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公主,不可以 > 第二十三章 不會吧!你來真的?
  商柔躲在被子里,從來沒丟過這么大的人,又是哭又是笑的,還把自己的丑事和心事全抖出來了。

  蘇昀怕小公主把自己憋壞了,于是伸出手從被子上方拽了拽,讓里面透點氣。

  “你走啊,去隔壁,我想不見到你。”商柔躲在被子里,聲音帶著濃重的鼻音,悶悶的。

  蘇昀站在床邊,聲音溫潤卻很有說服力:“當時,臣也中了毒,公主說了些什么,臣并沒有聽見。”

  商柔探出腦袋,眼睛紅了一圈,晶瑩的淚珠掛在眼底,聲音里透著委屈:“你發誓,你沒騙我。”

  老家伙最會騙人了。

  蘇昀站在床前,伸出手做出發誓狀:“若我說謊,余生為奴。”

  他現在也是公主的奴才...

  商柔含在眼底的淚珠“吧嗒”掉了下來,她掀開被子坐在床上,身后披著棉被:“我還就不走了,我倒要看看是誰在裝神弄鬼欺負本公主。”

  蘇昀拽了拽床幔,脫鞋上了床:“時辰不早了,這件事天亮再查也不遲。”說著他伸出手擁著小公主躺在了床上。

  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還沒等商柔反應過來,人就躺在了床上,蘇昀那張俊臉在眼前無限放大,他的發絲落在她的臉上,癢癢的。

  蘇昀的臉頰有些紅,沒辦法,他的皮膚太白了,稍微有點變化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蘇昀側身躺在一旁,伸手拽著被子蓋在了兩人的身上。

  商柔拱了拱,怎么都不舒服,她覺得頭仿佛跟要裂開似的的疼,但又好像沒那么疼,說不清楚。

  “你別睡,給我揉揉太陽穴,我疼。”商柔說著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但還是有意無意的避開蘇昀。

  “嗯--”

  “你別這么用力啊,我頭更疼了。”商柔不滿輕哼道,也不知道蘇昀哪來的這么大的手勁。

  蘇昀看著自己的指尖,他分明沒有用力:“我帶公主去看大夫可好?”他不敢有半點馬虎。

  商柔轉過身背對著蘇昀:“算了吧,睡一覺就好了。”說著她打了個哈欠。

  蘇昀將被子往上拽了拽:“之前與楊子墨去青樓辦案,老鴇為了招攬生意會用一些香料,事后就會頭疼。”

  商柔輕聲哼唧了兩聲:“一聽師長就經常去,連這些都懂。”說著她又往前移了移。

  “只是去辦案,從未發生過什么,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蘇昀語氣加重,表情認真。

  見小公主沒有接話,他伸出手輕輕在商柔的太陽穴上揉了揉:“怎樣,可好受些?”

  商柔撇了撇嘴,男人去那種地方還能守身回來?

  蘇昀見商柔的長睫抖著,于是輕聲嘆息,果然還是不信的。

  不知不覺間商柔睡著了,呼吸平穩,臉埋在蘇昀的胸口,腿放在他的身上,大概是因為他暖和,所以她睡得格外香甜。

  蘇昀心中有愧,一想到小公主后悔了...

  商柔白皙的臉頰貼在他的胸口,呼出的氣息噴灑在胸前,鉆心的癢,酥酥麻麻的,他原有的隨意被打散開來。

  翌日,蘇昀躺在床上,褻衣被商柔攥在手里,肌膚大半暴露在空氣中。

  商柔睜開眼睛,見蘇昀還睡著,呼氣平穩,柔軟的黑色長發搭在身前,柔和的五官沒有任何攻擊性,反而給人一種誘人的錯覺。

  蘇昀感受到了不同的氣息,他緩緩睜開長眸,聲音有些慵懶,因為他昨天睡得很晚,此時有些不舒服:“這么看著我做什么。”

  商柔松手前不動聲色的把褻衣往上拽了拽,男人長成這樣,也不知道誘惑誰呢。

  蘇昀沒有要起床的意思,他抱著商柔的枕頭,將臉埋在了里面,昨天的迷香對他來說,不是半點作用都沒有,加上沒睡好,此時頭痛欲裂。

  商柔打開床幔,陽光順著窗子招了進來,在蘇昀的身上撒下了淡淡的光暈,他的皮膚仿佛帶著珍珠一樣的色澤,看的商柔別提多羨慕了。

  她穿好衣服,坐在椅子上,蘇昀睡覺,沒人陪她玩,她好無聊,也不知道店小二跑哪去了,竟然不送餐食過來。

  趙玉玄和楊子墨,一個側身躺在床上,手撐著頭,一臉痛苦仿佛要死的模樣,另一個坐在打好的地鋪上,頭抵著床沿,他恨不得有一把刀,打開他的腦袋,解決他的痛苦。

  “你去,看看老狐貍和小公主怎么樣了,別遇到什么危險了。”趙玉玄說著閉上了眼睛。

  楊子墨躺在床上:“我勸你少操心。”說著他再次躺了下去。

  趙玉玄一動頭就疼,他強撐起身站了起來,他還是不放心...

  楊子墨怕他看到扎心的一幕,于是極力勸他,讓他老老實實在睡一會,可他偏偏不聽。

  上趕著受罪。

  人剛走沒多久,就聽到一聲東西碎裂的聲音,楊子墨起身拿著佩劍走了出去,但腳下有些虛浮,整個人有些飄,渾身無力。

  商柔也被嚇壞了,她以最快的速度,拎著椅子走到了門前...

  門閂上好的,椅子抵住了,應該能扛一陣子。

  她才不在乎外面發生了什么呢,只要自己安全就好,她若沖出去,那她就是最大的絆腳石。

  蘇昀自然也聽到了,他起身披著自己的白色長衫向門口走去,商柔轉過頭,結果被他護在了懷里,門隨著他的動作,倒了下去。

  一群蒙著面的黑衣人正在與趙玉玄交鋒,顯然,此刻的趙玉玄落在了下風。

  蘇昀單手摟著商柔的腰,腳尖點地,身體輕盈,落在了人群中。

  “你別帶上我啊。”商柔嚇得臉都白了,她最怕此刻了,她又不會武功。

  蘇昀腳尖挑起地上的一把長劍,身形極快,手中長劍滴著血,他不喜給敵人一絲一毫的反擊的機會。

  商柔緊緊拽著蘇昀的衣服,直到他褻衣大開,她也絲毫沒有要放手的意思。

  蘇昀披著外衫,褻衣大開,懷里還護著商柔,動作比之前要慢上許多,但不耽誤他一招制敵。

  趙玉玄靠到蘇昀身后:“媽的,這就是一家黑點,我懷疑他們借著那場火災,謀財害命。”

  蘇昀手腕一轉,長劍如同一條清冷的龍,渾身散發這冰冷的氣息,他手緊緊護著商柔,聲音很沉很冷:“閉上眼睛,不管聽到什么,都不要看。”

  趙玉玄提劍殺了兩個,別說,這種久違的感覺又回來了,當年,他們兩個伴著戰鼓,騎著戰馬,沖鋒陷陣,雖然幾次都差點把命都搭進去了,但是過癮啊。

  蘇昀也曾身披戰甲,可不知道為何要回京城,在爛泥里挑路走。

  楊子墨手扶著欄桿,喘著粗氣,頭實在太疼了...

  商柔抱著蘇昀的腰,書生殺人了,多新鮮的,但是她現在沒有心思去看了。

  “啊--”

  商柔看到人倒在地上,血噴的到處都是,嚇得她忙把臉埋在蘇昀的身上。

  蘇昀白色的外衫噴濺了不少血。

  就在這時,楊子墨身邊出現了一個黑衣人,他手里拿著一人多高的大關刀,正要砍下去。

  趙玉玄大吼了一聲,但眼看著就要來不及了。

  蘇昀身形一轉,手中長劍比人先到,正中黑衣人的胸口,將他釘在木門之上。

  楊子墨半蹲在地上,臉色蒼白:“師長,我好像不行了。”說著他直接倒在了地上。

  蘇昀面不改色整理好自己的衣衫:“乖,不怕了。”說著他松開商柔,蹲下身查看楊子墨的情況。

  趙玉玄走到蘇昀面前,看向商柔:“小柔兒,你怎么樣,有沒有受傷。”說著他伸出手打算檢查她有沒有受傷。

  “為何楊子墨如此嚴重。”蘇昀說著將楊子墨扶了起來。

  趙玉玄仔細回想了一下:“他好像很喜歡那朵野花,站在窗前聞了許久...”

  商柔剜了趙玉玄一眼,明知道這花有問題,昨天怎么不提醒他們?

  蘇昀將楊子墨扶回到床上:“你先去請大夫。”說著蘇昀看向商柔:“你乖乖站在我身邊,哪都不許去。”

  他擔心商柔會跟著趙玉玄一起出門,萬一遇到危險,他顧不上。

  商柔現在還心有余悸呢,蘇昀一劍一個,血飛濺的到處都是,別說出門,她半步都不會離開他。

  蘇昀的指腹落在楊子墨的頭上,輕輕為他捏著,希望這樣能緩和他的不適。

  都是他的學生,哪個出了事,他當師長的都會心疼。

  “蘇昀,你就是個倒霉催的,自從跟你行了事,我就沒過過幾天安生日子。”商柔欲哭無淚。

  什么事都能讓她遇到,好不容易出個門,第一天住了家黑店。

  把自己抖落的一點秘密都沒有了,可偏偏,她只記得自己說了什么胡話,蘇昀的半個字都沒記住。

  希望他也是如此。

  楊子墨嘴唇微開,虛弱的喊著一個人的名字“鈴兒”“小鈴鐺”之類的。

  “他在叫誰啊。”商柔很好奇的湊了過去。

  蘇昀沒有微蹙,那時楊子墨剛就任大理寺少卿一職,第一件事就是抄了未婚妻的家。

  結果,他的未婚妻自刎在他面前了,從那以后,楊子墨再也沒有提及自己的婚事。

  而查出這件事的人,正是他。

  楊子墨說不恨,因為他貪贓枉法包庇官員中飽私囊,該死,但是不代表,他不痛。

  商柔見蘇昀的臉色不太好,就沒繼續追問下去,反正她若想,早晚能知道。

  趙玉玄帶著大夫回來,他查看了一下,覺得十分奇怪,他從未見過,又不起熱,也沒有其他癥狀,就是人說胡話。

  大夫在床頭看了半天,只說了一句“多給喝水”就走了。

  趙玉玄搬了個大桶打滿了溫水,蘇昀單手將楊子墨放了進去。

  “你們怎么不給他脫衣服啊,這多難受啊。”商柔坐在圓桌前,臉蛋貼在上面小聲道。

  趙玉玄走到商柔身邊,低聲說了句:“別什么都看,會長針眼的。”

  他才不想商柔看別的男人。

  商柔低頭看了看趙玉玄,故意逗他:“可是你當時...”

  趙玉玄捂住了商柔的嘴。

  蘇昀坐在木桶旁,沉著臉,原本握在手里的棉布,一滴水都擠不出來了。

  可想而知他用了多大的力氣。

  楊子墨沒用多久就醒了過來,頭也清醒了不少,他抬起手扶著木桶邊緣:“倒是給我脫衣服啊。”

  “就是,就是,怎么能如此對待揚大人呢。”商柔第一個站出來為楊子墨打抱不平。

  楊子墨縮了縮脖子,小公主在,那還是算了吧...

  蘇昀神色淡漠,聲音冷冷清清的:“要不要現在脫?”說著他伸出手。

  楊子墨訕笑兩聲,將頭埋在了木桶里“咕嚕咕嚕”的吐著泡泡。

  并可得罪小人,勿得罪蘇昀。

  商柔起身伸了個懶腰,她看著蘇昀,見他臉色不好,她心里瞬間高興不少。

  “快,給師長打桶水,送到房間去,都泡一泡,免得留下病根什么的。”說著她看向趙玉玄:“你也是,別耽誤了,這事馬虎不得。”

  蘇昀意味深長的看著商柔,她可不是這么熱心腸的人。

  趙玉玄又搬了個木桶,但水卻是蘇昀自己打的,他怕太涼了。

  商柔笑的跟缺一輩子大德一樣,賊兮兮的。

  趙玉玄把自己泡在了溫水里,還別說,挺舒坦的,小公主居然關心他了,這是件好事。

  楊子墨靠在木桶邊緣,看著身邊傻笑的趙玉玄,他們泡不脫,隔壁可未必。

  蘇昀站在木桶邊,雙手放在自己的褻衣上。

  商柔捂著臉,從指縫中看過去,蘇昀身上的線條真好看,這便宜讓她占的,一時間有些不好意思了。

  就在蘇昀要進木桶時商柔不干了:“你怎么回事啊,泡澡還穿褲子,防誰呢?”

  蘇昀站在木桶中疑惑的看著商柔:“我不是想沐浴,而是想驅除藥物殘留,公主在想什么?”

  商柔抬起頭,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樣看著房梁:“有什么好看的,你別胡說。”

  蘇昀伸出手,趁著商柔不注意,將她拉入水中,怕她磕碰,所以他早就做好了準備。

  商柔落入水中,貼在了蘇昀的懷中,一股暖意襲來,她瞬間紅了臉,幸好有人皮面具,不然她又要丟人了。

  “師長的意思是讓我親自動手啊...”商柔轉過身,手勾著蘇昀的褲子,嘴角帶著誘惑人心的笑意,心里那點不安與羞臊被她徹底壓了下去。

  蘇昀喉結滾動,胸口肉眼可見的起伏,商柔的纖細修長的手落在他平坦結實的腹部。

  小妖精...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