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一劍斬天驕 > 第51章 下山!吃雞!綠帽子!

沒有錯!至關重要的條件!

當初沐玄能夠離開黑暗禁區,便是答應那個女人開出六大條件!

第一個條件,便是成為玄天宗掌教至尊!

正因為如此,沐玄回山之后,才會一改往昔作風。

五十年前,他都是獨來獨往,心中只有修行一途,現在想要成為掌教至尊,那必須團結一切能夠團結的力量,讓門中足夠多的長老支持,還有真傳弟子、內外門弟子。

除此之外,他還得培養心腹勢力,往后才有機會與同宗修士爭奪掌教至尊之位。

毫不夸張地說,這也是一個關鍵的隱秘,他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爭奪掌教至尊的位置而安排。

拉攏拓拔千樹,培養李牧,結交南宮家族,包括沒有斬殺姜南霜,都是為長遠考慮。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這是一條格外艱難的道路,這個時候,他只能積蓄力量,還不能暴露野心。

沐玄收回心思,低頭望向蛇窩,目光頓時一柔。

三枚金蛋,同時破殼,只見金色的蛋殼上,不斷蔓延出裂縫,漸漸地,三條淡金色的小蛇,緩緩冒出頭。

三個小家伙很是謹慎,三角形的腦袋,一起一伏,左右一看,眼珠子滴溜溜亂轉,探查周圍環境。

當三個小家伙昂起頭,發現沐玄盯著它們。

三個小家伙先是一縮腦袋,然后很快意識到什么,急速往外游動,順著沐玄的手掌,一路攀爬,直接爬到沐玄的脖頸。

三個小家伙親昵的蹭著沐玄的脖頸,顯得很是親熱。

“看來當初用精血滴灌,很有好處,現在煉化出來,你又是它們看到的第一個人,儼然把你當作爸媽了!孵化太陰金蛇極為困難,你這次賺大發了,如果能夠馴養到成熟期,這三條金蛇相當于元嬰初階修士,到時候,你等于帶了好多打手,好處多多。嘿嘿,他們只怕沒有想到,其實你是他們的殺母仇人。”青霄一陣怪笑。

“你這話說起來,猶如一個大反派一樣。”沐玄抬手輕輕撫摸三個小家伙,順勢對侍女道,“去將姜南霜請來,便說本座要見她。”

侍女恭聲彎腰:“是!”

三條太陰金蛇,當下還不是純金色,只是淡淡的金色,體表還有一些青色。

不過,隨著他們攀爬一陣,沐玄感覺到它們明顯餓了。

“這種蛇剛出殼是沒有毒的,不過,只要過一炷香時間,就會變得劇毒無比。光是毒液,暗算人簡直是極佳之物。”青霄提醒說道。

沐玄也不含糊,當即施展御獸法門,每條蛇滴入精血,然后形成主仆操控,這次啊放下心來。

沒一會,姜南霜急匆匆而來,瞧她額頭還有汗水,她剛進屋中,便見三條蛇趴在沐玄的腦袋上,很是怯意。

姜南霜一驚,轉而恭喜道:“祝賀師兄新得靈寵。”

“我說過,只要煉化出太陰金蛇,我會賞賜你!”

姜南霜謙虛道:“師兄先后賜予我兩枚血丹,奴婢不敢多求。”

沐玄道:“御獸園的事情,往后我都會交給你看管。有功就賞,有過就罰。這是一萬顆中品靈石,你拿去自用,另外,這里有一瓶固本培元丹,可以滋補你過去損傷的身體。”

說完這這話,便有一瓶丹藥,和裝有靈石的儲物袋,輕輕飛起,落在姜南霜身前。

姜南霜大喜,趕忙接過,心中對沐玄,這會算是心服口服,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

“這個人原本可以狠狠欺壓我,將我的價值徹底榨干!可是這個人沒有這么做,只要我展現忠誠,他就會給予我獎勵!這家伙好強大的自信!敖烈跟他相比,連提鞋都不配。”

“多謝沐師兄,事到如今,都是我的過錯,我會用接下來的時間,來贖罪的。”姜南霜將獎賞收好,又取出一個儲物袋,解釋道,“太陰金蛇喜食引魂草,師兄回山之前,我便制作他的食材,結合一些肉類、草料,制造出菜丸子,方便太陰金蛇服用。”

沐玄點點頭,很是滿意:“它們還小,現在帶出去,反而危險,既然孵化成功,而且認主結束,這三條蛇我還是交給你。你之前就有訓練靈蛇的經驗,你幫我先行培育,等到長大一些,我再帶在身上。”

姜南霜恍然,點頭道:“師兄考慮周全,那我先行撫養,不過,太陰金蛇性情兇猛,若是稍微長大,想要讓他們變得厲害,還需要師兄帶著多多歷練,這樣的話,他們的實力才會突飛猛進,如果一味在御獸園呆著,只怕最后養成廢物。”

“你所言非虛,你剛才說的菜丸子多多煉制,以后我帶著也好喂食。”

“是!”

沐玄一抬手,三條金蛇依依不舍地爬下,然后游走到姜南霜的肩膀。

“我馬上會下山一趟,如果有搞不定的事情,你可以去尋我的師父!”

“遵命!”姜南霜恭聲說道,然后轉身離開。

沐玄環視一圈,緩緩抬手,右手紫黑色的情況,依舊沒有好轉。

“看來清除時無天的魔毒,一時半會清除不了啊。”

沐玄面無表情道:“反正死不了,清除不了,那就徹底吞噬掉這些毒素,等以后機會成熟,將這魔毒還給時無天。”

“劍陣的材料,你也要準備準備!”

“明白!”

沐玄站起身,徑直走出屋子,忽而發現金環童子站在屋外,一臉茫然之色。

金環童子見到沐玄,原本沮喪的臉蛋,頓時多出光來。

他一陣小跑,因為太過著急,竟然摔在地上,他苦惱地掙扎起身,弄得臉上都有一些塵土。

可是小妖怪臉上很是高興,等跑到沐玄跟前,激動道:“沐公子,您要出門嗎?讓小的伺候您左右吧?”

沐玄疑惑道:“你怎么在這里?拓拔千樹那小子,沒有把你帶回山中?”

“拓拔公子說要下山游覽,他問我想在哪里,我思考一陣,想要跟在您的左右。”金環童子一臉期待的說道,他的目光中還有一些擔憂,生怕被沐玄拒絕一樣。

沐玄抬起手,輕輕揉搓他的腦袋:“跟在我的后面,會很為危險,你不怕嗎?”

“有公子在,我就不怕!”

“哈哈哈哈!今日無事,你便陪我下山一趟,下山有一處集鎮,如何?”沐玄打量金環,見他一直穿著那件黃衣,順勢說道。

“公子想要去哪里,我便伺候到哪里。”金環昂著頭,肥嘟嘟的小臉蛋,瞧著甚是可愛。

“好!那我們下山!”

一主一仆,來到山下最大的集鎮。

這一處集鎮也是靠近玄天宗最近的集鎮,聚集很多凡人,也有散修、修士之類。

做買賣的人很多,畢竟玄天宗還有大量的內門、外門弟子,便是雜役弟子,也有龐大的數量。

清規戒律過久了,很多人都會厭煩,到集鎮中逛逛,也是體驗人間煙火。

沐玄兩人來到山下,順著一條街道散步,金環童子哪里見過這等繁華的街市,眼珠子早就看呆了。

一路上各種販賣美食的店鋪,饞的他口水狂流,瞧著可憐巴巴。

沐玄也不多話,一路買一些吃食,還買兩串糖葫蘆,把小家伙高興的又蹦又跳。

這一走,燈火漸起,落日余暉,夜色漸漸籠罩。

沐玄忽而停住腳步,順手勾住金環童子的脖頸。

小家伙抱著一只燒雞,正吃著滿嘴是油,疑惑的昂起頭,眨巴著無辜的大眼睛。

好在他很聽話,也不亂說話,乖巧地定在原地,一動不動。

沐玄的正前方,坐落著一家豪華客棧,此刻一對年輕男女,正從客棧而出。

沐玄眉頭一皺,順手將金環童子拉到一旁的街角,沐玄瞇著眼睛,順勢望去。

“我記得李牧有一個相好,時常聽他喚作金師妹,這女子不正是金師妹嗎?怎么跟那個女人親親我我,勾肩搭背?那個漢子......”沐玄輕咦一聲,“我記得是內門弟子,名字叫.....田通.....”

沐玄回憶一陣,方才想起那漢子的名字。

只是見這男女關系非同一般,沐玄也是心有所悟,半晌才嘆了一口氣:“李牧啊李牧,你這是專心修煉,老窩被人偷了啊!看來今年冬天,不缺綠帽子戴了。”

“公子,為什么李牧不缺帽子戴了?為啥是綠顏色的?”金環一只手提著烤雞,一臉好奇的歪著腦袋,很是認真的問道。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多問,你只管吃雞。”

“喔!”金環童子提起雞大腿,狠狠咬了一口,然后又好奇的問道,“公子,我還有個問題。”

沐玄盯著遠方,一臉八卦之色,隨口道:“說!”

“公子,這只烤雞很好吃,可是我很好奇,他是公雞,還是母雞。”金環童子提起雞腿,露出雞的胯部,很是認真。

沐玄嘴角一抽:“好吃就行了,不管是公的,還是母的,好吃就行。”

金環童子愣了一下,感覺這個答案好像哪里不對,又好像哪里沒有毛病。

“喔,好像也對。公子說得很有道理。”金環童子點點頭,很是可愛。

沐玄憋住笑,他將修為徹底掩蓋,走在路上,就跟普通人一樣。

等到金師妹兩人走遠,沐玄這才轉過身,朝著相反的方向走去。

“這對男女,想必要回山,還是不要碰到最好,省的惹出事端來,只是......”沐玄捏了捏下巴,露出狐疑之色。

不過,他也是這么一想,心中有了計量。

“公子,我們這是去哪里?天都要黑了,一會回山的話,會不會不方便?”金環童子擔心說道。

“你在水塘中待著太多年,對人類社會的情況知道太少,往后修為長進,也要行走人間,眼下我帶你多多走動,往后采買東西,你也有經驗。”沐玄好言說道。

金環童子臉蛋一紅:“多謝公子指教,我一定會好好學習。”

“走,那邊有個成衣店,去看看衣衫。”

“好累,給公子挑選幾件衣服。”金環童子拍著手道。

沐玄也不說話,拉著小鯉魚走進店中,馬上有一位中年婦人上前道:“喲,好可愛的娃娃,真是可愛啊!這位公子,打算買些什么?”

這婦人是個會說話的,沐玄道:“可有這孩子穿的衣衫?”

“有的,只是用料不同,有些需要裁剪做工。”

“有成衣做好的嗎?”沐玄問道。

“有三五件,只是價格有些貴,公子隨我來。”中年婦人一邊說,一邊領兩人到里屋。

這里屋一面墻上,掛著五套色彩斑斕的衣衫,有幾件很是花哨,色彩艷麗。

沐玄轉過身,問道:“你喜歡哪個?”

金環童子羞怯道:“公子,衣衫太貴,我穿這身衣衫就行。”

“那就全打包吧,不,那件粉色的不要,太女生了。”沐玄也不廢話,直接一口氣全包。

中年婦人大喜,知道這是來了大金主,臉都要笑爛。

“好好好,這位公子真是好眼光啊。”

金環童子拉著沐玄的衣衫,小聲道:“就留粉色的吧,不需要買太多。”

“你還有這個愛好?粉色的也喜歡?”沐玄愣了一下。

“我是魚嘛,桃花的顏色,當然喜歡。”金環童子低下頭,不好意思說道。

沐玄喔了一聲:“全部打包!另外,你再讓裁縫另外做兩雙靴子,我下個月讓人來拿。”

說完這話,沐玄從懷中取出五枚靈石,放在桌子上。

中年婦人眼前一亮,這靈石都是上品,這顧客真的是出手大方。

她不著痕跡將靈石一收,笑吟吟道:“公子只管放心,我們店鋪遠近聞名,這衣衫和靴子一定用最好的材料做,保管讓您滿意。”

“好!那就勞煩!”沐玄將衣衫一收,對金環童子道,“我記得拓拔千樹曾經送過你一枚儲物戒,你把衣服都裝進去。”

金環童子終究是小孩子,望著新衣服,雙眼亮晶晶的,開心的道:“公子真好!謝謝公子。”

小家伙將衣服裝進儲物戒,一臉滿足,牽著沐玄的手,高興的小腦袋一甩一甩的。

兩人一前一后走出屋子,每走兩步,便聽身后一身喊:“這位公子慢走一步!”

沐玄扭過頭,只見一個白衣年輕男子,手持折扇,身后跟著七八個豪奴,一副富貴公子姿態。

“這位兄臺,有事?”沐玄上下打量一番,見他腳步虛浮,只怕酒色掏空,身子弱的很。

“您身邊這位小書童,本公子著實喜歡,公子能否割愛,將這娃娃賣給我!你放心,價錢好說!”

沐玄一聽這話,眉頭蹙起,臉色不快。

一旁金環童子嚇得一哆嗦,忍不住后退,縮在沐玄身后,緊緊抓住他的手,雙眸滿是恐懼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