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公主,不可以 > 第二十七章 蘇昀:“你喜歡趙玉玄嗎?”
  商柔虛弱的躺在床上,原本戴著的人皮面具被拿了下來,她額頭上沁了一層冷汗,紅潤精致的小臉,變得有些蒼白。

  大夫把了脈后問了兩個問題,第一個很好回答,問商柔有沒有吃過生冷的食物。

  趙玉玄低著頭:“喝了一碗涼的梅子湯。”早知道她會這么疼,他說什么都不會讓她喝。

  可現在后悔已經晚了。

  蘇昀沉著臉站在床邊,剛到安西鎮的時候,她就嚷嚷著要喝,但是被他拒絕了。

  她體寒,吃的東西,自然要格外注意。

  “以后少給她吃涼的,即便是夏日,也不可多食。”大夫說完站起身,看向面前豐神俊朗的三名男子,繼續道:“不知,這位小姐可否婚嫁。”

  趙玉玄看著商柔疼的都出汗了,大夫還在這閑聊,問這些有的沒的,他忍著氣道:“這跟婚不婚假有什么關系。”

  一旁的楊子墨拍了拍趙玉玄的肩膀,這小子未免太純了些,就這樣還想跟老狐貍搶人...

  “嫁人與不嫁人,開的藥方會有所不同,若是急著孕子,那開的藥方就更要慎之又慎。”楊子墨解釋完看向大夫:“不知,我說的對不對。”

  大夫“嗯”了一聲點了點頭。

  商柔躺在床上,這問題,如何答,若說沒有嫁人,那必定是清白之身,開的藥自然不對癥。

  “在不傷害身體的情況下,需要快速見效的藥方,勞煩大夫了。”蘇昀說著行了拱手禮。

  大夫聽言,點了點頭,開了一劑藥方后,交給了趙玉玄:“去藥鋪抓藥吧。”

  “師長,把床幔拉下來吧。”商柔聲音虛弱,手緊緊攥著剩下的床單。

  蘇昀拉下床幔后,擔心的看著商柔。

  商柔轉過身,跪在床上,屁股噘著,額頭抵著枕頭。

  剛剛都看著,她不能不顧公主的形象。

  蘇昀坐在床邊,伸出手將商柔抱在懷中,大手落在她的腹部,聲音壓得很低:“這樣,可舒服些。”

  商柔仰起頭,眼尾泛紅,她沒力氣鬧了,于是點了點頭,聲音也輕了許多:“可是這樣會臟了你的衣服,會...”

  “弄臟,洗干凈便是。”蘇昀打斷了商柔接下來要說的話。

  這便是他為何要讓女子讀書的理由。

  有些人認為葵水是污穢所集,,不詳,有些老人會叮囑出嫁女子,來葵水的時候,不能弄臟夫君的衣服,不然會帶來不幸。

  他曾經在某本書上見過,覺得荒謬至極。

  “你說,會不會是行了夫妻之實,就會更疼啊。”商柔說著閉上了眼睛,更后悔了...

  楊子墨剛要走聽到這么一句后,加快了腳步,最近這耳朵不知道怎么了,幻聽。

  蘇昀沒有回答商柔的話,若真是如此,那日后更要注意些。

  客房內安靜了下來,蘇昀為商柔暖著肚子,主要也是為了將她的注意力往別處引,不然她一心想著疼,只會加重痛感

  “昨日,你回到客房后,可有見過旁的什么。”蘇昀淡淡開口道。

  商柔疼的鬧心死了,但這關乎于案情的進展,她又不得不說,心里罵蘇昀,老家伙,就知道辦案,看不到她難受,不舒服。

  “屋子里雖然點著燭,但我看不清楚,都是霧蒙蒙的,我也沒注意床后有什么,走過去,坐到床上不久,就吹滅了燭火,所以什么都沒看見。”商柔說完后,咬著嘴唇。

  蘇昀打算等商柔喝了藥睡下后去隔壁查看。

  按理說,楊子墨和趙玉玄一直住在客房,商柔賭氣才會住過去,店小二的尸體,仿佛憑空出現的。

  他和商柔離開客棧時,楊子墨和趙玉玄正好從外面回來,客棧里一直是有人的。

  如果多出個人,把店小二的尸體放過去,他們兩個定會發現。

  更何況,商柔要住過去,楊子墨還回房間整理了一番,那時候,尸體還沒有出現。

  “我們打探情況的那個小乞丐,不見了,你說,這其中會不會與案情有關聯啊。”商柔說著,找了個更加舒服的姿勢,靠在蘇昀身上。

  蘇昀搖了搖頭,這種可能性不大:“就算幕后之人,猜中我們會去找乞丐打聽,但又怎知,我們會向哪個乞丐打聽。”

  街上的乞丐多了,若都買通勢必會露出馬腳,這么蠢的法子,他定不會用。

  “那為什么要殺人滅口呢。”商柔一想到那個喊救命,喊疼的聲音,就頭皮發麻。

  蘇昀本來想解釋,但外面傳來了極快的腳步聲,想是趙玉玄回來了。

  “不許放開。”商柔聲音沉了下來,小臉繃著,她肚子好不容易舒服一會...

  趙玉玄端著煎好的藥,拉開了床幔,見蘇昀靠在床邊,商柔靠在他懷里,先是一愣。

  商柔別提多不滿了,老家伙在趙玉玄拉開床幔的瞬間,將手收了回去,她肚子現在涼颼颼的。

  “老狐貍,你讓開,我要喂小公主喝藥了。”趙玉玄說著走到商柔床邊,“心疼”兩個字就差刻在臉上了。

  蘇昀將商柔慢慢放下。

  趙玉玄走過去,想用同樣的姿勢抱商柔,卻被拒絕了:“你一身的藥味,難聞死了,轟臭。”

  “好,好,那這樣喝。”說著趙玉玄蹲下身體,手里端著藥碗,喂到商柔唇邊。

  商柔只是聞了一下就受不了了:“快拿走,快拿走,熏的我要吐了。”

  蘇昀接過藥碗:“不得胡鬧。”這會舒服些,就忘了剛剛有多疼了。

  “你別兇我啊。”商柔抬起水靈靈的眸子,嘴唇癟了癟:“你又不是聞不到。”

  趙玉玄忙跑回房間,小公主買了粽子糖和蜜餞,喝一口含一口糖,也許會好一些。

  但是等他回來時,商柔已經把藥喝的一滴不剩了。

  蘇昀坐在椅子上,濃重的藥味在口腔中蔓延,他端起涼茶喝了兩口,藥味才慢慢散去。

  商柔原本蒼白的小臉,此時升起了紅暈,老家伙竟然直接用嘴喂,她怕被人瞧見,只能大口大口的把藥喝進去。

  “小公主真棒,來,吃點蜜餞和粽子糖。”趙玉玄說著將蜜餞罐子遞給商柔。

  商柔躺在床上,張著嘴,她懶得自己動手。

  趙玉玄把粽子糖放到商柔唇邊:“這回可不敢讓你喝梅子湯了。”他心疼的不得了。

  商柔嫌煩,轉過身,抱著被子準備睡覺了,她昨天又是受驚嚇,又是肚子疼的,根本沒睡好。

  趙玉玄見狀,將被角掖了掖。

  蘇昀喝著茶,趙玉玄走過去,小聲道:“我去拿藥,小公主鬧人了吧,她從小就這樣,身邊有誰就鬧誰。”

  趙玉玄的舉動,蘇昀都看在眼里,但他怎能讓她嫁給他...

  “行了,別打擾公主休息,隨我去隔壁房間看看。”說著蘇昀站起身。

  趙玉玄有些不放心向床的方向看了兩眼:“查案我不行,你跟楊子墨去吧,我在這守著,萬一在憑空多出個尸體怎么辦。”

  還不等蘇昀開口,門就被楊子墨推開了。

  “快快快,搭把手,我自己不行。”楊子墨說著,拉著趙玉玄就往外走。

  公主身邊有老狐貍就夠了。

  蘇昀知道,商柔說的話被楊子墨聽見了,但是他不擔心,他會傳出去...

  商柔聽到趙玉玄走了,從床幔后伸出手,纖細的指尖微微動了動:“過來,給我揉肚子。”

  蘇昀走了過去,坐在床邊:“你喜歡趙玉玄嗎。”他聲音很淡,眸色很黯。

  “你再說什么,一個兒時玩伴,談什么喜歡不喜歡的,他照顧我,那是他的職責所在,你不也是嗎?”商柔說完打了個哈欠,這次她是真的困了。

  蘇昀抿著薄唇,她什么都不懂,越是這樣,就越是難辦。

  商柔已經斷了自己嫁人的后路,她就想著,能陪在太后身邊,每天吃好玩好,就夠了。

  隔壁的趙玉玄雙手環胸,看著地上的“尸體”說是尸體,其實就是一顆腦袋,連著一張皮。

  油漬被剮的一干二凈,就剩下薄薄的一層皮了,看著別提多瘆人了。

  楊子墨蹲在地上仔細看著,好厲害的手法,將人的骨頭剔除,又將皮下的肉全部去除,這皮薄的跟餃子皮似的。

  “這就只有身前的皮,那身后的去哪了,為什么不把頭骨一起取下去。”楊子墨摸著下巴,仔細看著。

  趙玉玄別提多惡心了,這會直反胃:“行了,你看完了沒有,看完了就處理掉,別嚇著小公主。”

  楊子墨轉過頭看著趙玉玄,小公主,小公主,那都是他人妻了,還惦記呢。

  就在這時,蘇昀站在房門口敲了兩聲,他要看著床上睡著的商柔,所以不能進去,也不能走遠。

  “你們查查,床的后面,是不是有機關或者暗室之類的,東西絕對不可能憑空出現。”

  蘇昀的聲音不大,卻給楊子墨提了個醒,他馬上起身,向床的方向走了過去。

  就在這時,不知道是楊子墨觸動了機關,還是怎么的,一張人皮,慢慢從商柔躺著的床上,升了起來,是一根風箏線。

  蘇昀快速進了屋子,速度極快的將商柔抱了起來,那張人皮仿佛有生命一般“唰”的一下消失不見了。

  商柔被驚醒,漂亮的眸子驚恐的看著蘇昀:“你,你干什么啊。”

  蘇昀看著干凈整潔的墻面,就算膽子再大,睡睡覺突然升起一張人皮,也會被嚇得不輕。

  若來回反復,可不就是“鬧鬼”嗎。

  “你就趁著我不舒服,可勁的折騰我,我好不容易睡著的,你要是看我煩,把我扔了算了。”商柔肚子疼,喝了藥,好不容易才睡著的,結果被蘇昀突然抱了起來。

  蘇昀低頭看著懷里發脾氣的小公主,他輕聲道:“繼續睡吧,我不會在吵你了。”

  商柔躺在床上,蘇昀脫了鞋躺在了里面,就算有東西,他也不怕,但不能嚇著小公主。

  商柔臉貼著枕頭,手垂在床下,突然被拽了一下,她不滿道:“你別拉我手啊,讓不讓我睡覺了。”

  蘇昀瞇縫著眼睛:“...”

  “好,我不亂動。”蘇昀說著將商柔抱在了懷里,這客房顯然有東西在搞鬼。

  但商柔現在困著,若是繼續折騰她...

  算了吧。

  哄孩子,他并不在行。

  蘇昀將商柔抱的嚴嚴實實的,等她睡醒了再查,也不遲。

  他相信,這個世界上,沒有鬼怪,不過是有了幻想,才自己嚇自己...

  楊子墨查了一遍,墻面,實心的,也沒什么機關,就是普通的墻。

  趙玉玄靠在門框上,看著楊子墨跟個猴子似的,上躥下跳,一會拍拍這,一會搬搬那...

  “你這大理寺少卿,行不行啊。”趙玉玄撇嘴,沒見誰查案,現原形的。

  楊子墨一撩頭發:“打仗我不如你,查案,你不如我,這是板上釘釘的事,廢什么話,快過來幫忙找找。”

  趙玉玄沒走兩步,那張頂著腦袋的人皮突然動了,然后“唰”的一下就鉆到床底,不見了。

  楊子墨聽到趙玉玄的喊聲,轉過頭,結果就看到他瞪大了眼睛,手指著床底,不會說話了。

  “你別一驚一乍的,怎么了。”楊子墨說著下了床,看了一眼:“啊,阿彌陀佛...”

  趙玉玄踹了他一腳:“你又不是和尚,念什么經啊。”

  綠油油的眼睛,還一眨一眨的,這會已經消失不見了。

  “你過去,看看,剛剛是什么東西。”楊子墨指了指對趙玉玄道。

  趙玉玄翻了個白眼:“你不是會念經嗎,你怎么不去。”說歸說,但他還是去了。

  什么都沒有,干干凈凈的。

  “你看見什么了。”楊子墨懷疑,這屋子里,還有其他致幻的香料。

  趙玉玄起身轉過頭看著楊子墨:“綠油油的眼睛啊,還能是什么。”

  楊子墨一臉無奈的表情,得了,不是幻覺。

  他絕對不可能跟趙玉玄產生一樣的環境。

  “有意思了。”楊子墨說著,嘴角上揚,裝神弄鬼這一套,他見多了,玩的這么神的還第一次。

  他們受得了,但是商柔受不了啊,她膽子小,要是真看見什么,非把魂嚇沒不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