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公主,不可以 > 第三十一章 好了,別鬧了。
  趙玉玄抻著脖子走了過去,對著紙人的腦袋就一巴掌,頭直接就飛了出去,楊子墨雙手合十,雖然他也不信鬼神,但也不至于,如此粗魯。

  “什么東西,嚇老子一跳。”趙玉玄說著打著哈欠向樓上走去:“半夜該睡覺不睡覺,折騰什么玩意。”

  楊子墨勾著趙玉玄的腰帶往樓上走,到門口的時候,他還故意跺了兩下腳。

  他生怕老狐貍跟小公主干點什么,被趙玉玄撞個正著,畢竟,這傻小子還什么都不知道呢。

  他多慮了,蘇昀此時已經貼著墻,摟著小公主進入夢鄉了,商柔目前,心情還算不錯,不然這會巴掌早落在身邊人的臉上了。

  趙玉玄回到客房后,掀開被子躺了進去:“你進我被窩干什么啊...挺大個人了,也不知羞臊。”

  楊子墨正關門呢,聽到趙玉玄這么一說,汗毛都炸起來了,他木訥第轉過頭,看到趙玉玄正踹紙人呢。

  那紙人扎的,臉色煞白,臉蛋上還貼著紅色的腮紅紙,眼睛瞪得大大的,身上穿著紅色的衣服,看起來還是個吉服。

  趙玉玄得不到回應后,低下頭看了一眼,他眉頭向上,眼睛貼近看了看:“老狐貍你快醒醒,楊子墨變紙人了!”

  楊子墨對著趙玉玄的屁股就是一腳:“那有沒有可能,就是個紙人。”不帶這么詛咒人的。

  蘇昀聽到聲音后,坐了起來,身上的褻衣亂七八糟的,頭發跟褻衣有的一拼,他掀開床幔下了床,蹲在趙玉玄面前看了看。

  “怎么會變成紙人呢...”蘇昀手放在下巴上,溫柔的眸子泛著淡淡的憂傷。

  楊子墨握著拳頭,咬牙切齒道:“我在這呢。”他是喝酒把自己喝傻了嗎!

  蘇昀仰起頭看著楊子墨,頭微微歪著,頭發搭在肩膀上,表情充滿了不解。

  商柔坐起身,手撐著床面,美目充斥著無奈,她聲音不是很大:“蘇昀,回來。”

  蘇昀站起身,走了回去,拉開床幔,爬上了床。

  趙玉玄看向楊子墨,指了指蘇昀:“老狐貍不會是,喝多了吧?”他剛剛那個表情,好像,不怎么聰明啊。

  “噓--”

  楊子墨眼神看向別處,做出一副高深莫測的表情。

  趙玉玄點了點頭,蘇昀這么做,是為了降低某些人的防備,一定是這樣。

  畢竟老狐貍最會陰人了。

  蘇昀摟著商柔,臉埋在她的胸口,手搭在她的腰間,顯然已經睡著了...

  陰不陰人,商柔不知道,但他摟的實在是太緊了,她有些透不過氣來,希望老家伙明天醒了,別翻臉不認人。

  翌日一早,蘇昀換了身衣服,手里拿著昨天晚上出現的紙人,正面不改色的端詳著。

  手邊放著一杯參茶,他表情已經恢復如初,對昨天晚上的事情,閉口不談。

  商柔換了身衣服,身上帶了兩個香包,花香掩蓋了身上的血氣,她頭發用兩根發簪固定著,精致的小臉還有些發白,但不用仔細看,也知道,她心情并不是很好。

  蘇昀抬起頭看向商柔:“早膳公主想吃什么。”

  商柔走到蘇昀身邊坐下,她晚上的時候,眼神不好,白天看這紙人還別說...

  她吐出舌頭,將紙人拿到臉龐比量了一下。

  趙玉玄立刻不干了,他把紙人拿到一旁仍掉:“公主,這東西不吉利,不能往臉上比劃。”

  商柔手撐著臉,目光看向蘇昀,她就是想看看,這個男人,是怎么在酒醒后,翻臉不認人的。

  蘇昀端起茶杯抿了口參茶。

  “老狐貍,這都幾天了,你查出什么來了...”趙玉玄有些著急了,總這么耗著,也不是辦法。

  楊子墨看了一眼房梁。

  蘇昀點了點頭:“差不多了。”說著他拿起茶壺重新倒了杯茶。

  店小二和掌柜的,從來沒說過,這里只住了他們幾個,是他們先入為主,自認為,這家客棧,就只有他們幾個。

  商柔在聽到那聲姐姐之前,他沒有在客房內,她又看不見,屋子里藏了個人,很正常。

  蘇昀起身,走到床邊:“來,把床,移開。”

  商柔走過去準備幫忙,卻被蘇昀攔住了,萬一有暗器,傷著她怎么辦。

  趙玉玄和楊子墨站在左面,蘇昀站在右面,三個人一同用力。

  床底下有什么,一目了然了,蘇昀走過去,拔出趙玉玄的佩劍,在地上敲了幾下。

  這地方,一定有機關,不然人就算站在下面,也不可能把那么大的東西,拉回去,升上來。

  “我敲過了,實心的。”楊子墨搖了搖頭。

  商柔繞開蘇昀走了過去,她敲了敲鉆,然后笑著看著楊子墨:“揚大人,這里是二樓,你不覺得,實心的,才更奇怪嗎。”說著她指了指:“就這里。”

  在宮里的時候,宮人們喜歡把偷盜的財務藏起來,等能出宮了,就帶出去賤賣。

  她也是無意間發現的。

  蘇昀將商柔說的那塊磚,翹了起來,里面裝的很多土,還有一個木匣子。

  “趙玉玄,你去二樓,照著這個位置,用劍敲一下。”蘇昀說著將佩劍還給趙玉玄。

  趙玉玄自保的能力還是有的,至少現在,他比楊子墨看起來要靠譜一些。

  蘇昀站起身,拉著商柔往后退了兩步。

  趙玉玄到樓下后,腳尖點地,身體騰空而起,劍鞘對著差不多的位置,用力敲了下去。

  樓內發出“咚咚”瘆人的聲音,木匣子仿佛有東西似的,突然彈了起來。

  店小二人頭帶著人皮,從盒子里升了起來,上面還沾染著泥土。

  商柔的演講被蘇昀緊緊捂住,她什么也看不見,但越是這樣,她也就越是好奇。

  “乖,不看。”蘇昀怕嚇著她,輕聲安慰道。

  商柔只好放棄,誰讓她沒他力氣大呢,不然昨天,她也不會由著他可勁的占便宜。

  “可是這東西,怎么收回去啊。”楊子墨走進觀察了一下。

  就在這時,東西瞬間收了回去,發出“啪”的一聲,木匣不僅僅自動扣回去了,連土都順著縫隙重新流了回去。

  趙玉玄回來時,跟蘇昀比劃了一下:“下面有一根很細的線,很有彈力,用力一拽,好像還有什么東西似的。”

  楊子墨算明白了...

  傀儡操控師。

  民間唱戲用的把戲,但都是比較小,好控制的,直接弄這么大,一個人肯定是不行了。

  蘇昀攬著商柔的肩膀,他們這么折騰,人都沒出來,那就說明,他們白天是藏起來的,目前還不知道,他們已經猜偷他們的把戲了。

  商柔仰著頭,瞇縫著眼睛看著蘇昀,手在他的大腿根,狠狠用力掐著。

  蘇昀低頭,嗓音溫潤:“好了,不鬧了。”

  商柔:“...”怎么好意思說的,還讓她別鬧了,誰鬧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