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公主,不可以 > 第三十八章 你一點都不心疼嗎?
  商柔被顛的飯都吃不進去,她問蘇昀為什么這么著急趕路,他卻閉口不答,氣得她恨不得掐他一頓解氣。

  蘇昀趕著馬車單手抱著懷里的小公主,她說外面的風景好看,可他抄的小路,除了野草就只有荒山了,不知,哪里入了她的眼。

  商柔身上披著紅色的斗篷,身后就是蘇昀炙熱的胸口,雖然天涼了,但她絲毫不覺得冷。

  商柔晃著腿,看著藍天白云,如果能一輩子這樣,其實也不賴,她沒什么舍不得的,尤其是這公主的身份,她早就厭倦了。

  每日看著嬪妃們爭寵,爾虞我詐,她感覺自己都不太正常了。

  “師長,我問你一個問題,如果殺一個好人可以救一百個人,這人你是殺還是不殺。”商柔靠著蘇昀,仰起頭看著他。

  蘇昀沒有遲疑:“看那一人如何選擇,他若不想,沒人能替他選擇,哪怕是要犧牲一百條性命,我不是劊子手,他有活下去的權利,至于那一百人,只能接受自己的命運。”

  “可如果有一天,殺了我,可以救一個國,你殺還是不殺。”商柔的唇貼在蘇昀的下巴上,輕輕蹭了兩下。

  蘇昀手臂用力,頭微微向左邊偏了過去:“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所以不存在選擇。”說著他拽了一下韁繩,讓馬兒跑的慢一些。

  商柔閉上了眼睛:“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會選擇去見父皇,我不是不想活,而是背負一個國的血海,我承擔不起。”

  有的時候,她能不能活,根本不取決于她自己。

  誰讓她是商國的公主。

  蘇昀不知道商柔為什么會聊這么不吉利的話題,他指向前方不遠處:“公主,猜猜,那座山叫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又沒出來過,不過,它現在叫禿頭山了,我賜的名。”商柔說著抬起手,挽住了蘇昀的脖頸,讓他貼近自己:“我也給你賜一個怎么樣?”

  蘇昀低著頭,下巴抵在商柔的身上,他低聲道:“等公主多讀些書,再說也不遲。”

  商柔覺得無趣,禿頭山怎么了,難道不好聽嗎?

  “本來想給你起個不出錯的名字,比如,夫君,孩他爹之類的...”商柔忍著笑意,小聲嘟囔道。

  蘇昀知道商柔是在逗他,但還是不自覺的有了變化。

  商柔的手落在了蘇昀的手背上:“怎么這么涼,我幫你捂捂怎么樣?”

  “不可胡鬧。”蘇昀說著將商柔的手拿了回去,用斗篷蓋住。

  她最是怕冷,若是染了風寒,又要鬧人。

  趙玉玄和楊子墨躺在車內酣睡,他們趕了一天一夜的馬車,連干糧都顧不上吃就睡了。

  可天公不作美,到了下午開始下雨,蘇昀只好將商柔勸回去,讓她乖乖坐在馬車內躲雨。

  商柔越來越好奇了,蘇昀為什么這么急著趕去蘇州,如果著急,那他當初為什么拖延時間。

  趙玉玄靠著馬車,一雙長腿向前伸著,因為剛睡醒,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商柔躺在馬車上,用腳踹了踹趙玉玄:“顯你腿長,收回去,擋著我了。”

  趙玉玄將腿收了回去,然后彎下腰為商柔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被子:“怎么了,誰惹小公主不開心了。”

  楊子墨掀開馬車的簾子向外看去,雨越下越大了,還伴隨著轟鳴的雷聲,這樣的天氣,應該停下來,找個地方歇腳,但蘇昀顯然沒這個意思。

  一輛馬車,在暴雨中疾馳...

  到了晚上,商柔看不見了,只能聽到馬車和外面的陣陣響雷,她有些不安的掀起馬車的簾子:“師長,我...”

  蘇昀轉過頭,他全身都被雨水浸濕了,聲音也比平時冷上許多:“回去。”說著他用力拽下簾子,免得她受涼。

  商柔抱著雙腿坐在馬車上,她就是想讓他進來陪陪她,至于這么兇嗎...

  趙玉玄看商柔的表情,在心底嘆了口氣,他掀開簾子把蘇昀換了進來,她需要的是他,那就成全她。

  她高興,他就跟著開心。

  蘇昀全身上下都濕透了,他拿起一旁干凈的衣服準備換上。

  商柔瞪大了眼睛,看著蘇昀:“沒關系,換吧,我看不見的。”

  蘇昀:“...”

  楊子墨縮在角落,他不得不承認,他現在有點多余,但是外面下著雨,他又不能出去。

  下次路過城鎮,他一定要買一匹好馬。

  蘇昀轉過身去,先將褻衣脫了下去。

  商柔舔著嘴唇,他難道不知,朦朦朧朧加上自己猜想,比真真實實看見,更加有誘惑力嗎。

  楊子墨拿出帕子遞給商柔:“公主,要不先擦擦口水吧。”

  商柔剜了楊子墨一眼,差點忘了還有個人在車上,幸好他開口了,不然她手都伸出去了。

  蘇昀站起身,捂住了商柔的眼,然后拿過一旁的褲子換上。

  商柔心想,又不是沒見過,至于嗎...

  楊子墨下巴抵在馬車窗沿上,趙玉玄這個傻小子,明知道他們兩個膩在一起對他不利,可他還是選擇了成全。

  反正他是做不到。

  蘇昀整理好衣服后,拿過被子蓋在了身上,商柔往他身邊蹭了蹭。

  “給我捂捂手,我好冷。”商柔說完把手伸了過去。

  “你干什么啊。”商柔把手收了回去:“不知羞。”

  蘇昀以為...

  楊子墨回頭看了一眼,捂手還能捂出不知羞來,不虧是蘇昀,蘇大人。

  趙玉玄趕著馬車,雨水打在臉上,身涼心就不涼了。

  可最后,商柔還是受了涼,發起了高燒,趙玉玄心疼的不行,想去找藥鋪抓藥,可是周圍全是荒山,連個村莊都沒有。

  商柔眼角帶著淚痕,她咳個不停嗓子疼的厲害,只能靠喝水緩解不適。

  一向最疼商柔的蘇昀,說什么都不肯停下來。

  趙玉玄差點沒跟他打起來。

  楊子墨也有些想不通,一開始他以為蘇昀是惦記蘇州百姓,但現在看來,顯然不是那么回事。

  蘇昀時不時會停下來,觀天象,也許是跟這個有關,但是具體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