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我,純陽之體,開局成為魔女爐鼎 > 第186章 南山郡都

公子,經過我夏家多方打探,終于發現了一絲疑似此人曾到過的地方。”

一周后,在夏芷晴的陪同下,林凡來到夏家議事大廳,那連同清風鎮其他勢力,吞并了尤家財富的夏青流顯得意氣風發,當瞧見林凡來時,他立即收斂氣勢,恭敬地沖著青年說道。

說吧。

林凡微微頷首,一周時間能打聽出些許消息,倒是讓他對夏家有些刮目相看。

畢竟。

夏家僅是一座小鎮中的大勢力,族內最強者,也不過才區區洞天后期巔峰。

這樣的修為,在東神島,可算不得太強。

“此人,曾在南山郡居住過多日,且拜訪過南山器宗,后來就下落不明了。”

哦?

林凡眉頭一挑,世間,當真有這么巧的事不成?

他才準備離開夏家前往南山郡,朱家家主就現身南山郡,并且,還去了他想去的南山器宗。

“公子,南山器宗乃是我東神島諸多勢力之中,最擅煉器的勢力,平日桀驁囂狂。

此人拜訪南山器宗,后被一位器宗長老直接趕了出來,當時還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故才讓我夏家打聽到了此消息。”

原來如此。

林凡暗暗地點了點頭,他不知道那朱家家主到底拜訪器宗所為何事,但他卻明白,這南山器宗,不管是為了赤霄劍的進階,還是為了調查朱家家主目的,他都必須得去一趟才行。

“多謝。”

林凡微微拱手,這是他自進入夏家以來,頭一次對夏家的態度有所改變。

畢竟。

這夏家給他的第一印象可不太好,若非夏芷晴這周以來日日博好感,若非夏家真給他帶來了些許實質性的線索,他恐怕會直接不辭而別。

“公子客氣了。

對了,您現在應該要前往南山郡了吧?”

有事?

林凡看了看夏家家主,淡聲問道。

“承蒙公子出手,我夏家近日收獲頗豐。

這是從尤家收出的兩成財富,經清風鎮眾多勢力決定,特來獻給公子。”

見狀。

林凡微瞇著眼,認真地看向夏青流,開口道:“你是打算讓我為你們抵擋元初宗強者的問罪?”

夏青流渾身一顫,眼瞳中掠過一抹驚駭,不禁暗道眼前此子聰慧無雙,他甚至還未道出實情,對方就已洞悉了他們的想法。

“不敢隱瞞公子,那尤家曾和元初宗有所合作,負責運輸一些海上特產特供給元初宗,故才建立了私交。

我們滅了尤家,待得元初宗高手前來收繳特產時,只怕,只怕……”

林凡瞥了一眼夏青流遞過來的戒指,這戒指屬于無主之物,誰都能夠查看,只見他操控一縷靈力探入其中,在瞧見戒指中的儲存時,暗自驚訝,這尤家,還真夠壕橫的啊。

思忖了片刻,林凡從戒指中取出一枚令牌,令牌上赫然刻畫著兩個古篆——劍廬。

“待那元初宗高手來時,便將此令交出來。

那廝若是識相,自會離開。

倘若執意要對你們下手,那便捏碎此令,我自會知曉。

當然,就算我知道了,你們該被解決,還是會被解決掉。

頂多,以后我幫你們報仇罷了。”

夏青流聞言,連忙恭敬行禮,顫顫巍巍地接過令牌,道:“多謝公子!”

青年淡淡地應了一聲,剛欲踱步離開,卻是又被夏青流叫住,他那俊美的臉上,掠過一抹不耐,“有事就一并說完。”

夏青流干咳一聲,知道林凡慍怒了,連忙說道:“公子此去南山郡,人生地不熟。

不若將芷晴這丫頭帶在身邊,也能為你做個向導。

公子不知,這丫頭乃是南山武宮的學員,常年于南山武宮修行。

她對南山郡的了解,可以說是僅次于對清風鎮的了解。

有她為你做向導,定會讓你省事不少。”

哦?

林凡看了看夏芷晴,后者俏臉微紅,迎著青年的目光,與之對視,道:“林公子,武宮內也有一些出自南山器宗的學員,若您真想了解那人到底找了哪位長老,我應該有機會幫到您。”

如此,那便有勞了。

林凡點了點頭,他雖對夏芷晴的印象一般,可對方都這么說了,他自然不會拒絕。

事實也如夏青流說的那樣,如果真有夏芷晴領路,的確能省他不少事。

“什么時候出發?”

隨時可以。

看著林凡和夏芷晴離開的身影,夏家大長老輕聲道:“芷晴這丫頭若真能和這小子拉上關系,對咱們夏家,勢必會有巨大的幫助。

家主,您就真不考慮,讓芷晴去……”

“這小子并非常人,他若真對芷晴有意思,我自然會暗中推波助瀾。

只可惜,他對芷晴,似乎完全將之視作了工具人一般,并沒有那方面的心思。

倘若真讓芷晴有意地與之親近,只怕會適得其反。

這樣正好,有此令在,即便是面對那元初宗強者,我清風鎮,亦可無憂。

尤家能做的生意,我清風鎮夏家,難道就做不得了嗎?”

家主英明。

……

踏云駒,七階巔峰妖獸,擅長途奔襲,有著日行萬里的美譽,這是南荒大陸諸多勢力善用的坐騎之一。

即便是到了海外東神島,也不例外。

這次出海,林凡沒有帶上自己的坐騎——九階妖獸【雷翼穿云鷹】。

十天時間過去,二人終是看到了南山郡都。

南山郡都城,在林凡眼中展現出了其獨特的韻味。

隨著踏云駒逐漸接近,城墻高聳入云,青石砌成的墻面經過歲月的洗禮,顯得斑駁而沉穩。

城門上方懸掛著一塊巨大的牌匾,上書“南山郡”三個大字,字跡剛勁有力,透露出一股悠久的歷史氣息。

城外,一條寬闊的護城河環繞著整個郡都,河水波光粼粼,映照著天空的蔚藍和飄過的朵朵白云。

一座座拱橋橫跨在河面上,連接著內外的交通,橋上行人絡繹不絕,馬車轔轔,一派繁忙的景象。

進入城內,林凡感受到了城市的繁華與喧囂。

街道兩旁的建筑錯落有致,風格各異,有的檐角飛翹,有的石柱雕花,每一處細節都顯示出精湛的工藝水平。

商鋪的招牌掛滿了街頭巷尾,各種顏色和字體構成了一幅幅生動的畫面,讓人目不暇接。

市民們穿著各式服飾,或華麗或樸素,臉上洋溢著滿足和安寧的表情。

小販們的叫賣聲此起彼伏,與顧客的討價還價聲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市井音樂。

孩子們在街頭追逐嬉戲,他們的笑聲清脆悅耳,給這座城市增添了無限的生機與活力。

其中,城中心那一座高塔最為顯著,林凡順著高塔望去,耳邊頓時傳來夏芷晴的解釋。

“那是南山郡都最具代表性的建筑,武宮塔,傳聞只要能在三十歲前登臨武宮塔第九層,便可得到南山武宮豐厚的獎勵。

可惜。

武宮塔建立至今,尚未有人真正進入過第九層。”

“姑娘,你這消息可是落后了啊。

就在不久前,這武宮塔第九層,便有人踏足了。”

不可能!

聽著身邊路人的話,夏芷晴神色一變,連忙否定道。

身為南山武宮的學員,她可太清楚這武宮塔有多困難了,別說是第九層,倘若誰能登上第七層,就已能在南山武宮內稱之為絕世天才了。

“怎么不可能。

告訴你吧,那登上武宮塔的人,并非東神島之人。

而是內陸八大神宗之一,神霄宗的天才,沈傲雪。

嘖嘖,此女僅憑十八歲不到的年紀,便成功登頂,不僅在南山郡引起軒然大波,更是被南山武宮直接任命為榮譽學員。

聽說,她還是上一屆的十杰首席呢。”

沈傲雪?

竟然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