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盛京貴寵 > 第70章 一較高下

此刻并非是比試詩詞歌賦,更多的是她的生死關頭。

星悅眼底染上一抹無措,焦急地看向臺下的青樓管事,可那人正一臉警告的瞪著她。

畢竟,詩會這么大的場合,皇上都要親自過問,一旦出現差錯,搞不好還要連累花船,所以他們不敢管也沒資格管。

她漸漸有些絕望,認命般閉上了眼,再次睜開,神情滿是視死如歸。

“我……”答應跟你比。

這幾個字還沒說出口,人群中突然傳來一聲爽朗的笑聲。

“哈哈哈……”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蘇闌音正拽著三哥蘇晟云笑得前仰后合。

這笑聲太過突兀,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而蘇瀾芯見自己踩著別人上位的好事被打斷,立刻氣得臉色鐵青。

“你笑什么?”她大聲質問。

蘇闌音定睛看著她,嘴角是一抹嘲諷:“姐姐好歹也是大家閨秀,怎么當眾與風塵女子較起勁來?更何況,世道艱難,星悅姑娘本就是家道中落才會沒入紅塵,姐姐何必為難一個比你更弱的女子呢?”

石破驚天,誰都沒料到這個咄咄逼人的俊秀公子竟然是個女人!

蘇闌音的話讓眾人想起星悅那可憐的身世,不由都對她露出一絲同情。

星悅原名藍星依,父親曾是赫赫有名的才子,那年他帶著全家回京任職的途中,救了一個倒在路邊昏迷不醒的男人,本是積德行善做好事,卻不料那人是朝廷追殺的逃犯。

為了不暴露行蹤,男人對他們全家痛下殺手。

最后還是他父母拼死護著她逃出生天。

可即便如此,她一個失去家人的弱女子也無法在世間立足,最終她只能委身花樓,憑借才藝做了花魁,努力的活著。

那個討殺了她全家的逃犯至今仍是下落不明。

關于星悅姑娘地這段故事,盛京之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誰提及都是面露不忍,同情不已。

剛才他們只顧著看笑話,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卻忘了蘇瀾芯的提議就是在將她往死路上逼。

一時間,眾人看向蘇瀾芯的眼神都充滿兒鄙夷與厭惡。

“星悅姑娘雖然委身煙花之地卻是才貌雙全、潔身自好賣藝不賣身的清白女子,你到底是何居心,竟如此為難她一個可憐人?”

蘇晟云一番話讓眾人紛紛議論起來。

“就是啊,她女扮男裝混入詩會,一看就沒安好心!”

“怕不是嫉妒星悅姑娘地才情吧?真是可笑,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

“我勸你還是趕緊回家繡花去吧,就憑你也敢挑戰星悅姑娘?真是自不量力!”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將蘇瀾芯的面子狠狠踩在腳下,氣得她雙眼通紅狠狠地瞪著蘇闌音。

只可惜,她這副架勢完全起不到任何威懾地作用。

蘇闌音沖她仰起眉頭,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大聲地補刀:“姐姐還不快下來?怎么,還嫌不夠丟人現眼嗎?”

上輩子,蘇瀾芯當眾唱了一首風格獨特的歌曲,是他們這些人從未耳聞的,著實讓人眼前一亮。

雖然難度很低,算不得什么才華,卻靠著新穎獲勝。

當然,其中不乏一些外力。

正想到這里,那外力便站了出來。

“哼,詩會不就是一場賽事嗎?既然男子可以比試詩詞,女子為何不能比試歌賦呢?”

眾人看去,只見傅溟珩緩緩走到蘇瀾芯身旁站定,他高大的身軀如同他的權勢一起成為了為有利的護盾。

蘇瀾芯眼底閃過得意,揚起下巴挑釁地看向蘇闌音。

“妹妹,我不過是欣賞星悅姑娘的才華想要與她切磋一番,怎么到了你嘴里,變成了如此惡毒之人?該不會是因為你內心陰暗,所以才會這樣想我吧?”

蘇闌音笑了笑并沒有急著反駁。

因為她知道,無論自己說什么,都比不過傅溟珩的勢力。

這艘船上,有一部分才子是太子府的幕僚,有他們引導輿論,她占不到什么便宜,除非能拿讓所有人認可的實力說話。

上輩子星悅雖然歌喉和彈奏都遠超蘇瀾芯,但仍是沒能勝過傅溟珩的威壓,當眾摘下面紗,被一些太子幕僚狠狠奚落一番。

其中不乏容貌羞辱,甚至造謠她背地里不知道接了多少恩客,只是面上裝清高罷了。

這些謠言愈演愈烈,花船的老鴇竟然真的逼著星悅接客,她反抗不成,直接在上吊自盡了。

說起來她是個苦命人,不該有那樣凄慘的下場,蘇闌音想要救她,就像是在拯救上輩子的自己。

她不信這天底下沒有公平和正義!

蘇晟云還想幫著妹妹反駁回去,卻被她攔下。

以后三哥還要考取功名步入仕途,總不能因此得罪了太子,到時候萬一被人使壞,就麻煩了。

想到這里,她笑著說道:“既然姐姐想比,不如我們比一比如何?”

蘇瀾芯竟然笑出了聲,滿眼的輕蔑幾乎都不掩飾。

“你也配跟我比?”

“如何不能呢?星悅姑娘精通音律姐姐都不放在眼里,難道還不敢跟我比?”

蘇闌音故意激她,效果立竿見影。

蘇瀾芯立刻燃起怒意,生氣道:“比就比,先說好誰輸了就要接受懲罰,如何?”

“好啊。”她欣然同意,“不過規則要我來定,如何?”

“憑什么你來定?”

“那就讓姐姐來定規則,我來選裁判如何?你放心,幾日在場眾人我一個也不認識。”

“認識又如何?眾目睽睽之下,難不成他們敢舞弊?哼!”

蘇瀾芯的驕傲自大讓蘇闌音很是滿意。

有些人趁現在能笑就笑吧,畢竟待會兒只怕她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呢。

“規則是我們各表演一首曲子,誰得的分數高便獲勝,輸的人要給贏的人跪下磕頭,并且自打耳光,還要當眾宣布自己是個廢物,如何?”

“一言為定,姐姐可別輸了不認賬。”蘇闌音笑瞇瞇地點頭。

見她如此囂張,蘇瀾芯氣得咬牙,冷哼一聲:“哼,就憑你也想贏我?別做夢了!”

“誰贏誰輸還不一定呢,姐姐這么自信,待會兒被打臉可就慘了呢。”

“你閉嘴,我才不會輸給你!我先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