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公主,不可以 > 第十九章 一起出門,有蘇昀受的。
  翌日一早,商柔穿著錦繡華服,頭戴精美的發簪和步搖,走在宮道上,身后跟著二十幾名伺候的宮人。

  御書房內,皇上與蘇昀正在商議國事,就聽到外面傳來御前公公的阻攔聲。

  “公主,您不能進去,皇上正在與首輔大人商議國事,您就別為難奴才了。”御前公公跪在門前,攬著商柔。

  商柔輕瞥了一眼跪在自己眼前的公公:“來人,把他拖下去,我看今日誰敢攔著本公主。”

  皇上一臉無奈的看向蘇昀,去了國子監這脾氣也不見好,反而更加跋扈了,連他的御前公公都敢隨意責罰打罵。

  蘇昀坐在椅子上,狹長的眸子充滿了憂慮,若任憑她如此鬧下去,下場定好不到哪去。

  皇上畢竟是皇上,就算再怎么寵她,也不會任由她肆意妄為,更不能容忍她挑釁他的威嚴。

  “皇上,是臣教導無方,懇求皇上責罰。”蘇昀說著站起身,彎下腰拱著手。

  皇上擺了擺手,商柔又不是去了趟國子監才變成如今這副模樣的,她是一直都這樣。

  “讓她進來。”皇上開口道,聲音很沉。

  商柔進御書房后,剜了蘇昀一眼,老家伙,給她挖了那么多坑,等著她往里跳,真不是東西。

  蘇昀站起身,行了禮。

  皇上本來想出言訓斥,結果看到商柔紅著眼,彎下了腰:“參見皇上。”

  “怎么,誰欺負皇妹了,到皇兄這里來,讓皇兄好好看看。”皇上說著沖商柔招了招手。

  商柔抬起頭,雙眸盛滿淚水,但倔強的不肯落下來:“臣知道,皇上定是厭惡臣的,所以臣懇求,削發為尼,此生在觀里,為皇上和太后祈福。”

  皇上站起身走到商柔面前,將她的手握在手心里:“皇妹說的這叫什么話,朕何時說過“厭惡”二字,這次去國子監受了委屈朕都知道。”

  商柔伸出手,讓皇上看著自己還未消腫的手腕,破了皮的傷口在白皙的肌膚上,格外刺目。

  “皇上分明就是不想要臣了,不然怎會不管,不問,也不看。”商柔說著抽出手,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落。

  皇上嘆了口氣伸出手摸了摸商柔的頭:“好了,不委屈了,皇妹想要什么,皇兄都答應,金口玉言,絕不反悔。”

  商柔擦了擦眼睛,她轉過頭看向蘇昀,指著他的鼻子道:“他也欺負我,我要他陪我游山玩水,三個月,不然我就,削發當尼姑去。”

  皇上看著蘇昀,這怎么行,堂堂一品大員,當朝首輔,怎能陪她游玩三個月,再說,三個月后,求親的使臣差不多就到了,到時她不在,如何是好。

  蘇昀沒想到小公主打的是這個主意...

  “就知道皇上不疼臣了。”商柔說著摘下自己的發簪,扔在地上。

  皇上看向蘇昀,蘇昀微微點了點頭。

  “好,好,好,依你。”皇上也實在拿商柔沒轍,若她真的出嫁當尼姑了,太后還不得氣出個好歹來,到時候定會為難與他。

  商柔走到蘇昀面前,趾高氣揚的,如同一只驕傲的孔雀,她仰著下巴,繃著精致的小臉:“從今日起,你就是本公主的小跟班,本公主說什么,你就要聽什么。”

  皇上:“...”難為蘇昀了。

  “臣遵旨。”蘇昀低著頭,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

  商柔拽著蘇昀的衣袖:“既然同意了,那就走吧,收拾收拾,我們晚上就啟程,我想去甘肅。”

  蘇昀由著商柔拽著他的衣袖,他轉過頭看了皇上一眼,眼里盡是無奈。

  皇上捏著眉心,沒有蘇昀,他也很是為難,但是商柔這么鬧,太后肯定會出面,最后的結果還是一樣的,改變不了。

  只不過蘇昀得罪了商柔,這一路上,有他罪受,有他苦吃了。

  出了御書房后,商柔松開了蘇昀:“你若是這個時候辭官,丞相定會有所察覺,我覺得,蘇州的事情,與他脫不了關系。”

  蘇昀贊同的點了點頭。

  “我也沒什么東西可帶的,銀票花你的,路上缺什么買什么,你回府套馬車吧,我們現在就走。”商柔這么做,可不是為了蘇昀,她是想快點離開京城。

  她怕使臣來了,直接把她帶走,路上出個“意外”回來,老皇帝總不能要個殘疾廢物吧。

  她如果早點想到這個辦法,也就不用去爬蘇昀的床了。

  她昨天才想明白的,斷個胳膊,斷個腿,到時候離開皇宮養著,這輩子也就過去了,反正她錦衣玉食,不怕沒人伺候。

  蘇昀可不知她打著這樣的算盤。

  商柔在皇宮長大,她深知一個道理,只要心狠,沒什么事是辦不成的。

  “公主。”蘇昀伸出手,打算扶著小公主上馬車。

  商柔看了一眼蘇昀的手,她現在是碰一下都嫌臟,她抱著華服的下擺,廢了很大力氣才上了馬車。

  蘇昀坐在馬車上看著商柔,眼神黯了黯,還在生那日的氣嗎...

  商柔靠在馬車上,雙手環胸,看蘇昀的眼神很淡,很是疏遠,仿佛剛認識一般。

  蘇昀從衣袖中拿出藥膏,他隨身帶在身上,就是擔心她手腕上的傷,沒有好的徹底。

  “公主,伸出手,讓臣為公主上藥。”蘇昀說著挖出一塊藥膏。

  商柔伸出手指在瓶子里挖了一塊藥膏:“不勞煩蘇大人了。”說著她慢慢給手腕處涂抹藥膏。

  蘇昀看著商柔的手腕,陷入了沉思。

  商柔上完藥膏后,掀開馬車的簾子,向外看去,長長的睫毛,眨啊眨,看的人心癢癢。

  蘇昀拿過一本棋譜看了起來。

  回到蘇府后,蘇昀讓管家簡單準備了一下在途中要用到的東西,他倒是無所謂,小公主怕冷,又挑剔,多少準備些常用的東西,以備不時之需。

  商柔站在蘇府的院內,她突然有些好奇,蘇昀是獨自一人嗎?怎么從來沒聽說過,他的家人..

  偌大的蘇府,也就只有蘇昀一個主子。

  蘇昀帶上了自己的棋盤還有書,脫了官府換成白色常服,腰間陪著比較寬的腰帶,款式很是別致。

  商柔轉過頭看向蘇昀,屁股這么翹的嗎,之前這么沒發現,還有這個腰,怎么會這么細,明明很有力...

  這腿但凡分她一點,她也不必仰著頭看他了。

  蘇昀察覺到了商柔的目光,轉過頭輕聲道:“怎么了?有何不妥?”

  商柔本來想拍他屁股的,但想了想,還是算了吧...

  “時辰不早了,公主用完午膳再走,也不遲。”蘇昀說著看向管家,把小公主平時喜歡吃的點了一遍。

  “留,紅燒肉和清蒸魚即可。”商柔沒什么胃口,再說吃多了坐馬車也不舒服。

  蘇昀走到商柔身邊,壓低聲音道:“公主,進屋子換身衣裳可好?”這身衣服雍容華貴,穿在她身上很是漂亮,但不適合長途跋涉。

  商柔點了點頭,身體往一旁移了移:“說話便說話,不要靠的這般近。”說著她一臉的嫌棄:“我出宮時沒帶衣裳,你派人去買。”

  蘇昀直起腰身,他這身衣服有何不妥嗎...

  商柔坐在加了墊子的石椅上,手里端著上等的白茶小口抿著:“就我們兩個去,遇到危險怎么辦?”

  蘇昀剛要開口,就聽到有人大聲道:“所以,皇上派我前來保護小公主。”

  趙玉玄手搭在楊子墨的肩膀是,笑著看著商柔:“皇上下旨,讓我沿途保護小公主,若有閃失,提頭來見。”

  商柔:“...”那他要倒霉了,她就不可能囫圇個的回來。

  等著掉腦袋吧。

  “我離京查案,正好與你們同行。”楊子墨說著看向蘇昀,有他在,他就放心多了。

  不過他很怕小公主,一個伺候不好,回頭就告狀,他昨日在大牢整整跪了兩個時辰才敢起身。

  當時他還懷疑“李木木”是未來的師母,如今看來,單相思罷了。

  還有身邊這個愣頭青似的趙玉玄,一看就知道,他喜歡公主,這一路上,怕是有熱鬧看了。

  老狐貍大戰狼崽子。

  商柔看向楊子墨,微微挑起眉,他竟然還敢來,沒摘了他的腦袋,都算她仁慈,心善。

  楊子墨拱手:“公主,之前有諸多誤會,還請公主大人有大量,不要與臣一般見識。”

  商柔倒了杯茶,吹了吹,淡淡道:“好說...”

  蘇昀看著趙玉玄,聲音很是冷清:“既然一起出門,就要多綁幾條腰帶。”

  “你...”趙玉玄臉迅速紅了起來,一失足成千古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