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公主,不可以 > 第十七章 猜猜誰是兇手
  蘇昀見商柔有人陪便離開了大牢,當務之急不是想,她為何生氣,而是先把人從大牢里救出來。

  蘇昀身穿朝服,手里拿著官帽,若有所思地走在大街上,就連用力叫賣的攤販都不能打擾他分毫。

  女齋舍那邊,日夜都有嬤嬤監守,每隔半個時辰就會巡查一次,不可能有男子進入卻不會發覺。

  他問過嬤嬤和回來的女學子,事發當日,除了回家的學子,齋舍內并沒有少人。

  蘇昀長嘆了口氣,拿著官帽的手背在身后,怎會如此,到底發生了什么,竟讓她連殺兩人。

  若是陳嬤嬤不死,他還不會這么快聯想到她的身上,尤其是那封歪七扭八的信,若不是十分了解,又怎會模仿的那么像。

  蘇昀回到國子監后,老奴將兩封信交給了他。

  國子監今年發生了兩件怪,一,丞相府嫡子,溫云星無故離開國子監,二,刑部尚書庶女關筱,進國子監讀書。

  先不說無故離開國子監的溫云星,就單單是庶女進國子監,就不易,要知道,庶女即便在普通人家地位也是極低,幾乎無事不得出門。

  當時他認為,關大人是個開明之人,所以才將庶女與嫡女一同送入國子監。

  可如今仔細想來又覺得有蹊蹺。

  他調查得知,庶女中關筱口直心快,最是不得寵,是關靜兒回府求關大人,關大人猶豫了兩天,才同意。

  關筱進國子監的前兩日,溫云星離開了國子監。

  當時,第一個發現商柔殺人的是關靜兒,她本來已經離開國子監,但因落下東西又折返回來。

  經歷溫子玥慘死,她請了大夫,在床上躺了一整天,不吃不喝,可陳嬤嬤遇害后,他詢問嬤嬤,當時關靜兒也在,并且隨著趙玉玄進了屋子。

  按照正常的反應,別說是進去,早就躲的遠遠的,如同其他女學子一般,得知陳嬤嬤死后,都退開了。

  下朝后,他尋問與關靜兒一同進屋的女學子,她說,她當時是被一個人拽進去的。

  她害怕,就拽了另外一個。

  書閣內的燭光變得微弱,蘇昀抬起手,咳嗽了兩聲,整個人兒顯得很虛弱。

  偌大的書閣此刻靜悄悄的,蘇昀手肘抵著棋盤,手撐著太陽穴,身體傾斜,困倦的長眸慢慢閉上,他手中的信件隨之掉落在地上。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從書閣后走出一名穿著黑色斗篷的人,她手緊緊握著匕首,嘴唇輕抿,腳步輕盈來到蘇昀面前。

  只要他死,就不會有人繼續查下去了,怪就怪他多管閑事。

  畢竟死的是丞相府的嫡女,楊子墨也會倍受壓力,而盡快結案。

  蘇昀緊閉雙眼仿佛真的睡著了一般。。

  就在匕首對著他胸口刺去的瞬間,蘇昀緩緩抬起眸子,手緊緊握住了那人的手腕,他的聲音很輕,依舊無力一般:“為何。”

  “你,你沒中迷香。”

  蘇昀看了一眼那虛弱的燭光,聲音淡淡道:“我之前中過此招,便有了防范。”

  王淼將斗篷上的帽子摘下,眼里盡是不甘。

  “溫星云仗著有錢有勢,橫行霸道無人管,我弟弟先買的發簪,他看中便要拿去,我弟弟才多大,他一個習武之人一腳將我弟弟踹吐了血,不久便身亡了。”

  “更可笑的是,那根發簪是弟弟要送我做成人禮的,可溫星云搶走發簪,只為了討青樓女子一笑。”

  蘇昀蹙眉,王淼身處蘇州,前兩年溫云星確實離開了京城說是外出歷練。

  “師長為何不問我,為何不報關,因為師長知道,報關無用對嗎?”王淼笑著看著蘇昀,淚水奪眶而出。

  蘇昀卸了王淼的力,將她手中的匕首奪下,聲音不輕不重道:“即便如此,也不是你頂罪的理由。”

  “什么頂罪,我就是兇手,我就是要報復丞相府,我要他們所有人全死,你知道溫星云為何離開國子監嗎?他成了廢人不想被人知曉,偷偷到城外養傷去了。”

  蘇昀垂下長眸,薄唇微啟嗓音一如既往的溫潤不緊不慢道:“出來吧,你的暗器傷不到我。”

  王淼臉色瞬間蒼白,她甩開蘇昀,后退了兩步。

  關靜兒從書架后走了出來,她手里還拿著打獵用的,獵弩,從蘇昀回國子監查問其他女學子時,她就知道,她逃不掉了。

  “爹爹說,師長曾經是武狀元,學生還不信。”關靜兒走到蘇昀面前拱起手,行了個禮。

  蘇昀沒吭聲,若他有的選,也定會像趙玉玄那般,馳騁沙場,立功保家國...

  關靜兒拿起茶壺為自己倒了杯茶:“溫子玥她該死,人前她落落大方,帶人溫柔謙和,無人不夸她。”

  “可是,她誘騙我至后院假山,說是有話要與我說。”關靜兒緊緊咬著牙關。

  蘇昀靜靜聽著,從其辨真偽。

  “我太信任她了,從到國子監,就一直聽她的,她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把她當成姐姐。”關靜兒說著,解開了自己的衣衫。

  蘇昀垂眸。

  “師長看也無妨,當時溫子玥將我誘騙到假山,等我的卻是溫云星,我自然不從,可他卻不肯放過我,事后,我趁他坐著穿衣服,用石頭重重砸了他。”

  關靜兒捂著臉,淚水順著指縫流出:“溫子玥當時就站在不遠處為她的哥哥把風,陳嬤嬤巡夜,看見了,卻不肯救我,而是匆匆離開。”

  眼皮子底下,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蘇昀深吸了一口氣,胸口郁悶氣結。

  “事后,溫云星廢了,但是師長外出歸來,他們不敢聲張,可溫子玥卻恨我入骨,她高興了打我,不高興了也要打我,并且用她爹爹在朝中的權位威脅我。”

  “那天師長您拒絕了收她荷包,她回來后便關上房門,將我一頓毒打。”

  蘇昀抬眸,眉心處皺了皺:“若我沒記錯,當時你和王淼應該已經離開國子監了。”

  王淼搖著頭,臉色蒼白:“沒有,我們兩個根本沒有離開,她不許我們走,我家住的遠,手上的銀子又不見了,哪里回得去。”

  這也是王淼當時瘋狂找銀兩的原因,她是故意偷了溫子玥的發簪,將其藏了起來。

  單單只是她丟了銀票,嬤嬤們定不會重視,但若是皇后所賜的發簪丟了,眾人一定會尋找。

  “我們被她關在了齋舍,為了營造我們離開的假象,一碗飯,我和靜兒姐姐兩個人吃。”王淼說著紅著眼看著關靜兒。

  蘇昀閉上了眼睛,仔細回想著其中的細節。

  “師長可還記得,第一日李木木聽學,明明遲到,師長卻沒有懲罰她,而是罰她抄寫。”關靜兒是捏著衣袖哽咽道。

  蘇昀點了點頭。

  “溫子玥就是那樣的一個人,她表面裝作楚楚可憐,處處為她人著想的模樣,其實恨毒了李木木。”王淼說著擦了擦滑落臉龐的淚水。

  有時候她甚至連自己都欺騙,每日吹燭后,她都說她有多好,并且讓我們承認。

  “發簪丟失,她想盡一切辦法嫁禍給李木木,王奇凌喜歡傾慕于她,什么都肯聽她的,所以才會在女齋舍辱罵李木木,不曾想事情發生后,師長竟于她一同受罰。”

  關靜兒走到王淼身邊,攬著她的肩膀。

  “我早就計劃著要殺了溫子玥,反正溫云星已經是廢人一個了,丞相府沒了嫡子和嫡女,但我敢保證,溫丞相不會把我怎么樣。”關靜兒說著摸著自己的肚子。

  怪不得她聽學總是遲到,時不時會趴在桌子上睡覺,罰抄明顯比之前多。

  “溫丞相若是不保我,他就絕后了。”關靜兒說著看向蘇昀:“求師長,放過王淼,她膽子小,若不是被逼急了,也不敢拿溫子玥的發簪。”

  “你當初是想把事情嫁禍道關筱身上?”蘇昀看向關靜兒,眼神不明,令人琢磨不透。

  關靜兒低下了頭,看著自己的肚子:“她啊,她發現了我的秘密,威脅我,一定要帶她來國子監,不是我想害她,是她自己不想活。”

  蘇昀倒了杯茶,看著茶杯中豎起的茶梗。

  王淼跪下身體,頭磕在了地上:“師長,救救蘇州的百姓吧,您若不肯出手,他們可都活不下去了。”

  關靜兒看著蘇昀,手在肚子上摸了摸,她有著身孕還是丞相嫡子的獨子,就算知道是她殺了溫子玥,溫丞相也一定會保她。

  “師長若是肯幫我,我可以潛入丞相府,幫師長搜羅證據。”溫子玥和王淼的目的一直都是搬到丞相府。

  【嗯...沒寫完,一會還要補充一丟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