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233章 道上的人,沒得選

青龍喉結滾動了兩下,艱難咽下嘴巴里的口水,眼神中帶著一縷卑微的哀求之色,“能,能不能不選擇朱雀。”

“嗯?”陳東挑挑眉,玩味地看著青龍。

“白,白虎。”頂著巨大的壓力,“白虎是我們四人最強的。”

“殺了他相當于斷了青幫一臂!”

“我想聽的不是這個。”陳東倚在墻上,當一個合格的吃瓜群眾。

吃瓜,是人與生俱來的興趣愛好。

就像每個村子的村口,都是傳播速度最快的情報機構。

沒有她們不知道的事情。

青龍難得臊紅臉,那么大的塊頭,說出的話陳東豎起兩個耳朵都聽不到。

“你沒吃飯啊?”陳東調侃。

“我,我喜歡朱雀。”青龍提高了一點音量。

白虎:???

不是,哥們你喜歡朱雀,就要我給她擋刀子?

我可是為你擋過刀的啊。

好好好,你這樣玩是吧。

咱們來世可做不得兄弟了。

“朱雀這么優秀的女子,喜歡很正常。”陳東點點頭,跟青龍拉家常,“怎么不去追?”

“追,追過的,她眼光太高,說只有港城的王才能入得了她的眼。”

陳東摸摸鼻子,好家伙,這姑娘胃口不小啊。

“行。”陳東嘿嘿一笑,“我向來有成人之美,朱雀留給你。”

“白虎,我殺定了!”

看著陳東修長背影消失在濃濃的夜色中,青龍十分痛苦,抱著腦袋蹲在地上,拳頭一下一下砸在自己臉上。

命只有一條。

要想活下來,只有拿別人的那條命來續自己的命。

上一次,是朱瑞換他的命。

這一次,是白虎換朱雀的。

忽地。

青龍猛然抬頭,死死盯著斑駁的墻壁,樹的影子照在上面,隨風扭曲,像是一只張牙舞爪的惡鬼。

他站了起來,撞向墻壁。

但!

他又剎住了,無力地倚在墻壁上,身子緩緩滑落。

人一旦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當他為了活命跟陳東達成交易的那一秒開始,他再也沒有必死的決心。

......

兩天后,傍晚。

大雨滂沱。

白虎獨自撐著一把黑色的大傘走在空曠的街道上,密集的雨滴不斷砸下,在地上濺起無數白色的水花。

可是這糟糕的天氣并沒有影響白虎的心情,他神情放松,沒有了在白青身邊的嚴謹和凝重,吹著口哨。

感受這份自由和即將見到的欣喜。

路過一間店鋪,白虎走過又退了回來,這是一家兒童玩具店。

收傘,進屋。

半蹲著,白虎認認真真給家里兩個小寶貝挑選禮物,女兒喜歡水晶球,兒子喜歡變形金剛。

挑了幾款好看的,結賬走人。

走過幾個街道,白虎拐彎進了其中一個中檔小區。

“叮咚,叮咚。”

屋門被打開。

剎那間,從屋子里沖出兩道身影,直奔白虎而來。

“爸爸,爸爸回來啦。”

“爸爸,我好想你啊。”

兩個不過五六歲的兒童撞進了白虎懷里,膩歪個不停。

白虎強有力的臂膀一左一右抱起兩個孩子,各自親了一口,放在沙發上,道:“看,爸爸給你們買了什么禮物?”

“哇,水晶球!愛你呦,爸爸。”

“變形金剛,超酷的,老爸,你太牛了!”

白虎在沙發上跟兩個孩子玩了一會兒,這才進了廚房,廚房內,一個長相大氣溫婉的女子正在做菜。

炒的菜和人都是秀色可餐。

白虎鼻頭有點發酸,走過去,大手摟著女子小腹,將下巴墊在女子香肩上,贊美道,“好香啊。”

不知道他說的菜還是人,又或者兩者皆是。

女子用后肩輕輕撞了一下白虎結實的胸膛,“哎呀,別鬧,菜要糊鍋了。”

“不,我就想抱著你。”白虎閉著眼睛,在女子耳邊呢喃道,“不知道為什么,這兩天右眼皮老是跳,心里有股不安的感覺。”

“可能在下一次幫派火拼中,就會死掉吧。”

“瞎說。”女子轉身,手掌捂住白虎的嘴唇,眼里滿是愛意看著他,“我不允許你胡說。”

“你是最棒的!”

“青幫在港城那么多年,沒人能打敗你們。”

“兩個孩子明年就上小學了,你要去開家長會的。”

白虎抿嘴一笑,在女子臉上吻了一下,變戲法的從手中拿出一根鑲玉造型好看的金鏈子,展開在女子眼前。

女子嬌嗔一下,“不是說了別亂花錢,給兩個寶貝存著。”

“對你,不叫花錢。”白虎寵溺地摸了摸女子的腦袋,又親了一口才離開廚房,“平平,安安,快點洗手一會兒吃飯咯。”

與此同時,對面的一棟樓,窗簾緊閉,只有一條縫隙。

兩個男人拿著望遠鏡將白虎家的情況盡收眼底。

青龍整個身子都在顫抖,心里很不是滋味,嘴巴里滿是苦澀的味道。

他眼眶通紅,多次抬頭看向陳東,嘴巴張了張,沒敢說出來。

陳東也是心情沉重,要是林可兒沒死,或許現在...

“噗通!”

忽地,青龍突然跪下。

“東,東哥,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殺白虎好不好。”

“您,您也看到了他有著幸福的家庭,兩個孩子還小...他們不能失去父親。”

陳東冷漠低下頭,看著以頭嗆地的青龍,寒聲道:“那你有沒有想過,我們野火幫的小弟有很多人也擁有這樣和未來會擁有這樣幸福的家庭呢。”

“道上的人,沒得選。”

青龍泣不成聲。

“我能讓白虎回來吃飯,與妻子纏綿,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這么些年,青龍賺的錢,夠他的妻兒一輩子無憂了。”

“若是,你覺得慚愧,你可以將你那份錢打到白虎賬戶里去。”

陳東一腳踢開青龍,“你要想擺脫懷疑,趕緊滾吧!”

門開,一道光從縫隙擠了進來,照在白虎的背上。

雨,沒有減小,反而更大了。女子依偎在白虎身邊,輕聲呢喃,“今晚不能不回去嗎?”

白虎搖搖頭,長嘆一聲,“港城道上現在亂得很,我們不在,青叔心里會不安。”

女子是知書達理的人兒,赤著玉足幫白虎穿好衣衫,隨后踮起腳尖與白虎接吻。

白虎摸摸她的腦袋,“照顧好孩子。”

“你放心,我在。”

白虎下了樓,重新撐著黑色大傘走在空曠的街道上,街道人很少,商鋪大門緊閉,寬闊的街道上偶爾會有汽車駛過,濺起一片銀白色的水花。

他的對面,緩步走來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