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公主,不可以 > 第二十六章 蘇昀無措
  趙玉玄從房間出來時,看到蘇昀還坐在窗邊喝茶,茶杯在桌子的右側擺放了一排,他納悶帶著好奇心走了過去。

  當他拿起茶杯時發現,每個都帶著裂痕,有的已經碎成兩半了。

  “老狐貍,你這練的是什么功啊...”趙玉玄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個嶄新的茶杯。

  蘇昀端著茶,長眸低垂,看著漂浮在杯中的茶葉,語氣平淡:“早些休息。”

  趙玉玄表情變得嚴肅,他認真地看著蘇昀:“我們回來時,路過一個小巷,里面死了個乞丐,小公主說,并不是你今天詢問的那個,年紀要大上一些。”

  蘇昀點了點頭,眉目淡然,表示他已知曉此事。

  趙玉玄見狀站起身,手放在腦后打著哈欠上了樓,他跟楊子墨商量好了,他守上半夜,他守下半夜,確保小公主的安全。

  因為燭光昏暗的緣故,商柔坐在床邊抱著腿,她一直覺得這家客棧不干凈,后背總是傳來一陣陣的寒意,但是她不敢回頭看。

  客房外傳出腳步聲,商柔豎起耳朵仔細聽著。

  楊子墨敲了敲房門輕聲道:“小公主不必擔心,下官會保護您的安全。”

  商柔紅唇輕抿,蘇昀這個老混蛋,明明是他自己固執,偏要與她置氣,討厭死了。

  楊子墨帶了個墊子扔在地上,也不知道蘇昀在別扭什么,換做是他,他早就抱著美人入眠了。

  那可是天下美人榜的榜首,得了便宜,還不知好歹,隔壁的趙玉玄都快羨慕哭了。

  蘇昀上樓后看了楊子墨一眼,薄唇微啟:“你回去休息,我守即可。”

  楊子墨一聽,有能耐別服軟啊,但仔細一想,有很大一部分可能,他是不放心他,懷疑他的能力。

  蘇昀閉著眼睛坐在墊子上,小公主的心思,并不難猜,有些事情,可以不管,但有些事情,不得不管。

  商柔實在睡不著,即便蓋著被子,她也覺得又冷又潮,她轉過身,結果碰到的卻不是墻,雖然很涼,但感覺不是非常硬,像是豬皮一類的東西。

  她用力揉著眼睛,但是一點用都沒有,她只好坐起身:“你進來看看,這好像有東西。”

  她剛剛聽到蘇昀的聲音后,直接吹滅了蠟燭,她現在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吹了。

  蘇昀推開房門,月光透過窗戶灑入房間,蘇昀表情微變,眉頭壓的很低,他不動聲色走了過去。

  商柔指著墻,疑惑道:“你看得見嗎?那里是什么?”

  “沒什么,普通的墻壁罷了。”說著蘇昀走了過去,一腳將“東西”踩了下去,然后拉著商柔的手,在墻面上摸了摸。

  商柔眨了眨黯淡的眸子,可是剛剛不是這個手感啊,可是真的就只是冰冷的墻面,什么都沒有。

  床鋪下,一具尸體側身擠在床與墻面之間的縫隙中,眼睛突出跟金魚一樣,臉色青紫,布滿了尸斑。

  這人,大家都很熟悉,就是那日拿了銀兩卻消失不見的店小二,可他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床鋪被踩臟了,去我房間。”蘇昀說著將商柔打橫抱了起來,她本來就膽子小,這種事情,不說也罷。

  商柔本來還想掙扎一下,但一想到,剛剛觸碰到的東西,也許老家伙并沒有說真話。

  她相信自己,剛剛那絕對不是她出現幻覺了,因為她的手,味道很奇怪...

  蘇昀將商柔抱了回去。

  商柔吵著要洗手,不然說什么都不肯睡覺,沒辦法,蘇昀只好打了盆水。

  “是,尸體對嗎?”商柔擦了擦手,放在鼻子旁邊聞了聞。

  蘇昀“嗯”了一聲,小公主不傻,這一點他心里清楚,想騙她,也沒那么容易。

  商柔一想到,自己剛剛也許跟一具尸體面對面,甚至還摸來摸去的,她臉色瞬間蒼白了許多。

  知道是一回事,害不害怕是另外一回事。

  蘇昀將商柔扶到床邊:“這里我已經檢查過了,睡吧。”說著他扯下床幔,轉身要走。

  商柔拽住了蘇昀的衣角,聲音不是很大:“允許你睡在本公主的身邊,當然,你要是不愿意,本公主也不攔著。”說完她松了手。

  好害怕,她根本不敢一個人睡。

  蘇昀脫去外衫,將商柔抱入懷中,聲音溫柔許多:“睡吧。”這個時候不是置氣的時候。

  她就算不說,他也不會獨留她一人在房里。

  “你跟我道歉,說你錯了,要不然我氣的睡不著。”商柔說著將冰冷的腳放在了蘇昀的腿上。

  如此孩子氣的話,也就商柔說的出來。

  蘇昀并沒有理商柔,而是閉上了眼睛。

  商柔越想越氣,憑什么跟她撂臉子啊,她何時受過這樣的氣。

  “嗯--”

  蘇昀措不及防被商柔攥住,一時忍不住,發出令人遐想的聲音,很沉,帶著隱忍與克制。

  “公主,不得胡鬧。”蘇昀說著手落在商柔的手腕處。

  商柔覺得手腕突然無力,慢慢松開了蘇昀,她抬起胳膊,手竟然是垂下來的。

  但她根本感覺不到痛,這是怎么回事。

  “你竟然敢傷我。”商柔踹了蘇昀一腳。

  蘇昀在心底嘆了口氣:“你乖乖睡覺,明日自然就好了。”說完他轉過身,背對著商柔。

  她永遠不知自己的行為,對他來說以為著什么。

  他需要用盡全身的力氣去壓制體內的躁動與不適。

  他永遠記得,她哭著說,她后悔了...

  商柔的手提不起力氣,伸出去的腿又收了回來,誰知道老家伙會不會把她的腳也變成這樣。

  委屈巴巴的小公主,心里有氣,但老家伙生氣了,不但不哄她,還將她的手腕弄傷了。

  “我想回宮。”商柔小聲嘀咕著,眼圈里泛著一層霧氣,嘴唇微微顫抖。

  蘇昀轉過身,將商柔抱在懷里,嗓音低沉且認真:“是臣的錯。”至于是什么錯,他不知道。

  但小公主就想聽這句,那就說這句。

  商柔眼淚無聲地往下落。

  蘇昀頓時感到無措,他沒哄過這種反性想回家的小孩:“我讓皇上派人來接你回京,可好。”

  商柔一聽,她回京后,使臣來了怎么辦。

  淚水滴在蘇昀的手背上,比剛燒開的熱茶還要燙,他伸出大手落在商柔的臉上,大拇指的指腹擦去她眼角的淚水。

  “蘇昀,你混蛋,嗚嗚...”

  蘇昀:“...”

  生氣不理人的是她,與趙玉玄開開心心出去玩的也是她,害怕,不敢一個人睡,折騰他的,也是她。

  反過來,他是個混蛋。

  “是,臣是個混蛋。”蘇昀聲音淡淡道。

  商柔抬起胳膊:“我手疼,疼死了。”

  蘇昀握著商柔的手腕,微微用力,他有分寸,最多動不了無力罷了,怎么可能會疼...

  “疼...”商柔在蘇昀的身上狠狠咬了一口。

  蘇昀疼的皺眉,但沒有推開商柔。

  商柔松開后,伸出手擦了擦眼淚,然后重復著剛剛的動作,攥著蘇昀:“我就要這樣睡,就要!”

  蘇昀無奈閉上了眼睛。

  “公主它并不干凈。”蘇昀聲音淡淡道。

  商柔知道蘇昀是個愛干凈的,這話騙誰啊,她抬起手放在蘇昀的鼻子下:“你幫我聞聞。”

  鬧人都能鬧出花來...

  “我見書上說,還能吃吶,不過我不打算嘗試,味道定不會好。”商柔說著重新攥著。

  蘇昀:“...”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

  他有時間定要好好教她讀書,讀有用的書。

  “你別變啊,我不喜這樣的。”商柔不高興道,這樣一點都不可愛。

  她喜軟綿綿的。

  蘇昀被商柔折騰的沒辦法,只好找了個口渴的借口起身。

  商柔披著被子坐在床上等著蘇昀回來,折騰不死他,讓他不理人,讓他欺負她。

  她當然知道滋味不好受,因為她好像,也不太舒服的樣子,雖然不知道為什么。

  身心空落落的。

  蘇昀手撐著圓桌,喝了兩口涼茶,他本想等商柔睡了在上床,可她好像一點都不困。

  “蘇昀,我,葵,水,好,像,來,了。”商柔坐在床上,聲音很小,每個字都是擠出來的。

  怪不得她心情不好。

  蘇昀抬起頭借著月光看向商柔,聲音透著無奈:“我府中雖有女子,但我身邊不曾有,該如何。”

  商柔之前都是有宮人伺候的,而且她肚子會特別疼,會在床上躺三天,有太醫在宮中守著,所以該怎么辦...

  “我只知,我定是沒懷上你的大胖兒子。”商柔吐了吐舌頭,反正她不可能起身去置辦東西。

  一般來說,這種事情,女子是不會說出來的,但商柔才不管,她不舒服就是要說出來。

  蘇昀點燃燭火,從柜子里翻出自己干凈的褻衣。

  “不要這個,會痛,上面要絲綢的。”商柔臉貼在膝蓋上,看著拿著褻衣的蘇昀道。

  這么近的距離,她還是能看見一點的。

  蘇昀轉過頭看著商柔:“絲綢,公主確定?”他雖不知該如何,但他知絲綢不吸水。

  “你又不是不知道,問我做什么。”商柔臉頰升起紅暈。

  蘇昀遲疑了片刻,他將商柔用的帕子拿在手中:“公主,條件有限,這幾日,你躺在床上休息即可。”說著他將自己的衣服疊了幾層放在了床上。

  商柔疑惑的看著蘇昀:“你的意思是,就躺在這上面,由著葵水...?”

  蘇昀薄唇輕抿,他實在不知該如何,此時為難的不行。

  “你有多少衣服啊,這樣肯定是不行的。”商柔欲哭無淚,她堂堂一個公主,現在竟然要為這種事情犯愁。

  在宮里,百人伺候她一個,還擔心伺候不好,現在可好...

  “委屈公主了。”蘇昀說著將帕子放在了褻衣上。

  商柔無語,但條件有限,她只能躺在上面,對付一晚。

  蘇昀掀開被子上了床。

  “哎呀,你怎么還上床啊,味道好聞怎的,不知避開嗎。”商柔說著推了推蘇昀。

  這老家伙,只長年齡,對這些半點不知。

  蘇昀的大手落在了商柔的腹部:“可好受些。”

  商柔體諒,蘇昀的手很暖和,放在肚子上很舒服,她瞇著眼睛,如同享受中的貓兒一般,她乖乖的“嗯”了一聲。

  “明日我去街上買布。”蘇昀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讓楊子墨留下來保護你。”

  “我才不要,趙玉玄留下,楊子墨走,我看到他就想起,他在大堂上,讓我跪著。”商柔輕哼一聲。

  蘇昀沒有吭聲。

  商柔小聲道:“那你在近些,我捂捂手可好?”

  “公主,就別折騰臣了,好嗎?”蘇昀聲音里帶著懇求的意味,她現在身體不舒服,他更是。

  商柔想了想道:“那好吧,先欠著。”說著,她閉上了眼睛,好困,好累,全身都不舒服。

  翌日一早。

  蘇昀睜開眼睛,看到商柔側身躺在他身邊,眼角掛著淚痕,手緊緊抓著他的衣服。

  “你可算醒了,我好疼。”商柔的聲音很虛弱,她疼的直流眼淚,但是他睡得好香。

  蘇昀快速起身,拿起床上的外衫披上便走了出去。

  趙玉玄和楊子墨還在睡,蘇昀不放心把小公主一個人放在客棧,太危險了。

  他敲響了趙玉玄的房門。

  趙玉玄猛得從床上坐了起來,他跟楊子墨換班保護公主,他這么睡著了,還睡的這么死。

  結果他剛要下床,一腳踩在了楊子墨的臉上:“你怎么在這,小公主呢!”

  “師長在外護著,不用我。”楊子墨說著嫌棄的用被子擦了擦臉:“眼睛若是無用,不要也罷。”

  趙玉玄急匆匆的穿衣服打開了房門。

  蘇昀整理好了衣衫沉聲道:“你去請大夫,小公主身體不舒服。”說著他看向楊子墨:“你去裁縫店,買一些棉布還有絲綢回來。”

  楊子墨挑眉,小公主不舒服,棉布,但是,絲綢是用來干什么的...

  商柔疼的想哭,眼眶發紅,肚子里面跟刀割一般,一陣一陣的,疼的她直出汗。

  下輩子定要做男子,長個暖手的物件,這樣就不用遭罪了。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這次比之前的都要疼,不然她也不會嬌氣成這樣。

  蘇昀回到房間后,看到小公主趴在床上“嗚嗚”的哭著,他眼神變了變,這可如何是好...

  面對千軍萬馬面不改色的人,此時一臉的無措,手放在哪都感覺不合適,怎么做都感覺不對。

  接下來,是三個男人,一臉的無措...

  當朝首輔,大理寺少卿,少年得志的將軍,此刻都束手無策。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