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圣女站在四個不同的方向。

用盡全力拉住盤古的四肢。

饒是如此,盤古依舊能緩慢移動。

他猛地一拽,胸前繡著牡丹的圣女就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下一秒,牡丹腳下瞬間生出一條藤蔓。

藤蔓表面光滑,一側卻長著數不盡的吸盤。

就仿佛章魚的觸須一般。

若是有密集恐懼癥,看了一定會頭皮發麻。

藤蔓迅速將牡丹圣女纏繞起來。

上面的吸盤將她的身體牢牢吸住。

接著,藤蔓繼續蔓延,一直蔓延到神鞭之上。

然后藤蔓一圈一圈纏繞住神鞭。

在藤蔓強力的拉扯之下,牡丹圣女的身形這才穩住。

盤古見再也拉扯不動,他憤怒地咆哮一聲,然后放棄這只手。

同時,另一只手再次用力一拉。

花莜蓉一個不穩,踉蹌兩步。

好在她也提前做好了準備。

這時,地面突然破開一個洞。

一個綠色的嫩芽頂開了泥土。

接著,這個嫩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成一顆樹苗。

然后迅速生長。

不一會的功夫,這顆樹苗便長至三米高,一人腰般粗細。

花莜蓉見樹以長成,她迅速繞樹一周,讓神鞭牢牢纏繞在大樹上。

這時,大樹也輕微晃動了一下。

樹上瞬間垂落下數萬根柳絲。

這些柳絲異常堅硬。

它們迅速纏繞在神鞭之上。

一時間,整個神鞭都被這些柳絲覆蓋起來。

直到盤古再也無法撼動半分!

盤古的咆哮聲越發的強烈。

與此同時,山茶和秋菊也動了起來。

兩人皆用出能力。

山茶腳下方圓十米范圍瞬間盛開了一片花海。

花朵很是鮮艷,各種顏色都有,還散發出沁人心脾的芳香。

在這片花海盛開之后,山茶圣女整個人神情一振。

原本不穩的身形也瞬間穩固下來。

她的力量似乎增長了很多。

另一邊,秋菊圣女也釋放出能力。

只見盤古周身竟瞬間長出植物。

這些植物外表是紅色的,連一片葉子都沒有。

上面長滿了鋒利的尖刺。

只是一瞬間,這些植物就將盤古封閉在中間。

就仿佛一個籠子一般。

然后,植物會慢慢收縮。

盤古一動,上面的利刺就會扎破他的皮膚。

四位圣女見盤古被他們四人控制得動彈不得,頓時松了一口氣。

雖然她們沒有把握將其擊殺,但只是拖延時間,還是能夠做到的。

盤古依舊在掙扎著,就算他身上已經傷痕累累也沒有停止。

他似乎也明白短時間內很難掙脫開。

于是,直接命令剩下的實驗體來攻擊這些束縛。

很快,十幾只實驗體來到盤古身邊。

它們舉起手中的長刀,用力地在這個囚籠上劈砍。

每一下都能將囚籠砍出一道口子。

很快,整個囚籠就已經搖搖欲墜。

盤古身軀一震,囚籠直接被他身上的蠻力震得四分五裂。

接著,他又命令實驗體劈砍困住他的四條神鞭。

“咔咔咔……”

實驗體一陣劈砍,四條神鞭只是出現了一條輕微的傷口。

在傷口位置,還有綠色的汁液流淌出來。

四條神鞭開始微微顫動。

四位圣女面色一變。

“遭了!神鞭快堅持不住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能支撐多久算多久吧!”

四人目光凝重的看著盤古。

在實驗體的瘋狂劈砍下。

束縛住盤古左腿的神鞭最先抵抗不住。

神鞭瞬間縮回,然后纏繞在秋菊的腰間。

接著下一個是水仙。

神鞭上的柳條全部被砍斷,而神鞭也不堪重負,縮了回來。

現在,盤古已經恢復一手一腳,他猙獰地看向四位圣女。

右手舉起大斧猛地砍向他左手的神鞭。

神鞭瞬間噴濺出綠色汁液,然后迅速縮回去。

現在只能最后一根。

而此時,剩下的實驗體已經不足五百個。

盤古面色越發的猙獰起來,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一萬實驗體就剩下五百多。

而且這個數字還在快速地下降著。

原本今天他可以很輕易將花神宗覆滅的。

但就因為白澤這個小子壞了他的大事。

他怎么可能咽下這口氣!

他的眼睛死死盯著白澤。

同時,他的大斧一揮,纏繞在他身上最后一根神鞭也縮了回去。

接著,盤古走向白澤。

四位圣女面色一變。

她們同時甩動神鞭。

但神鞭就仿佛有智慧一樣。

害怕地縮成了一團,急得四女如熱鍋上的螞蟻。

盤古眨眼間便再次來到白澤面前。

他高高舉起巨斧,臉上露出一抹癲狂般的笑容。

“小子,我看這次誰還能救你!”

說完,他一斧子劈下。

白澤自然時刻注意著盤古。

當他看到盤古一斧劈下的時候。

他就瞬間從空間中釋放出一只實驗體擋在自己身前。

盤古一斧重重地劈在實驗體的身上。

實驗體也瞬間被他攔腰斬斷。

盤古一愣,隨即臉色難看到極點。

“媽的!我要弄死你!”

而白澤趁著這個時間,再次收了幾個實驗體。

盤古再次追來,白澤就繼續從空間釋放出一個實驗體為自己擋刀。

不一會的功夫,場上的實驗體也只剩下一百多個。

而盤古卻連白澤的毛都碰不到。

四位圣女都看呆了,她們怎么也沒想到,白澤竟然能夠用這樣的方式來躲避盤古的攻擊。

可就在幾人剛松一口氣的功夫。

盤古也徹底憤怒。

“冰封萬里!”

一陣極寒的氣體瞬間從盤古身上擴散開來。

接著,以盤古為中心,方圓百米范圍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結成冰。

到了這個時候,盤古也明白,想要保下所有的實驗體已經不可能了。

索性,他直接讓剩下的一百多實驗體自殺式地沖向周圍的人。

而他則專心應對白澤。

他眼中布滿殺意。

周身也緩緩凝聚出數根冰錐。

“小子,那晚讓你逃了,沒想到你會給我造成這么大的麻煩,接下來,我要讓你看看我真正的實力!”

說完,盤古周圍懸浮在空中的冰錐迅速向白澤飛來。

這時,韓沐心和四圣女全都神情一緊。

她們要應對向自己沖來的實驗體,根本分不出精力幫白澤。

而白澤也第一時間當初實驗體,放在自己面前。

與此同時,冰錐射進實驗體的體內。

就在這時,這些冰錐竟然瞬間化為了水,等到穿過實驗體后又瞬間凝結成冰,再次向白澤極速飛去。

幾人見此心頭猛地一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