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全家偷聽我心聲殺瘋了我負責吃奶 > 第565章 即將殞落
陸朝朝到達冥界時,酆都大帝正臭著一張臉等著。
瞧見她遠遠過來,瞧見她手腳俱全,并未殘疾,才從鼻翼中冷冷哼了一聲。
“造反不帶我,善后知道求我了?”
“我那幾十萬陰兵,都候著呢,你居然不帶我!!這么大的事兒,你不叫我!”酆都大帝一副威嚴的模樣,可語氣頗有幾分委屈。
“你就帶著條小黑龍,和一只紅毛狗上去造反!他倆頂什么用?有我能打?有我小弟多?”
“我還不如他倆?”
燭墨頓時瞪大眼睛:“你說就說,干啥人身攻擊!”
酆都大帝不屑的瞥他一眼:“養野花的小黑龍,嘿……遲早被鳳族連龍筋都扒了
燭墨又氣又怒,偏生打不過,只得憋屈的死瞪著他。
陸朝朝急忙上前當和事老:“我哪里是看不上你?你是我最重要的盟友,有你,我才能沒有后顧之憂的上天啊
“你才能安頓好我那幾個弟子呢
酆都大帝傲嬌的點點頭:“那倒也是,只我冥界能藏住他們幾個
“算你有眼光,下次打架可得叫我
陸朝朝腦袋直點,將酆都大帝哄順溜了。
“神界的人剛走,你隨我來吧。你那個叫閑庭的弟子,已經快失去意識……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自古以來,被神界剔出神格之人,你也知道……”
“是活不長的
甚至,沒有成為凡人的機會。
陸朝朝眼眶有些紅,低垂著頭沒說話,只跟在酆都大帝身后。
酆都大帝帶著她繞過十八層,又接連幾次結印,才來到冥界最深處。
“這里只有每任掌控冥界者才能抵達。此處養著冥心,冥界存在之初,冥心就已經存在。它支撐著整個冥界順利運行也只有酆都大帝能打開,也只他知曉。
此處像個巨大的地宮,四處鑲嵌著夜明珠,才勉強能看清四周。
地宮中央有條流淌的小河,小河中流淌的不是水,是一道道如水般的靈氣。
靈氣在小河中央匯聚,圍繞著一塊小小的石頭。
石頭散發出微弱的光芒,似乎蘊含著某種力量。
“這便是冥心酆都大帝指著靈流上的小石頭。
岸邊玉臺上,躺著個青衣墨發的男子。
男子唇角發白,總是含笑的雙眸緊閉,瞧著生死不知。
“宗白……”陸朝朝低喃一聲,上前握住大弟子的手。
宗白手腳冰涼,渾身生機淡薄,幾乎快捕捉不到。
聽得陸朝朝聲音,他濃密的睫毛輕顫,抖了抖,緩緩睜開眼睛。
渾濁的目光,瞧見陸朝朝時有瞬間泛光。
他抬起手,緊緊握住陸朝朝:“師……師父……”那聲師父,跨越千年,酆都大帝都不由移開眼眸,不忍再看。
“活著的,師父……真好他低低的呢喃,滿臉笑意。
“值得嗎?真的值得賭上你的未來,你的命嗎?”陸朝朝低垂著頭,大滴大滴眼淚低落在宗白手背上。
“明明你已位列仙班,已經是神界司法正神,為了我,真的值得嗎?”陸朝朝啪嗒啪嗒落著眼淚。
宗白蒼白的臉上露出幾分笑意。
他艱難的抬手給陸朝朝拭淚。
“不哭,不哭……”師父不哭……
“值得,值得。只要你活著,一切都值得。這大好河山,我們也想要您看一看
“師父……好好活著……”他渾身疲憊萬分,眼皮幾乎睜不開,只能不斷的重復這一句。
話音剛落,他便緊閉雙眼,陷入昏迷中。
“宗白,宗白,你快醒一醒啊。不要睡,我回來了,你不能拋下我陸朝朝趴在宗白身上落淚。
“他和閑庭上神狀況差不多
“星回和盛禾稍微好幾分,但……”也是遲早的事。
酆都大帝輕輕嘆氣。
“讓他們重新投胎呢?可否重入輪回?”陸朝朝眼淚汪汪的問道。
酆都大帝搖頭:“一旦剝去神格,神魂破碎便無法逆轉
“你若是細看,便能發現天空中代表他們的星已經變得黯淡
“凡人或許還能重來,但神明……誰也無法逆轉
“否則,那不亂了套么?”
陸朝朝失魂落魄的盯著昏迷的宗白,無法逆轉,真的無法逆轉嗎?
她能感覺到宗白在一點點潰散,這讓她無法接受。
她隨后又去見了閑庭,星回,與盛禾。
閑庭已經陷入昏迷,星回盛禾暫且還能與她說說話,但也是強撐著笑顏罷了。
阿蠻臉色難看,這段時日睡的不太好。
她苦笑著道:“我那便宜爹,整日入夢,與我聯系感情。當真煩躁的緊……”
他甚至在夢中與自己吐槽,他在神界之事。
大抵,是為了讓女兒與他熟悉一些吧。
聽聞,他在神界有個對頭,名喚甘棠。
他每日都要詛咒一回甘棠,聽得阿蠻耳朵起繭子。
甚至還要拉著阿蠻,讓她永遠不許拜四季之神。那是他的死對頭,待寒川搜羅到她藏身之處,他必定要親自手刃甘棠。
陸朝朝聽完,只愕然的看著她。
“他現在,對你是怎么個想法?”陸朝朝小心翼翼的看著她。
咱倆坑晏清仙尊時,也沒想到你會成為晏清仙尊女兒啊!!
阿蠻撇撇嘴:“他估摸對我娘,是有幾分感情的
他在夢中,時常看著自己這張臉落淚。
眼底濃濃的愧疚,幾乎將她淹沒。
總是想找辦法彌補,但又害怕阿蠻反感,只得小心翼翼的入夢。
晏清仙尊,如今就像討好女兒的老父親。
“他……好像真拿我當女兒
陸朝朝猛地松口氣:“那就好,那就好待阿蠻身份暴露那一天,晏清總不至于喪心病狂的弒女吧?
夜里,陸朝朝回到人間。
她坐在池塘邊,抬頭看著漫天星辰。
她那七個弟子的星辰,從原本的明亮,早已變得黯淡無光。代表閑庭和宗白的星辰,更是搖搖欲墜,隨時會殞落。
“真的無法逆轉嗎?”
“我不信
“我要逆來看看!”
她從池邊摳出一團淤泥,盤腿坐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捏著泥人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