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我死當天顧總和白月光訂婚了莫念初顧少霆 > 第182章 你確定你未婚

莫念初笑了。

她笑得嘲諷又凄涼。

“我想要你的心,你給嗎?”

“我的心早就給你了。”他握著她的小手,放到他有力的心跳上,“你聽,它在為你跳動。”

莫念初厭惡地抽回自己的手。

不屑的冷笑,“我看不見。”

他微微蹙眉。

她想要的是他跳動的心臟?

他可以給她。

只要她喜歡。

“現在嗎?”他從床上柜上拿起一把水果刀,冰涼的刀尖沖向了自己的胸口,“我可以給你。”

看吧。

顧少霆就是這么瘋。

如果她說要,他是不是下一秒就把刀子捅進自己的胸膛?

他可以捅進自己的胸腔,是不是也可以捅進她的胸膛?

她不要跟一個情緒不穩定的瘋子在一起。

“顧少霆,你覺得這樣的你,我敢要嗎?”

“那你想要什么樣的我?”他無奈地望著她,他都可以把命給她,她還想要什么,“你說。”

她不想說。

她沒有和他聊這些的興趣。

“你不覺得我們這樣的相處,很變態嗎?”

一個拼命的想逃。

一個死命的硬追。

“顧少霆,這個世界上是不是女人都死光了,你非要跟我糾纏不清?”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沉湎于這難以言說的情感之中。

他不是沒有更好的選擇。

只要他招招手,想爬他床的女人,前赴后繼。

可自從他和她有過那么一次后,他的心便如同被某種神秘的力量牽引,再也難以自拔。

他承認,自己或許有些偏執。

但這種偏執并非無理取鬧,而是內心深處,對那份難以解釋的感覺的渴望和執著。

他們今生一定要在一起,才行。

“是。”

他聲音粗啞,喉結滾燙。

連喘息都透著不會放過她的氣息。

莫念初:……

真是瘋了。

情事不美好,但結果是一樣的。

他的占有令她難以抵抗。

結束后,他緊緊地抱著她,仿佛她要飛走一般。

“我知道你找魏國富是為了你父親的病,但你找錯人了,他不會直接聯系到羅斯福醫生,他也不過是一個中間人的中間人而已。”

莫念初緩緩地掀起了眼皮。

顧少霆是怎么知道這事的?

不重要了。

他向來是手眼通天。

要不然,今天他也不會出現在那里。

見她不說話,他摁著她的身子翻過來,讓她看著他說,“想見羅斯福醫生,很簡單,我可以幫你。”

他說他可以幫她。

她猜他一定是帶著條件的。

“條件呢?”

“什么條件?”他眉心微蹙。

“顧總幫我,難道沒有附加條件?比如說,讓我陪睡,讓我做你的地下情人?又或是……”

他不悅地打斷了她的話。

他還沒有那么卑鄙。

“如果我有條件,我大可不用幫你。”他很懷疑,他以前是不是跟她有仇,她對他如此大的偏見,“我是真心的,而且在江城,只有我可以見到羅斯福醫生,你找誰都不行。”

他的話。

堵死了莫念初面前所有的路。

她只能有求于他。

“顧少霆你……”她內心是很拒絕他的幫助的,但現在看來,除了求助于他,似乎也沒有別的辦法。

“你,真的可以……無條件地幫我?”

“這還有假。”他起身從床頭柜上拿過手機,撥了一個電話。

他說的是法語。

莫念初聽不太懂。

他聊了很久。

久到她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碎雨點一般的吻,落到她的唇邊,眼睛和鼻頭上。

她掀起濃密的睫毛,看到的是一張放大的俊臉。

“你又親我。”她的小臉皺巴巴的。

男人心情頗好地笑了笑,“我已經聯系好羅斯福醫生了,下周二,他會來一趟江城,到時,我們去見他一面,你跟他詳細談談。”

莫念初心口一陣興奮。

蹭的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

“真的?”

他寵溺地揉了揉她的頭頂,“千真萬確。”

“太好了。”

“現在不生我氣了吧?”他其實不想用強的,但是他有時候確實控制不好自己的脾氣,“我幫你是真心的,我喜歡你也是真心的。”

莫念初不想聊感情。

他是什么樣的人。

她最有發言權。

見莫念初沒有反應。

他又把她抱進了懷里,“你回應我一下嘛,你試著喜歡我一點,好不好?”

“顧少霆,我們又不合適,別說這個了。”她很煩。

“怎么就不合適了?我未婚你未嫁……”

莫念初抬手打斷了他的話,歪頭睨著面前的男人,“你確定你未婚?”

這話把顧少霆問住了。

他丟失了部分記憶。

難不成那丟失的記憶部分里,有他的婚姻?

可是關韋并沒有告訴他啊。

“我……”他無法回答。

莫念初輕笑了一口,推開男人,扯過自己的衣服,慢吞吞地穿好,“我覺得顧總你,真的應該好好的找找自己的過去,或許到那時,你就不會跟我糾纏了。”

“我的過去?”他抬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不解地蹙眉,“你了解我的過去?”

“我跟顧總素不相識,怎么會了解你的過去。”她收回自己的手,起身下床,“謝謝顧總幫我聯系羅斯福醫生,那咱們下周二見。”

“我送你。”他緊跟著她也下了床。

她本意是不想讓他送的。

但是他堅持,她也沒跟他硬碰硬的來。

一路上。

顧少霆單手執著方向盤,右手握著莫念初的小手。

他這副喜愛的樣子,有點讓她生理上不適。

剛跟他結婚那會兒。

她幻想過跟他做各種各樣浪漫的事情。

早晨一起去跑個步,晚上一起牽手去遛個彎。

他會陪她去游樂場,做摩天輪,旋轉木馬,拍各種好看的照片。

她也會陪著他去打高爾夫,跟他的朋友談天說地。

事實卻是,他從來不會把她帶到人前去。

他看她的目光中,也永遠透著涼薄和厭惡。

她一輩子就愛過這么一個男人,結果這個男人把她傷得遍體鱗傷。

讓她對婚姻失去了信任,對未來失去了憧憬。

這樣的顧少霆,她怎么能說服自己跟他重新開始呢。

哪怕是為了沐沐,她也做不到。

跟他成為朋友,已經是她最大的寬容。

車子在莫念初的小區樓下,緩緩停下。

還是父母留下的那間破舊的小房子。

車燈掃過,樓道門口的男人,看到車子,便走了過來。

透過車前的玻璃,他看到了坐在副駕駛上的女人。

錢柏舟臉色有些難看。

“柏舟哥,你怎么來了?”莫念初下車。

“媽讓我來接你去家里吃飯。”

二人說話的功夫,顧少霆推開車門,從駕駛室走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