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驚!替嫁王妃養包子,王爺讀心很忙的! > 第231章 一石激起千層浪

葉凌風悄無聲息地把那幾家的帖子遞了過去。

一家是開國功勛郡國公府,另一家是刑部尚書府。

郡國公府在帖子里說,他家有兩個雙生女兒,雖是庶女,但姿色出眾傾國傾城,愿到府上來照顧王爺王妃。

刑部尚書府的帖子,是其夫人所寫,說家中嫡次女自幼愛慕定北王,愿以平妻之禮嫁入王府,作為岳家,整個尚書府也愿意成為王爺的臂助。

還有一家是鎮國將軍府上,夫人遞來帖子,說自家有七個兒子,子嗣興隆,因此,女兒也好生養,愿意入府為平妻,替王府開枝散葉……

趙清溪氣得胡子一抖一抖的!

奶奶個熊!

各個都要來撬我小徒兒的墻角是吧!

正說話的空兒,時怡的五個在京城的師兄已經快馬加鞭回到府上了!

額滴乖乖!

那可是云影谷神醫門最高級別的集結哨!

出大事了!

聽到哨音,五人臉色巨變,從京城的不同地方飛一般地奔回來!

從馬上滾落下來,五人神色嚴肅地進了府,北辰領著他們到了后院。

院里靜悄悄的!估計現在連根針掉下來,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拜見師父!”

五人進門,神色嚴肅,齊齊跪下行禮。

“師父,出什么大事了?讓您吹響了云影谷最高級別的集結哨?”大徒弟杜衡問。

趙清溪剛想說話,時怡就哽咽地撒嬌:“師父,您對我真好~”

時怡一張嘴,五個師兄齊齊抬起頭來:

“小師妹,你怎么哭了!”

“小師妹,誰欺負你了!”

“哪個王八犢子惹我小師妹不開心了!老子去剁了他!”

“葉凌風,不會是你在外頭有女人了吧!”老四杜仲惡狠狠地看向葉凌風。

葉凌風趕緊搖頭擺手,悄悄坐到時怡身邊,抓住了她的手。

趙清溪胡子翹的老高,在椅子上捶胸頓足:

“你們五個,現如今在京城也算是各個行業的一方霸主,我拜托你們別忘了,是誰給你們打下的江山!如今老子的關門弟子,你們的小師妹被人欺負了!好好好,真當小時怡沒有娘家不成!”

說著,趙清溪就把這三個帖子扔到他們面前。

“好好看看,你小師妹剛剛有孕,還昏迷了好幾天,剛剛醒來,這就有人坐不住了!有上桿子來做妾的,還有要來做平妻的,都要來欺負我小徒兒!你們五個聽好了!不把這兩家弄的家破人亡滾出京城,你們就別回來見我!”

“師父放心!”五人斬釘截鐵地答道。

“葉凌風,今兒時怡的娘家人都在,你給句實在話。”

葉凌風“撲通”一聲跪在趙清溪面前:

“師父,師兄們,葉凌風此生唯時怡一人,若違此誓,讓我在戰場上萬箭穿心!”

時怡一聽這話,掀開被子,就下地來,嚇得葉凌風趕緊站起來,抱住她。

“不要發這么毒的誓,我相信你!”時怡也不知道怎么了,自從懷孕后,動不動就想哭~

時怡慢慢跪在地上,朝師父和師兄們認真地磕了個頭,結果還沒等說話,暈過去了~

好嘛,這會捅了馬蜂窩了!

葉凌風把時怡緊緊抱在胸前,急得掉眼淚:“時怡!時怡!你怎么了!”

趙清溪上去把住時怡的脈,過了一會兒,說道:

“小時怡無大礙,床上躺久了,冷不丁下來,才暈的。把她抱回床上去,讓她睡會兒,一會兒就好了。你們幾個,都下去忙自己的事去~”

其他人都出去了。

葉凌風乖乖把時怡抱回床上,給她蓋好被子,又在她額頭落下一吻。

“來人!”葉凌風走到外屋。

葉四葉小五都來了。

“去把所有不在皇上身邊的黑騎都給我調回來,我有安排!”

看著葉凌風凌厲的目光,他們也感覺一陣怒火在胸中燃燒!

敢這么明目張膽地欺負自家主母,真是活膩歪了!

入夜,除去皇上帶走的貼身侍衛二百人,其他八百人全部到了府里后院的練武場上。

“自今日起,所有黑騎的休假全部結束,手頭的任務全部停下。帝后大婚,后宮空乏,京城世家蠢蠢欲動。咱們府中,王妃有孕,居然也有人把主意打到咱們府里。為此,驚著了王妃。”

場下黑騎頓時各個警醒起來,紛紛抬起頭,擔憂的目光看向自家王爺。

“所以,自今日今時起,留下四百人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守衛王府,保護王妃,直至王妃平安生產。另四百人化整為零,兩人一組,監視京城之中所有的世家大族,高門大戶,高官大員,每日匯總消息,報到葉四葉將軍處。”

“是!”

“葉四,葉小五,你們去安排。”

“是!我們全體黑騎都是王妃一手調教,一手訓練出來的,如今需要我們的時候到了!請王爺王妃放心,我們必以性命護王妃安全!”葉四朗聲道。

“去吧!”

之后,八百人在暗夜之中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坐在房頂上,看著這一切的趙清溪在暗夜里,無聲地翹起了嘴角。

時怡沒有看錯人!

這京城的水還真的很深呢!

既然這樣,那就讓他來攪一攪這一池死水,攪一攪這一潭渾水,看看能攪出多少魑魅魍魎吧!

趙清溪咬著后槽牙,恨恨地想。

三日后,新皇的登基大典隆重舉行,與此同時進行的還有封后大典。

葉凌風參加完皇上的登基大典,然后就找趙琛請了一年假。

這一年時間,交出東北大營的虎符和兵權,關門閉府,謝絕一切拜訪和會客,專心在府中照顧時怡,陪伴待產~

并且,在朝堂上交出虎符的時候,認真地說明這一年在府中陪伴妻子,并在朝中當著眾位大臣的面,親口說道:

“我葉凌風此生,只王妃時怡一個女人,不娶側妃,不納妾室,不要通房,不養外室,生則同衾,死亦同穴,若違此誓,罪同欺君!請求陛下和眾位大人見證!”

葉凌風此言一出,驚呆了整個朝堂!

這朝代如此,大環境如此,誰家沒有三妻四妾,誰家后院沒有幾個女人?

葉凌風愿意以一己之力一己之身,挑戰整個時代!

朝堂之上,頓時炸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