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司爺,你的小祖宗又來退婚了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只有一個乖女兒

秦婳順順利利地回到了家。

“寶貝,你今天一大早出門了?”

但是單霜還是從蛛絲細節處發現了痕跡。

聽到這話的時候,秦婳心中咯噔了一下,一時之間也沒敢再去搭話,不知道母親是從何判斷出來的。

“你這個輪椅上有泥土的痕跡呀,昨天媽媽給你打掃好的,而且電量也不足了。”單霜果真是個心細的。

秦婳真心未想到單霜能注意到這個,沉默了一會,只能把所有的臟水往秦棋身上潑,“哦……那個早上的時候二哥好像是說要去給我換個零件吧。”

“然后輪椅就弄臟了,一大早我能去哪?”秦婳回答得滴水不漏,絲毫不管不顧身后秦棋幽怨的眼神。

秦棋翻了一個白眼,果不其然下一秒就遭受到了指責,“一大早的,你要換什么零件?不是還有備用的輪椅嗎?再說了你妹妹這輪椅也沒什么事啊?”

“你這孩子,從小就不知道愛惜!”單霜沒好氣地責備著。

秦棋好聲好氣地附和著,“是,從小家里就出了我這么一個敗家玩意,幸好咱家里家大業大,不然早就給我揮霍完了?是不是?”

“你知道就好,不省心的臭小子,你就該向你妹妹學習,乖巧又懂事,從不給家里添麻煩。”單霜是有些捧一踩一的本領在身上的。

這句話秦棋都聽笑了,“倘若真的如此,此時此刻我那聽話又乖巧的妹妹就不應該在床上躺著了吧?”

“哥哥……對不起,是不是你覺得我這陣子給家里添了跟多麻煩啊?我也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想耽誤大家的事情,對不起媽媽。”

禍水被引到了秦婳的身上,秦婳毫不猶豫地甩了出去,這燙手的洋山芋輕輕松松甩了出去。

單霜直接給了秦棋后背一巴掌,“你這臭小子,說什么呢?妹妹現在這樣又不是她的本意,還不是被人暗算的?”

“你小子倒是好,還在這里責怪抨擊起妹妹來,哪里有當哥哥的樣子呀?”單霜單手叉腰,氣不打一處出。

秦婳沖著他做了一個鬼臉,眼神好像是在說:秦棋,你就認命吧,你是斗不過我的!

“媽,我可沒有這個意思,我不過才說了一句話,你怎么那么偏心呢?那丫頭擺明了挑撥我們之間的母子關系呢。”

單霜墊腳對著他腦袋又所以一下,“你在繼續責怪你妹妹試試,我就是偏心,我承認,我無條件地偏袒你妹妹。”

“哪怕是她做錯了?”秦棋一挑眉,又反問。

單霜回答得很認真,“是的,她做錯了,我不會全然支持她,但我會無條件地偏袒她,因為她是我最愛的女兒。”

接著又半開玩笑的來了一句,“至于兒子嘛,太多了,偏心與否也不重要了,知道了嗎?臭小子!”

“媽,你可是有兩個女兒。”秦棋倒不是給秦韻伸張,只是希望他們一家人能夠和睦相處在一起,僅此那么簡單。

秦婳覺得秦棋說這話也是有情可原,笑著應和了一聲,“這個話確實是沒錯,你可是有兩個女兒,三個兒子,都偏心我一人,回頭他們四個聯合起來針對我該怎么辦?”

單霜看著一唱一和的兄妹倆,無可奈何地搖著頭,“你們兩個,串通好的,來給媽媽出難題是不是?”

“對了,說到這個人,我想起來一件事,這個月底你妹妹去要出席一個頒獎典禮,到時候你們有空嗎?”

單霜冷不丁地想起了這茬子事。

秦婳思索了一下,到月底也大概就不到半個月的時間了,按照她吃這個藥的效果來看,不出一個禮拜,她就可以恢復自由身。

只是去看秦韻的頒獎典禮,她實在是覺得沒有必要,“到時候再看吧,如果有時間,我一定去。”

“說是什么明星如云,剛好手上有幾張票,我們要是想要過去湊熱鬧,也是可以的。”單霜笑意盈盈地說著。

秦棋看了一眼秦婳,看不出來具體是在想些什么,“媽,到時候她的身體不見得會好,我們去就行了。也別折騰她了,讓她休息會吧。”

原本想要休息,卻又被突如其來的事情給打破安寧。

“時海的兒子失蹤了。”

接到司承琛的電話,第一句就是這個。

秦婳微微皺眉,“失蹤了?確定不是自導自演的一出戲?”

“暫時不清楚,目前王小雪找到了我們,表明如果可以找到她可以只要五百萬,給我們打個對折。”

她輕笑了一聲,滿是謊話的人說這種話,她是一個字也不信的,“降低五百萬?看來對兒子還是有心的。”

“只是她兒子丟了,不應該去找警察么?找我們做什么?我們又不是警察。”秦婳覺得王小雪也是奇怪。

不僅僅是秦婳這么認為,司承琛的想法亦是如此,上一次他安排墨寒把孩子帶走,王小雪不急不忙的。

這一次孩子失蹤了,就著急忙慌成這樣?反差之大,實在沒辦法不引起別人懷疑。

司承琛聲音清冽,緩緩開口,“有可能是舒芳帶走了孩子,到目前為止時海好像并不知情,但這一切都是王小雪的片面之詞,沒有什么說服力。”

“但是王小雪打電話的時候,整個人都很慌張,甚至可以感覺到她的害怕情緒。”

秦婳腦海中飛速地運轉一些事情,想了很久,“有讓人去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么?”

“查了,和上次我們接走小孩的情形一樣,有人按照正常流程接走了小孩。”司承琛查來的結果就是這樣。

秦婳覺得這小孩怕不是智商有什么問題吧?怎么老是會跟陌生人離開呢?

她無語凝噎,想了想,能夠遺傳到時海,這樣的智商也不奇怪,只是……王小雪這股子聰明勁是一點沒教給孩子啊。

“那你現在怎么想?要幫著她去查?”

司承琛聲音傳來,“可以幫,她無論是真是假,都有意圖,可以一探究竟,看看到底葫蘆里賣的什么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