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開局被女土匪看中,我占山為王 > 第410章 魄力,袁義山的選擇

也許是袁晉被罵怕了,也許是他真的不敢再做這個主。

當他顫顫巍巍地把牙膏帶給自己老爹的時候,底氣都沒了。

“爹,這是配合牙刷來賣的,要價,兵甲司三個營地。”

袁義山的臉色非常難看。

整個兵甲司需要幾個營地?

現在倒好,這是準備在他袁義山身上全都討回來。

已經賣給了他袁氏三個,現在一開口又是三個。

就差直接讓他出錢建造兵甲司了。

就算他袁氏再有錢,也撐不住這么消耗。

“不買,皇城你也不要去了,這事就算過去了。

反正我們現在也不虧,過兩年,就可以把這錢給賺回來。”

“可是這牙膏,是配合牙刷來賣的,若是被別人買去,咱們豈不是虧了一個營地?”

“怎么可能會虧?你小子是不是腦子不正常?

這玩意也就是你會上當,誰買誰他娘的是個傻子。”

說著,伸手就要去打袁晉。

袁晉下意識地縮了縮腦袋,朝著袁義山說道:“東西都送來了,總要試一下吧?”

袁義山對這個兒子有些無奈,問道:“怎么試?直接吃?”

袁晉連忙搖頭,把使用方法告訴了袁義山。

袁義山聽著聽著,竟然開始好奇了起來。

問道:“這玩意,有何用?”

“說是可以讓牙變白!”

“就這樣?”袁義山咧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沖著袁晉道:“你說,你爹這牙,黑嗎?”

嘴里這么說,可他還是現場試了起來。

牙刷,他們家很多!

僅僅只是用了一次,臉上的表情變了。

“晉兒,這玩意,制作方式不簡單吧?”

袁晉露出了一個苦瓜臉,道:“配方還沒買呢,我哪知道?”

“嗯,我覺得不簡單,至少跟那香皂有得一拼。”

說到這里,袁義山開始在這大廳里來回踱步,仿佛拿不定主意一般。

“你剛才也說了,這玩意是配合牙刷一起賣的。

要真是把這東西賣給了別人,咱們豈不是虧了?”

袁晉翻了個白眼。

剛才他已經說過了。

只不過,現在的他,根本不敢亂說話,生怕對方再頂回來,他撐不住!

“三個營地,如果咱們把這東西給壟斷,還真有可能快速回本。

就是這錢,咱們得借。”

借?

袁晉突然說道:“爹,不用借吧,當年咱們造反,那些金條……”

啪!

頭上被敲了一下,袁義山恨鐵不成鋼地說道:“你知道這一次你哥帶走了多少?

咱們建那幾個營地,用了多少?

你他娘的什么都不知道,真以為咱們家有座金山啊?

要是真有座金山,當初也不至于失敗。”

袁晉縮了縮脖子,不敢搭話。

袁認山想了許久,道:“你再去皇城,跟那周昆把配方買下來。

不過要跟對方簽個協議,不能把這玩意交給別人來制作,清風商行也不行。”

剛才還說冤大頭,誰買誰他娘的是個傻子呢。

這會做起了決定,完全忘了剛才的話。

不過,袁晉這個時候可不會揭自己老爹的底。

因為他也覺得,這東西有點劃算。

前有香皂那個活生生的例子呢。

而且,這些東西現在還只是賣往他們大康。

以現在大康與東周的關系,這玩意甚至可以在東周暢銷。

到那時,他們坐在家里數錢,豈不是都可以數到手抽筋?

就像清風商行,人家可以支撐大半個大康!

……

袁晉再臨皇城,狠心買下了牙膏的配方。

就像他所說的那樣,袁氏還是很有錢的。

就這都沒有搬空他家的那個金庫。

只不過,這次的購買,確實讓他袁氏傷筋動骨了。

雖然如此,可是袁義山心里清楚,這種傷筋動骨只是暫時的。

只要這些東西拿下,生意做起來了,就可以讓他袁氏徹底轉型。

對于這些天所發生的事情,朱三平雖然什么都沒說,也沒有參與其中,可是心里卻透亮。

坐在自家院子里,手捧著書本,卻無心觀看。

“老爺又在為袁家的事情犯愁了?”

現在的徐鳳娘,像是脫胎換骨了一般。

站在朱三平的跟前,給對方端茶倒水,還能為對方排憂解難。

現在的朱三平,已經適應了這個女人的存在。

甚至,在某種意義上,已經把對方當成了自己的親信。

“發愁倒是不至于,只是沒有想到,袁氏竟然這么有錢。”

徐鳳娘站在那里,雙手交叉于身前,做著下人的事情,說著下人不該說的話。

“底蘊擺在那里,先皇在世的時候,老太爺便是一州刺史,而且天高皇地遠,手里自然有些余錢。”

“這叫有些余錢?抬手便是建起了整個兵甲司,就算是國庫,一時間都拿不出這么多的錢財。”

朱三平越說越激動,聲音都不免大了些。

“當初幽州餓殍枕藉,百姓苦不堪言,他若是把這些錢財拿出來,少說也能救不少人吧?

可他并沒有這么做,反而把這些錢財藏起來,去造反!”

徐鳳娘嚇了一跳,連忙說道:“老爺,這些話咱們自己知道就行,可不能亂說。

事情已經過去了,省得惹火燒身!”

哼!

朱三平臉色鐵青,手中的書本朝著桌子上一丟,不再言語。

就像徐鳳娘所說,隔墻有耳。

以前的那些事情,不宜再拿出來說事,有可能會惹出麻煩。

但是他不說出來,心里又不舒服。

“其實大當家如此聰明,他都沒有動怒。

反而用其它方法,使得老太爺把錢拿出來,老爺又何必動氣?”

說到這里的時候,徐鳳娘就這么緩緩來到了朱三平的身后,小手按在了對方的肩膀上,壯著膽子開始給對方捏了起來。

朱三平似乎沒有注意到這種小動作一般。

就這么舒服地朝著椅子上一靠,嘴里說道:“老師這是為了照顧我的感受,不然他可不會這么做。”

徐鳳娘見自己終于得手,臉上浮現出了笑容。

嘴里說道:“老爺想多了,事情并不是這樣的。”

“哦?”朱三平等待著徐鳳娘接下來的話。

“對于大當家來講,這是一種權衡之術,就算沒有老爺這層關系,他也會這么做。

只有如此待老太爺,以后收復其它失地,才會讓人不再有后顧之憂。

至少,跟著秦宏元,跟著衛舟一起的那些將領,才能降得心安理得!”

朱三平身體一顫,下意識地回頭,目光轉向了徐鳳娘。

也就是這個時候,他才感受到了對方那柔弱的小手。

臉蛋唰的一下紅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