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錦帳春深 > 第56章 我是沈十的夫君

秦瑯給祖孫倆留了一點獨處的時間,出去讓陸軍醫和大夫們過來給沈老將軍看診。

不多時,眾人聞訊而來。

沈若錦正在喂阿公喝粥。

陸軍醫和大夫們輪流為沈老將軍診過脈,連呼“這回生丹真是神藥!”

只可惜此丹珍貴,極其難得,只此一顆。

大夫們說沈老將軍已經熬過了最難的那一關,接下來就是要好好將養著,這雙腿……

眾人都不約而同地露出了為難的神色。

一代大將,英雄遲暮,好不容易保住了性命,這雙腿卻廢了,以后怕是再也站不起來。

沈若錦卻說:“我只要我阿公活著。”

“只要人活著,一切就有希望。”

“腿傷再重……以后總能另尋法子去治。”

大夫們連連應是,這天底下多得是奇人異事,也不乏隱世能人,總有擅于此道的名醫神醫能請來試試的。

這話安慰的成分的居多。

但沈若錦下定決心,等擊退西昌大軍,西疆安定,就帶著阿公去求醫,只要保住了性命就有希望。

沈毅雖年近七十,但長年練兵,身子骨遠超常人,醒來之后跟沈若錦說了會兒話,看到衛青山等人前來,還問了戰況如何,強打起精神安排接下來的作戰計劃。

沈家軍一直都以沈老將軍馬首是瞻,沈家兒郎們戰死后,衛青山和李將軍作為跟著沈毅最久的將領,也可獨當一面。

只是現在衛青山也受了很重的傷,李鴻振李將軍這人有個致命的短板,就是太較真,做副將很好,做主將容易因小失大。

而且現在不僅沈家軍沒有主帥,楊萬雄也被沈若錦關在牢里,命人重重看守,等同于西州城守備軍也沒有主將。

兩邊加起來有十萬人,這樣大的機會,對將領們來說,眼前是萬分兇險,也可能一步登天。

只是兇險占了九成九,一步登天的機會卻要九死一生去爭。

衛青山說:“如今西疆兵符在十姑娘手里,沈家軍也是十姑娘救下來,另選主將還不如……”

沈毅打斷道:“不行。”

這句“不行”一說出,屋子里頓時就靜了下來。

老將軍說不行,自有諸多考慮。

一眾人都等著沈毅說理由。

沈若錦也沒出聲,只是看著阿公。

沈老將軍說:“兩個原因。第一,沈若錦是女子,自古以來雖然也出過一兩個女將軍,但卸甲之后卻不得善終。”

“我有私心。”阿公啞聲說:“沈家為國戰死的人已經夠多了,我不想讓小十也折在這里。”

在場所有人都沉默了。

沈若錦也默然。

衛青山見老將軍說話太費力,主動接話道:

“第二,沒有皇帝的授命,十姑娘在西疆搶了兵符,自行掌兵乃是誅九族的大罪,現在大戰用得著她,或許京城那邊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一旦戰爭結束,就是清算之時。到時候十姑娘也必死無疑……”

自古帝王無情,用得著你的時候,你是名將、是良臣。

用不著你的時候,等著你的就是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更何況現在,大齊十萬將士對西昌二十萬兵馬,原本就沒有勝算。

沈若錦這次來,入的是必死之局。

“我現在走就無罪了嗎?”

沈若錦見眾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仿佛下一刻人人都要開口勸她走。

于是她率先開口。

“楊萬雄還被我關在大牢里,昨日大鬧都護府結下了死仇,他出來之后定與我不死不休。”

所以走也沒用。

理清了現狀之后。

沈若錦又跟阿公說:“都說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大戰在即,又何分男女?我不是非要做主將,只要能守住疆土,擊退敵軍,我做老將軍做馬前卒也行!”

“十姑娘,好樣的!”

李鴻振忍不住為她叫好。

秦瑯的目光一直落在沈若錦身上,桃花眼里聚起了星光。

“姑爺。”

沈老將軍喊了他一聲,還想讓他勸勸小十。

秦瑯朝阿公一頷首,正色道:“夫人說的極是。”

沈老將軍頓時:“……”

傳聞都說鎮北王府的這位小王爺荒唐不羈,行事出格,怎么到了小十這里……就這么百依百順?

他莫不是有什么圖謀?

沈若錦見阿公不說話,怕他憂思過重,再氣著,當即再次開口道:“阿公要快點好起來,有您這樣身經百戰的主帥坐鎮三軍,我們的勝算才能更大。”

“說起身經百戰……”

沈老將軍忽然想起了一個主帥人選。

沈毅說:“我有個師弟叫蔣平威,年輕時與我共守西疆十余年,無論是武功還是兵法都不遜于我,只是那時候他年輕氣盛,跟監軍大鬧了一場之后就歸隱山中了,他人就在西疆,只是他性情執拗,等閑請不動他。”

蔣平威比老將軍小幾十歲,現在五十來歲,歸隱山中多年也沒放下練武,和鉆研兵法,前兩年甚至還寫出了一本兵書。

只是三年前蔣平威聽聞沈家的噩耗趕來相助時,一直勸沈毅跟他一起歸隱,大罵皇帝昏庸無道,不值得他們豁出命去輔佐。

只怕很難請他出山。

沈若錦說:“再難請,也要登門拜訪過才知道能不能請得動。”

沈毅點頭,正要讓小十親自去請。

就聽見衛青山說:“若是派幾個小兵去,只怕蔣前輩會覺得我們不夠看重他。西州城戰事將起,我們幾個都走不開啊。”

沈若錦更走不開。

她知道阿公肯定想讓她去。

可這種危急時刻,她不能把阿公一個人扔在這里。

要是把西疆兵符轉交到別的將領手里,難免再生變故……

就在此時。

秦瑯主動請纓道:“我去。”

他說:“夫人要照看阿公,兼管西州城一應事宜,實在是走不開,我去請那位蔣前輩。”

眾將領聞聲,紛紛看向這位新姑爺。

先前在城門口初見時,他一身血污,只覺得氣度出眾,看不清相貌如何。

現在人家洗干凈了,生的那叫龍章鳳姿,貴不可言。

關鍵是……姑爺他不僅知道疼夫人。

十姑娘做什么,他都沒有異議,還很是支持。

沈老將軍還想再說什么。

秦瑯道:“我是沈十的夫君,阿公的孫女婿,想來那位蔣前輩看在這層關系在,也會給我幾分薄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