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公主,不可以 > 第四十一章 你確定要把商柔搶走?
  商柔抱著枕頭愣愣地坐在床邊,蘇昀沉著臉,關上了客房的門,趙玉玄連衣服都沒來得及穿好,就被丟在了外面。

  “蘇大人,你這是...”商柔表情有些一言難盡,她好不容易找到聲音開了口。

  蘇昀背對著商柔坐在椅子上,茶是他讓店小二新換的,不過茶葉卻是下等的。

  商柔見蘇昀沒有要開口的意思,索性扔下枕頭站起身走了過去,她將纖細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蘇昀抬起手,將茶遞到商柔面前,她的嗓子怕是還沒有完全恢復:“公主不必問,臣不會答。”

  商柔喝了口茶,她確實嗓子不太舒服。

  既然他不說,那便不問。

  店小二送來熱水時,商柔推開門走了出去,不知道為何,她總覺得心里不舒坦。

  即便他現在回來了,她還是覺得,她跟他所辦的事情相比,不值一提。

  蘇昀靠在木桶上,清水已經變成了渾濁的紅色,脫衣服的地方,還帶著細沙。

  商柔坐在樓下,客棧的生意很好,住客絡繹不絕,她手里拿著糕點若有所思的向外看去。

  楊子墨和趙玉玄穿著常服沉著臉站在一旁。

  小公主長得太好看了,即便是女子進門前都會下意識的看上幾眼。

  這是蘇州,幾乎沒人見過商柔,所以她也不用帶著丑陋的面具,但這樣一來,就很容易吸引一些“登徒子”。

  就在商柔想事情出神時,一個高大的身影擋住了她的視線,她抬眸看過去,精致的臉上露出一絲不悅的神情。

  這人又高又壯,站在她面前擋住了所有光和視線。

  “這位小姐,我們家公子請您去樓上。”說著他眼神不善的看向趙玉玄和楊子墨二人。

  商柔手里還拿著糕點,她覺得很有意思,大白天的,竟然直接請她去樓上,怎么不直接強搶民女啊。

  “好啊...”商柔答應了。

  他們敢這么做,就說明在蘇州的勢力不小,他們來的目的不就是看蘇州的水有多深嗎。

  送上門來的機會,怎么能不要。

  商柔身后的兩人無聲嘆了口氣,也不知道哪家的倒霉蛋,這么不走運。

  壯漢帶著商柔向樓上走去。

  商柔不緊不慢的在后面跟著。

  雅間的門打開了,楊子墨和趙玉玄被攔在了門外,商柔沒有絲毫猶豫就走了進去。

  一個名中年男人坐在圓桌前,商柔有些后悔了,還以為是哪家的公子哥,現在看來,這是公子哥他爹。

  “小姐就不怕,李某是個壞人嗎。”中年男子開口道,聲音比蘇昀的還要沉。

  商柔拉開椅子坐下,緩緩道:“就算是壞人又能怎樣,我有的選嗎。”說著她拿起筷子,準備吃飯。

  總不能白來,她還餓著呢。

  中年男子顯然沒想到,商柔是這樣的反應,他笑著倒了杯茶,他有一筆生意要做,但對方是個好色之人,他選了幾個,都沒能入他的眼,這生意也就一直談不成。

  商柔邊吃飯邊聽中年男子說話,她大概是了解一下。

  “對不起,我是清白人家的女子,可能沒辦法幫李老爺的忙。”商柔說著擦了擦嘴角,這客棧的菜,還別說,挺好吃的,回頭也讓趙玉玄他們嘗嘗。

  “這位小姐,我請你來,不是想詢問你的意見,而是告訴你,我接下來要怎么做。”中年男子說著站起身,擺了擺手。

  商柔覺得有意思,這話她好像經常說,第一次聽見別人對她說。

  “玉玄,把這個人綁了,扒干凈掛在客棧二樓的墻柱上。”說著她站起身,畢竟人家請她吃了一頓飯,總得留條命不是。

  想想都覺得有意思,她坐在樓下吃個飯,就被人直接請上了二樓,然后告訴她,要她去色誘一個人,回頭給她錢。

  這是正常人能趕出來的事嗎,這也就遇到她了,若是換成其他女子,還有的選嗎...

  趙玉玄一腳踹開門,楊子墨手持佩劍。

  兩個人沒用多少功夫就把中年男子綁了起來。

  “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小姐不同意就算了,就算了。”中年男子沒了剛剛的威視,開始說好話了。

  商柔伸了個懶腰,這太陽讓她曬的,更郁悶了。

  蘇昀下樓尋人,聽到周圍議論紛紛,他走上前看了一眼,眉頭緊蹙。

  商柔還在一旁指揮呢:“對,對,就綁在哪,讓大家都看看,光天化日,強搶民女的下場。”

  掌柜的嚇得臉都白了,站在一旁雙手合十:“小姐,姑奶奶,您高抬貴手,小店惹不起這樣的貴客啊。”

  蘇昀走上前:“胡鬧什么。”

  商柔可不喜歡蘇昀這樣的態度了,她“胡鬧”什么了,她差點就被人搶走了,他不問問就訓斥她。

  “我樂意。”商柔沒給蘇昀好臉色。

  蘇昀站在商柔身后,薄唇微啟聲音盡量壓低:“你綁的,是蘇州首富,今后麻煩會無窮無盡,不利于我們繼續探查。”

  商柔轉過頭看著蘇昀,怪不得,他一副財大氣粗的模樣,原來是首富啊。

  敲他一筆。

  有錢不賺,王八蛋。

  蘇昀看到商柔走上前去,貼著中年男人說了幾句,然后兩個人好像達成了一致。

  商柔還為中年男人松了綁:“誤會,誤會一場,你的提議我答應了,是小女有眼不識泰山。”

  中年男子臉沉到了底,看著商柔那張漂亮的臉蛋,他咬了咬牙:“小姐為何會突然答應。”

  商柔指著蘇昀:“我舅舅說,你很有錢,我正好缺錢,你剛剛開的價錢太低了,現在你翻了倍,我自然就同意了。”

  中年男子又不是傻子,這其中定有蹊蹺,這女子性子和膽識非常人所有,加上她身后跟著兩名護衛顯然不是一般人。

  “罷了,合作就免了。”中年男子說完還看了蘇昀一眼,這人,他總覺得面熟,但是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商柔聳了聳肩膀,說綁就綁,說放就給放了,他要是不起疑,那就是腦子有病。

  就是讓他起疑,接下來的事情才好辦。

  蘇昀沉著臉,到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那句“舅舅”...

  “等等,你銀子還沒給我呢。”商柔見中年男人要走,趕忙跑上前,伸出了手:“銀票也行。”

  說好的敲他一比,銀子不給就想走,那有這么好的事啊。

  中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氣,這樣的女子也屬實少見,但看她一副精明的樣子,不像是個精神有問題的。

  商柔拿了銀票走到蘇昀面前:“他回頭就會調查我們,我們的身份怕是隱藏不住了。”

  蘇昀低頭看著數銀票的商柔。

  “我們來蘇州查案,得用銀子吧,得有可靠消息吧,他查到我們身份后,定會再次上門,到時候我就下旨,若不幫我們,若敢透露出去,我滅他九族。”

  商柔說完把銀票收了起來,這太陽可不白曬,這一番折騰,也不白折騰,至少今后不缺銀子了。

  蘇昀沉默不語,真不知道,是好是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