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圣手大醫仙秦凡周婉瑜 > 第77章 那個女人是誰

“怎么這才回來?”

秦凡到家后,周婉瑜滿臉擔憂地迎上前。

“聶海山不在家,我兜了好大圈才找到他。”

秦凡端起水杯一飲而盡。

“你怎么跟他說的?”

“一天之內來咱家聽候發落。”

“他能聽嗎?”

“他最好照做,否則,呵呵!”

周婉瑜眉宇間現出一抹憂慮:“你膽子也太大了,居然敢只身去見聶海山,萬一你出點意外,讓我怎么辦?”

秦凡笑著摸摸她的頭頂:“放心吧,你老公命大得很,沒這么容易出事。”

周婉瑜美眸一翻:“呸,你誰老公?”

“當然是你老公呀,難不成是魏夢露老公?”

“你再說,我撕你的嘴!”

“老婆大人饒命,我錯了,哈哈哈!”

二人打鬧之際,周志剛跟孫淑萍走出臥室。

“小秦,你跟那個女人到底怎么回事?”

周志剛寒聲質問。

“爸……”

“我沒問你,我問的是他!”

秦凡笑了笑:“周叔叔,我跟魏小姐只是普通朋友,除此之外沒有任何關系。”

“你阿姨可不是這么說的,她說你跟那個女人關系曖昧,下午還去集團找你了!”

周志剛先入為主,已經認定秦凡跟魏夢露有一腿。

“魏小姐找我有事,不信的話,可以問婉瑜。”

秦凡道。

周婉瑜趕緊點頭:“爸,下午我跟他們一起出的門。”

“出門干嘛?”

周志剛疑惑道。

“去處理一點小事,問題不大。”

周婉瑜敷衍道。

世紀電玩城的事千萬不能說,免得嚇壞父母。

孫淑萍拉了她一把:“你個傻丫頭,怎么老替他說話,種種跡象表明,他就是想出軌!”

“爸,媽,你們誤會了,真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周婉瑜都無語了。

是不是秦凡跟魏夢露非得發生點什么,你們才死心?

孫淑萍狠狠瞪了女兒一眼,然后質問秦凡:“那個女人姓甚名誰,什么來頭,你最好老實交代,不然你就給我滾出周家!”

“媽……”

“你給我閉嘴!”

無奈,秦凡只能據實相告:“她叫魏夢露,是魏家的長子長孫。”

“說清楚,哪個魏家?”

孫淑萍問道。

“三大家族之一的魏家。”秦凡道。

聞言,周志剛跟孫淑萍對視,都看出彼此眼中的駭然。

那個女人竟然是魏家人?

難怪她這么有恃無恐,居然敢直接去集團找秦凡。

“行啊你,本事不小哇,居然勾搭上魏老太太的寶貝孫女了!”

孫淑萍冷嘲熱諷,“你對得起婉瑜辛辛苦苦照顧你這三年嗎,對得起管你吃管你住的周家嗎,你還是個人不,啊???”

秦凡滿心無奈:“我再說一遍,我跟她沒有任何瓜葛,算上這次,一共也就見了三次面而已。”

孫淑萍道:“一回生,二回熟,誰知道你們以后會不會擦出點火花來!我警告你,要是你敢辜負婉瑜,我絕饒不了你!”

周志陽也道:“小秦,你最好心里有桿秤,不要做出讓大家都難堪的事來!”

見父母越說越離譜,周婉瑜趕緊勸解:“爸,媽,時間不早了,趕緊回房休息吧,明天還得上班呢!”

邊說邊把二人往里推。

“你推我干嘛,我話還沒說完呢!”

孫淑萍滿心不悅,“姓秦的,別忘了你跟老爺子打的賭,要是三天內聶海山不來周家賠禮道歉,那你跟婉瑜的婚約可就作廢了!”

“放心吧,明天他就會乖乖來賠罪。”

秦凡放聲說道。

孫淑萍跟周志剛同時嗆聲:“吹吧你就!”

周婉瑜費了老大勁這才把父母安撫好,之后又開導秦凡,爸媽這是太著急了,所以才口不擇言,讓他別往心里去。

秦凡當然不會當真。

跟那兩口子鬧別扭,等于讓婉瑜難堪,他可舍不得。

簡單說了幾句,秦凡跟周婉瑜各自回房。

今天是回元丹上市第一天,周婉瑜累得不行,要不是為了等秦凡回家,她早就一頭扎到床上睡死過去了。

秦凡依舊像之前一樣,盤腿坐在床上呼吸吐納,練習鴻蒙醫仙經。

地球上的靈氣太過稀薄,要是在九重天,自己接連練了這么久,早就突破到練氣境了,現在卻連個邊都沒摸到。

唉,一步一步來吧。

隨著修行的不斷深入,秦凡的身體逐漸發生變化。

先是皮肉,然后是骨髓血脈,最后是五臟六腑全都得到靈氣的滋養,越發強健有力,似乎有無窮無盡的能量正在體內氤氳。

“嘶——呼!”

秦凡運行過一個周天后,緩緩睜眼,瞳孔中有一絲金線閃過,眨眼便消失不見。

這就是鴻蒙醫仙經的初步成效,金瞳貫目!

一旦達到這個地步,體力,耐力,以及精神力都將強于普通人百倍,說是超人都不為過。

只要勤學苦練,甚至成為陸地仙人乃至大羅金仙都不在話下。

當然,這是很遙遠的將來了。

……

深夜,周老爺子睡得正熟,突然被手機鈴聲吵醒,不由得怒火上涌。

“誰啊,大半夜的打什么電話!”

“我,聶海山。”

一聽這個名字,周老爺子嚇得機靈一下,瞬間清醒過來。

“哎呦,是聶社長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您……”

“周家主,明天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吃個飯。”

“這怎么好意思,是我請您才對呀!”

“好了,明天晚上你來喜福臨酒店,最好把家里人也帶上。”

“這是為何?”

“咱們不是馬上就要結親了嗎,總得認識認識。”

“對對對,您放心,明天我們周家全都會到場。”

“別忘了還有周婉瑜。”

“那是自然,誰都可以不去,唯獨她不能缺席。”

“行,那我就恭候大駕了。”

掛掉電話后,周老爺子喜形于色。

看來這門親事算是板上釘釘了。

只要抱上日月社的大腿,今后周家就可以扶搖直上,雞犬升天!

至于秦凡,呵呵,一只喪家之犬罷了,他也配娶我孫女?

之前他口口聲聲說,三天之內就讓聶海山給周家賠禮道歉。

明天就是最后期限了,他能做到?

開什么國際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