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官運宏圖金亮雷佳楊心蕊 > 第235章 閻王點卯,無常催命

金亮是故意說給柳沁雅聽的,她不是心心念念要得到自己嗎,現在就氣她一氣。

等柳沁雅她們出去后,金亮解釋道:“說笑了,我這段時間工作太忙,哪有時間想女人。女人這東西坑人,不是自己的別去碰。”

幾個老板有點不好意思了,他們沒事,手里有錢,就喜歡招蜂引蝶。

金亮接著問道:“沒事你們請我吃飯干什么,我跟你們又不熟。”

幾個老板面面相覷,似乎有些尷尬。

葉文科是帶頭大哥,他得為弟兄們做榜樣。他清了清嗓子,開口道:“金主任,您可能對我們有些誤解。我們這次請您吃飯,其實就是想結交您這樣的忠義之士。”

金亮微微挑眉,看著葉文科,笑著說道:“我怎么就成忠義之士了。你們知道什么是忠義之士嗎?別給我亂扣帽子。”

葉文科繼續說道:“金主任是天生的商業奇才,企業的事情你知道得一清二楚。現在市場競爭激烈,我們幾家企業雖然規模不算最大,但在林瀾縣也算是有頭有臉,我們現在才感覺自己風雨飄搖,獨木難支。還請金主任給我們一條活路。”

我去,葉文科這話說得太大了,好像自己掌握著他們的生殺大權,他說道:“葉總,你什么意思?我和你們沒有半毛錢的關系,我怎么給你們活路,這話從哪兒說起。”

葉文科戰戰兢兢地站起來說道:“金主任,難道你就沒有聽見林瀾縣最近流傳的一句話嗎?”

金亮問道:“什么話?”

葉文科說道:“閻王點卯,無常催命。”

金亮笑出聲來,他說道:“這是民間傳說,你們到底想說什么?”

葉文科深吸了一口氣,似乎鼓足了勇氣,繼續說道:“金主任,您別笑了,我們說的都是真心話。自從您上任以來,林瀾縣的企業就像是換了一個天。您查辦了一連串的貪腐案件,清理了一大批害群之馬,我們由衷地佩服您。”

“外界傳言,你就是閻王,我們就是你要點的卯。省委省政府考核組就是催命判官。”

金亮忍不住哈哈大笑,他擺了擺手,說道:“別給我戴高帽,我受不起,你們到底想說什么?”

葉文科繼續說道:“金主任,現在整個林瀾縣都在傳,您有一雙火眼金睛,能夠看透企業的前世今生,找出那些隱藏在暗處的蛀蟲。我們幾家企業雖然還算干凈,但也難保沒有漏洞,只要是企業,多多少少都有問題。所以我們都想請您指點迷津,給我們一條活路。”

金亮聽了這話,心中不禁有些好笑。這些老板平時高高在上,現在卻如此低聲下氣地求自己,真是世事難料。他淡淡地說道:“指點迷津談不上,不過如果你們真的有什么困難,我可以幫你們看看。”

葉文科等人聽了這話,頓時面露喜色,紛紛表示感激。金亮看著他們的表情,心中卻有些苦澀。

他知道,這些老板之所以如此看重自己,并不是因為自己的能力有多強,而是因為他們害怕自己的權力。

在這個充滿利益和誘惑的世界里,想要保持一顆清醒的頭腦,真是太難了。

然而,金亮并沒有因此而放棄自己的原則。他知道,自己身為公職人員,必須時刻堅守正義和公平,不能被權力和利益所迷惑。

他決定,無論如何,都要堅守自己的初心,為林瀾縣的企業創造一個更加公平、透明的營商環境。

“各位老板,你們能看到自己有問題,知道怕,已經難能可貴了。葉總是否記得,就在這張桌子上,我曾經告誡陳雨慶,讓他好好看看石崇和沈萬三的發跡史以及下場。可惜了,陳雨慶不知天高地厚。說實話,省上準備滅了天雨集團,是我為他求情,得以保存下來。”

葉文科半信半疑,他問道:“金主任,陳雨慶對你大不敬,你為什么還要力保他?”

金亮解釋道:“我的底細你很清楚,我這叫惺惺相惜。陳雨慶耗盡畢生心血,把天雨集團做得那么大,很不容易,他有罪,但罪不至死。能幫我當然要幫他。”

金亮說著看看一旁在豎起耳朵聽他講述的老板,他繼續說道:“陳雨慶把常振武和林清河他們奉為上賓,把他辛辛苦苦賺來的錢都拿來供奉他們了,可你們是否知道,陳雨慶落難的時候,他們可否為陳雨慶說過情?幫過他?他們早就想和陳雨慶劃清界限。反而是我這個被陳雨慶百般羞辱的人出手救他一條命。”

葉文科感慨道:“金主任真君子也!”

金亮笑著說道:“別那么文縐縐的。”

柳熙華說道:“這么說,金主任沒想針對我們?”

“我有那么壞嗎?”金亮接著問道:“是不是覺得今晚你們請客是多余的了。”

“不不不......”

柳熙華說道:“能交上金主任這樣真君子,真是不枉此生。”

杜盛起說道:“我們幾個今后為金主任馬首是瞻。”

“好了,別裝模作樣的了。”金亮接著說道:“你們只要遵紀守法,誠信經營,縣委和縣政府就是你們最堅強的后盾。你們千萬不要和那些貪官污吏沆瀣一氣,否則滅亡只是遲早的事,全國有多少活生生的例子,你們自己悟去。”

幾個老板都沉默了。

“快點吃,否則菜都涼了。”

金亮說著就開始吃上了。

老板們也跟著吃起來。

大家都在默默吃飯,沒有人在發問。

葉文科試探著說道:“金主任,今晚我們好好聚一聚。”

金亮說道:“今晚我有事,我要去找陳雨慶。”

“你要找陳雨慶?”

葉文科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金亮淡然說道:“對,我要好好羞辱他一番,讓他無地自容。”

柳熙華戰戰兢兢說道:“金主任,你能不去嗎?”

金亮總算明白了,這幫老板平時沒少挨陳雨慶欺負,他們很害怕陳雨慶。他說道:“我不但要羞辱陳雨慶,我還要他當面給我認錯。”

葉文科欲語還休。

金亮問葉文科:“你知不知道陳雨慶家在哪里?他今晚在不在家?”

葉文科告訴金亮葉文科家的住處,并告訴他,陳雨慶病倒了,在家里休養。

“就此別過,我現在就去陳雨慶家。”

金亮說著就起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