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完蛋,我被韃子包圍了 > 第四百八十三章 火器終于到了!

數日之后,常揚武還沒有從福建傳回來消息,京城的第一批火器確實被一路送到了南京。

采石磯畔,數十艘漕船穩穩的停在了碼頭之上,一名將領躍上了碼頭,快步來到了朱辟邪的面前。

“末將陳滄參見大將軍!”

參將陳滄向著朱辟邪躬身施禮道,“末將奉命,押運第一批火器,共計火炮六十門,火箭六十架,燧發火槍一萬支,炮彈火箭彈各六千發,制式子彈五千箱,火藥五萬斤,悉數都在船上,請大將軍查驗!”

朱辟邪笑道:“好,陳滄,辛苦了,我們等這一批軍火,可是等的眼睛都酸了,老廖、嗣沖,你們帶人去清點數量。”

陳滄遲疑了一下,低聲道:“大將軍,太子殿下有旨……”

“哦?什么旨意?”

朱辟邪問道。

陳滄連忙答道:“太子殿下說,陳滄,押送輜重前往南京,到了南京就別回來了,留在南京,給大將軍做個幫手,火器局警戒的事務,交給別人就行!”

“哈哈哈……”

朱辟邪大笑道:“好,好得很啊,我正愁手底下人手不夠用呢,你自己說罷,江防水師、金陵鎮還有南京十衛,想要去哪里,自己選,選好了告訴我就行!”

“那還用說,自然是去金陵鎮了,嗣沖大哥可是在金陵鎮呢!”

陳滄陪笑道:“有我們倆在,那金陵鎮就是鐵板一塊,誰都休想插手進來!”

“可是,我不想讓你去金陵鎮!”

朱辟邪淡然道。

陳滄臉色一滯,愕然道:“大將軍,您不想讓末將去?這、這調教軍鎮可是咱們神機營最拿手的本事啊,而且,嗣沖大哥也的確需要幫手啊……”

“不行就是不行!”

朱辟邪淡然道:“今天清點物資,明日休息一天,后天,就給我到江防大營報到,就任江防水師參將,未來,你就是江防水師大營的急先鋒!”

“老大……”

陳滄差點哭了,郁悶道:“我可是陸軍將領啊,水師決戰,我哪里懂啊……”

朱辟邪冷哼道:“廢物,這么點難度就把你嚇到了?有我在,你怕什么?不會,那就老老實實的在我身邊跟著我學,況且,你是最熟悉火器戰法的,現在的江防水師懂得操控火炮的人太少了,正好需要你來給我負責水師的火器訓練!”

“可是……”

陳滄還想再說話。

朱辟邪喝道:“閉嘴,再敢廢話,老子就把你退回去,到時候換個人來!”

“末將遵命!”

陳滄聞言,心頭猛然一顫,連忙答應道,笑話,真的要是被大將軍退回去了,那太子殿下,還不得把自己的皮給扒了?

朱辟邪微微點頭,接著說道:“你帶來的這兩百兵力也都留在江防水師吧,回頭我讓兵部行文,將他們全部都轉入江防水師!王嗣沖!”

不遠處,王嗣沖連忙跑了過來,笑道:“大將軍,有什么吩咐?”

朱辟邪冷哼道:“這僅僅是第一批物資,最多一個月,第二批物資就會送到,到時候,不會少了金陵鎮的,傳令下去,四十門火炮四十架火箭三千支火槍,以及相應的彈藥,留在江防水師,其余的撥付給金陵鎮!”

王嗣沖急聲道:“大將軍,您這未免太偏心眼了吧?如今金陵鎮的兵力基本上都已經到位了,正是需要加強訓練的時候,您一下子將火炮火箭盡數扣下,那我還怎么訓練?”

朱辟邪沉聲道:“一個月?你認為一個月的時間,金陵鎮的這些新兵蛋子能夠掌握最基本的訓練?他們的體能、軍紀以及斗志起碼需要兩個月的時間方才能夠達到一定的水準,現在就讓他們訓練槍械火炮,那就是害了他們!況且,我之所以將這么多的火炮火箭留在江防水師,可不是為了訓練的!”

王嗣沖愕然道:“那、那是為了什么?難不成您還打算讓他們給您下崽兒啊……”

“下崽兒不至于,但是我需要更多的火炮火箭,在水師之中做實驗,收集火炮火箭的在水戰之中的各項數據,需要嘗試著將我們的火炮火箭撞倒水師戰船上,沒有火炮火箭實戰炮擊,我們怎么確定這些戰船足夠結實?”

朱辟邪喝道:“如果大戰之中,我們戰艦上的火炮齊射,巨大的震動直接將戰艦給撕裂,那不用對手打我們,江防水師自己就先趴下了!”

王嗣沖登時不說話了,朱辟邪恨鐵不成鋼的喝道:“你怎么就一點長進都沒有,如果照著這樣下去,不要說趕上李定國,早晚都要被揚文揚武兄弟給超過去!滾去清點物資!”

在朱辟邪心里,水師的位置比之金陵鎮要重要的多的多,甚至也只有京營六鎮方才能夠跟水師相媲美,畢竟,打造一個百戰精銳對于朱辟邪來說,不是什么難事,甚至讓王嗣沖等人照葫蘆畫瓢,訓練出來的精銳也絕對能夠算得上一流的戰力了。

可是水師不一樣,如今的水師,要戰艦沒戰艦,要火炮沒火炮,要精兵沒精兵,甚至連個合適的將領都沒有,不得不將陳滄這個神機營的宿將給扣在水師大營。

最起碼,陳滄肯干事,能干事,而且還是自己的嫡系,用起來順手啊,哪怕是陳滄不諳水戰也不要緊,只要他肯用心,自己將自己的了解的海戰戰略戰術交給他,那陳滄就差不到哪里去。

人的問題,能夠解決,可是戰艦的問題,想要一蹴而就,那可是難如登天了,即便是朱辟邪也撓頭不已,他又不是專門的造船工程師,所了解的也就是一個皮毛而已,只能自己畫下一個方向,讓工匠們去一點點的嘗試。

而第一個嘗試,那就是火器局的巨炮跟現有戰艦的結合,將火炮撞倒手中的戰船之上,這些戰船是不是能夠經受得住這巨大的震動!

沒有足夠的測試,誰也不敢保證,這些戰船在炮戰之中是不是能夠承受得住連續不斷的高強度沖擊!

朱辟邪喝道:“來人,去給公輸靜才送信,明日,請他帶著一些工匠會同慕容濤先生前來江防水師,我有事情請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