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神醫狂龍 > 第620章 客座教師

“我的陸老師,您可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啊。”

再次接到陸寒的歐陽真,雙臂環抱胸前,靠著合堂教室的門框,一臉嗔怪。

美女就是美女,一顰一笑,皆有美感。

來來回回的男生女生都不由自主向歐陽真行注目禮,同時向陸寒甩去刀眼。畢竟歐陽真可是整個天云大學的女神,有人竟然敢讓女神久等,真真罪大惡極。

陸寒對周圍的鄙視視而不見,笑呵呵道:“我很忙。”

“忙什么?”歐陽真被陸寒連續放了好幾次課的鴿子,確實有些惱火,根本不給面子,直接追問。

“咱們先進去上課,等下了課我跟你細說行不?”陸寒一看,不給個說法是不行了,先穩住歐陽真。

于是,升任教導處副主任的歐陽真讓開了大門,陪著陸寒進入大合堂。

見到美女,全場學生安靜下來。

其實,上課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幾分鐘,有一部分學生開始不耐煩。

“各位同學,這是傳統醫學的客座老師,陸寒先生,大家掌聲歡迎。”歐陽真上臺熱情洋溢得為眾人做介紹。

臺下一片鴉雀無聲。

只剩歐陽真自顧自得拍巴掌,別提多尷尬了。

“陸老師,你浪費了大家十幾分鐘時間,難道不該給個解釋?”某位帥氣男生站起身大聲質問。

“對,給個解釋!”

“這么多人都在等你,太過分了!”

“職業道德呢?”

臺下大學生們紛紛聲討陸寒,歐陽真想要平息眾人情緒,但大家根本不聽。天云大學是天云省第一的高校,能考進來的學生都是人中龍鳳,傲氣十足,加上站在道理上,又年輕氣盛,眼看著事情就要控制不住。

“咳咳!”

陸寒輕咳一聲,學生們同時一哆嗦。

那咳嗽聲仿佛從頭頂百會穴瞬間灌入,整個人都涼快了。

歐陽真也感覺到了那種異樣,望著陸寒,眼中異彩連連。

不愧是陸寒,果然是有辦法的。

“各位同學,我先給大家道歉,沒能按時上課是我的錯。”陸寒環視全場笑道,“我最近很忙,各種事情纏身,大家有意見我完全理解。”

“你有什么事兒?能說說么?”剛才那位男生高聲問道,“我們也不是不講理,你要是能解釋清楚,我們也不會胡攪蠻纏。”

“對對!我們都是講道理的。”

“你說你忙,說出來忙什么。”

學生們繼續鼓噪。

“我啊,最近跑了幾個地方,打了幾架,干掉了一個人口販賣的團伙,殺了一批扶桑人,弄死了云城城守的同時又當了幾天城守。”陸寒灑然道。

這次別說是學生們,連歐陽真都愣住了。

打幾架,可以理解。

干掉人口販賣團伙,殺扶桑人,就有點兒意外了。

但你聽聽,最后他還殺了云城城守,又當了幾天城守……這像話么?

“陸寒……你開玩笑呢?”歐陽真苦笑發問,“你去云城做城守?”

“是啊,云城原城守勾結敵人,出賣大夏利益,被我當場斬殺,然后我接到省守認命,暫代云城城守職務,不過今天已經正式卸任了。”陸寒呵呵一笑。

“真的啊!”有位女生舉著手機愕然站起,“云城城守網上還有陸……陸老師的頭像呢。”

歐陽真和學生們立刻拿出手機開始搜索。

有搜云城城守是誰的,有搜云城原城守怎么死的,還別說,真搜出來一堆內容,還有視頻……

陸寒斬殺劉金勇,現場雖然很多人都在拍攝,但沒人能拍清楚陸寒的面容。

可是光看身材,聽聲音,學生們就已經確定,陸寒說得沒錯。

歐陽真在搜索之后,也津津有味得連續看了幾條視頻。

這下,整個合堂內鴉雀無聲。

“我沒瞎說吧?”陸寒笑道,“至于云城城守的職務,應該是網站的管理員還沒來得及更換。我對大家再次表示歉意,這樣吧……既然咱們是傳統醫學課程,我就給大家先號號脈。”

“傳統醫學,博大精深,與武道殊途同歸,我希望大家能重視傳統醫學,未來投身到傳統醫學,懸壺濟世。”陸寒認真說道。

“號脈有什么了不起?”某位女生撇撇嘴,“之前的老師也是號脈,說了一堆似是而非的東西,你要是號脈就算了,沒意思。”

“對,沒什么意思,你能拿出點兒真本事,我們才服你。”另一位女生接著幫腔。

歐陽真冷著臉道:“陸先生的本事是公認的,無需測試。”

“歐陽老師,你不能拉偏架啊。”

“對啊歐陽老師,我們不能白白等這么久,而且他還缺了好幾節課呢,我們的學分怎么辦?”

學生們又嚷嚷起來。

陸寒雙手下壓,笑道:“看來不讓你們心服口服,我這客座教師就當到頭了。”

“沒錯!”學生們齊聲回應。

“那就……給你們露幾手。”陸寒擼起袖子,笑呵呵道,“傳統醫學,四診法,望聞問切,我不望不聞不切,只用問,你們只需要回答我的問題,我就能找到病因,病灶。”

說完,陸寒笑著看歐陽真:“有沒有什么可以遮擋眼睛的東西?”

“啊?”歐陽真下意識掏兜,倒是掏出一件東西,等到大家看清楚之后,都發出了哄笑。

竟然是一條黑色絲襪。

“這……這是我備用的襪子,是……新的,沒穿過。”歐陽真大囧,慌忙開始解釋,但是她內心隱約期盼陸寒能使用。

“行吧,暫時湊合一下。”陸寒接過黑色絲襪,掃了一眼。

襪子確實是新的。

但這么托著一條屬于歐陽真的絲襪,陸寒心中微微起了幾圈兒波瀾。

他用絲襪遮住眼睛,任誰都能看出來,陸寒的雙眼是緊緊閉上的。

歐陽真的臉在燒。

她敢給,陸寒敢用,還真是……說不出的異樣。

“我先來。”最先發聲的男生主動站在陸寒面前,“老師,你問吧。”

“我問……你的生日,具體到小時和分。”陸寒道。

“啊?嘁……裝神弄鬼,我是二零五年十月十六日下午四點十分出生。”男生滿不在乎得報出了自己的具體生辰。

陸寒點點頭:“那生辰八字就是乙酉、丙戌、癸酉、庚申。”

他釋放出靈氣,在男生體內快速走了一圈。

對方毫無所覺。

“你的膽囊里有一個小石頭,大概只有零點五公分。”陸寒淡淡道。

“嘶……”男生愕然。

不久前他去醫院檢查了一下,確實有個膽結石,眼前這陸老師竟然就問了他的生辰八字就知道了?

這也太神奇了吧?

“您說得對。”男生只能承認。

“哇!”

學生們也驚呆了。

陸寒暗暗好笑,這群年輕人,先把他們唬住了,再談具體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