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老朱偷聽我心聲,滿朝文武心態崩! > 第二百二十四章 陛下為何如此熟練?

胡惟庸絕不輕松!

他人在皇宮,已經無法繼續得知目前京城門口以及京城中的動靜。

可是那秦楓率十萬之眾迫近京城,派出的殺手已經鎩羽,這時候很可能已經入京,說不定正抬著周康寧的尸首,走向紫禁城,不多時就能在金鑾殿外求見皇帝。

到那時候,事情再無轉圜余地,哪怕自己早就處理了陸三通等人,也算是有個交代,但勢必會給皇帝留下不好的印象,對于自己即將起飛的仕途來說,絕對是個極大的污點。

要抹除這個污點,就要殺掉秦楓!

但現在秦楓的身份從淳化縣令變成了當朝駙馬,要無聲無息地殺掉,就不那么容易了。

必須要出個狠招!

好在,皇帝很配合,很容易就被他的言辭說動,愿意微服私訪,去往淳化縣一行。

這讓胡惟庸暗暗松了口氣。

首先讓皇帝離京,然后他才有時間慢慢籌謀,對那個該死的秦楓發出真正致命的一擊。

不得不說,最近幾天,胡惟庸身為堂堂丞相,竟然被一個七品縣令逼迫到這個地步,可以說是灰頭土臉,內心窩著的火氣,別提多大了,半輩子的城府深沉,都差點沒壓住這股邪火。

真該死啊!

這個年輕人,簡直是油鹽不進!

不要錢,不要官,就抓住那點破事兒不放,非得要跟我為難!

現在,胡惟庸被迫殺掉了寵妾,殺掉了寵妾全家,殺掉了忠心辦事的六合知縣,殺掉了所有與這件事相關的人,卻唯獨沒能殺掉秦楓。

秦楓身邊,竟然潛藏著錦衣衛都指揮使毛驤,更有大明公主的精銳衛隊暗中保護。

見了鬼!

做夢也想不到,秦楓竟然疑似大明長公主朱鏡媺的駙馬,這才讓胡惟庸萬無一失的圖謀,落到空處。

刺殺落空,胡惟庸立刻感覺到極度被動。

秦楓頭頂大誥,入京而來,還抬著那個周康寧的尸首,擺出個不依不饒的架勢,非得要到皇帝跟前,告自己的御狀。

老實說,又不是胡惟庸動手殺人,這件事就算鬧到皇帝那里,也不至于傷筋動骨。

只可惜一開始胡惟庸不想留下一絲一毫的負面印象,一番操作下來,反而讓自己越陷越深,現在相當于泥足深陷,無論怎么拔腳,都要沾上一堆爛泥,實在是煩透了。

現在,皇帝很聽勸,愿意去往淳化縣,這是胡惟庸數日來唯一的好消息,也讓他稍稍松了口氣,心想總該否極泰來了吧,希望這次能夠順利點,不要再鬧出什么不可測的意外了。

“陛下。”胡惟庸唯恐夜長夢多,一待皇帝允可,立刻敲釘轉角地說道:“微臣立刻去準備車駕,隨行侍衛,必能保護陛下周全……”

這事兒,不敢說早就準備好了,不然就是僭越。

可是,朱元璋卻擺了擺手,隨意笑道:“不用那么麻煩,淳化縣嘛,胡愛卿跟咱走就是了。”

胡惟庸腦子里緩緩打出一個問號。

精心籌備的一堆,再次落空!

稀里糊涂跟在皇帝身后,看著皇帝換上便服,上了馬車,明里暗里保護的錦衣衛精銳一應俱全,還沒等胡惟庸回過神來,兩匹駿馬已經邁動四蹄,輕車熟路地去往淳化。

什么情況?

胡惟庸人麻了。

陛下為何如此熟練?

難道說,陛下經常去淳化?

怎么可能!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如今大明朝才建立不到五年,已經做了無數大事,身為萬乘之尊的皇帝,可以說是日理萬機,怎么還有余遐時時跑去淳化,淳化到底有誰在啊?

哪怕陛下知道了長公主在那里,也還是解釋不通。

聽說過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的,但從沒聽說皇帝看駙馬也能看出這個效果來。

就算按照民間的說法,那老丈人看女婿,往往也是不順眼的居多,暗中惱他搶了自己的掌上明珠。

事情,似乎再一次脫離掌控。

胡惟庸心中不妙的念頭越來越強盛。

但是所有的布局,已經安排下去,現在胡惟庸伴駕在側,已經沒可能變更計劃,就仿佛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不管了!

胡惟庸呼吸微微紊亂,但強行收攝心神,暗想著自己下的那步殺棋,是任何皇帝都不可能容忍的!

秦楓就算再受寵,再會討公主歡心,也沒有用。

那件事,一碰就死,必死無疑!

所以,現在唯一的重點,就是自己派出去的手下,能不能把一切都安排好,不露任何破綻。

等死吧,秦楓!

不多時,馬車已經到了淳化地界。

因為微服私訪,所以朱元璋和胡惟庸穿的都是便服,在寬敞的馬車車廂里只坐了兩個人,雖然并不擁擠,但對胡惟庸來說這可是難得的恩寵,有了這樣的經歷,自己無疑就跟皇帝更親近了一層,對于日后在朝堂上樹立威信,擁有莫大的好處。

“胡愛卿。”朱元璋挑開窗簾看了眼,已經知道快到了,便笑道:“咱們到這里暗訪,也得有個身份,從現在開始,咱就扮做老爺,你就給咱當個管家,如何?”

雖然到了淳化,但有胡惟庸在旁邊,朱元璋不能用毛老爹的身份,倉促間也想不到更好的,隨意跟胡惟庸商量著。

“陛下圣明!”胡惟庸能說什么?當然點頭叫好。

“那……總得有個姓氏比較方便……愛卿你編一個。”朱元璋懶洋洋地,畢竟到了淳化就跟回家差不多,反而比深宮中更放松,看得胡惟庸一愣一愣的,莫名緊張。

“這……要不就姓毛?”胡惟庸剛才滿腦子都是毛驤,因為他能跟皇帝同車,已經是莫大的榮寵,那個秦楓竟然有錦衣衛都指揮使親自保護,這得是多大的恩寵啊,難道只因為公主青眼,這一個原因嗎?

陡然皇帝發問,胡惟庸猝不及防,脫口而出就是個“毛”字。

“這個不好。”朱元璋哈哈笑道:“這次不能姓毛,換一個換一個。”

胡惟庸更迷糊了。

這次?

難道還有上次?

勉強定了定神,胡惟庸努力轉動腦筋,小心翼翼地說道:“要么……姓黃?”

“行吧,咱就當一回黃老爺,你還做你的胡管家。”朱元璋點點頭,無所謂似的把這點小事敲定下來。

遠遠地,淳化縣楓蘭縣學已經在望。

胡惟庸深吸一口氣,神色凝重。

從這一刻開始,開弓就沒有回頭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