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江湖梟雄 > 第236章 佤邦四大家族

柳玉湖和凱爺閑聊著朝酒店內走去。

臨到門前,柳玉湖很是通情達理的將名字登記在冊,算是給足了陳鋒面子。

凱爺見柳玉湖都簽了名字,猶豫了下,也是提筆簽了。

身在異鄉,凱爺很明白什么時候該硬什么時候該軟。

這也是他能成為一方大佬的主要原因。

“玉湖,那批貨?”

進入總統套房,凱爺坐在沙發上,對柳玉湖問道。

他這次來澳門,就是為了找柳玉湖拿貨的。

柳玉湖站在窗前,淡淡道:“應該快了,再等幾天吧。”

凱爺皺眉道:“我可以等,但那些癮君子等不了。”

柳玉湖盈盈轉身,笑道:“他們等不了,就讓他們死咯。幾條人命而已,這個世界每時每刻都有人死的。”

凱爺愣了一愣,柳玉湖的冷血讓他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如此溫婉高貴的女人居然會說出如此冷血的話。

這大概就是柳玉湖能成為女毒梟的原因吧。

“錢啊!每晚一天,我可都損失幾百萬的。”凱爺搖頭苦笑。

柳玉湖坐到凱爺身邊,指尖在凱爺的手背摩挲著,眼神溫柔,舉止親昵,柔聲道:“你以為我不愿賺錢?我比任何人都喜歡錢的。”

凱爺看柳玉湖如此主動,心下微微一顫,笑著朝柳玉湖的玉手上摸去。

“你去催催咯,你不是和金三角那邊很熟?讓他們加緊趕工嘛。”

柳玉湖盈然一笑,拍落凱爺的手,笑道:“他們給我面子,是因為我手中掌控著整個沿海地區的銷售網,不過這些家伙現在胃口越來越大,價錢漲了一倍不止,把我當傻子。”

凱爺吃驚道:“漲了一倍?媽的,這群狗東西,漫天要價嗎?”

柳玉湖道:“能怎么辦?畢竟菜是人家炒出來的。我們在人家眼里,只是一些端盤子的店小二而已。”

凱爺說道:“不然我們自己炒菜?錢我們自己賺,何必分他們?”

柳玉湖搖頭道:“沒有廚子,誰來炒菜?你認識廚子么?”

廚子是道上的黑話,指的就是能夠制毒的毒師,而炒菜則是指制毒,至于菜的話,指的就是毒品了。

凱爺搖頭,他從來都是只銷售不制作。

當然了,他并非是沒想過自產自銷。

想制毒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其中的過程十分繁瑣復雜,而且制作出來的貨,純度也較之金三角那邊相差很遠。

就在這時,柳玉湖忽然說道:“凱爺,如果你真想自己炒菜的話,我現在倒是有個門路。”

凱爺喜道:“什么門路?”

柳玉湖道:“我最近得到了一個消息。有個大廚近來經常去年堂主的賭船上賭錢。”

凱爺道:“然后呢?”

柳玉湖笑道:“這大廚是個賭鬼,而且賭技極差,十賭九輸。”

凱爺還是不明白柳玉湖的意思,追問道:“玉湖,你別賣關子了,有什么就直接說好了。”

柳玉湖幽幽地說道:“你手下是不是有個號稱小賭圣的年輕人?你讓他去年堂主的賭船上和那大廚賭一賭。”

“只要讓那大廚欠了你的錢,還愁拿不下他?”

凱爺問道:“那大廚是誰的人?”

柳玉湖笑道:“佤邦白家。”

凱爺神色一震,皺眉道:“白家是佤邦四大家族之一,人家可是有私人軍隊的,動了他家的廚子,他能放過我們?”

柳玉湖斜睨了凱爺一眼,淡淡道:

“佤邦四大家族?名聲倒是很響,但那只是在他們那一畝三分地上稱王稱霸罷了。你將那廚子扣下,難不成白家還敢來內地搶人不成?”

“白家在佤邦有錢有勢,但他們的手還伸不到內地的。”

“只要將這大廚拿下,我們就可以自產自銷,所有的錢不分他們,全進入我們的口袋。”

“凱爺,你覺得這險,不值得一冒么?”

凱爺知道其中的利潤該有多大。

他權衡了半響,就決定放手一搏。

誠如柳玉湖所言,白家在佤邦只手遮天,但手伸不到內地這么遠。

凱爺問道:“玉湖,那大廚既然敢去年馗的船上賭錢,身邊肯定有高手作陪的吧?他可是白家的搖錢樹,白家放心他一個人出去玩?”

柳玉湖笑道:“據我調查,他每次去船上,只帶兩個人。”

凱爺問:“什么人?”

柳玉湖道:“算是白家護衛隊的隊長級別人物吧,殺人不眨眼的那種。”

“怎么了?凱爺你怕了?”

凱爺哼笑道:“怕?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不過是兩個緬甸猴子,我怕什么?那廚子交給我,我肯定給他帶回內地。”

柳玉湖道:“不過凱爺你放心,我到時候會托幾個高手和小賭圣一起去的。”

凱爺道:“年堂主那邊?”

柳玉湖道:“我已經知會過他了,這點請放心。”

凱爺道:“我們直接將他綁來不就行了?”

柳玉湖白了凱爺一眼,道:“年堂主的船上,發生了綁架的事,他賭船的生意還要不要做了?”

凱爺微微點頭,覺得柳玉湖說的也沒錯。

要是在年馗的賭船上發生了綁架案,那年馗的賭船生意肯定會受影響。

最好的辦法就是將人騙到內地來,等到了內地,一切就好辦了。

柳玉湖笑道:“凱爺,你只需讓小賭圣贏光那家伙身上的所有錢就行了。賭徒若是上了頭,必然會借錢去賭,到時候我讓年堂主將錢借他,小賭圣再將他借的錢全部贏光。”

“到時候年堂主自會引誘他來內地做抵押,合情合理,一點問題挑不出來的,就算是白家知道,也會認為是錢了賭債沒給。”

凱爺拍手叫好,笑道:“玉湖,還得是你啊。好手段,好手段,我服了。”

凱爺和柳玉湖密謀之際,陳鋒那邊也在緊鑼密鼓的尋找著東北虎的下落。

“還有多少房間沒查?”陳鋒問。

“鋒哥,還剩七個樓層。七十多個房間。”

陳鋒皺眉道:“下面的都搜仔細了?”

“嗯!所有的房間,包括天花板夾層,兄弟們都翻遍了,要是有活人,絕對不能找不到。”

陳鋒微微點了點頭,道:“繼續找,讓兄弟們別落單,集體行動,那家伙不是普通人。碰到可疑人員,第一時間通知我。”

“知道了鋒哥。”

“鋒哥,知道了。”

兄弟們十人一組,繼續查找。

“鋒子,這家伙會不會跑了?”太歲對陳鋒說。

陳鋒沉思了一會,搖頭道:“不可能,當時我明明在樓頂看到他了,他不可能這么快就逃出酒店。我們可是在第一時間就封鎖了酒店。”

“據頂爺說,這東北虎身高一九零,這種身高,在南方很少見,只要是出現,肯定能引起注意。”

太歲揣測道:“會不會從樓頂跑了?”

陳鋒道:“樓頂你派兄弟們查看了么?”

太歲道:“早就看過了,沒有人,也沒有藏身的地方。”

“走,去樓頂看看。”

陳鋒和太歲朝樓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