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師尊求你了,徒兒你快下山吧 > 第396章 王諾諾對陳化的歪心思

“嘻嘻,沒什么事,就是看帥哥你挺合眼緣的,我叫王諾諾,想和你交個朋友,能不能加個微信?”王諾諾盈盈笑著說道。

聞言。

陳化不由愣了一下。

“加微信?”

“對啊帥哥,僅僅是交個朋友,你該不會懷疑我是個壞人吧?”

王諾諾笑得十分燦爛。

眼神之中透露著些許大學生的清澈......

“不用了,我不玩微信。”

陳化掃了王諾諾一眼。

眉目如畫,膚白貌美,長得很是標致,不過他卻仍是沒有什么想與對方認識的興趣。

再者說。

他也不信對方這樣一個美女,會主動來加他的微信。

事出反常,必有妖。

“那留個電話號碼也行呀。”王諾諾再次甜甜一笑,她看出了陳化并不想加自己,但卻也一點都不惱。

“抱歉,不用手機。”陳化平靜地道。

“看起來,你好像不太想和我交朋友呢。”

王諾諾故意看著陳化打趣道。

“對。”陳化也不拐彎抹角,認認真真地點了點頭。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

對方居然還賴著不走。

陳化此刻是越發懷疑這個王諾諾有問題了。

“沒關系,一回生二回熟,或許下次再見面的時候,你就想和我交朋友了也說不定,那我們下次見。”王諾諾臉上笑容依舊。

沖陳化揮了揮手,隨即轉身離開。

陳化眉頭微微一皺,看著這個女孩離去的背影。

“是我太疑神疑鬼了嗎?”

他不禁懷疑起來,是不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或許對方真的只是想和他交個朋友?

不......

即便這里是酒吧,這種搭訕加好友的事情屢見不鮮,但陳化還是覺得有些突兀,王諾諾雖然看上去人畜無害,可越是這樣,陳化就越是懷疑有問題。

“也有可能是這幾天發生了太多事情,導致我有些緊張過度了。”

陳化搖上車窗,不再多想這件事情。

很快。

五分鐘之后。

他便看到小玉從酒吧里走了出來,飛鷹拖著一個人的胳膊跟在她后面,陳化見凱旋歸來的兩人,驚訝地道:“這么快?”

“害,一片高濃度的迷藥就搞定了。”

上車后。

小玉笑呵呵地說道。

仿佛自己只是去上了個廁所一樣簡單,絲毫不費吹灰之力。

“嘭。”

飛鷹把人丟到后備箱。

隨后快速上了車,系好安全帶,“不得不說,小玉對這種中年大叔還是挺有殺傷力的,那家伙看到小玉的時候眼睛都直了,完全沒有注意到小玉在他的酒里下了迷藥。”

“然后呢?”陳化有些好奇,“這么多人在里面,你們就這樣直接把人帶出來了?”

“不是,我想把這家伙騙去廁所再動手來著,沒想到剛到廁所門口就暈倒了,然后飛鷹就把人扛出來了。”

小玉聳了聳肩,撇著嘴道:“這也太廢了,我還想試試雇傭兵的身手呢。”

“沒想到這么容易就得手了。”

“既然這樣,那就抓緊時間吧。”

陳化看著小玉這幅樣子覺得有些好笑。

自己剛才那些擔心估計是多慮了。

“好。”

飛鷹答應了一聲,旋即踩下油門開車前往葬神會。

......

他們車子剛開走。

王諾諾就緩緩走到馬路上,注視著他們離開的方向,拿出手機給李博山打去電話,“山叔,我今天見到那個陳化了。”

“哦?”

李博山問道:“然后呢?你順利和他交上朋友了嗎?”

“沒有,他好像不怎么愿意搭理我。”

王諾諾撇了撇嘴。

在學校的時候。

那些男生擠破腦袋都想和自己交朋友。

今天自己第一次主動要加男生微信,沒想到竟然被拒絕了,給她帶來了不小的挫敗感。

“哈哈哈......”

李博山聽后大笑了幾聲。

然后極有耐心地安慰她道:“沒事的,萬事開頭難嘛,下次再見面的時候,興許就輪到他主動想和你交朋友了呢。”

“希望如此吧。”

王諾諾還是有些悶悶不樂,不過她卻沒有再繼續和李博山說,“山叔,今天晚上我約了朋友去酒吧玩,麻煩你和我爸爸說一聲,我可能會晚一點才回家。”

“讓他不要擔心。”

“好,我會告訴他的。”

李博山笑著說道。

“嘻嘻,謝謝山叔,那我先去玩啦。”

“快去吧,玩得開心一點。”

“知道啦。”

王諾諾掛掉了電話,隨后又打去一個電話,“倩倩你在哪呢?我心情有點糟糕,你叫上小桃一起來陪陪我唄。”

“我現在把位置發給你。”

......

“咚咚咚。”

此時。

李博山辦公室的門又被人敲響。

“誰。”

“會長,是......是我。”

“進來。”

這時。

今天那名小弟怔怔地開門走了進來,他的臉色看上去有些難看,“會......會長我有件事想......”

“噓。”

還不等那小弟說完。

李博山就把手指貼在嘴唇上,示意他別說話。

啊?

見狀。

那看上去有瘦弱的小弟頓時就愣住了,下意識閉上了嘴巴。

“我說沒說過,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不得私自進入我的辦公室?”

說著。

李博山伸手緩緩拉開了抽屜。

“啊?”那小弟咽了咽口水,“是......是會長您讓我進來的啊......”

“噓。”

李博山再次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此刻那小弟徹底愣住了。

內心開始極度緊張起來,腦子里突然浮現出了柳翠翠死不瞑目的死相,那雙瞪得死大的眼睛,以及腦門那被子彈貫穿的血窟窿......

還不等他反應。

下一秒李博山便用手槍瞄準了他的腦袋,毫不猶豫地扣下扳機。

瞬間。

那小弟的腦門上也多出了一個小小的血窟窿。

身體隨之往后栽倒在地。

“可惜。”

“若是能像這樣,直接殺掉那個女人的兒子就好了。”

李博山甚至沒有多看尸體一眼。

隨后又從抽屜里取出了陳化的照片,邊看邊像個瘋子一樣在自言自語,“年輕人,你要加把勁,盡快幫我把那些東西找出來。”

“不然,我怕哪天耐心耗盡,會忍不住把你也給殺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