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系統:瘋了吧,你在漂亮國撿漏?無廣告彈窗 > 第1803節 不該談虎色變

平息了林凱拉的擔憂,張景帶上一個雙肩包,使用保姆汽車到肯尼迪國際機場。

麥克留下,張景戴上口罩、面罩,一個人取票,一個人過安檢。

黑水病D、變異嗜酒病,如無必要,張景不想被感染,健康藥劑不僅貴,還用一支少一支。

最初是五十支,能少用就少用。

不過,老外看到張景戴口罩,本能自動遠離,甚至有人做出侮辱性手勢。

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原因有很多。

原因之一自然是因為黃皮膚。

原因之二是因為西方人思路跟D區人不一樣,他們認為,生病了才應該戴口罩,戴口罩說明身體有毛病,身體有毛病就不應該出來坐飛機。

前面說過,因為正治正確,黃皮膚在盟區受到的歧視越來越多,這事張景也沒辦法,唯有無視種族主義者,正常登上飛機。

好在他買的頭等艙,這次沒有人歧視他了。

但狗血的是,他居然遇到今年51歲的丹妮絲,以及今年19歲的埃洛伊。

去年張景跟她們在阿幕見過面。

兩人都是明星,演藝圈里的人,都為一個成人平臺拍性感的半裸、全裸相片。

其中丹妮克最精彩,帶情節,很好看。

記憶比較深的是半跪在洗衣機跟前,她身上穿著很少的衣服,頭伸進洗衣機里,身體在外面。

配上文字‘我被卡了,快來幫幫我。’

之所以說狗血,原因是這兩人...咳...某人都困過。

當時也是意外,為了尋寶,為了掩護,芭比安排的事情,當時還說扣芭比工資來著,一直沒有扣。

丹妮絲和埃洛伊看到張景,雖然他戴著口罩,卻也認了出來。

也是微微一愣,因為某人是唯一都困過她們的人,而且兩人都對某人印象比較深,大腦缺氧感,忘不掉。

不過,讓她們對某人保持忠誠也不可能。

本來19歲的埃洛伊已經跟張景談成了條件,就像早期的周漫妙,按月付費,結果沒多久出軌,之后被打斷腿。

再后來,一直沒有聯系。

“嗨杰克,”丹妮絲主動跟張景打招呼,“恭喜你繼承康多莉扎.伯頓女士的遺產。”

張景無語,他繼承一個遺產而已,搞得人盡皆知,這樣很不好。

心里這樣想,張景在機艙中間的椅子前坐下道,“不是我,只是同名同姓而已。”

丹妮絲似乎并不在意張景的回避,她笑得更加燦爛,“那真是太巧了,看來世界上有兩個幸運的杰克呢;

不過,不管怎樣,遇見總是緣分,對吧,埃洛伊?”

靠窗坐的埃洛伊微微點頭,眼神里閃過一絲復雜的光芒,既有對之前的回憶,也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期待,她輕聲附和:“是的,媽媽,世界真小。”

張景微微一笑,決定不在此事上多做糾纏,畢竟飛機上的偶遇純屬巧合,禮貌地轉換話題問,“你們去夏威夷是工作還是度假?”

丹妮絲輕輕撩了一下棕色的長發,露出好看肩膀,有引誘嫌疑道,“我們去參加一個時尚活動,算是工作與休閑相結合;

你呢,杰克,你去夏威夷是度假,還是工作?”

“度假。”張景簡單回答,不想過多透露自己的行程。

“我的工作很少,”丹妮絲想賺外快,“到夏威夷找機會喝一杯?”

這么說吧,張景頂著MAT最后一任老板有名頭,說明還算有錢。

加上長得帥,身材好。

唯一缺點是工作原因導致皮膚顏色有點深,但這在西方人眼里,也是優點。

因此,他無論走到哪里,都能吸引到女人,這是正常情況。

就像女人們寧愿成為易烊千璽的1001個情人,道理一樣。

至于膚色,當財富值達到一定地步,別說是人,狗也有女明星陪吃飯。

所以,無論是林凱拉的倒貼,還是丹妮絲的明示,張景并不奇怪,點頭答應。

喝一杯就喝一杯,反正花不了多少錢,何況背包里還有不少灰錢,零花最好。

聊天時間過得快,這時,乘務員開始提醒乘客系好安全帶,準備起飛。

張景借此機會結束對話,他向丹妮絲和埃洛伊點頭致意,隨后閉目休息,為接下去的尋寶工作準備體力和精神。

而丹妮絲和埃洛伊則在旁邊的位置上小聲交談,不時傳來輕笑聲,顯然母女倆相處得十分融洽。

頭等艙里只有三人,乘客們用腳投票,證明頭等艙不可能比經濟艙先到目標地點。

天上飛5.7小時,下午分到瓦胡島-火奴魯魯國際機場降落,正式進入夏威夷。

瓦胡島在夏威夷的地位是首府,而庫克船長出事地點在夏威夷島,中間隔著260多里大海和一些小島。

張景猜測,放逐洞也在夏威夷島,具體位置需要尋找。

出機場,狄龍和鄭牧瑤使用防彈版本虎牌保姆汽車來接。

汽車不是當地租,也不是當地買,而是用貨用飛機,將多輛汽車提前送到瓦胡島,才有現在的待遇。

這樣做的背后是燒掉很多錢。

剛來盟區的時候,住酒店張景也會心疼錢,后來錢搶多了,也就適應了這種‘浪費’。

上車點。

身著白色長袖T恤,黑色西褲,腳下踩著黑色女士小皮鞋,扎著利索馬尾辮的——鄭牧瑤,恭敬提前為老板打開車門。

張景正打算上車,丹妮絲看到豪車,頓時心動不已,脫口而出道,“杰克,我們能坐你的汽車嗎?”

不提有過露水情緣,即使是一個陌生人這樣說,張景大概率也不會拒絕,點頭答應。

狄龍很有眼力勁,上前接過丹妮絲和埃洛伊手里的行李,放進車尾。

進入車內,鄭牧瑤從外面關上車門。

張景看著旁邊的丹妮絲問,“你們有沒有預定酒店?”

“沒有,”丹妮絲介紹道,“現在旅行旺季,酒店比較難定,現在正好,我們跟你走。”

張景點頭,他知道丹妮絲住比佛利南邊,每年房產稅、保險費用不便宜,否則也不會賣半果、全果性感相片。

因此,她想順路賺外快的決心有點強大。

汽車出發,緩緩離開機場,沿海邊公路,從西往東行駛。

看著車窗外美好風景,張景放下車窗,深吸了一口海鹽味空氣,感覺整個人都輕松了許多。

他知道,在以后的尋寶過程中,總會有女人出現,這不是壞事,更不該談虎色變。

他只要在工作的時候保持冷靜與專注,迎接每一次挑戰即可,偶爾體驗一下民情,不是錯誤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