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 第035章  長生會【12】成功合作,準備計劃
    “對付長生會,一起合作嗎?”

    姚佳佳心下駭然,腦袋跟宕機似的,一下就石化了。

    在她心里,第一附中除了沈祈和閔昶,其余人都是平庸普通的麻瓜——其中當然包括沒什么特殊才能的墨傾。

    “你怎么會……”姚佳佳緊張出聲,但發出幾個字音后清醒了幾分,立即改口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別裝了。”閔昶直截了當地戳破,“你幾番上門套近乎,不就是為了長生會嗎?”

    姚佳佳頓時失聲。

    雖說她涉世未深,但畢竟是個能蒙騙住長生會的人,腦子還是有的。

    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理清眼下的局面。

    看得出來,墨傾和閔昶關系匪淺。那么,閔昶將情報和墨傾共享,也不是沒可能。而墨傾的話,是在說他們也盯上了長生會?

    良久,姚佳佳徑直走向閔昶,神情凝重地說:“你想怎么合作?”

    閔昶剛完成酸奶訂單的支付,聽到姚佳佳的話,差點沒讓手機失手摔了。

    ——問他干嘛?

    ——他只是個辦事的!

    “你問她。”閔昶下頜指了指墨傾。

    姚佳佳皺眉,直言道:“我跟她說不清。”

    她不客氣,閔昶更不客氣,說:“那就別談了,你走吧。”

    姚佳佳哽住。

    她以為墨傾找她談合作,是閔昶的意思,這才想直接跟閔昶談的。可閔昶如此硬氣,她也沒辦法,尷尬地僵持片刻,她只得不情不愿地走向墨傾。

    “怎么合作?”姚佳佳問。

    對于她這點小情緒,墨傾還不至于跟她計較。

    墨傾直接道:“先說你找閔昶的目的。”

    姚佳佳眼里掠過抹遲疑。

    不過,她很快就選擇坦白:“我最近被長生會盯上了,現在想擺脫長生會,聽說閔昶掌控東石市地下的信息渠道,所以想找他幫忙。”

    墨傾問:“聚元粉是誰制作的?”

    深吸口氣,姚佳佳肯定道:“我。”

    “嗯?”墨傾眉毛微動,鼻音輕輕上揚,字音里縈繞著威壓,令人不寒而栗。

    姚佳佳哆嗦了下,有點著急地辯解:“真的是我。”

    “你哪來的配方?”

    姚佳佳抿了下唇:“配方是我無意間獲得的。”

    墨傾攤開了說:“不是從沈祈那里看到的?”

    “……”

    姚佳佳驚愕地瞪大眼,腦袋里嗡了一下,莫名地開始恐懼。

    ——墨傾到底知道多少信息?!

    而,不知何時起身的閔昶,原本倚靠在門邊當看門人,聽到“沈祈”的名字,不由得抬起頭,略帶驚訝地朝這邊看來。

    沈祈,兩年前橫掃各大競賽第一的天才,整個東石市的高中都知道她。

    不過,自沈祈車禍后,存在感就弱了。

    閔昶當時跟她一個班。

    好半晌后,姚佳佳穩了穩情緒,問墨傾:“你怎么知道?”

    墨傾往后靠著椅背,手肘搭在扶手上,手指把玩著一支筆,目光散漫地看著姚佳佳,她淡然道:“想擺脫長生會,我勸你從頭交代。”

    “……”

    “你考慮一下。”墨傾給了她充足的時間。

    姚佳佳咽了口唾沫,心中的震驚久久不息,整個人僵在原地,開始衡量墨傾給的提議。

    最后,姚佳佳深吸一口氣,說:“這事跟沈祈沒關系。”

    她開始講述:“我懷疑長生會跟沈祈的車禍有關,正好從沈祈的一本書上得知聚元粉的藥方,所以就嘗試調配,結果真的調配成功了。之后我就讓它在離子巷流通,吸引長生會的注意。”

    “我的計劃是,先混入長生會,弄到長生會作為‘邪教’的證據,最后報警的。不過我一個人行動,容易出事,所以想找閔昶幫忙。”

    “現在沈祈醒了,她說車禍跟長生會沒關,我就不打算繼續了。但昨天長生會找上了我。”

    “他們不覺得我能制作出聚元 作出聚元粉,懷疑我背后還有個高人。他們讓我背后的高人考慮一下,是否加入他們。”

    “我背后哪有什么高人,想了一天也沒想到辦法。我知道閔昶很有人脈,只能來找他了。”

    姚佳佳越說越沮喪,眉頭皺得緊緊的。

    她才不信長生會能讓她全身而退。

    而沈祈剛剛蘇醒,身體尚未康復,她不想打擾沈祈,最終只能來閔昶這里試一試了。

    須臾后,姚佳佳主動詢問:“你們呢,為什么要對付長生會?”

    墨傾淡聲道:“與你無關。”

    “你——”

    姚佳佳登時被墨傾輕描淡寫一句話激怒了。

    她都全盤托出了,墨傾是什么意思?!想空手套白狼嗎?!

    墨傾依舊是那副云淡風輕的模樣,不疾不徐地說:“你跟長生會說,你背后的高人答應了。”

    姚佳佳莫名其妙:“我背后哪來的高人,你是不是聽不懂人話——”

    “我。”

    墨傾一個字,讓姚佳佳失聲。

    姚佳佳怔怔地看著她,就像是在看一個瘋子。

    “你瘋了吧,”姚佳佳駭然道,“他們要的是高人!高人!不說你的形象和年齡了,萬一他們要你調個什么藥之類的,你怎么辦?高人不露面,他們沒辦法,要被他們知道你冒充,你絕對沒有好果子吃,你懂不懂啊?!”

    墨傾被她這一通叭叭弄得皺了下眉,于是微微抬頭,看了眼閔昶。

    閔昶會意,立即離開大門,朝姚佳佳走來。

    “你可以回去考慮一下。”閔昶直截了當地說,“沒人強迫你。但你要是同意了,我保證你可以全身而退。”

    姚佳佳想都沒想就問:“你怎么保證?”

    閔昶面無表情:“我都來找我了,你說我怎么保證?”

    “……”

    姚佳佳一時無言。

    姚佳佳雖然覺得墨傾不靠譜,但想到閔昶的人脈和情報,冷靜下來,點頭說:“我會盡快給你們回復的。”

    閔昶看了眼門口。

    意思是說她可以走了。

    姚佳佳雖說憋屈,不過這種時刻也不計較閔昶趕人的事,她說了句“再見”后,匆匆走了。

    待她走后,閔昶走到柜臺前,問墨傾:“她會答應嗎?”

    “會。”

    墨傾懶懶回答。

    既然墨傾這么肯定,閔昶便不再懷疑,只等待姚佳佳的消息。

    *

    那一晚,姚佳佳剛走沒多久,收到閔昶消息的霍斯和宋一源就來了回春閣,然后拿到了他們掌控的所有情報,包括計劃。

    “你要潛入長生會?”宋一源看著墨傾,目瞪口呆。

    墨傾頷首:“嗯。”

    宋一源眼睛瞪得圓圓的,剛想跟霍斯說“她要是出點事我怎么跟學校、江刻、第八基地交代”,結果霍斯卻先一步叛變了。

    霍斯說:“就按你的計劃來。”

    宋一源:“……”

    霍隊長,你清醒一點,她只是基地一藏品,不是員工!

    談妥后,宋一源和霍斯離開回春閣,宋一源急不可耐地問霍斯為何要答應。

    霍斯想了下,說:“如果她真的露了餡,還可以憑一己之力干掉整個長生會。你可以嗎?”

    “……”

    教書育人的宋老師想了半天,最后發現——他確實不可以。

    *

    第二天,第一附中。

    墨傾正在數學課上看近代史。

    “姚佳佳同意了。”閔昶的手移到她桌面,輕輕叩了叩,低聲說,“她聯系了長生會,將見面時間定在周五晚上。長生會會派人來學校接你們。”

    墨傾低眉翻書,淡淡地“嗯”了聲。

    然而,就這么一個互動,被講臺上的數學老師抓住了。

    數學老師厭惡地看了眼墨傾,忍無可忍道:“墨傾,你站起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