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離婚后發現驗孕單的薄總悔瘋了宋婳薄修景 > 第82章 姐,姐夫說他很愛你!

宋婳的臉上掛著公式化的笑容,回答也算得上是無懈可擊,“沒有,我很感激你。如果不是你,小然的狀態不會這么好。”

薄修景不喜歡聽這樣的套話。

她現在的模樣,就像是公司負責售后的客服,客套,禮貌,卻極度疏離。

“宋婳,離婚冷靜期是讓我們好好考慮這段婚姻還有沒有繼續的可能,你能不能別再逃避了?”

“我怎么做怎么想好像一點兒也不重要吧?”

宋婳收斂了笑意,話里行間藏著一絲幽怨,“如你所說,我弟弟的命在你手里,我們就算離了婚,你也可以要求我繼續留在你身邊當你見不得光的情婦。”

“所以,你是在怪我拆散了你和厲沉?”薄修景反問。

“能不能別動不動提其他人?我只想知道,你在乎我的感受嗎?”

“如果我說我很在意呢?”

薄修景明明很在乎,卻偏要裝出不在乎的樣子,將既定的事實,用“如果”二字模糊概括。

“真的在意的話,你就不會不顧我的感受,把我弄得人不人鬼不鬼。”

“你這么說是不是太沒良心了?”薄修景冷笑,什么叫做把她弄得人不人鬼不鬼?

他們是夫妻,法定夫妻。

正常夫妻不都是兩三天一次?

怎么到她這里,他再正常不過的行為,就變成對她的糟踐了?

“宋婳,你捫心自問,你心里有過我的位置嗎?”

“我心里有沒有你的位置,你真的不清楚?”宋婳心想,全世界都看得出來她愛他,他不可能不知道她的心意。

“如果有我的位置,你就不會那樣排斥我。我只是讓你正常履行夫妻義務,你卻避我如蛇蝎。”

薄修景深吸了一口氣,稍稍緩和了語調,“你不用穿成這樣,我不會再碰你。不過我把丑話說在前頭,婚姻存續期間,你不能綠我。”

“好。”宋婳一口答應。

她現在只想快點揪出害她的那群烏合之眾,再查清楚她爸媽的真正死因。

至于薄修景,她真的不想再愛了。

“你睡吧,從今往后,我不會再踏進你的房間。”

薄修景很是挫敗,抱著自己的枕頭走出了宋婳的臥室。

他正打算回自己的房間好好消化連日來的負面情緒,宋然忽然湊到了他跟前,聲音又軟又糯:“姐夫,我想跟你睡,可以嗎?”

薄修景有潔癖,他本能地想要拒絕宋然。

但見宋然那張委屈兮兮的臉,他又心軟了。

“好,進來吧。”

他打開臥室的門,宋然就率先溜了進去,麻溜地上了床。

薄修景抽了抽嘴角,明顯不太適應這么主動的宋然,“你小子,該不會不敢一個人睡吧?”

“姐夫,你說我會死嗎?”

宋然雙手交疊在胸前,聲音極輕。

他的臉色很不好,就像是雨夜里無處覓食的吸血鬼,蒼白且虛弱。

“你不會死,別胡思亂想。”

薄修景放好枕頭,刻意和他隔開了一大段距離,滿心別扭地躺下。

這么多年,除了宋婳,他就沒有和其他人同床過。

忽然讓他和一個男人同床,薄修景心里是抗拒的。

宋然嘆了口氣,自顧自地說:“我要是死了,請你一定要照顧好姐姐。”

“小然,我說過你的病我會全權負責,你絕對不會有事。”

“姐夫,你真好。”

宋然眼里氤氳著一層霧蒙蒙的水汽,他轉過身,一把抱住了薄修景。

薄修景整個人更加不好了。

宋然有心臟病,他不敢直接推開,但被一個男人抱著,這種感覺太怪異了。

“小然,你先放開。”

“姐夫,我真的很喜歡你。”宋然在薄修景懷里蹭了蹭,聲音嬌軟可愛。

“你冷靜一點!”

薄修景以為宋然的性取向有點問題,被他搞得滿臉通紅。

這要是讓旁人得知,他被一個乳臭未干的小男生給調戲了,他的臉該不會往哪里擱...

“姐夫,我希望你和姐姐能長長久久。”

“你這小子!說話怎么只說一半?”

薄修景暗暗地松了口氣,試圖將宋然橫亙在他胸上的手挪開,“小然,男人間不是這樣交流感情的,你先放手。”

“那是怎么交流的?比大小?”

宋然好奇地眨了眨眼,冗長的睫毛跟著輕輕顫動。

“......”

薄修景終于沒忍住,一巴掌蓋他腦門上,“你這腦袋里到底裝了什么?誰他媽要和你比大小...”

“我...我沒有朋友。所以我不知道男人間是怎么相處的。”宋然低著頭,有些沮喪地說。

從很小的時候開始,他的世界里就只剩下姐姐一人。

其他同齡男孩根本不肯跟他玩,因為他有心臟病,隨時都有猝死的可能。

“小然,等你的身體徹底康復,你就可以重回學校,到時候一定會有很多,很多朋友。”說話間,薄修景想起了從小一起長大的顧非熠。

顧非熠也不算是背叛他們之間的兄弟情分,但他還是很介意顧非熠的有所隱瞞。

“我沒事。”

宋然輕輕松開了桎梏薄修景的手,小聲說道:“姐夫,我看出來了,你和姐姐在吵架,對嗎?”

“…小問題。”

“我都聽到了,你用我威脅姐姐。”宋然說話的時候,神色相對平靜。

薄修景回過頭,看著眼前一頭順毛,乖巧秀氣的宋然,一時間不知道作何解釋。

他確實拿宋然威脅過宋婳。

但...他也只是隨口說說,又不是真的不管宋然。

“早知道我活著只能成為姐姐的累贅,還不如趁早死了好。”宋然的眼淚滑過眼角,一顆一顆滴在枕頭上。

“小然,你誤會了。我和你姐之前有著太多的誤會,是她不要我了,我只能利用你來綁住她。”

“怎么可能?”

宋然并不相信薄修景的說辭,印象中,他姐姐最愛的人就是姐夫。

怎么可能說不要,就不要了?

“我愛她。”

薄修景說出這三個字的時候,忽然覺得自己挺可笑的。

他可以跟任何人大大方方地吐露心聲。

唯獨在宋婳面前,他是敏感,怯懦的。

“那...我姐知道你愛她嗎?”

“不說這事了。你只要記得,你永遠是我弟弟,這就夠了。”

“你們會離婚嗎?”

“可能會,她不愛我。”薄修景在說起這一點的時候,還是會心痛。

當然,愛或不愛,都不能怪她。

是他用冷漠消磨了她整整三年。

她不愿再為他停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姐夫,你是不是誤會姐姐了?”

宋然原以為他們之間的問題大的不得了,這會子他倒是覺得,他們的問題根本不算問題。

“大人的事,小孩可能不會懂。”

“我不小了。”

宋然嘀咕了一聲,便也不再言語。

隔天早上七點半。

宋婳著急忙慌地叩響了薄修景臥室的門扉。

房門剛被拉開,她便抓著薄修景身上的浴袍,氣憤地質問著他,“薄修景,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你簡直不是人!”

“一大早發的什么瘋?”

“你把小然藏哪里去了?你混蛋!他要是有什么三長兩短,我跟你拼命。”

“宋婳,你把我當成什么人了?”

薄修景聽到宋婳要跟他拼命,氣得整張臉都黑了。

這女人每天都要這么氣他,是想要他早點歸西?

“姐,我在這呢。”

宋然頂著雞窩頭,從床上坐了起來。

“小然...”

宋婳看著光裸著身體的宋然,又回頭看著穿著浴袍的薄修景,更加生氣了。

“薄修景,你禽獸不如!這么小的男孩你都不放過!”

想到自家弟弟也遭了薄修景的毒手,宋婳的情緒愈發激動。

“宋婳,你別誤會。是小然非要跟我一起睡。”薄修景抓著宋婳的手腕,沉聲解釋道:“小然在我身上流了一灘口水印子,我不得不早點起來沖澡。”

“我不要聽這些細節!你惡心,我要報警抓你!”

此刻的宋婳是崩潰的,她可以接受同性相愛,但她絕不能接受自家弟弟被薄修景禍害。

“姐,我昨晚一個人睡不著,就跑來找姐夫聊天,我們什么都沒做。”

“什么都沒做,你衣服去哪了?”

“宋婳,你對孩子這么兇做什么?男孩都喜歡裸睡,很奇怪嗎?”

“...你們真的只是單純地蓋著被子純聊天?”

“你愛怎么想就怎么想。”

薄修景只記得宋婳氣頭上說的那句“惡心”,這樣的話語對他的傷害是巨大的。

話音一落,他便撞開了她的肩膀,冷著臉走出了臥室。

等臥室里只剩下宋家姐弟。

宋婳這才三步并做兩步走到床邊,關切地詢問著宋然,“薄修景沒對你做什么吧?”

“姐,你誤會姐夫了。昨晚是我主動來找他的,我們聊了很多。”

“你真是嚇死我了。”

“姐,你想知道姐夫都說了些什么嗎?”

“他說了什么?”宋婳隨口問道。

“姐夫說,他很愛你,很在乎你,他還說他不能沒有你。”

“怎么可能?”

“姐夫就是這么說的。他還說,我永遠是他弟弟。他之所以拿我來威脅你,不過是擔心你會跟其他人跑了。”

“真的?”

宋婳還以為薄修景拿宋然威脅她,純粹是因為他霸道不講理。

她從未想過,薄修景是因為愛她,擔心失去她,才會做出這樣極端的行為。

“你剛才對姐夫太兇了。你在說他惡心的時候,他那受傷委屈的模樣,你沒有注意到嗎?”

“......”宋婳確實沒發現。

她剛才太著急了,完全沒有注意到薄修景的反應。

“你快去哄哄姐夫吧,他都快碎掉了。”

“他哪有你說的這么脆弱。”

宋婳嘴上這么說著,心底里已然意識到自己的錯處。

她忙下了樓,四處找著薄修景,試圖將話說清楚。

“夫人,先生在洗手間。”

“知道了。”

宋婳敲了敲洗手間的門,由于房門只是虛掩著,她剛一上手,門就自動開了。

“薄修景,我們聊聊...”

她還沒說完,就看到薄修景背對著她站在馬桶前...

“出去。”

“抱歉。”宋婳趕緊給他關了門。

等他從洗手間里走出,她還在門口站著。

“又有什么事?”

“我不是故意的。”

“宋婳,你覺不覺得,你挺過分的?你弟弟爬上我的床,你不罵他,你罵我。”

“你可以罵回去。”

“還有剛才,如果是我不小心誤入洗手間,你肯定要罵我變態。”

“你沒關門。”

“我沒關門你就可以隨便進了?你總說我惡心,你就說,你這種行為,惡不惡心?”薄修景此刻無比郁悶,一大早就被自家女人又打又罵,他心情能好才怪。

宋婳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腰,“對不起。”

“放手。”薄修景傲嬌地冷哼著,他明明可以撥開她的手,卻沒有這么做。

“不放。”

宋婳枕著他的胸口,緩聲解釋道:“我從來沒有覺得你惡心過,哪怕你幾次三番弄傷我。那些全部都是氣話,我也不是為了惡心你才吐你身上,實在是胃不舒服,沒忍住。”

“今天怎么不抬杠了?”

薄修景的語氣不自覺的放軟了不少。

他很吃宋婳這一套,她要是愿意哄他,讓他把命給她都不成問題。

“你昨晚跟小然說,你很愛我?這是真的?”

“這小子...”

薄修景的耳朵瞬間紅透,他昨晚在和宋然說那些的時候,確實是想過宋然會傳話。

只是...他沒想到宋婳會這么直接地問他。

“薄修景,我只問你,你說的是不是真話?”

“不是。”

薄修景矢口否認,“我不可能去愛一個心里沒有我的女人。”

“那你為什么要對宋然那樣說?”

“他是病人,我不想刺激他。”

“我知道了。”宋婳松了手,心間縈繞著若有似無的苦澀。

她就知道,她不可能從薄修景這里得到想要的回答。

薄修景見她松了手,又開始后悔自己嘴欠,他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將她抵在墻上,炙熱地親吻著她。

有些話他說不出口,但他可以用實際行動證明他的心意。

然而在宋婳看來。

他的這種行為無異于是在耍流氓。

一邊說著不愛,一邊還親她...

“先生...”

福伯拎著一個年輕的小男生進來的時候,剛巧撞見兩人擁吻。

他羞得滿臉通紅,留了不是,走也不是。

“什么事?”

薄修景松開了宋婳,一邊喘著氣,一邊冷眼看向福伯。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對宋婳的身體算是很熟悉的了,但隨隨便便一個吻,都能將他的欲望勾起。

宋婳下意識藏到了他身后。

她臉皮薄,這樣被人撞見總有些不好意思。

“先生,專門負責采購新鮮果蔬的小丁我給您帶來了。現已查明,就是他在果蔬里下了藥。”

“誰指使你的?”

薄修景看向福伯身側畏手畏腳的小男生,冷聲問道。

“我不清楚,那人一米八五左右,戴著鴨舌帽和口罩,我根本辨認不出他。”

“他是怎么收買的你?”

“他給了我五十萬,我爸被車撞了,肇事司機逃逸,急需用錢。我沒有辦法,只能答應幫他。”

“五十萬?”

薄修景蹙著眉,淡淡地說:“家里有事,你可以跟福伯說,只要你開口,你爸的病情我會負責到底。沒想到,區區五十萬,就把你收買了。”

“薄先生,對不起。”

男生低著頭,此刻也是追悔莫及。

早知道薄修景愿意幫助他家渡過難關,他哪里需要鋌而走險?

“現在道歉已經晚了。你最好老實交代所有細節,爭取警方從輕發落。”

“我雖然看不清那人的長相,但我聽得出他是海城口音。”

“如果再讓你聽到他的聲音,能認出來?”

“能的!”

“你記得你說的話。福伯,將他送去警局。另外,你讓人去看一下他爸,錢不夠就給他出了。”

“薄先生,真的很對不起,我知道錯了。往后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我一定為你赴湯蹈火。”

男生沒想到薄修景居然還愿意幫他,他忽然跪了下來,試圖給薄修景磕頭謝罪。

“這一套對我沒用。”

薄修景讓人將他架起來送去了警局,再不給他一個眼神。

“看不出來,你還挺善良的。”宋婳對于薄修景這樣的處理方式倍感詫異,印象中,他似乎并不是這樣仁慈的人。

“他還有用。背后那人藏得深,我還得留著他指認背后的罪魁禍首。”

薄修景以前確實沒這么善良,失去一個孩子后,他開始相信因果報應。多行善事,就當是為了夭折的孩子積德。

“承認自己心軟,有那么難嗎?”

“你還有事嗎?我很忙。”

薄修景還在因為宋婳的那句“惡心”耿耿于懷。

即便她跟他解釋了只是氣話。

他還是覺得,宋婳就是在嫌他惡心。

戀愛腦就是這樣。

上頭后基本不會去理性判斷,所有的情緒基本都是隨感而發。

“你先去忙,今晚早點回家,我們好好聊聊。”

宋婳心想,她很有必要跟薄修景解釋一下五年前的流產誤會。

他們就算過不下去了。

這些話還是需要說開,要不然薄修景肯定會以為她有騙婚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