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掌控欲黎婠婠戎行野 > 第312章 愛與被愛的勇氣

捶回到江城的時候,戎行野讓戎毅看著小唯,小丫頭酣睡得正香,肉嘟嘟的小臉擠在一起,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他下車去幫她搬家。

池廷遇的車還沒到,戎行野也不想跟他們撞見。

等黎婠婠上樓收拾行李的時候,他就在樓下等著。

她只有一個小巧的行李箱。

“就這么點東西?”

“剛回國,也沒打算久留。”

“那你很快就要定居了。”

“江城是你的家,從以前到現在,都不會改變。”

戎行野接過行李箱。

兩個人進了電梯,黎婠婠與他并排站著。

“你是不是又長高了。”

“都33了,哪里還能長高。”

“那就是瘦了。”

“現在才認真看我?”

“之前不想看。”

饒是做好準備,還是會因為這段時間的破冰,因為她這句話,有些心里一酸。

“因為怕看了,依舊會忍不住關注你。”

他猛地看向她。

下一瞬,身體被人籠罩在電梯壁之間,戎行野直勾勾盯著她,“所以,我還是你喜歡的類型對不對。”

“人對異性的取向,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會始終如一。”

“何況戎總這么多年來,還是那么秀色可餐。”

戎行野莫名感覺自己被調戲了一下。

電梯門打開。

戎行野被她攮了一下,“到了。”

他讓開,轉過頭就跟池廷遇一家人對上了視線。

池廷遇看了眼地上的行李箱,“都收拾好了?”

“本來也沒什么東西。”

葉知秋哪里知道他們幾個打什么啞謎。

在她的視角里,可憐的池廷遇又被甩了。

“你會后悔的。”跟這個陰晴不定的男人離開,保不齊哪天還要家暴呢。

戎行野恨不得堵上葉知秋的嘴。

誰能告訴他長得這么文藝女青年的臉,到底是怎么每一句話都踩在他的雷區的?

戎行野拿上行李箱,拉上黎婠婠就要走。

“小言,明天要是想我了,記得給戎叔叔打電話,接你去跟小唯一塊玩。”

“好的。”

可是等黎婠婠走了幾步,小家伙還是撒開了池廷遇的手朝著她跑了過來。

“婠婠媽媽!”

她一下被抱住,也忍不住抱住了小言。

畢竟這是她,從小帶大的孩子。

小言紅著眼睛哽咽道:“婠婠媽媽還會記得我么。”

“傻孩子,媽媽又不會離開我,我會經常來看你的。”

在不打擾池廷遇他們夫妻倆的情況下。

戎行野也在黎婠婠身邊蹲下,摸了摸小言的頭發,“叔叔家的大門永遠為你敞開。”

“想來就給叔叔打電話,立刻讓人去接你,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都行。”

小言抹了把眼淚,抱住了黎婠婠,“媽媽,小言愛你,也愛爸爸媽媽。”

“媽媽也愛小言,跟小唯一樣。”

池廷遇走過來,牽起了小言,“不是每個人都有再來一次的機會的,請珍惜這次機會。”

“這次,是以兄長的身份告誡你。”

這話是對戎行野說的。

他這次倒是沒對池廷遇嗤之以鼻,“我努力。”

“媽媽明天會給你打視頻,記得手表要接收哦。”

戎行野給了他小唯同款的手表,直接可以視頻連線。

“嗯!我會等媽媽給我連線的。”

葉知秋目送黎婠婠跟戎行野上了車,小言還站在原地擦眼淚,心里有一陣說不出的難受。

“上樓吧,今晚你跟小言睡。”

池廷遇折返回來,小言下意識抓住了葉知秋的手,淚汪汪的眼看著她。

女人一把將他抱了起來,“她走了,你不會很難過么。”

“我跟她會彼此祝福,但對你,我做不到。”

池廷遇摁了樓層,葉知秋錯愕看向男人。

一直以來,池廷遇都是完美的代名詞。

從小到大優越的成績,完美的履歷,為人溫和持重,順風順水。

誰也不會把他跟不好的詞匯聯系在一起。

但是他會說,不會祝福她。

……

戎行野覺得,今天是里程碑式勝利。

池廷遇徹底不成威脅,而他距離上位就差一點點了。

哪知道給黎婠婠準備好了房間,她卻還是陪小唯睡覺。

等他洗了澡,露著濕發,展露美好的肉體,她也可以目不斜視從他旁邊經過,跟他說晚安。

給戎行野整不爽了。

“這就睡了?”

他跟到她房門口。

她接起電話,“嗯,我明天得去對方的公司洽談一下合作的業務。”

戎行野來了精神,終于有花錢的地方了。

他剛準備開口,黎婠婠就示意他別吭聲,接起了電話,“周總,是的我是Cynthia,我的住址現在還沒確定,明天我會準時去貴公司。”

“好的,咱們具體的合作可以等后續協商。”

戎行野被晾在一旁,黎婠婠工作的時候不喜歡有人打擾,她直接帶上了門。

男人吃了個閉門羹,聽著她在里面說話,心里跟螞蟻咬似的。

他在門口踱步,實在沒人能說說話排遣焦慮了。

干脆給池廷遇發了個消息。

池廷遇很快給他回了一個:有事?

戎行野納悶,“你不陪葉知秋?今晚人家不選你?”

“在陪小言,他們快一個月沒見面了。”

“……還不如承認你確實活不行。”

也不知道在嘚瑟什么。

池廷遇放下手里的書,拿起手機問道:“你活行,那怎么還這么閑來找我?”

可見是壓根沒人理了,才會來煩他。

就這樣還死不承認自己煩人。

“我知道葉知秋為什么跟你離婚了。”

“無趣的男人跟喝白開水似的,她說陪兒子你就不能去一起睡?白天腰桿子扭著了?”

池廷遇垂眸,看著這個房間,“我能問你個問題么。”

“什么。”

“如果你是我,當初會離婚么。”

“你在開玩笑么,我憑什么放我喜歡的人離開,圣僧干的事情跟我這個大魔頭有什么關系?”

“我愛的人,只能在我身邊。”

“如果她不高興留下呢。”

“那就讓她高興。”

池廷遇覺得,他跟戎行野的的確確是完全相反的兩個人。

看來這世上,不是十全十美的人才配有愛情,也不會因為你渾身是缺點就失去愛人。

最重要的是,無論是什么樣的人,都要擁有,愛與被愛的勇氣。

敢于言愛,本身就是一種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