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文學網 > 戰爺不好了,夫人又帶球跑路啦! > 第227章 預感不妙

戰老爺子在醫院里住了半個月,雖然保住了命,但最終還是癱在了床上。

這半個月的時間里,戰國勝每天都在醫院里陪著,甚至都很少回家。鐘若秦想要見他,都被他拒絕了。

他心里怨著鐘若秦,不想見她也不敢見她。他擔心自己會控制不住脾氣,忍不住對她發火。

不見,是目前最好的選擇。鐘若秦在老宅每天以淚洗面,戰錦心看她那雙紅腫的眼睛,忍不住說道:“媽,別哭了。你這眼睛都快哭瞎了。”

“爸又不在,你哭得再傷心他也看不見。”戰錦心給她遞了紙,“早知道會變成這樣,當初還不如忍著點,不要跟爺爺吵那么兩句就好了。”

這些話,戰錦心每天都要重復好多次。鐘若秦聽沒聽進去她不知道,反正戰錦心是快要說吐了。

要不是看老宅這段時間沒人陪著鐘若秦,她真想一走了之。

原本她也想過走,但是看到鐘若秦那副樣子,戰錦心又于心不忍。

不管平日里鐘若秦如何對她,即便是戰錦心心里有氣有怨,但是在看到鐘若秦那副可憐兮兮的模樣時,戰錦心心里的那些氣那些怨,就要被風吹散了。

戰錦心在老宅一直陪著鐘若秦,直到戰老爺子從醫院里回來。

大概是因為害怕和心虛,鐘若秦都不敢上前去,只遠遠地對著戰國勝說道:“爸的房間我重新打掃了一次,你帶著他上去吧。”

尋常這個時候,戰國勝一定會跟鐘若秦說聲謝謝,可是今天他一句話也沒說。

鐘若秦知道他心里還在生氣,也不敢繼續煩他,只好轉身回了房間。

戰錦心這時走了過來,“爸,媽都哭了半個月了。”

戰國勝聽后只氣嗯了一聲,便不再多言。戰錦心看他情緒,也不敢再多說一句。

接下來的日子里,老宅每天都安靜得可怕。

戰錦心終于是受不了,跑去了戰野的琥珀山莊。正所謂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

戰錦心剛去就霸占了宋晚之前住過的房間,更別說是以前戰野替宋晚買的那些昂貴的禮物。

看著那些沒有查封的禮盒,戰錦心毫不憐惜地撕開了所有禮物的包裝袋。

戰錦心做的這些,戰野并不知曉。

戰野最近忙著處理跟雷恩斯特家族合作的事情,幾乎都不回去。就連創宇那邊,顧蕭辰喊了他幾次讓他過去,戰野也沒抽出時間過去。

一直持續了將近一個月,戰野才終于處理好手上的事情。

而宋晚跟徐童的公司,也在這段時間里逐漸步入正軌。

之前黃欣瑞跟宋晚說要去見客戶,因為前段時間惡劣的天氣,也一直推遲到現在。

當宋晚得知黃欣瑞要見的客戶是個異性時,下意識地出聲提醒道:“一切都要以保護自己的自身安危為前提,一旦發現對方有不正當的心思,就立馬回來。”

宋晚是想到了之前她在杭城的那一次,她不希望黃欣瑞也遇到這種事情。

黃欣瑞知道她擔心自己,出聲安慰道:“晚晚姐,你放心吧。那人是我大學的學長,他對我們公司的項目挺感興趣的,我就想著約他出來聊聊。”

即便黃欣瑞說兩人認識,宋晚還是有些放心不下,“要不還是我陪你去吧。”

“沒事的,晚晚姐。”黃欣瑞出聲說道:“這次你陪我去,那下次呢?下下次呢?我總不能每次見客戶都要你陪著吧?晚晚姐,我知道你是擔心我。我跟你保證,只要情況不對我立馬就跑。”

宋晚覺得黃欣瑞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她讓黃欣瑞把約見的地點發給她,另外告訴她有事就給自己打電話。

“知道了。”黃欣瑞隨后打了車去了約定的地方。

宋晚看著她發過來的位置,越看越覺得有些不對勁。她在網上搜了搜,發現這個地方居然是那種情趣餐廳,只不過名字看起來跟正常餐廳沒什么兩樣。

宋晚暗道一聲不好,當下便追了過去。

出門時,因為著急直接跌進了一個堅硬無比的懷抱里。她剛想說句抱歉,那熟悉的味道瞬間將她包裹其中。

她快速后退一步,抬頭就看到戰野正在注視著自己。

一個月沒見,宋晚發現戰野清瘦了不少。也不知道這段時間里他在忙什么,居然能把自己瘦成這副鬼樣子。

“走路怎么這么不小心。”戰野的聲音聽著好似比以往要略顯疲憊。

宋晚這才想起來自己要去追黃欣瑞,也沒跟戰野說話就匆忙離開了。

戰野看她那著急的樣子,就知道出了事。

他喊了許林跟上去,確保宋晚的安全。

宋晚來到公司樓下,并沒有看到黃欣瑞的身影,她立馬給黃欣瑞打了電話過去,卻發現是無人接聽的狀態。

宋晚知道黃欣瑞的手機常年靜音,接聽全靠緣分。

她打車打了快半個小時,也沒有打到一輛車。不由得有些著急,在原地來回踱步。

許林在暗中觀察許久,特意假裝偶然路過,看到宋晚有些驚訝地說道:“宋小姐,我看你好像很著急的樣子,有什么事需要我幫忙嗎?”

宋晚看到許林,也不管他是戰野的司機,開口請求道:“許大哥,能不能麻煩你開車送我去個地方?”

許林立馬說道:“那走吧,正好戰總現在不用車。”

宋晚跟他連連道謝,上了車后她將位置告訴了許林。

許林一聽,眉頭微皺,“宋小姐,你去這種地方做什么?”

“是我公司的一個員工,她被客戶約到在這種地方見面,我擔心她所以準備跟過去看看。”宋晚并沒有隱瞞,如實說道。

許林哦了一聲,不禁加快了車速。

半個小時后,車子來到餐廳門口。

只不過這里是會員制,沒有會員卡任何人都進不去。

宋晚是第一次來,肯定不是會員。她的目光看向許林,許林對著她搖搖頭。

宋晚又給徐童打了電話,徐童知道后十分震驚,她讓宋晚先別急,她去想辦法。

可隨著時間一點點流逝,宋晚的心也越揪越緊。