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我的江湖往事方巖秦紅菱 > 第259章 快一點!

沒有人可以隨便推開曹夢圓的廂房門,正如沒有人敢隨便推開曹龍辦公室的房門一樣。

還好,這對兄妹都不會計較我的冒犯。

當我推開門的時候,曹夢圓就看到我了。

我原以為她會流露類似幽怨的眼神,然后再對我一通埋怨。

畢竟我放了她的鴿子。

不過并沒有,看到我的瞬間,曹夢圓既沒有白眼埋怨,也沒有歡呼雀躍,只是揚起嘴角笑了一下。

神情非常自然,像看到一個久違的老朋友一般。

而后關了音源,拿著麥克對我說道,“親愛的客人,我又學了一首新歌,請問您有沒有興趣傾聽一下?”

我也笑了一下,然后使勁點點頭。

就這樣,曹夢圓重新打開音源,從頭開始演繹這首【至少還有你】。

而我,則隨手拿過一瓶啤酒,愜意的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一邊喝著啤酒,一邊享受著耳朵的洗禮。

我怕來不及~

我要抱著你~

直到感覺你的皺紋~

有了歲月的痕跡~

直到肯定你是真的~

直到失去力氣~

為了你~

我愿意~~

......

這首歌很好聽,也很火,從港臺那邊傳回來之后,很快就風靡了大陸的各個角落。

我自然也會唱,然后在曹夢圓吟唱的時候,我也會張嘴輕和兩句。

注意到我輕聲附和后,曹夢圓從高凳上走了下來。

然后坐到我腿上,摟著我脖子,將話筒放在我們兩個的頭顱之間。

我會唱不假,但五音不全,和曹夢圓的完美演繹比起來,堪稱車禍現場。

曹夢圓很會遷就我,哪怕我唱成這個吊樣,她也不笑場。

一曲完畢之后,曹夢圓問我,“怎么想起來興隆了?”

我摟著她的細腰,笑道,“來完成我們的約定了,遲到了兩天,抱歉。”

“屁!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來找曹龍要女人的。”

我面露無奈,“既然謊言能讓我們都開心,你干嘛要戳破呢?就算不借女孩,我也準備來一趟的。”

曹夢圓咯咯笑了一下,“這么說,怪我咯?”

我一本正經的點點頭,“道個歉吧!”

曹夢圓非常配合的回道,“對不起。”

我笑了,“我不要你的對不起,再唱一遍吧!唱完回去睡覺,這兩天累死了,等會剛好補個覺。”

曹夢圓很聽話,隨即又唱了一遍。

趁著這幾分鐘的功夫,我又喝了兩瓶啤酒。

她唱完,我喝好,然后攜手走出了廂房。

騎上機車,我載著曹夢圓前往不遠處的別墅群。

這次沒有碰到房東夫婦,雖然不用打招呼了,但總感覺少了點什么。

來到三樓,不用曹夢圓囑咐,我換上拖鞋找到睡衣,徑直走向了洗手間。

不一會,曹夢圓也走了進來。

別看曹夢圓的造型,以及言行舉止都給人一種小太妹的既視感,其實她對男女情事的看法很素。

換做楊盈盈,這么多天不見,一準擁著我奔赴大床了。

洗澡?

等會吧先。

但曹夢圓不會,哪怕光溜溜的一塊洗澡,她首先想到的是讓我給她搓背。

女人洗澡向來很慢,我簡單沖了一下就走出來了,留下曹夢圓一邊輕輕哼著曲,一邊慢悠悠擦洗著身子。

這兩天實在有點乏了,不等曹夢圓躺到床上,我就閉上眼睛睡著了。

讓我沒想到的是,曹夢圓竟然沒有打擾我。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房間里的燈已經亮了,曹夢圓拿著她的小臟辮,在我臉上劃來劃去的,另一只手把.玩著我的鈴鐺。

見我睜開眼,曹夢圓咯咯笑道,“你睡覺可真沉,電話都響好幾次,都沒有吵醒你。”

之所以睡這么沉,我覺得跟環境有關系。

昨晚睡在咖啡館的時候,我睡眠就很淺,有一點動靜就能驚醒。

但在這個別墅里,我不用擔心安全問題,睡眠自然就深了。

“誰打的電話?”

“曹龍打的,問我們什么時候起床,他喊我們過去吃飯。”

“現在什么時間?”

“八點半。”

我看著曹夢圓,似笑非笑問,“起?”

曹夢圓點點頭,“起。”

嘴上說著起床,可她的玉手卻沒有撒手的跡象。

曹夢圓沒有崩住,咯咯笑了起來,“為什么你每次起床的時候,都這么硬.邦邦的?”

我也沒有崩住,然后將曹夢圓壓在了身下。

先是抱著啃了一會,然后曹夢圓在我耳邊輕語,“你快一點。”

我點點頭,笑著對她說,“放心,這個是我的拿手好戲。”

接著,我將她的睡裙上撩,褪去里面的衣物,再一點一點的入.侵......

就在我加快速度的時候,曹夢圓連連打了我兩下,嗔道:“我是讓你快一點結束,不是讓你這樣快一點。”

我略顯無語。

姐哦,你是真不懂啊,無論是哪一種快一點,都需要......快一點。

我也有點后悔了,曹龍那邊飯店都安排好了,我卻抱著曹夢圓干仗。

可來都來了,總得留下點什么吧。

然后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捂著曹夢圓的嘴巴,開始了橫沖直撞的進.攻。

快是快了,不過曹夢圓不樂意了。

事后,氣得她連續打了我好幾下。

“行了,別打了,趕緊穿衣服,你哥估計都等急了。”

曹夢圓傲嬌的毛病又犯了,將頭扭向一邊,哼了一聲,“我就不穿!”

我咧了一下嘴,摸一下頭,跺了一下腳,眼中盡是無語和無奈。

我知道她為什么搞這一出,還是因為我沒有顧及她的感受。

她喜歡那種細水長流的緩慢感,而且她來感覺的時間比較漫長,估計要半個小時后,整個人才會變得興奮。

關鍵曹龍已經在酒店等著了,你讓我慢慢捅半個小時?

“你穿不穿?不穿我就扛著你過去!讓你光著屁股吃飯。”

曹夢圓咯咯笑了起來,“好啊!我一直都想光著身子跑一圈呢!”

我一手扶額,再次敗下陣來。

我妥協,擠出笑臉問她,“那你說,怎么樣才肯穿?”

曹夢圓眼眸閃過一絲狡黠,“你幫我穿。”

我連續點了好幾下頭,臉上一副無語至極的表情,“曹夢圓,你都多大了,還裝小孩是吧?我他媽又不是你爸,干嘛要.......”

沒等我說完,曹夢圓清脆的喊了一聲,“爸!”

我先是一呆,然后顧自笑了起來。

靠,服了!

“先穿哪個?”

我撿起地板上的衣服,沒好氣說。

“你撿哪個我穿哪個。”

我雖然脫過不少女人的衣服,但幫人穿還真是第一次。

曹夢圓還算配合,主動伸出胳膊腿。

本來就沒幾件衣服,三兩下就穿好了。

不過曹夢圓要穿長靴,又讓我幫她套了一雙襪子。

以前我還真沒有發現,她的一雙小腳是真好看,非常的瑩白,像一塊晶瑩剔透的玉石。

腳趾也很可愛,一根根粉嫩嫩的。

腳指甲涂抹的大紅色,也不覺得妖艷了,只覺得有一種說不上來的美感。

嗯,這美足,下次也讓它干點活。

穿戴完畢后,曹夢圓還說她要化個眼影,不過我沒同意,直接把她拉出了房間。

還墨跡呢!

等你化好妝,黃花菜都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