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官場宦海鴻途秦烽李浮萍趙蒹葭 > 第156章 下輩子見吧,秦烽

站住,別跑!!”

陳亮吃奶的勁都使出來了,大冷天跑出一身熱汗,結果卻被外賣小哥甩的越來越遠。

都說外賣員里臥虎藏龍,陳亮今天真是徹底信了。

其他警察距離兩人更遠,見狀只能分頭包抄堵截。

眼看外賣小哥就要成功甩掉眾人,一位路過的遛彎老大爺突然橫伸一腳,將那道閃電般的黃色身影絆飛了出去。

“謝啦大爺!”陳亮振奮異常,酸痛的雙腿都變得輕快了。

“嘿,就這小樣的,咱爺們年輕時放他先跑一里地。”老大爺一臉自得,然后好奇道:“這小子犯啥事了,你們這么多警察追他一個。”

“他啊,偷人外賣。”陳亮隨便編了個罪名。

“狗草的,丫就該槍斃,干這狗屁倒灶的事......”老大爺當場化身外賣判官,一頓京罵輸出,看樣子應該是被人偷過外賣的。

摔了個狗吃屎的外賣小哥剛掙扎著爬起來,陳亮一個餓虎撲食又給他撞倒在地。

下一秒,陳亮翻身躍起,用膝蓋頂住外賣小哥的后背,抓住他的雙手往身后一拷,一氣呵成!

“我沒偷外賣啊......”外賣小哥大叫著。

陳亮站起身踢了他一腳:“別特么嚎了,你自己怎么回事不知道啊。”

外賣小哥還冤枉上了:“我咋啦?”

陳亮氣不打一處來:“沒咋警察追你你跑什么?我問你,胡靜怡人呢?”

外賣小哥懵了:“誰是胡靜怡?我們隊里沒這個人啊,我跑是因為剛才有人在廁所里給了我一千塊錢,說大廈門口在錄啥真人秀,讓我別送外賣了,出了大門就悶頭往南走,有人追就跑,沒被追上還有額外的獎金。”

“什么?!”陳亮瞬間驚出一身冷汗,一把將外賣小哥拽起來:“你把話說清楚,誰給你的錢?在哪給的?那人長什么樣?說話什么口音?”

外賣小哥被他那張充滿戾氣的臉嚇得嘴皮子直打架:“就,就我在二十樓送完外賣,那人直接把我拉廁所里去了,他戴個黑口罩,說話倒聽不出什么口音......”

就在這時,追擊的大部隊終于從四面八方匯聚了過來。

陳亮轉頭一瞥,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你倆怎么也來了,秦哥呢?”

兩名國安警察面面相覷,一頭霧水。

“壞了!”陳亮使勁一拍大腿,趕緊全力往回跑去。

另一邊,秦烽漸漸從電擊的昏迷中蘇醒過來,只感覺一陣陣天旋地轉,雙手和雙腳還都被綁住了,根本動彈不得。

恍惚中,外面突然變黑了,秦烽隱約察覺到車子在連續下坡,因此他猜測是正在進入某個地下停車場。

過了一會,車子完全停了下來,秦烽趕緊閉眼繼續裝昏迷。

很快,車門被拉開,一道黑色的人影干凈利索的將秦烽扛在肩上,走了幾分鐘的路,然后把秦烽像丟垃圾一樣扔進了另一輛轎車的后備箱。

秦烽真后悔剛才沒趁機給那人后腦勺來一下子,但主要也是因為他渾身一點勁都沒有,頭還暈的厲害。

車子很快啟動,秦烽在狹窄的后備箱里憋屈至極,卻一點掙扎的余地都沒有,只能在心里罵一罵陳亮那幫草包發泄了。

但其實這事主要還是怪他自己,要沒有他那一嗓子,壞人也得不了手,只能說秦烽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了,要是還有下次……

呸呸呸,沒有下次了!

不對,得有下次啊!

不知過了多久,車子開始劇烈顛簸起來,左右急轉彎的頻率也變高了,秦烽跟著左搖右晃,撞的七葷八素,再次昏死了過去。

等秦烽再次蘇醒過來,發現自己已經被五花大綁在了一把鐵制的椅子上,房間大概十幾平米見方,除了白色墻壁什么都沒有,四周的窗戶也都被木板和鐵欄桿封死了,唯一的光源就是天花板上的一盞白熾燈。

這他媽的也太瘆人了,被吳強用槍頂頭都面不改色的秦烽第一次有了心慌意亂的感覺,主要是他完全不知道即將面對的是什么。

正胡思亂想著,房間門開了,一個有些駝背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他上身穿著毛衣和棉馬甲,很土氣的樣子,頭發亂蓬蓬的,鬢角微白,那張滿是皺紋的臉龐很普通,普通到像是每個苦逼失意的中年人,混在人堆里絕對找不出來的那種。

秦烽心里咯噔一下,壞了,這人沒擋臉,看來是沒打算留活口啊。

男人蹲在秦烽身前兩米左右的位置,點了根香煙,邊抽邊看著秦烽,也不說話,就那么靜靜的打量著。

“你看我干嘛?”秦烽本想有氣勢一點,結果一張嘴嗓子啞的跟唐老鴨似的。

男人還是沒說話,甚至都沒動,像尊雕塑似的。

秦烽可不是白吃虧的人,對方看自己,他也得看回去,而且必須看的比對方有氣勢。

男人抽完煙,直接用手指捻滅了煙頭,開口道:“我只是想看看傳說中的秦副科長有沒有三頭六臂,怎么就能一夜之間毀了我整整五年的辛苦籌劃。”

秦烽有點懵:“你認識我?”

男人所答非所問:“我叫李唐,寶島間諜,代號桃園。”

秦烽心里苦啊,這家伙怎么什么話都敢往外說,看來他是真想讓自己死啊。

李唐自顧自的說道:“胡靜怡是我培養了三年的王牌,這兩年沒少立功,眼看就要接近最核心的那個項目了,結果偏偏冒出來個你,看來我真是個運氣很差的人,原本胡靜怡那個蠢貨今天還要去公司跟你見面呢,呵呵,她天真的以為全世界的男人都只會用下半身思考。”

“如果她今天沒失聯,可能真不會發生后面的事。”秦烽一臉苦笑。

“可你已經懷疑她了不是嗎?”李唐冷笑道:“破獲了大案的一等功臣,白天進了平京市公安局,快天黑了才出來,晚上就通過一場巧妙的飯局認識了胡靜怡,偏偏還拿出一個誘人的項目作餌約她第二天見面,你如果想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巧合,那還不如直接跟我說地球是平的。”

秦烽一時啞然。

感情這胡靜怡是因為調查了自己的身份之后被驚走的呀,這事鬧得,明明全都是巧合,可組合起來似乎就成了一種必然……

果然是冥冥中自有天注定啊。

秦烽正感慨著,李唐突然起身走了過來,一只手還伸到了背后。

“哎哎哎!李唐,有話好好說,間諜也不一定是死罪,但你要殺死我可真就沒活路了,你也知道我是國家干部,還是一等功臣!”秦烽語速快的驚人。

李唐站在他面前,表情嘲弄,笑容不屑,直接從背后抽出一柄亮著寒光的殺豬刀。

啪嗒。

那殺豬刀抵在了秦烽的頸窩處,瞬間就在他脖頸上劃出了一道血痕,只要李唐再稍稍一用力,就能立馬割破秦烽的頸動脈。

秦烽出奇的沒說話,而是揚起頭對著李唐怒目而視,他的牙齒因極度的緊張而發出咯吱咯吱的咬合聲,但他始終沒有屈服。

“下輩子見吧,秦烽。”

李唐說完,直接用另一只手蒙住了秦烽的眼睛。

下一秒,秦烽只感覺脖頸一涼,心臟猛的一抽搐,身體隨即麻木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