  她昨天回來后就覺得很困,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

  “殺,殺人了。”反應過來的學子大聲喊道。

  嬤嬤嚇得站不穩,需要互相攙扶才行,這可是丞相府的嫡女,如今死在了國子監,丞相絕對不會放過她們的。

  商柔站起身,看了一眼,床幔上滿是鮮血,她快速去找燭臺,結果上面的香燭已經不見了,換了一根燃了一半的香燭。

  “李木木殺了溫子玥。”人群中不知是誰嚷了一聲。

  商柔轉過頭看向人群,所有人都在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她,有害怕的,有震驚的...

  蘇昀得知后,馬上派人去請大理寺少卿。

  趙玉玄本來還躺在樹上等著吃飯,見蘇昀帶著人急匆匆的向女齋舍走去,他好奇也跟了過去。

  商柔已經被嬤嬤按在了地上,她手上沾滿了鮮血,有人想要她的命。

  蘇昀趕到時,商柔臉貼在泥土地上,胳膊被兩位嬤嬤壓著,她咬著紅唇,氣憤的看著他。

  “事情沒有查明之前,誰允許你們這么做的!”蘇昀說著上前將商柔從地上扶了起來。

  兩位嬤嬤相對無言。

  站在一旁的學子也被蘇昀這聲怒喝驚到了,紛紛低下頭。

  商柔壓低聲音道:“就怨你,偏要我來國子監,現在好了,成殺人兇手了。”

  趙玉玄看了一眼,臉色驟然冷了下去,竟然是溫子玥,這回怕是難辦了。

  丞相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蘇昀昨天連夜將信送到宮中,想讓皇上把小公主接回去,她現在在國子監,并不安全。

  沒想到,皇上的旨意還沒到,就發生了這樣的事。

  趙玉玄走到蘇昀身邊:“你我都不懂,只能等大理寺少卿楊子墨來。”

  商柔低著頭站在一旁,她剛來國子監就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就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她死嗎。

  眾目睽睽,蘇昀沒辦法安慰商柔,只能不動聲色站在她身邊。

  “昨天,有誰看到過溫子玥。”蘇昀聲音沉了下來。

  這時一名女學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師,師長,昨日晚上,我,我聽到子玥姐姐與,與李木木發生過爭吵。”

  “大概什么時辰。”蘇昀接著問道。

  女學子仔細回想道:“戌時左右,我想起衣服還晾在外面怕陰天下雨。”

  商柔看向蘇昀,那應該是她回齋舍不久,可是她當時還跟溫子玥聊天,問她睡了沒有,之后她就睡了。

  怎么可能發生爭吵。

  “對對,我想起來了,當時她們兩個在齋舍大吵,還上了門,我打不開,勸說了兩句,她們不吵了,我才離開。”管事的王嬤嬤道。

  “不可能,當時我已經睡下了,怎么可能跟溫子玥爭吵,你們聽錯了吧?”商柔急道。

  “我也聽見了。”

  “對,我也聽見了,我本來還想出去看熱鬧的,結果被管事嬤嬤呵斥了...”

  人群中你一言我一語,全部將矛頭指向了商柔。

  趙玉玄摸著下巴,這事可難辦了,現在學子都回家了,商柔和溫子玥獨處,如今死了一個。

  昨天她們還都聽見商柔跟溫子玥大吵了一架。

  這時,大理寺少卿,楊子墨來了,他帶著數名巡捕,還有仵作。

  “揚大人。”蘇昀拱手。

  楊子墨神情淡漠:“師長何須客氣。”他曾經是他的學生,即便現在成了大理寺少卿,也不能忘本。

  “先把嫌疑犯關押至大牢。”楊子墨說著看向蘇昀身邊站著的商柔。

  他眼神不明地看了蘇昀一眼,怕他阻攔。

  商柔一想到自己要入大牢,就害怕的不行,她伸出手攥著蘇昀的衣袖:“我沒有殺人,你憑什么抓我。”

  “帶走。”楊子墨抬手一揮,不想聽商柔多做解釋。

  蘇昀這次并沒有阻攔,溫子玥死在這了,她留下來不如待在大牢里安全,況且丞相很快就會來。

  趙玉玄怕商柔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那樣不管查不查得到兇手都會有人認為,是為小公主頂罪的。

  商柔不傻,她見蘇昀沒有幫他,慢慢松開手,失望的跟著巡捕走了。

  蘇昀看著小公主被帶走,目光深沉,臉色比剛剛還要難看,是他的錯,他不該讓小公主來國子監聽學。

  仵作帶上棉質的手套,拿著木箱子進了齋舍。

  大概兩炷香的時間,仵作嘆了口氣:“胸口是致命傷,沒有打斗痕跡,臉上的傷,應是發簪所制。”

  楊子墨帶人進了齋舍,沒一會在商柔的床底下發現了一個縫隙,里面藏著一個非常精致的發簪。

  蘇昀深吸了一口氣,對方有備而來,細節做到了極致,就是要小公主的命。

  “這發簪上還帶著血,定是兇器了。”楊子墨說完將發簪放在了木盒里。

  關靜兒認出來了,她大聲道:“這就是先前,溫子玥丟失的發簪,皇后賜的那支。”

  趙玉玄急道:“若人真是她殺的,又怎會一直躺在床上,等著人來抓她?”

  楊子墨無奈搖了搖頭,這么久不見,怎么還不長腦子,沒看蘇昀都沒有開口嗎。

  “她知道自己殺了人跑不了了,一定故意誤導大家的。”一個女學子站出來,臉上掛著難過的表情:“子玥姐姐那么好的一個人,這個李木木死有余辜。”

  看吧,被堵回來。

  楊子墨看向蘇昀,不說這人是不是剛剛那名女子殺的,就算是,老狐貍若是想保,那還不簡單。

  蘇昀從始至終沒有多說一句話,這種時候,他若開口,眾人就會認為,他有意偏袒,這樣一來,接下來的事情可就不好辦了...

  溫丞相得知此事后,險些沒暈過去,他沒有到國子監,而是直接躺在了床上...

  皇上拿著奏折狠狠摔在了蘇昀的身上:“當初是你,要朕將商柔送到國子監去,結果,不到一個月,發生了這么大的事,你讓朕怎么跟太后和丞相交代。”

  蘇昀低著頭一聲不吭。

  “朕給你七天時間,抓住兇手,盡快把商柔從大牢里接出來。”皇上揉著眉心。

  也怪他,當時蘇昀寫信讓他把商柔接回宮中,他圖清凈便拒絕了,現在發生了這么大的事...

  蘇昀離開御書房后天已經徹底黑了,他直接去了大理寺大牢。

  商柔抱著腿,坐在草席上,蘇昀克她,每次跟他親近些,準會出事。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她想了一天,敢殺溫子玥的,肯定不是關筱,加上之前蘇昀問她在宮里得罪了什么人。

  皇后恨她入骨,陷害她偷簪子有可能,但是她不可能殺溫子玥,若是查出來,她定會被廢除。

  貴妃,她現在懷著孕,她這個人唯唯諾諾,連推她如水都不敢承認,怕得罪皇后。

  那還有誰呢...

  商柔想的頭疼。

  這時傳來牢頭的聲音,他彎著腰做著請的手勢。

  蘇昀背著手,手臂上搭著一件棉披風,這大牢陰涼,小公主怕冷。

  “沒心肝的,還以為你不來了。”商柔委屈巴巴的看著蘇昀。

  蘇昀彎下腰進了大牢,將披風披在她的身上,聲音溫柔了許多:“跟我說說昨日回齋舍后的細節。”

  商柔一想到溫子玥的慘狀,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蘇昀坐在了商柔身邊,見她臉色蒼白,伸出手將她攬入懷中,遇到這樣的事,金尊玉貴的小公主不怕才怪。

  “我昨天回去后,嬤嬤轉身就走,我看不見,摸索著回到了床上,房間并沒有血氣。”商柔努力回想著,她現在能相信的人,就只有蘇昀了。

  蘇昀坐在一旁認真聽著。

  “對了,我昨天聽到了奇怪的聲音,然后我問溫子玥,睡著了嗎?她回答我,要睡了。”商柔看著蘇昀:“如果她那個時候已經死了,那跟我說話的人是誰?”

  蘇昀臉色比商柔還要難看,他大手微微用力,商柔肩膀一疼,不解的看向身邊的人。

  如果沒猜錯的話,商柔回去時,溫子玥已經遇害了,跟她說話的人,就是兇手。

  一想到有這個可能,蘇昀心沉到了低,若是當時商柔聽到奇怪的聲音起床,看到兇手,那她現在...

  “還有,我昨天睡得特別死,屋子里的香燭肯定有問題。”商柔說著,拍了拍蘇昀的大腿,這人怎么了,從剛剛開始就魂不守舍的。

  蘇昀后背起了一層的冷汗,昨天兇手就是在齋舍內,她可以模仿人的聲音,并且在商柔中了迷香后,將門上了鎖,一人分飾兩角,自己跟自己吵了一架。

  幸好她的目的是陷害商柔,而不是直接殺了她!

  小公主的眼睛看不見,嬤嬤關門的瞬間,她就可以動手了...

  他第一次嘗到了后怕的滋味。

  【之前寶子問我,不會三個都是白蓮吧,大概是這個意思,怎么會呢...這不,就死一個...(喂!)】我現在像那個大白蓮~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