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公主,不可以 > 第二十章, 鬧你怎么了?
  用完午膳后,商柔換了身婢女的衣服,外面雖是粗布,里面卻是上等的蜀錦,臉上依舊戴著那張帶有紅色胎記的人皮面具。

  趙玉玄單手用力,身體穩穩落在了馬車上,隨后沖著商柔露出如同夏日陽光般燦爛的笑容。

  楊子墨踩著小凳上了馬車,這有什么好顯擺的,不夠費勁的,不過他這么做,他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趙玉玄想在公主面前展示自己,不然如何俘獲美人的芳心。

  商柔抬起手,等了半天,卻看到蘇昀雙手放在衣袖中,正疑惑不解的看著她。

  忘了身份了。

  商柔手心朝上,指尖微紅,這哪像是干活的手,就算官宦家的貴女,也未必能養成這樣。

  蘇昀將手放了上去,她的手有些涼,不知是不是穿少了的緣故。

  商柔皺著眉,早知道她就用衣袖遮擋一下了,蘇昀的手比她大上許多,指尖修長,骨節分明,很好看。

  蘇昀上馬車后將自己的外衫脫下,本想著一會給商柔披上,不曾想,她直接披著趙玉玄的披風坐在了馬車外。

  蘇昀閉上雙眸,聽著兩人在外面嘰嘰喳喳聊個不停,時不時商柔會發出悅耳的笑聲。

  趙玉玄手里握著韁繩,嘴角泛起寵溺的笑容,小公主難得這么開心,如果一路順利就更好了。

  “我突然理解,你為何不愿意回京了。”商柔晃蕩著雙腿,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覺得城外的空氣都比城內的新鮮。

  要不是他爹拿命逼著他回京,他才不愿意回來,這里除了有小公主以外,什么都沒有,他不喜歡。

  “在邊關,可以打獵,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別提多自在了,不像回京城,聽不完的學,挨不完的罰。”趙玉玄說著扭頭欲言又止地看著商柔。

  商柔瞥了趙玉玄一眼,細眉微皺:“怪不得,這么多年,一封信都沒有,原來是玩的把我給忘了。”

  “怎么可能,我剛去那會,沒事就給你寫信,你沒收到?”趙玉玄用力握著韁繩,怪不得他一回來小公主就不認人了,原來,他寫的信,她都沒收到。

  商柔手抵在唇邊,估計是父皇怕她看到信,吵著要趙玉玄回來陪她玩,所以就悄悄把信給毀了。

  “不說這個了,我有話想問你。”趙玉玄湊到商柔耳邊,壓低聲音道:“你想不想隨我去邊關玩啊?”

  商柔很討厭別人突然靠近她說話,她伸出手抵著趙玉玄:“邊關冬冷夏熱,聽說洗澡都難,我才不跟你去呢。”再說了,她這次回來就成廢人了,還到處瞎跑什么。

  馬車顛簸發出“哐當,哐當”的聲響,但坐在馬車內的人,還是聽到了兩人的對話。

  楊子墨看向閉目養神中的蘇昀,輕輕踢了踢他的腳:“師長,你是如何打算的。”

  蘇昀神色如常,仿佛什么都沒聽見一般,不解的看向楊子墨。

  楊子墨心想,你就裝吧,看你什么時候裝不下去。

  商柔在外面坐的冷了,于是坐進馬車內坐在了角落里,離楊子墨和蘇昀都“很遠”。

  兩個都不是什么好東西,尚未娶妻,沒有納良妾,卻沒事就一起約著去青樓...

  她當時還尋思,蘇昀好像無師自通一般,雖然年齡在這擺著呢,但他口口聲聲說沒有侍妾。

  一想到,她跟青樓名妓一起用,她就覺得一陣陣的惡心。

  蘇昀這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跟溫子玥表里不一假溫柔,有一拼了。

  商柔總覺得心里不是滋味,但究竟為何,她又說不出來,就一股腦的全歸到蘇昀身上了。

  蘇昀靠在馬車上,看著一臉不高興的小公主,剛剛在外有說有笑,進來后卻變了臉色。

  “我經常外出辦案,這一路上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沒人比我更清楚了。”楊子墨隨便找了個話題,這氣氛太過凝重了,壓的人別提多不舒服了。

  商柔一撇嘴,辦案竟也不耽誤他“辦”別的事,這樣想在這,她又往里移了移。

  “天黑之前,我們差不多就進安西鎮了,小鎮雖不富饒,但酒釀的極好,不知師長要不要一同喝上兩杯?”楊子墨平時話不多,這也是被逼的沒辦法了。

  蘇昀抿著薄唇,沒有開口,除非必要,否則他不喜飲酒。

  “花酒有什么好喝的。”商柔說著拽了拽身上的披風,她被晃的有些頭暈,很不舒服,想睡覺。

  楊子墨看向商柔:“這公主就不懂了,美酒配美人,人間樂事。”他也是聽別人這么說的,他除了辦案很少去青樓,一般都去酒館。

  他還不如不緩解氣氛了,越描越黑,商柔對此深信不疑...

  蘇昀從箱子里拿出薄被遞給商柔:“到了我自會叫你。”

  “你坐到那邊去,本公主要睡覺了。”商柔說著努了努下巴,她才不要挨著蘇昀。

  楊子墨起身坐到蘇昀身邊,將地方讓給小公主。

  商柔側身躺在馬車上,背對這蘇昀和楊子墨,昨天她想了一晚上,這會實在困得睜不開眼睛。

  馬車顛簸,商柔隨時都有掉下去的可能,蘇昀沒辦法,只好起身坐到她頭前,手隔著薄被攬著她的肩膀,免得她掉下去。

  “師長,我若睡覺,你會這般攬著我嗎?”楊子墨小聲問道。

  蘇昀另一只手拿著書,頭也沒抬道:“可以試試。”

  楊子墨挑眉,最后也沒說什么。

  商柔的手搭在了蘇昀的身上,她睡得很不踏實,半夢半醒中,她感覺指尖傳來很溫暖的感覺。

  說不上來,反正很暖和,她就直接把手往里伸,想取暖。

  蘇昀放下書,將商柔的手放進薄被里,幸好楊子墨沒在馬車內,去與趙玉玄聊天說笑去了,不然被瞧見,指不定又要說些什么。

  商柔感覺手一冷,剛剛明明很暖和,她輕哼兩聲表示不滿,再次抬起手,向著剛剛溫暖的地方伸了過去。

  蘇昀耳尖泛紅,身體往一旁移了移,光天化日,成何體統。

  商柔暖不到手,微微睜開眼睛,但因為實在太困了,就又繼續接著睡了。

  蘇昀無心看書,他垂著溫柔的眸子看著睡夢中的小公主,若趙玉玄真有求娶之心該如何...

  商柔睡了一個時辰,醒來后看到蘇昀坐在自己頭前,聲音瞬間沉了下來:“誰讓你坐過來的。”說著她坐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

  “公主打賭輸了,想耍賴可直說,不必冷眼相向。”蘇昀不過是隨口一說罷了,他也沒想過,讓商柔履行賭約。

  商柔心想我嫌棄你可不是因為打賭輸了,她醒了醒困,見楊子墨不在,她直接舔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環境有限,別說我輸不起。”說著她扭過頭,不去看蘇昀。

  蘇昀覺得,自己這么多年的圣賢書,全白讀了...

  商柔掀開馬車的簾子向外看了一眼,他們沒有走管道,周圍全是樹木灌叢,時不時還能問道淡淡的花香。

  蘇昀手護在商柔的身后,怕馬車顛簸摔著她。

  商柔放下簾子轉過頭看著蘇昀,聲音淡淡的:“丞相在朝中,根深蒂固,若蘇州真出了大事與他有關,你確定,你能動得了他嗎?”

  蘇昀沒有回答商柔,能不能動,全憑皇上的心思,他雖然輔佐于皇上,但卻不能干涉過多。

  商柔見蘇昀不回答,也就沒有繼續問下去。

  蘇昀看著書,商柔覺得無聊,但又不想到外面去,于是撇了一眼:“你都不覺得無聊嗎?”天天看這些書,無趣的很。

  “還好。”蘇昀說著打開箱子,從里面拿出話本遞給商柔,知道她的性子,定是坐不住,所以讓管家采買的時候準備了一些話本小冊。

  商柔接過書,眉頭緊蹙:“蘇昀,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說著她紅著臉將書丟到蘇昀的身上。

  不要臉。

  蘇昀沒有看其中的內容,打開一看,臉色慢慢變得漲紅,他將話本順著窗戶丟了出去。

  “這些都是管家準備的,我并不知曉其中內容。”說著他又翻看了幾本,大致相同。

  商柔輕哼一聲,打開蘇昀的書箱,她翻找了半天,好像確實沒有其他“不好”的書籍。

  直到,她看見了一本畫冊。

  蘇昀手按住了商柔的手,聲音很輕:“公主何必如此為難與我。”

  “誰為難你了啊,這畫冊是你的,又不是我放進去的。”商柔更加好奇了,畫的什么啊,他怎么會急成這樣。

  蘇昀按著商柔的手不肯放開。

  “拿開。”商柔好奇心上來了,他越是這樣,他就越是想看。

  蘇昀抬起手,就在商柔想翻看的瞬間,抽出畫冊順著窗子,丟了出去。

  “你!”商柔瞪了蘇昀一眼,扒著車窗向外看去。

  蘇昀表情有些不自在,其實也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就是不能給小公主看罷了。

  商柔狠狠剜了蘇昀一眼:“到客棧后,你給我畫個一模一樣的。”

  “恕難從命。”蘇昀說著將書整理好。

  商柔“哼”了一聲,雙手環胸,老家伙壞死了,誰知道他都看了些什,弄不好,那些話本,他就是留著自己打發時間看的。

  蘇昀找了本樂譜遞給商柔。

  商柔沒興趣,直接丟在了一旁。

  “師長,我們很快就要進安西鎮了。”楊子墨掀開馬車的簾子道。

  商柔沒好氣道:“到就到,吵什么吵,把簾子放下,冷死了。”說著她拽過一旁的薄被蓋在身上。

  楊子墨放下簾子,小聲對趙玉玄道:“這位,要是娶回去,還不得當小祖宗似的供起來?”

  “我想供著,就怕福薄。”趙玉玄說完嘴角上揚,小公主娶回家,可不就是要供著的嗎?

  楊子墨拍了拍趙玉玄的肩膀:“你可想好了,若娶小公主回家,你就再也別想納妾了。”

  “若真能娶公主,為何還要納妾。”趙玉玄不解的看向楊子墨:“你還沒成親呢,就整日想著納妾,誰家姑娘敢許配給你啊?”

  楊子墨看向遠處:“納妾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你父親不也納了許多妾室?”

  “滾滾滾,少在我這占便宜。”趙玉玄有些不耐煩,他家,整日雞飛狗跳的,煩都煩死了。

  楊子墨其實也是在給趙玉玄提醒,怕他陷的太深...

  狼雖然狠,但卻不如狐貍心眼多。

  蘇昀聽著他們的對話,無聲嘆了口氣,趙玉玄若能娶到小公主,必然是寵愛有加,可...

  小公主與他已經有了夫妻之實。

  商柔沒聽見他們在說什么,不過看蘇昀的臉色變了,她不解的用腳踹了踹他的腿:“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危險啊?”

  她幾乎沒怎么出過院門,聽母后說,外面很危險,不如待在宮中。

  蘇昀搖了搖頭,他們剛離開京城不遠,能有什么危險...

  商柔無語,那沉著臉做什么。

  她隨手拿起一本書看了起來,還別說,雖然不入流但好看啊。

  尤其是這官家小姐竟然喜歡上了一個養馬的,男子長相粗狂,很又男子氣概。

  商柔看著書,抬頭看著蘇昀,男子氣概,就一定滿臉絡腮胡子,聲音粗獷嗎...

  這書誰寫的啊,還貶低書生無用,不如一個馬夫。

  蘇昀見商柔的表情奇怪,于是湊了過去...

  “走開,別挨著我,那么討厭呢...”商柔不愿意了,怎么動不動就湊過來,嚇她一跳。

  看這種書,就應該偷偷摸摸的,那有兩個人觀賞的。

  蘇昀伸出手:“公主不該看這些無用的書。”

  “我偏不,這書是你買回來的,你看得,我就看不得?”說著商柔打開書,還念了兩句。

  商柔發現,不碰蘇昀他也一樣會害羞,耳尖紅成這樣,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師長,這書中,這個詞是什么意思啊。”商柔說著將書放在腿上,指著書中的兩個字問道。

  蘇昀:“...”

  “胡鬧。”蘇昀恨不得把書直接丟棄,這書怎么會有這兩個字,誤人子弟,不知羞。

  商柔一臉疑惑,不依不饒道:“不管,我不懂,師長就是要教我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