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手握百萬雄兵皇帝讓我交兵權李奪七皇子 > 第250章 賈詡:終于輪到我表演了!

關羽二人的態度所有人都理解。

霍去病趕緊安慰一句:“二位將軍有此心,我很是高興。”

“但是軍中不可無大將。”

“這次匈奴大軍正面出擊,來的必然都是精兵悍將。”

“我們需要二位將軍在軍中撐大旗。”

“正面跟匈奴作戰,功勞可不小。”

關羽才不喜歡聽這些廢話,依舊一臉的執著:“將軍功勞不功勞對我來說不重要。”

“我只是覺得跟將軍一起沖鋒,殺得爽快。”

“殺得高興。”

“所以我想要跟隨將軍一起。”

“哪怕讓我當個帶頭沖鋒的小兵都成。”

張飛在旁邊幫腔,只是這次看向的是李奪:“殿下,軍中大將之事。”

“我覺得三姓家奴和子龍就勇冠三軍。”

“讓他們留下來,我跟二哥保護你,一同去烏木山下看黑水大可汗跳舞。”

張飛這廢話讓李奪差點夸了一句。

莽夫張飛竟然會旁敲側擊。

“不行。”只是此話一出,當即遭到了呂布的拒絕:“你個屠夫說話客氣些。”

“我現在是主公的貼身護衛。”

“一直保護主公,其實你說換就能換的?”

“你想要去也行,你來跟我單挑。”

“若是你贏了,我就讓你去,我留下。”

“當然,你覺得你自己一個人不行,那就你們兩兄弟一起上。”

“只要你們贏了我,我就心甘情愿地留下。”

“三姓家奴,你休得猖狂。”張飛大怒,關羽更是掂了掂手中的青龍偃月刀。

雖然上一次他們三兄弟打呂布沒贏。

但說是三英戰呂布,其實劉備沒什么戰力。

都是他跟張飛二打一而已。

真的拼命打下去,誰輸誰贏還不好說。

何況現在還是呂布先挑釁的。

“張將軍莫要激動。”趙云在旁邊當起了和事佬:“我跟呂將軍確實一直都是主公的護衛。”

“保護主公慣了。”

“可能主公也不習慣換人。”

“子龍,你怎么向著外人。”張飛有些憋屈。

“張將軍,現在我們大家都是主公的人,沒有外人一說。”趙云笑著勸說。

張飛忽然靈機一動,笑道:“那子龍,你留下來當大將,跟二哥一起作戰。”

“我代替你保護主公,跟主公一起穿越沙漠,如何?”

趙云白了張飛一眼。

我只是勸你們別吵架,你想搶我的好差事?

果斷拒絕道:“張將軍,我保護主公也習慣了。”

“主公在哪,我就在哪。”

四員三國勇猛無敵的猛將,此時都強者給李奪當護衛。

李奪心里挺滿足的。

笑著喊了幾人一聲:“好了,都別爭了。”

“此次作戰,霍將軍是前鋒大將軍,總指揮。”

“軍中之事,一切按他的安排而來。”

“霍將軍軍令已出,不可兒戲。”

最終關羽張飛只能默默接受了這個事實。

不服氣全然寫在臉上。

開完大會,尉遲沐跟著徐若嬌留在李奪身邊:“主人,我們也要一起去。”

“穿越數百里的沙漠,短時間內不可完成,軍中都是男兒,你們不怕不方便?”李奪笑著調侃一句。

二人同時跪下道:“主人,我等從小跟軍中男兒混在一起。”

“雖然不及呂將軍趙將軍他們那般勇猛。”

“但是絕對比一般的男子要強。”

“我們絕對不會成為累贅。”

“我們也想要看看黑水大可汗在烏木山腳下跳舞。”

“請主人成全我們。”

尉遲沐和徐若嬌臉上寫滿了解決。

“起來吧。”李奪淡淡揮手:“你們都跟著我出來,那就跟著我吧。”

徐若嬌和尉遲沐都是女將軍,確實比一般男子勇猛多了。

重要的是這所謂的穿過沙漠,對于李奪來說不過是一場旅行罷了。

在沙漠里面最大的危險就是沒有水源,沒有吃的。

李奪可不擔心這一切,他有系統。

所以從霍去病決定的那一刻,黑水大可汗要在烏木山腳下跳舞,已經是注定了。

一個時辰后。

霍去病和李奪帶了一萬北府兵,一萬虎豹騎出發。

其中還帶了烏木涼風和少量的匈奴精銳騎兵。

他們比較熟悉地形氣候。

能夠帶領大軍更快地走出沙漠。

軍中大帳之中。

賈詡成為了總指揮。

臉上的笑意都快憋不住了。

李奪和霍去病給了他這樣的機會,這一戰,他要想辦法封神。

不然這個總指揮就白當了。

關羽和張飛臉色不怎么好。

對于賈詡這個總指揮,多少有點不服。

最重要的是沒能跟著霍去病沖到烏木山去。

有點委屈。

“二位將軍還在為留下來的事不高興?”賈詡主動開口。

“那是自然。”關羽很不爽地回答一句。

“軍師有空問這些,還不如多想想如何打贏這場仗吧。”

“涼州打大唐軍團至今未嘗一敗。”

“我大漢軍團殺到草原來也是所向披靡。”

“若是此戰我們打不贏,那可就丟人了。”

“打的還是匈奴。”

賈詡只有一臉的自信:“關將軍放心,此戰我們必贏。”

“匈奴來多少,我們殺多少。”

關羽和張飛最終只能接受了不能去的事實。

開始認真起來:“軍師有什么好辦法?”

在關張二人心中。

說智謀,論軍師。

他們只認諸葛亮。

除了諸葛丞相,其他都不入眼。

賈詡在三國之中不怎么耀眼,他二人也就不需要太過尊重。

賈詡并不在意這些。

只要這一仗答應了,關羽張飛對他的看法自會改變。

整個大漢軍團對他的看法都會改變。

沉聲道:“我們北府兵和虎豹騎可謂天下無敵。”

“正面廝殺匈奴騎兵也不是我們的對手。”

“但是正面廝殺,必有大量傷亡。”

“在我賈詡眼中,匈奴的命不是命。”

“沒必要讓我們的士兵損失太多。”

“所以,此時我有一計。”

“什么計?”關羽和張飛同時開口。

賈詡的表情變得陰險狡詐起來:“詐降。”

“我們手中有一萬投降的匈奴騎兵。”

“可以匈奴人跑到敵軍之中說他們想要回歸匈奴。”

“然后里應外合。”

“誘惑匈奴人來偷襲我們。”

“然后全殲偷襲的匈奴騎兵。”

“北府兵和虎豹騎本就無敵。”

“再如此謀劃,匈奴大軍定然毫無還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