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叔嫂謝時暖沈牧野 > 第202章 來都來了,不打不合適

孫恒西裝革履,表情嚴肅,聽得兩聲驚呼,他猶豫了一下,決定先回答身后那聲。

“謝小姐,沈先生讓我來的。”

他頓了頓,“孟小姐,沈先生說公眾場合打架斗毆是犯法的。”

孟錦云氣笑了。

“沈先生在哪,我要見他!”

孫恒指向前樓。

“還在宴會廳,孟小姐如果要見回去就好。”

孟錦云不敢相信現在連孫恒這么一個小助理都敢耍她。

“沈先生既然沒來,他怎么知道我要打人?”

孫恒面無表情地復述:“錦云惱羞成怒一定會上手,萬一她被打壞了,我不好和老孟總交代。”

謝時暖和孟錦云雙雙愣住。

片刻后,孟錦云道:“我能被誰打壞……”她面色好了些,“他擔心我?”

孫恒微笑不語。

孟錦云深吸了兩口氣,手指著謝時暖。

“你等著,我一定叫你好看!”

她轉身拉過喬媽,“我們回去。”

“等等!”

謝時暖突然道,孟錦云不耐的回頭。

“你還有”

啪!

剩下的話盡數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巴掌打飛了。

謝時暖收回手,甩了甩。

“三年前的一巴掌是為了敘白,三年后,是為了文繡和康復中心,好了,孫特助。”她歉然地沖他一眨眼,“我來都來了,不打不合適,只能拜托你老板多擔待,回去和老孟總好好交代了。”

話音未落,謝時暖先一步離開。

孟錦云想要追上去打回來,卻被孫恒阻止。

“我打她你不讓,她打我就可以嗎?”

孫特助很認真地思考了一下道:“沈先生只說如果孟小姐打人要阻止,沒說別的。”

他一手擒住孟錦云,一臂伸出攔住喬媽。

“這位保姆阿姨,謝小姐不是你的工作,請不要做多余的事。”

于是兩人只能眼睜睜看著謝時暖揚長而去。

她沒直接回前樓,而是拐了彎走到前樓廊下,那里立著兩個人。

林柏亭和孟錦繡。

“大嫂,你讓林醫生帶我來就是為了看這一出?”

孟錦繡長衣長褲戴口罩,乍一看像是碧璽公館的保潔。

“你們什么時候到的?”

“和孟錦云前后腳吧,看完全程。”孟錦繡摘下口罩,呼出幾口氣,“大嫂,我雖離得遠,但也聽到一星半點,你和大哥結婚也是被她設計的嗎?”

還真是一星半點,半點不多。

謝時暖搖頭:“她以為是,但其實不是,或者說我讓她相信不是了。”她頓了頓,“但你和四弟結婚確實是被她設計的對嗎?”

孟錦繡慌亂地攏了一下鬢角。

“我……”

“你別害怕,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聽了三弟妹的八卦,有了點猜測,你也知道,孟錦云為了達成目的什么都敢干,對付我是這樣,對付你,想必也不會好到哪里去。”

謝時暖溫柔地看著她,她不叫她四弟妹,叫她錦繡。

“你本該有份喜歡的工作,心意相通的愛人,如果你高興,現在可能已經有了個可愛的孩子,你前半生的坎坷本該在四年前結束。但因為孟家,因為孟夫人和孟錦云,非但沒結束,反倒掉進了更深的深淵,錦繡,你真的愿意繼續忍下去?”

孟錦云搓著口罩。

“不忍又怎樣,我這輩子已經完了。”她含淚抬眸,“大嫂,你發現我被沈延清家暴,于是聯系我,讓我過來看你怎么斗孟錦云,我看了,你很厲害,把她還你的一巴掌又打了回去,所以呢?你希望我就此受到鼓舞和你合作嗎?大嫂,我不是三歲小孩,你不過是覺得有利可圖才來拉攏我,并不是要來救我。”

“我不會上當的!”

“上當?”林柏亭笑道,“孟小姐,如果你真的不想上當,又為什么要答應時暖過來看戲。”

“……”

謝時暖想了想道:“你說的沒錯,我不是來救你的,畢竟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孟錦繡,如果你覺得沈四太太這個身份真的可以熬出頭,那你就當今晚我給你了放了場免費電影,看完了就完了,如果你熬不下去,隨時來找我。”

孟錦繡默了好一會兒才艱難地嗯了一聲,嗯完,扭身跑了。

林柏亭望著她的背影有些遺憾。

“她被孟家養大,對孟家的服從已經刻進骨子里,忍耐對她來講沒那么難,反倒是你讓她背叛逃離,她未必有這個勇氣。”

謝時暖嘆道:“無論如何,她是個難得的突破口。”

林柏亭轉眸:“只是對付孟錦云的話用不著她,你還要對付誰?”

“我還不能確定……只是心里有個懷疑……”

“沈延清?”

“嗯。”她見林柏亭要勸,忙道,“我知道,你肯定會對我說沈延清危險,我一個人勢單力薄肯定動不了他。”

她豎起三根指頭:“我發誓,我真不是要對付他。”

林柏亭壓下她發誓的手,笑道:“好,我不勸,你不用發誓,既然不是要對付他,那你……”

謝時暖嘆了口氣道:“我和孟錦云的對話你聽到多少?”

“不比孟錦繡多,只知道……”他望住她,眸光閃爍,“你和敘白的婚姻沒那么真,即便不是孟錦云設計,恐怕也另有原因。”

“是有些原因……”謝時暖抿唇,“不過這不是重點,我是想說,孟錦云手里的那些東西是個定時炸彈,我雖然擺出姿態逼她不敢曝光,但是她身邊那個保姆很機靈,我覺得維持不了太久,所以,我也得有能要挾她的東西,如果我猜得沒錯,孟錦繡手里可能會有。”

林柏亭了然。

“那只能從長計議了,想要攻破她的心理防線,只邀她看場戲還不夠。”

謝時暖長吁一口氣,笑起。

“是啊,不過今晚我算是安全過關啦。”

林柏亭也笑:“難道不是大獲全勝?”

“勝利的果實有你一份。”謝時暖站定,“居然能把普惠的老院長都請來,我們這個臨時湊起來的草臺班子瞬間專業度拉滿了。”

“普惠這些年一直有做不少老年人的項目,所以我沒費什么功夫,是順應潮流。”

他頓住,深深望住眼前眉開眼笑的紅裙女人,謝時暖是真的適合紅色,這種濃郁的顏色會把她清淡的容顏染出熱烈,美得肆意。

“今天是我第一次聽你彈琵琶,很好聽也很好看。”

謝時暖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我用不好五弦琵琶,后面那曲《霸王卸甲》彈錯好幾個音,還好現場沒有懂行的。”

說話間,一縷長發從她的耳畔滑落,林柏亭下意識抬起手,還未做什么,謝時暖就警惕地退了一步。

林柏亭垂下手:“時暖,你現在對我客氣很多,或許那天在老宅……我真的做錯了。”

“……之前我拿你當朋友,但現在……”謝時暖揪著裙擺,“你讓我把你當做男友預備役……但抱歉,我根本做不到,我沒辦法在心里有一個男人的情況下還和另一個男人曖昧。其實,換做是你,你也做不到吧。”

林柏亭怔住,片刻后道:“是啊,換做是我,就真的做得到嗎?”

他慘笑,“算了,就當……那晚的話我從沒說過,我們退回朋友的位置,好不好?”

男人語氣誠懇,誠懇里帶著乞求,謝時暖難受極了。

“柏亭,你這么好,只要你愿意,一定會有很多好女孩喜歡你,為什么、為什么非要是我呢?”

“那你呢,為什么非要是沈牧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