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權宦撐腰?主母重生后殺瘋了 > 第273章 公主殿下,我家小云回來了

呵呵呵……”

嘉慶公主仿佛失了魂一般低低的笑著,笑聲里滿是苦澀。

堂堂公主卻看上了一個太監,這事她誰也不敢說。

可自幼時落水被救后,她就深深被他吸引了,默默的關注他,看著他一路爬到權傾朝野的位置。

她最開始以為,他一個小小太監,她能喜歡他就是對他的施舍。

她想幫就幫他一把,想踩他就踩他一腳。

可她很快就發現自己錯了。

那個男人……

不,那個太監,遠不是她看到的那么簡單。

他手段狠辣,行事果決,武功高強。

他文才武略無一不精,他若不是太監,若入朝為官,定能封侯拜相,迷倒無數人。

她逐漸被他吸引,逐漸眼里只有他。

可他的眼里卻從未有過她。

她是公主啊,什么時候這么卑微過。

可在他面前,她就是那么卑微。

她隱去自己一身風華,只想守著他多一些時間。

可他的身邊卻有了其他人。

一開始以為只是個玩物,可現在……

她默默關注他這么多年,從未見過他對誰那般溫柔過。

他眼里的笑,是她從未見過的。

柳煙柔,她到底憑什么?

嘉慶公主回到宮里就將自己一個人關在了屋子。

沒有人會將她和云北霄聯系在一起,只以為她是因為大皇子之事難過,就連伺候的奶嬤嬤也這么以為,默默的嘆氣,沒有說什么。

柳煙柔下馬車后是看到了嘉慶公主那輛馬車的,有些疑惑的往那邊看了眼,問道:

“督公,是找你的嗎?”

這條街除了督公府就是蘇府。

更因為督公府在這邊的原因,若無特殊原因,很少會有人過來。

這會兒卻忽然來了一輛馬車。

云北霄看了眼就認出來了,道:“是嘉慶公主。”

“嘉慶公主?”

柳煙柔有些疑惑,對這位公主實在沒什么印象。

云北霄道:“皇后所出,為人比較低調。”

話音頓住,便沒再繼續往下說,而是道:“走吧,爹娘肯定擔心壞了。”

柳煙柔好笑的嗔了他一眼,“這才多久,爹娘就叫的這般順口了。”

云北霄低笑附耳,“沒幾天的事了,況且爹娘喜歡聽本督這般叫。”

柳煙柔失笑搖頭。

誰能想到,權傾朝野的東廠督公,到了她爹娘跟前,竟是那樣一副溫和有禮,甚至有些狗腿的形象,哄的爹娘對他滿意的不得了。

若不是時日早就定好,只恨不得直接讓云北霄就在府上住下。

云北霄留在蘇家吃了頓飯,就離開了。

以往他是明面上離開,暗地里卻直接去了柳煙柔院子里。

而今兒個,云北霄卻回了督公府,吩咐道:“讓人多在陛下跟前提一下嘉慶公主,年齡不小了,該成親了。”

“是。”

云忠領命安排下去,又稟報道:

“督公,南宮谷主來信了,說是督公要的藥已經有了門目,會在督公和柳姑娘成親那天作為賀禮送給督公。”

“好!”

云北霄大喜。

這么久,可算有消息了。

南宮蒼這次出去尋藥,不止是尋解百毒的藥,還有徹底治愈他身體的藥。

上次解毒后身體就出了不小的問題,時常要忍受欲念是一方面,也很難讓人有孕。

如今可算是有門目了。

只要一想到和柳煙柔能有個一兒半女,云北霄心里就止不住的高興。

又問:“老爺子快到了嗎?”

云忠道:“老爺子身體不好,趕路速度比較慢,不過應該能趕在督公和柳姑娘成親前到。”

“嗯,顧著老爺子身體。”云北霄道。

云北霄這邊將事情一一安排下去。

第二天就陸續有人在皇帝跟前提到嘉慶公主,更有朝臣替自家兒郎求娶嘉慶公主。

嘉慶公主怎么也沒想到,自己回避了這么久的事情會來的這么突然。

她很快就想到是自己去督公府的事情引起了督公的注意。

聽著宮女的稟報,她苦澀的笑著。

手中的茶杯再一次被捏碎。

她又一次到了督公府,毫不意外的被告知督公人在北境。

沒有見到督公,她一咬牙干脆直接去了蘇家。

“臣女見過嘉慶公主。”柳煙柔行禮,心下卻是疑惑。

她和嘉慶公主沒什么交集,為何會忽然上門。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從這位嘉慶公主身上感受到了濃濃的敵意。

比五公主更甚的敵意。

柳煙柔打起十二分精神應對。

嘉慶公主卻看著蘇家已經布置的喜氣的樣子,臉色難看,心底忽然升起一陣沖動,她看向蘇父蘇母,語氣不善的問道:

“本公主有一事不明,還請蘇老爺蘇夫人解惑。”

蘇父蘇母面面相覷。

還不等他們說話,嘉慶公主就道:

“本公主實在不明白,蘇老爺蘇夫人不是對外聲稱很寵愛常樂縣主嗎?為何要將自己女兒嫁給一個……”

柳煙柔忽然意識到她要說什么,立馬阻止,“嘉慶公主!”

然而,已經晚了。

“太監!”兩個字還是從嘉慶公主口中說了出來。

柳煙柔怎么也沒想到,她和云北霄費力掩蓋的事實會這么冷不丁的從一個忽然上門的公主口中說出。

柳煙柔臉色難看的看著嘉慶公主,“嘉慶公主,這玩笑可不好開。”

蘇父蘇母對視一眼,也干笑著說道:

“云公子一表人才,和我們柔兒情投意合,公主殿下想必是誤會了。”

嘉慶公主冷笑一聲,“云北霄,這世上誰人不知東廠督公云北霄的大名,怎么?蘇老爺蘇夫人不知?”

“這……”

蘇父蘇母還真不知道東廠督公也叫云北霄,可對方是公主,應該也不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

“應該只是重名了。”蘇母道。

小云會是東廠督公?

開什么玩笑。

誰不知東廠督公權傾朝野,心狠手辣,怎么可能會是一口一個‘爹娘’的叫他們的小云。

再說了,東廠督公會入贅?

這種事他們做夢都不敢想。

他們未來女婿小云只是一個揚州富商而已。

見爹娘這般,柳煙柔松了口氣,笑道:“是啊,只是重名。”

說話間,就見云北霄匆匆過來。

蘇父蘇母也看到了,立馬招手道:“小云來了啊。”

蘇母更是直接對嘉慶公主道:“公主殿下,小云回來了,您見見就知道了,肯定是重名的,我們家小云怎么可能是東廠督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